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熊孩子的屁股还能打吗?

2020-03-19 09:05:44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于亮

  天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2011年,儿童权利委员会重申,任何形式的暴力侵害儿童行为,无论多么轻微,均不可接受。委员会反对缔约国宣称某些形式的暴力是法律上或社会上可以接受的,从而侵蚀儿童享有人格尊严和身心健全的绝对权利

  在对待“熊孩子”的态度上,各国法律曾出奇地一致。无论是大陆法系,还是英美法系,亦或是在我国,基本都曾甚至仍然允许适度的体罚。然而,自1979年瑞典率先全面禁止对儿童的体罚(包括打屁股)以来,情况逐渐有所改变,一股反思亲子关系的潮流在欧洲乃至全世界开始涌动。

  时隔40年,法国立法机关终于如梦初醒,于2019年7月2日通过法案,决定全面禁止体罚儿童。为此,法国民法典——这部源于拿破仑时代的经典法律——有关亲权的第371条将增加一句话:亲权的行使不得伴有任何身体上的或精神上的暴力。

  至此,大陆法系两个最具代表性的国家均在法律层面彻底禁止体罚儿童。德国比法国行动更为迅速,早在2000年就已全面禁止体罚儿童。现行德国民法典第1631条规定:儿童有权在免于暴力的环境中成长,体罚、精神折磨和其他有辱人格待遇均属违法。而在修法之前,适度的体罚被视为亲权的内容。

  在法国之后,欧洲仅剩4个国家尚未全面禁止对儿童的体罚,它们是英国、意大利、瑞士和捷克。不过,即使在尚未完全禁止体罚儿童的国家,人们对学校体罚的宽容度越来越低。例如,英国已禁止教育部门对儿童的体罚,只是对家庭生活中是否允许适度的体罚还存在很大争议。在英国人看来,自家的孩子,即使要打,也得由自己来打。

  亲子关系中轻微体罚的存废之所以存在争议,既与人类千百年来的文化传统和生活习惯有关,也与体罚的概念很难界定有关——罚站或饿一顿算不算体罚?此外,家长与未成年子女事实上的不平等也是重要的因素。就连法律也承认这种不平等地位。“二战”以后建立的联合国人权条约体系明确禁止基于诸多理由的歧视,但“年龄”并不在其中。

  另外,对于打屁股、罚站这样的轻微体罚,即使法律明确禁止,执行起来也很困难。事实上,法国民法典虽然增加了禁止性语句,但并未设置相应的法律责任,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立法者懂得变通的智慧。可见,将全面禁止体罚写入民法典主要是一种宣示性行动,其教化功能大于制裁功能。如今,法国人的结婚誓词中又增加了不体罚孩子的承诺。

  据报道,全球已有50多个国家全面禁止体罚儿童,其中欧洲国家占据多数。这与国际人权法和欧洲人权体系的推动作用密切相关。

  诞生于1989年的《儿童权利公约》第19条规定:“缔约国应采取一切适当的立法、行政、社会和教育措施,保护儿童在受父母、法定监护人或其他任何负责照管儿童的人的照料时,不致受到任何形式的身心摧残、伤害或凌辱,忽视或照料不周,虐待或剥削,包括性侵犯。”其中,免受任何形式的身心摧残的表述为全面禁止体罚提供了解释空间。

  《儿童权利公约》的监督机构儿童权利委员会曾发布两个《一般性评论》,详细阐述了儿童免遭体罚和一切形式暴力侵害的权利。2006年,委员会在《第8号一般性评论》中对“身体惩罚”的概念进行界定:“身体”或“肉体”的惩罚是任何运用体力施加的处罚,且不论程度多轻都旨在造成某种程度的痛苦或不舒服。大部分情况下是用手或某一器具——鞭子、棍棒、皮带、鞋、木勺等(“拍打”“打耳光”“打屁股”)打儿童。但也可能包括踢打、摇晃或扔掷儿童;抓、捏、咬、抓头发或抓耳朵,强迫儿童做不舒服的姿势、烙烫、辱骂或强迫吞咽(例如,用肥皂清洗儿童的嘴,或强迫儿童吞咽辛辣作料)。不过,委员会虽拒绝接受任何对儿童采用暴力和污辱形式惩罚的理由,但绝不反对正面的纪律概念。

  2011年,儿童权利委员会在《第13号一般性评论》中重申,任何形式的暴力侵害儿童行为,无论多么轻微,均不可接受。委员会反对缔约国宣称某些形式的暴力是法律上或社会上可以接受的,从而侵蚀儿童享有人格尊严和身心健全的绝对权利。

  除《儿童权利公约》这样的全球性人权条约外,绝大多数欧洲国家还受欧洲区域性人权体制的约束。欧洲人权保护体系主要由《欧洲人权公约》《欧洲社会宪章》及各自的监督机制组成。

  《欧洲社会宪章》格外关注儿童权利保护。其第17条规定了儿童享有社会、法律和经济保护的权利,其中包括“确保儿童免受忽视、暴力和剥削”的表述。《欧洲社会宪章1995年附加议定书》设置了集体申诉机制,允许非政府组织向欧洲社会权利委员会投诉缔约国不履约的情况。集体申诉机制有助于监督缔约国履行《欧洲社会宪章》,通过这个特别程序进一步澄清宪章条款的含义,督促缔约国履行条约义务。

  作为非政府组织的“保护所有儿童协会”正是利用上述集体申诉机制频频向未全面禁止体罚儿童的国家发难,要求后者尽快启动立法程序,禁止所有种类的体罚。

  法国修改民法典与其在《欧洲社会宪章》集体申诉机制中的败诉关系密切。2013年,保护所有儿童协会将法国诉至欧洲社会权利委员会,声称法国未能尽到《欧洲社会宪章》第17条所要求的审慎义务。2014年9月12日,委员会一致判定法国败诉。委员会指出,法国虽然运用刑法惩治达到一定严重程度的针对儿童的暴力行为,但它并未明确、全面地禁止可能影响儿童身心健康发展、人格尊严的一切形式的体罚。委员会认为,法国没有采取足够的行动,违反了《欧洲社会宪章》第17条的规定。

  在欧洲社会权利委员会作出上述决定的5年之后,法国终于给熊孩子们递上了安抚奶嘴。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