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第二届法律人纪实写作大赛参赛作品选登(五)藏蓝警察在行动

2020-03-26 07:39:32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初曰春

  疫情防控期间,在湖北武汉某方舱医院内值守的部分警察。 资料图

  抗“疫”期间,在武汉市公安局,所谓的“作秀”事件一个接一个。在不知情的群众眼里,不少民警招来的是质疑,有的甚至落下一堆骂名

 

  引子

  交警林谭哭笑不得。

  朋友把他接送医护人员的视频发到了微信群里,跟着便有人阴阳怪调地发语音,指责他是在作秀,趁着疫情炒作自己。

  林谭无处可说,郁闷了好半天,才默默收起手机,心想爱谁谁吧。

  “作秀”事件

  抗“疫”期间,在武汉市公安局,所谓的“作秀”事件一个接一个。跟林谭的遭遇相似,在不知情的群众眼里,不少民警招来的是质疑,有的甚至落下一堆骂名。

  朱梅就有苦难言。

  哥哥离异多年,一直跟父亲一起,由朱梅一家照顾。问题在于,哥哥身患慢性肾衰竭,一周得做三次透析,而且腿上有过残疾,行动不便。

  怎么办?疫情形势严峻,朱梅跟丈夫李伟都在基层派出所,根本腾不出手。两人正犯愁,父亲来电话了,说家里边有他镇守,甭惦念。

  李伟急了:老爷子,莫逞能!

  老人也跟着急,说他老当益壮,想当年也是叱咤风云。

  一提到“想当年”,李伟就哑口无言,岳父虽然早就退休了,可这警察干到了骨头缝里,前几天还吵吵着要到派出所给他打帮手。

  最终还是朱梅拿了主意,就遵照老人的意愿。李伟不干,朱梅反问能想出别的招数吗?也是,女儿临时去走亲戚,就地隔离。换句话说,以目前的状况,所有亲戚都指望不上。

  就这么着,得过中风的81岁老人推着轮椅,去趟医院单程3公里,步行足足一个小时。懂事的女儿发了个朋友圈,说心疼姥爷,也心疼当警察的爸爸妈妈。

  女儿的微信好友多是年轻人,他们思想活跃,有个别人跟着留言,毫不留情地质疑朱梅夫妇,是想借机为自己捞政治资本。一些骂人的话不提也罢。她委屈巴巴地向母亲诉苦,朱梅压根儿没空搭理。

  朱梅忙得焦头烂额。她是洪山区公安分局梨园派出所东湖责任区民警,一句话——管片儿,跑断腿、磨破嘴,出力不讨好。

  福泰老年公寓归他们派出所管,那里有102个老人。按说老人们该被儿女接回家过年,可条件不允许。春节将至,护工多数回家了;疫情突发,严禁家属进院探望。别说老人们无比焦虑,家属们也闹得不可开交。

  朱梅只能跟社区工作人员一起去做工作,他们三番五次地去公寓,好不容易安抚了老人们的情绪,家属们还是不肯理解。有一次,有位家属带头“闹事”,把朱梅逼到了角落,眼见着就要动手了,被社区书记刘汉昇护住了。

  刘书记说,非常时期,再闹腾,追究你的法律责任。

  朱梅不想激化矛盾,继续安慰几位家属,说咱都是做儿女的人。

  对方硬生生打断她的话,说别猫哭耗子,咱不吃你那一套。

  刘书记把脸一沉:讲话要凭良心,朱警官的父亲……

  家属们愣了好大一会儿,有人率先给朱梅鞠躬道歉。她没有心理准备,刚要笑,眼角却涌出了泪珠,她心想大家伙终究是通情达理的,有他们的支持,很快就会取得战“疫”的胜利。

  当然,作为女人,她也在牵挂年迈的父亲、生病的哥哥,还有丈夫、女儿和亲戚朋友们。

  特警张磊则是欲哭无泪,他认为是自己拖累了家里。

  自打去年入警,张磊就寻思,只要个人多吃苦,自家的好日子马上就来了。

  生活很现实,他得结婚,得买婚房。算下来,光首付也得三十多万元。可张磊的家庭条件很一般,父亲出过车祸,之前是收废品的;母亲为了减轻负担,跑到一家医院的物业打工,每天都是带着饭去上班。

  所幸家里人早已习惯以苦为乐,就连女朋友周昀昀也从未嫌贫爱富。不过,周昀昀比较调皮,时不时地拿他开涮。

  “情人节”那天,她把张磊最爱吃的耙耙柑送到了队上,隔着大门喊话:喂,节日快乐啊。

  啥?张磊没反应过来。

  周昀昀嘟起嘴说:“‘情人节’,你的礼物呢?”

