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守护记忆:战 “ 疫 ” 物证涌入博物馆

2020-03-12 09:09:03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一份来自七十年前的战“疫”文献。陕西历史博物馆供图

  在大连市中心医院工作的一对夫妻亲笔所写的“请战书”。 大连博物馆供图

  大连博物馆征集到的日本舞鹤市驰援大连捐赠物资外包装。大连博物馆供图

  “这次各家博物馆都积极加入到防疫物证征集工作中,就是要为社会保留宝贵的记忆,以启未来”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郑超

  法治周末记者 尹丽

  “有价值的‘物证’要抓紧留住,因为有些随着时间变化就消失了。以小区出入证为例,开始是人手一张纸质的,现在我们进出小区已经不用出入证了,都刷电子二维码。”

  3月5日,大连博物馆(原大连现代博物馆)馆长姜晔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如是说。在她看来,当下的“文物”容易散失,可以说稍纵即逝,因此,留住“战‘疫’见证物”不能再拖。

  姜晔介绍,大连博物馆于2月21日在网上发布征集“2020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见证物”的启事时,正值全国抗击疫情最紧张、最关键的时候。但其实,收集、征集工作在启事发布前就展开了。

  “我们征集到的第一批物品2月14日就已入馆。”姜晔在电话里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战‘疫’见证物”范围广种类多

  春节过后,为防止疫情蔓延,全国各地博物馆均进入闭馆期。而关闭的博物馆内,工作仍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记者了解到,近期,多地博物馆公开征集与抗击疫情有关的各种物证,征集范围广泛,涵盖了相关行政命令、文件、防疫物品及资料、战疫一线医护人员的用品资料、摄影摄像作品以及美术类文艺作品等。捐赠方式多为免费捐赠,各博物馆将为入选物品的捐赠单位和个人颁发捐赠证书,未入选物品也将原物退还。

  大连博物馆是最早征集到“战‘疫’见证物”的博物馆之一。

  疫情暴发之初,国际社会伸出援手,以不同形式援助中国抗击疫情。其中,日本友人“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表达令人动容。这句话也一度在微博上成为“热搜”。也是在那时,姜晔看到了这批邻国捐赠物资外包装的收藏价值。

  姜晔对法治周末记者介绍,目前大连博物馆已征集到三十多个捐赠物资外包装,收集这些外包装的意义,则是因为它们“既体现了国际间的友好互助,又展现了汉字的文化魅力”。

  “这些外包装的标签设计得特别好,语言风格也非常好。另外,我们发现,其实不同地方的捐赠物资包装上写的文字也是不一样的。”

  在大连博物馆公众号中,已经贴出部分捐赠物资包装箱、记录单、慰问信等相关图片。

  其中一张照片上,纸箱的标签用醒目的黑色字体印着“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两行诗句旁边,用小字写着“大连加油”,并配有一张绿叶植物手绘图。另一箱捐赠物资的包装上印有更直接的表达:“加油!中国,加油!大连”,并配有鲜明的五星红旗标志。诗句依旧有,但换成了小号字体放在最下方: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能在第一时间收集到这批见证物,跟大连市与日本舞鹤市有着密切的文化交流有关。早在1982年5月8日,舞鹤市便与大连成为友好城市。2017年10月28日,为纪念大连市与日本舞鹤市结为友好城市35周年,《绣色——大连博物馆藏绣品展》在舞鹤市市政纪念馆展出。

  “作为城市博物馆,我们的展览内容涵盖很多当代物品,大连现代博物馆后来改名成了大连博物馆,但‘当下物品’一直属于我们的征集范畴,这是建馆以来我们一直在做的事。”姜晔说。

  与大连博物馆致力于征集“当代物品”有所不同,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在《关于征集抗击疫情藏品的公告》中写到: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致力于服务妇女儿童和家庭。值此,我们特向全社会征集女性个人及群体参与抗击疫情的见证物、纪念物。让它们成为值得记述与回望、平凡而伟大的见证,并致敬这些守护生命与希望的巾帼英雄。

  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负责征集线索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接到一些热心市民打来的电话,他们作为在此次疫情严重地区之外生活的普通人,“想为这次活动做点什么”。比如,有的孩子家长通过电子邮件给博物馆发去了母亲和孩子一起创作的亲子战“疫”绘画作品。

