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我的上海假日(十三) 地方官商讨应对LR工厂裁人 文熙期待沈梦远发出聚会邀请

2020-03-19 09:09:09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思璇

  视觉中国

  沈梦远这几天一直关注着LR公司F市工厂的情况,而且已经与华天公司交换过意见。他们都隐约感到事情不妙

  前情提要

  在电话里听到母亲的相亲提议,文熙又一次拒绝了。她心里牵挂着LR与华天两家公司的纠纷,只想和爸爸通话。

  LR公司的裁人计划落地后,文熙预测LR与华天最终会选择和解。沈梦远于是让文熙拟一份报告,把她能想到的和解的可能性、条件一一列出。

  一

  沈梦远坐在电脑前沉思了一会儿。裁员的消息来得太突然,虽然表面看起来与华天没有什么关系,但一定会产生影响。至于具体有多大影响,有什么影响,现在一时也理不清思绪。

  没过多久,电话铃声响起。是沈梦远的师父打来的,他也注意到了LR公司裁员的消息。两人于是在电话里聊了几句。师父提醒道:此时,LR公司的一举一动都不是孤立的,很可能会对华天与LR的关系造成重大影响,必须密切关注。

  LR公司F市工厂裁员的消息很快发酵,在业内引发了很大的震荡。正常情况下,企业的裁员与增员本不足为奇,但现在却是一个不正常的敏感时期。业内人士纷纷表达悲观情绪,都说“看到了不好的信号”。

  最有“晴天霹雳”之感的是F市和M省的领导。LR公司可是该省市数一数二的外资企业,在当地已经深耕细作十余年,经历了5次增资,现在年进出口总额上百亿美元,占M省出口总值的35%以上,其纳税和用工都可想而知。因此,当地官员一直关注着LR与华天事件的走向以及中美芯片产业的竞争。这一次LR公司的裁员极有可能是要减资撤资的信号,这是他们最不想看到的,也是难以承受的。

  结束了一天的忙碌行程,晚上9点,M省副省长召集F市市长、副市长等人了解情况,以明天一早向省长汇报。此前,F市副市长已经紧急约见了LR公司F分公司负责人。

  “F分公司负责人表示这次裁员是LR总公司的决定,他们只是执行,主要原因是法院禁止令带来的减产,更多的原因还并不知晓。”副市长汇报。

  “有提到会转移生产线的问题吗?我看网上都有传言了。”副省长问。

  “我也问了,但他们说目前只接到了裁员的通知,其他都不知道,也就无法作出回复。”副市长回答,然后又补充道,“总的来讲,现在想从F分公司得到某种确切的求证几乎是不可能的。也许这个层级的管理人员真的不知晓,但是他透露出LR正在与台湾谈判,拟在台湾建封测厂,而且说这个消息很快会公布。”

  几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二

  “我和王副市长、有关人士分析了一下,觉得必须高度重视这个问题。这次裁员涉及200多人,而且各个岗位都有,再联系到他们还要在台湾建一个与咱们一样的封测厂,就更堪忧了。有可能这次裁员就是为部分产能转移作准备,因为目前F市厂的产能太大了,占了LR全球封测产能的90%左右。近期来看,立即关厂、全部转移的可能性并不大,但长期是有这个可能的。”市长忧心忡忡地说。

  今天一天,F市市长脑子里都萦绕着这个问题——无论LR减产还是停产,对于F市来讲,都是无法承受之重。

  想当初,F市是经历了全国十多个城市一轮轮激烈竞争才引来了LR。LR公司入驻该市后,吸引了半导体行业很多的上下游企业入驻,包括一家韩国企业。到今天,当地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半导体产业链、产业集群,F市也一跃成为全球半导体产业链上的重要一环。

  难道在自己这一任上,就要出问题了吗?而且,F市市长最担心的是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一个LR走了,不知会有多少公司跟风而动。

  “也有可能就是单纯针对华天事件禁止令的报复性宣言,是一种抗议的姿态。我们是不是过度反应了?”副省长说,商场如战场,这一招真是看不透。

  3个男人面面相觑,都皱着眉头。

  “但是我们也不能去赌啊,万一真的走了呢?”副省长停了一下,又苦笑着说。

  “是不是可以让政府出面,邀请LR公司高层来F市进行一个高级别会谈?”市长给副省长建议。

  “嗯,我看很有必要。”副省长马上回应,“一个LR公司,一个韩国的公司,这两家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不管怎么样,我们要先抛出橄榄枝,表达诚意。”

  虽然他们也知道,发出邀请的一方在谈判中肯定已经失分在先,但此事关系重大,不能心存侥幸。

  三

  LR公司倒是没想到F市的反应这么大而且这么快。裁员通知发出后3天,就收到了M省发出的高级别会谈邀请。

  陆天皓心中窃喜,感叹这个投石问路干得漂亮。至少他已经知道了M省的态度,这对于与华天纠纷的解决应该也是一个筹码。他想好了,让正在台湾的陆文隽代表自己前去谈判,但为了不表现得过于积极,过几天再回复吧。

  沈梦远这几天也在关注LR公司F市工厂的情况,而且已经与华天公司交换过意见。他们都隐约感到事情不妙。

  这不会就是LR公司对禁止令的报复手段吧?后面还有什么?近期,沈梦远和师傅将去华天公司一趟,讨论对LR公司下一步举动的应对情况。沈梦远感到很不乐观,想要提醒华天公司加大采购美国的原材料和设备,要有足够的备货来应对可能来自美国的制裁。当然,日系、韩系的原材料也要增加采购。

  沈梦远做律师做得比别人辛苦。多数律师做好法律事务就行了,其他的都事不关己,而沈梦远经常是“操着CEO的心”,有时甚至操着整个行业的心。

  文熙跟他在一起的时间越长,就越觉得他不该仅仅只是一个律师,而是该到一个更高的层面、更广阔的舞台为更多人服务。当然,这也注定他做律师会做得比别人更优秀。

  这天,沈梦远带着文熙去一家高科技公司参与他们的一项技术合作谈判。自从他们住在同一个小区后,文熙差不多就成了沈梦远的助理,多数时候沈梦远都带着她。

  明天就是周末了,也就是文熙受沈梦远同学之邀参加聚会的日子。这两天,文熙脑子里都惦记着这件事。她很想去,但又不好意思主动说。每次沈梦远叫她,文熙都期待着对方说:“周末一起去哦!”。然而,她的期待一次次落空了。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