  张磊早就忙晕了头,哪还记得这些。他“求生欲”爆棚,说我们不过洋节。

  女朋友自然不会真去计较,她习惯了张磊的工作状态,想跟别人一样花前月下,没门。周昀昀再三嘱咐要注意防护,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她万万没想到,张磊的母亲会“中枪”。女人终归比男人要细心,周昀昀在打电话时,明显感觉老人声音疲惫。经过软缠硬磨,才知道准婆婆已经被确诊隔离了。

  老人担心影响儿子的工作,让周昀昀务必保守秘密,可她彻底慌了,不知该何去何从。她“叛变”了,生怕有个三长两短,没法向张磊交待。

  一听到消息,张磊傻了,他后悔当初同意母亲去打工,更责怪自己粗心大意,与老人通话居然没觉察有任何异样。

  他感到天要塌了,怎么就让爸妈给摊上了呢。好不容易调整了心态,张磊跟母亲通话,老人在那边喘着粗气笑了,安慰他说自己没事儿,别胡思乱想,你可得注意呀。

  过后,无论说什么,母亲都翻来覆去那么一句话。说的多了,母亲干脆闭上了嘴巴,开始保持沉默。

  张磊清楚,父母永远不会讲一些高大上的话,如若不肯言语,注定是心里也没了主张。他还在岗位上执勤,便匆匆联系发小,寻求帮助。

  谁知人家把他一顿奚落——说早就让你别干警察,五冬六夏没个清闲,收入不高还那么危险。张磊有些恼火,对方却喋喋不休,唠叨个没完。

  张磊心知发小是毒“舌”,但他没料到对方会说,“赶紧辞职吧,如果我是小周,分分钟把你踹了。还有啊,别光想着表现,靠作秀来升官发财,保准会栽跟头”。

  他在心里叩问自己,当警察究竟图什么。琢磨到最后,张磊没有找到确切的答案。警情说来就来,他又跟着兄弟们出警了。

  上了警车,张磊在心里嘀咕,作秀就作秀吧,索性把“作秀”进行到底,因为有些事情并不重要。至于父母那边,还有女朋友在呢,他相信很快就会渡过难关。

  “蜜月”之旅

  去哪儿?童方雄做了个卖萌的动作。

  董青白了一眼,说给你差评,犹犹豫豫没个准儿。

  这对新人是一线民警,年前刚结婚,正合计着度蜜月,去游览祖国的大好河山。两人纠结的是,不知道假期的时间有多长,时间短就在附近转转,反之则走得远点儿。

  去年下半年,武汉市公安机关忙活军运会安保,完事之后,所有民警辅警分批次轮休。熟悉公安业务的人知道,日常警力紧张,一个萝卜一个坑,好不容易才轮到他俩休假。

  没曾想,两人刚订好了行程,单位停止休假,为突如其来的疫情紧急启动应急预案。童方雄怕新娘有意见,说计划泡汤,先欠着你。

  董青怪嗔道:敢情就你有觉悟,记住,欠账可得有利息。

  谈笑间,他俩双双走上自己的岗位,开启了特殊的“蜜月”之旅。

  事实上,两人算是幸运的,另一对小情侣,一而再再而三地推迟着婚期。他们压根儿就没机会去谋划“蜜月”之旅。

  吴争和郭美晨是高中同学,相识十一年,相爱五年多,2018年领了结婚证,就差举行婚礼了。

  进公安队伍之前,听说有的警察推迟婚礼,吴争总是感到匪夷所思。但他现在彻底理解了,而且学会了坦然面对。

  两人一个白天上班,一个夜里执勤,连个面也见不上,只能趁着交接班之际,互相发个问候短信。赶上能来个短暂的视频,吴争能乐得找不着北。

  他负责的是火神山医院附近的交通管控,新娘是在汉口火车站派出所的民警,那里不仅是人员密集场所,而且离华南海鲜市场的直线距离仅有五百米左右。

  疫情来临,所有人员都盯在了现场,但郭美晨比别人还要忙一点。她担负所里的宣传工作,忙完执勤还要写新闻稿。她觉得此时更应该把先进典型宣传出去,让人们真正了解警察的风采。

