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讼师与“无赖宗室”

2020-03-19 09:06:35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夏芒

  法学学者

  这些劫后余生的皇族宗亲并不满足于本已优厚的待遇,还要依仗特权,继续扩张其在政治和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势力。争夺在基层行政和司法活动领域的影响力与话语权

  宋代社会,除了以词讼为经济来源的“士类”、混迹其中的所谓“假儒”,与讼师这个地下行当纠缠不清、难分干系的,还有来自不同阶层、多种身份或职业的形形色人等。正如朱熹门生、南宋理学家陈淳在其所著《北溪大全集》中所言:这些人“或是势家子弟宗族,或宗室之不羁者,或断罢公吏,或破落门户”等。

  《名公书判清明集》第十一卷“人品门”,分类编集了有关“宗室”“士人”“僧道”“牙侩”“公吏”“军兵”的判词。其中涉及宗室类的两篇判词,一为真宗室,一为假宗室。真宗室名叫赵若陋,此人“把持饶州一州公事,与胥吏为党伍,以恶少为爪牙,以至开柜坊,霸娼妓,骗胁欺诈无所不有”。假宗室赵假憙虽为“败亡之子”,“假冒宗室后”,竟也能“私置黄旗、铁鞭、柱杖,胁夺商旅,占据船只”,以后更假冒官爵,公乘轿乘,下乡搜索,胁诈平民铜器,强割他人田稻。由此可见当时宗室气焰之盛,以及他们在介入狱讼事务、左右司法审判方面所表现出来的非同一般的能量。

  金灭北宋,当时主要盘踞在开封一带的宗室势力曾遭遇灭顶之灾。然而到了南宋中后期,在南方一带,宗室余续又逐渐繁衍。宋朝政府按他们与皇帝族属关系的亲疏,分别给予不同等级的待遇,使其重又成为上层社会一个为数不小的群体。这些劫后余生的皇族宗亲并不满足于本已优厚的待遇,还要依仗特权,继续扩张其在政治和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势力。由于他们的所作所为,有不少是与民争利、甚至是与官方行政管理及法律规制相抵触的行为,因此不可避免地要在各地官府机构发展关系网络,争夺在基层行政和司法活动领域的影响力与话语权。一代“名公”吴雨岩作过《宗室作过押送外司拘管爪牙并从编配》一则判牒,其中的主犯赵若陋,正是这样一位在地方上具有相当威势的赵姓皇室后裔。

  按照吴雨岩书判所记,赵若陋身为皇族,却“开柜坊,霸娼妓,骗胁欺诈,无所不有”。能做到如此任性,首先便要建立在地方上的势力。为此,赵若陋的策略是黑白两道通吃:

  黑道上,赵若陋“以恶少为爪牙”,将市面上那些劣迹斑斑的地痞无赖少年招募到门下,成为喽啰和打手;白道上,赵若陋“与胥吏为党伍”,拉拢地方官僚机构中大量底层办事人员,听命于己,负责通风报信和充当保护伞。

  由于赵若陋在饶州一地颇有能量,以致所做恶事“不暇尽述”,而每次闹出事来,前任“官司”皆“有以纵之”。

  比如,一位名叫鲁海的当地民众受其欺压,被赵若陋“妆造胁诈”,采用诬枉陷害手段敲诈钱财“以致死于非命”,而当时办理此案的“吏人”被他收买,结果犯下如此命案的赵若陋,最终只得到“只决竹篦三十”的轻微处罚而“漏网”。

  又如,一次秋试,“士子群集”,赵若陋寻衅闹事,进而“凶打”前来参试的士子夏斗南。看到自己的同类被欺负,众士子心有不甘,到官府上访“欲求直于有司”,想要讨个公道。这些士子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行为虽激烈“然事有所因”,但当地官司早已被赵若陋买通,竟然“痛治士子而不问若陋”,又一次让他漏网。

  赵若陋在饶州黑白通吃,作恶屡经官司,却屡屡漏网,已经达到“把持饶州一州公事”,随意左右当地官府行政司法活动的地步。赵若陋所具有的这种能量,自然也就被当地一些“哗徒奸民”所看中,每欲挑起纠纷惊动官司,便前来投靠赵若陋,请他当保护人,代为谋划与疏通运作。而赵若陋也索性利用他“把持公事”的能量,在当地“专置哗局”,经办起了专靠挑词架讼、代人打官司牟利的生意。进而达到“郡狱刻木,皆其党与”的地步,彻底买通与狱讼事务有关的各类执法僚吏,使他们都听命于自己。无论词讼刑狱,只要赵若陋经手,没有打不赢的官司,没有办不成的事。

  如果说,赵若陋依靠皇家宗亲的身份特权作出扰乱社会治安的行为,当地官府尚能给予适当宽赦;但“专置哗局”,在民间挑拨纠纷、教唆词讼,则是彻底触碰了官方的底限。

  终于有一次,赵若陋为了通过向官府施压赢得诉讼,教唆鼓动某纠纷女事主艾氏借死人闹事,到郡府“挂幡述冤事”。此事发生在吴雨岩到任前,主政饶州的前任郡守早就“知其奸恶”,只是迫于各种掣肘而一直观望。但此次赵若陋鼓动当事人在郡府衙门口上“挂幡述冤”,郡守终于决定出手,采取必要行动。

  然而,就在前任郡守“方行追究”之际,赵若陋自知不妙,当即“奉身鼠窜”。郡府派出的稽拿者“竟追不到”,赵若陋再次“漏网也”。直至吴雨岩到任,才将赵若陋归案处理。

  南宋中后期,皇亲宗族利用特权把持公事、干预诉讼的现象比较突出,在许多官员的眼里,某些“无赖宗室”对于地方治理的危害非常大,在理讼治狱方面产生的破坏作用,也远远超过讼师这一地下行业的秘密存在给他们带来的麻烦。“名公”胡石壁在主政新化时所作的判牒中便说:“新化本在一隅,民淳事简,果不难治。只缘有数辈假儒衣冠,与一二无赖宗室,把持县道,接揽公事,所以官吏动輙掣肘。”

  但宗室毕竟身份地位特殊,地方郡府处理权有限:对于“无赖宗室”赵添监,胡石壁怒斥之余,并未动其毫发,只是采取敲山震虎之策,将在其唆使和庇护下闹事的三位当事人“枷项押本县,示众一日”了事。迫于同样的掣肘,赵若陋一案,吴雨岩也只是将赵的爪牙陈念三、陈万三处以杖刑,对赵若陋则只能“申省及宗司”,并通过地方宗室管理机构“外宗司”对其追究责任。

  “外宗司”,即宋朝设立的专门处理外居宗室事务的官署机构。然而主持事务的人仍旧是“选宗室之贤者”充任。如此一来,“无赖宗室”也就依然享受着特殊的“治外法权”。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