  吴争心疼她,通过视频让她别太辛苦,她两眼一瞪,说我干起工作来是“超级女神”。

  终于有一天,郭美晨撑不住了,她冲着手机屏幕掉眼泪。说到底,她终归是个女人,并非三头六臂的神仙。吴争愣在那里,好半天没说话。

  通话的时间很短,郭美晨抹了一把眼泪,说你别偷着乐,风大,我迎风流泪。

  说完,她“扑哧”笑了,自己在所里加班,哪儿来的风?她不好意思地关掉视频,吴争心里不得劲儿,发了条信息,说快到你生日了,到时候我请你吃大餐,给你庆祝生日。

  郭美晨没回复,她朝手机“啵”了一口,心想这该死的疫情早点过去吧,到那会儿,就来碗热干面,那可是真正属于江城人的“大餐”。

  燕占飞和妻子铁晓慧是新婚夫妇,两人嘻嘻哈哈、吵吵闹闹,时常追求个小浪漫,彼此的感情却含糖量超标。燕占飞的遗憾是,当初答应了带妻子去度蜜月,至今未成行。唯一的一次,有点像小品里演的“去趟铁岭”——他只带着铁晓慧去过三峡。

  小两口过日子精打细算,装修房子期间,家具家电都是一点一点置办的。他俩春节前算了算,终于有了富余的钱,却又互相怼上了,燕占飞想给妻子贷款买辆车,铁晓慧则玩起了浪漫,非要把蜜月补回来。

  当时,燕占飞憋了一肚子气,感觉妻子不可理喻。他在心里念叨,谁都不怪,就怪自己,把铁晓慧宠上了天。

  可现在,他已经二十多天没见到妻子了。铁晓慧在医院工作,跟同事们一起连轴转,又是跟发热病号接触,不让回家;而他是在火神山医院警务室,也是没个喘气的空闲。

  让燕占飞难受的是,妻子上班期间不让用手机,能发条短信都弥足珍贵。

  回想起来,吵架都是幸福的。加完班之后,燕占飞给妻子发了这么一条语音,然后就窝在单位的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他手里始终攥着手机,等待铁晓慧的回复。下半夜,手机铃声响了,燕占飞一骨碌爬起来,解开锁屏密码一看,有些傻眼,他见到的是一连串愤怒的表情。

  燕占飞赶忙哄妻子,以后都听你的,咱去把蜜月补上,好不好? 铁晓慧答非所问:我和姐妹们被生理期害苦了,该干什么,你懂的。

  燕占飞输入了一行文字,又删除了。他盘算着天亮之后去购物,作为白衣天使的家属,自己理应支持他们的工作。

  轨道分局雷神山医院突击队队长、野芷湖派出所副所长刘海波就有些“高冷”,虽说平常也是个暖男,但根本不懂浪漫,忙起工作来会“六亲不认”。

  这天傍晚,他急匆匆赶回家拿换洗衣服,他事先在电话里告诉爱人,只在楼下待3分钟。刘海波有两个顾虑:每天与形形色色色的人接触,怕把病毒传给家人;家里那一对宝宝很是粘人,他担心脱不了身。

  他拿出工作时的做派,捏着手机算时间,一分钟、两分钟……都4分钟了,爱人还没下楼。等他见到爱人时,劈头盖脸把对方训斥一顿,他在雷神山医院卡口执勤,认为一秒钟都耽搁不得。

  爱人哪儿见过丈夫发这么大的脾气?她的眼圈瞬间红了,可怜巴巴地对刘海波说,我只是让孩子在楼上多看了你一会儿。

  胡闹!刘海波心里难受,嘴巴却不饶人。

  路人拍下视频,发布到网上,两口子成了“网红”。网友批评他说,小别胜新婚,这警察叔叔过分了;还有人说,等着吧,迟早要回家跪搓衣板。

  刘海波听说网上的评论,嘿嘿直笑。他心想跪就跪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有一点必须说明,刘海波很不服气,虽然朝爱人发过脾气,但他认为自己没做错什么。

  方舱“阵地”

  “青年汉警”是武汉警方打造的工程,每逢急难险重任务,总会看到年轻民警的身影。封城以来,他们纷纷递交请战书,在市公安局的统筹下,成立各类突击队。

  2月16日下午,江汉分局政治处在青年民警群发出召集令,仅仅一个小时,就有近两百人主动请缨。次日,挑选出的55名精兵强将集结完毕,经过培训,火速进驻江汉开发区方舱医院。

  方舱医院是新生事物,在防控疫情阻击战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此之前,各单位根据所在辖区的实际情况,重新排兵布阵,早已派出警力去占领这片新的“阵地”。

  王恒峰是江岸区分局的一位刑警,也是“青年汉警”的一员,13日便已抵达该区的方舱医院。正所谓忠孝难两全,去那里之前,父亲已经出现发热症状,他把电话打过去,父亲连称自己没事,正在一家宾馆隔离。

  第二天一早,王恒峰进入方舱医院执勤,10点左右,他无意中看到了父亲。父子俩几乎没闹过不愉快,但他还是忍无可忍。

  王恒峰把老人拽到一边,还没等发火,被其他患者拦住:你们警察想干什么?

  他们的防护服上有“人民警察”的字样,很容易遭到误会。父亲护住儿子,好似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你是党员,干好工作就是最大的孝心。

  瞬间,王恒峰鼻子酸了。他能够理解父亲的一片苦心,谁还没耍过小计谋呢?

  跟他的情况相反,王星源是跟父亲合起伙来“骗人”。东西湖分局发出动员令后,他试探性地征求父亲的意见,父亲说,去吧,孩子,光咱俩知道就行。

  作为第一梯队,2月9日凌晨,他们提前一个半小时入舱,为的是与医护人员错开穿戴防护装备的时间。

  王星源这才知道,仅是完成这套程序就得个把小时。举个很简单的例子,防护服的尺码并不一定合身,即便严格按规程来穿,也难以避免皮肤暴露的情况。这是他们所要承受的心理负担和风险。

  王星源太年轻了,他才22岁,入警刚满3个月,对很多事情还懵懵懂懂。真正置身于方舱,他才意识到,好多事情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比如说,为病号搬运餐品以及送水、送药、送快递等等,看起来稀松平常的活儿,真正操作起来成了巨大的负担。起初,王星源感觉干这类营生像是拿炮弹打蚊子,事后才发觉有些残酷——臃肿的防护服在身,限制了行动自由;护目镜出现水汽,影响视力;工作压力大,眼睛生疼、鼻子发炎……

  王星源忽然意识到,医护人员得多么辛苦。再看到有些患者人心惶惶,他焦躁不安。所幸突击队里的骨干是老民警,他们拥有丰富的工作经验。

  患者以中老年居多,他们策划了广场舞演出。演出一开始,参与者众多,既锻炼身体提高了免疫力,又缓解了压力。最关键的是,此举为患者传递了一个信号:医护人员和公安民警和大家始终站在一起。

  王星源照着葫芦画瓢,开始在舱里宣传防诈骗的常识,甚至和几个同龄人交流玩网络游戏的“秘诀”。让他得意的是,身边很快聚起一堆小伙子,自发形成了志愿者团队,成为维护方舱医院秩序的主力。

  前进派出所51岁的民警周健有些特殊,他确诊得了新冠肺炎,在江汉区方舱医院接受医疗。

  周健起初也是焦虑恐慌,看到那些熟悉抑或陌生的战友,在不为外人所知的“阵地”上奋战,他心里又敞亮了,活着就得有活着的价值,更何况自己又是位老警察。

  拥有什么样的心态,全靠个人。他认为自己是患者,便于跟其他人沟通,能找到共同语言。

  在有限的空间里,人性善恶往往会被无限放大。有人挖苦他是个戏精,说他活该被感染,过去马路边罚单贴多了,就该受到惩罚。

  周健不想解释,站在患者的角度去想,他们与家人分开,一时半会又无法知晓病情进展,产生抵触进而情绪暴躁,都是人之常情。

  他的理念是,说一万句空话,不如做一件实事。

  2月13日,患者张某跟医护人员大吵大闹,起因是理应轮到他进行核酸测试,却被通知继续等候。

  拳头朝医生抡了出去,周健用身子挡住,好家伙,张某的力道可不小,害得他半天喘不上气来。

  他拼命挤出一丝笑意,说听我一句劝,先让我了解了解情况。

  人家不理会。望着医生累得都直不起腰了,周健有些动容。他声音颤抖地说,我儿子今年25岁,这女伢还没我家孩子大,咱都是为人父母……

  张某显然是受到了触动,却依然气呼呼地说,行,就信你一回。

  周健紧跟着去查找原因,原来医护人员都是外地来增援的,听不懂武汉方言,在建立信息卡时写错了名字。

  不能给医护人员添乱。他马上与分局联系,分局特事特办,从公安内网调取张某的个人信息,证明了身份。

  事后,张某把他当成了主心骨,又带着哭腔求他帮忙。因为家人根据症状不同被分别隔离,6岁的儿子独自在家,由社区负责监护。

  周健通过所领导联系到社区工作人员,让张某跟孩子视频通话。看着儿子正天真无邪地玩着玩具警车,张某把心搁到了肚子里,问该如何感谢周健,说将来也把孩子送去当警察。

  周健这回没客气,说别扯那么远,帮我盯紧了,发现问题赶紧通知我。

  当天,张某“情报员”的身份就起了作用,他告诉周健,病友马某和路某闹事,比两人晚一批进舱的人已经进行了核酸测试,他们却没轮上。

  周健赶去“救火”,负责的护士也是实在人,说多亏你提醒,让我避免了工作疏漏,否则会让大伙寒心。

  他打断护士的话,说你们背井离乡来武汉,我也只能帮你们做点小事情。

  周健说得没错,他帮助处理的小纠纷不计其数,把好些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他最大的愿望是自己早点康复,继续投身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 

  并肩战“疫”

  在许成林看来,除了令人敬佩的白衣天使,各行各业的人都在为战胜疫情默默奉献着。

  他是鹦鹉街派出所钢管责任区的民警,爱人张海燕在自力社区工作,他俩的工作性质相似,偶尔交流起来,也是在探讨如何防控疫情。

  老实说,面对高压态势,总会有人不理解,张海燕可没少挨骂。个斑马、有点苕,挂在嘴边上的“汉骂”是比较文明的,那些更难听的让她徒增烦恼,委屈的时候也会想“撂挑子”。

  他也碰到过类似的情况,某日,社区工作人员和他一起登门清查,一户居民不予配合,让滚蛋,骂他们是狗。

  许成林笑眯眯地去跟人家“套近乎”,被人家推搡出门。同行的是位刚参加工作的女孩子,替他打抱不平,许成林说,那不算骂人,只要咱辖区的人能平安,当狗也值。

  这都什么理论啊,女孩子不解,但很快她就明白,许成林是话糙理不糙。

  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人生一大悲剧。

  39岁的爱女离世,两口子和儿子检测都呈阳性,让周婆婆痛不欲生。她趁着医护人员忙乱,逃离医院,把自己反锁在家里。

  社区工作人员使尽了招数,所有人都抓瞎了,许成林说“我上”。

  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门外门内两个世界,万不得已只能选择破门而入。可是,许成林生怕激怒周婆婆,再做出极端的举动。

  许成林轻轻敲门,屋里传来有气无力的声音,问是谁。他的担忧立马减了一半,老人能够回话说明她理智尚存。

  煤气公司的,检修。说着,许成林把脸贴在门上,极力捕捉屋里的声响。

  周婆婆语气不耐烦,说快走吧,我用不着做饭,饿死了正好。

  许成林假装糊涂,说不行啊,有人打了热线,煤气泄漏,你得为整栋楼的人想想。

  门开了。说一千道一万,周婆婆是个善良的老人。许成林是称职的社区民警,过去跟居民交往密切,虽说戴了口罩,还是被周婆婆一眼认了出来。

  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还没等许成林反应过来,老人就跑到了阳台。窗户是开着的,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眨眼,周婆婆爬上了窗台,整个身子都探出了窗口。

  八楼!这要是一心寻死,后果不堪设想。

  许成林迅速判断,周婆婆能够让人进门,证明老人只是一时钻进了死胡同,想不开。

  他尝试着往前迈了一步,周婆婆的身子跟着往窗外偏过去。随行的社区工作人员一声惊呼,吸引了老人的注意力。许成林眼疾手快,借着周婆婆恍惚的当口,冲到阳台,拦腰抱住老人。

  双方僵持了四十多分钟,许成林胳膊腿都麻木了,周婆婆的情绪才缓和下来。她把许成林的话听进去了——是啊,一切都得向前看,儿子还在,她得把病治好,将来抱孙子。

  在配合社区工作人员开展工作的过程中,各单位、各警种碰到了数不清的麻烦。胡涛比较幸运,他在江岸区劳动街三合社区遇到的都是小困难。

  例如,几位老汉商量好了,非要出小区买药。胡涛动起了脑筋,居民当中最难的是老人,他们腿脚不利落,也不会网购。他把社区的病号全都记下来:王某心脏不好,李某血糖高,安某犯癫痫。

  他们需要定期买药或者去医院检查,去医院会增加交叉感染的风险。胡涛给这些人分了等级,哪些人得立即到场,哪些人只需把药送到。

  这一做法得到认可,社区决定把包括志愿者在内的有限人员分组,确保居民有任何困难,三分钟之内有人到位。

  改天,他们公布了电话,摇身一变,成了快递员,小到针头线脑,只要是群众需要,就有人去处理。绝不像某些公众号说的那样,根本不作为。

  三合社区不再那么忙乱,好多人为胡涛点赞,他有些蒙圈,心想这不是分内的事儿吗,相比医护人员、社区干部、志愿者以及大街小巷的快递小哥,还有那些为防控疫情辛苦操劳的人们,自己干的只是微乎其微的工作。

  效率提高了,他们好歹有了歇息的时间。当法医的韩煦却没有丈夫那么轻松,有事只能托胡涛帮忙。

  韩煦说,我大学时的舍友今晚到机场,来武汉跟咱并肩作战,你替我去接一下。

  胡涛应了,可是临动身之前,他接到王某的电话,又调转车头,去了药店。他要去找治疗冠心病的药。

  街道书记听说后,让他别遗憾,并率先捐了一笔钱,说是一部分用来给居民买些常用的药品,有备无患;另一部分置办必需的生活物资,给韩煦大学同学所在的医疗队送去。

  书记还说,你爱人说得特别在理儿,灾难面前,咱就得并肩作战。

  后记

  311,立交桥下有车辆抛锚。

  311收到。

  林谭跨上警用摩托,赶往现场。他给驾驶员敬了个礼,那边二话没说就要跟他合影。

  林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驾驶员是个话痨,说你就是网上传说的那个专门接送医生护士的警察,对了,有人说你是在跑滴滴,收费吗……

  忙活完一天,林谭才有空上网,还真是,他被人们称作“警医卫”。他想这称呼挺有趣,心头一热,把先前不太清爽的心情抛得一干二净。

  林谭整理了藏蓝色的警服,发动了私家车,又朝医院的方向驶去。

  他知道,此时此刻,武汉乃至祖国的大江南北,有数不清的藏蓝警察正在行动。


  初曰春,全国公安文联创作室副主任、影视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作协会员。代表作品:长篇小说《一号战车》《一级战备》《火浴》等,出版小说集《我说红烧,你说肉》、散文集《初一十五看月亮》。参与多部影视剧创作,曾获冰心散文奖、金盾文学奖等。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