  目前这些绘画作品已在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公众号中推出。截至记者发稿前,“童心抗疫作品系列展”已经推出了第七期,那期推文中写到:“让这个特别的春节寒假记忆变成一束光,种在小朋友心中,教会他(她)们坚强勇敢、守望相助、爱心奉献,在未来的未来,用美好的情操和心灵驱散成长路上的阴霾。”

  两家博物馆的特别行动

  从2月中旬开始,仍处在“闭馆”期的陕西历史博物馆工作人员已经复工。法治周末记者通过电话采访到了正在值班的陕西历史博物馆副研究馆员、文物保管部文物征集科科长、文物进出境责任鉴定员呼啸。

  呼啸介绍,陕西历史博物馆近几年一直在开展征集“经济社会发展变迁物证”专项工作。2016年开始,在国家文物局的组织下,各地博物馆都开始做这项工作,主要征集的是1949年以来涉及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变迁的重要实物资料和证据。

  “在专项工作中,我们也征集到了一些1940年以后的民国时期的物证以及解放后、建国后医疗卫生事业的物证。”他说。

  3月7日,陕西历史博物馆微信公众号推送了文章《一份来自七十年前的战疫文献》。泛黄的图片中,当年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的手写字迹仍清晰可见。呼啸介绍,这份珍贵的“1948年陕甘宁边区关于1949年防疫工作的指示文件”原件恰于去年征集入馆。

  这份文件的正文写到:“边区今年疫病流行,夏季蔓延二十余县,病者十万余人,当经紧急动员,发动群众自救救人,组织公私医生下乡治疗,制造中药丸散,推广有效单方,广施救济。八月病势缓和,九月停止传染……”

  呼啸告诉记者,陕西历史博物馆对这份指示文件进行了研读,文件中提到的陕甘宁边区当时做的防疫工作,对于今天来说仍然有价值,“它体现了在我们党指导下的防疫工作的一贯做法和优良传统”。

  呼啸表示,此次疫情相关征集工作是之前征集工作的延续。之前在工作过程中摸索出来的流程方法,在这次工作当中继续沿用,但这次征集工作也有特殊性,因为这是“第一次以这么快的速度把正在发生的事件产生的物证加以征集”。

  “毕竟我们是历史博物馆。”呼啸介绍,“展品以‘久远的历史’相关的文物为主,这两年才开始有了近现代的‘文物’,也逐渐加强了对近现代‘文物’的意义的重视。”他强调,博物馆承载着一个共同的使命,即“为明天收藏今天”。

  对于“为明天收藏今天”的使命,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品部副主任罗霞深有感触。她表示,国家文物局在2017年发布了《国家文物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其中提到“实施经济社会发展变迁物证征藏工程”。因此,“为明天收藏今天”的理念得到了各大博物馆的广泛认同,反映当下重要事件物证的征集引起了大家的重视。

  罗霞说,本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役,会成为全国人民的一个共同记忆,而守护共同记忆是博物馆的重要职责之一。

  “非典”和汶川地震发生时,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也有相应的征集工作,但并未开展专项征集,入藏的物品不多。在举办《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重庆生活变迁物证展》时,曾开展过专题征集并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本次抗疫物证的征集,也是博物馆征集理念改变的一个例证。”罗霞对记者说。

  中国三峡博物馆于2月21日发布了《关于征集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物证的启事》,主要通过与相关单位、个人对接和接受热心市民来电来函等形式征集。

  罗霞介绍,目前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品部有22个人,重点工作之一就是此次征集。截至记者发稿,博物馆已经征集到有效线索40余条。

  相关藏品尚无统一价值判断标准

  多位受访博物馆工作人员表示,现在疫情防控工作还在进行,此期间,征集工作主要通过电话、线上方式展开。抗疫物证的征集工作就是做好线索的收集,在疫情过去后,征集藏品的遴选、入藏工作才会正式开始。

  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副馆长刘华彬对法治周末记者介绍,等实物可以进馆时,首先要鉴定、遴选,之后是履行手续、签署协议书、颁发相关证书等环节。之后,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会按藏品的要求对其进行分类保管。

  呼啸也表示,在疫情过去后,馆里会组织专家组对这一批藏品进行筛选,并对它们的意义价值进行评定。“选上的藏品会跟捐赠人或单位及时联系,给他们相应的证书,然后这些藏品就会走正式的进馆流程。”

  藏品的“入账”有一些相关的标准,比如说完整性、唯一性,还有艺术价值方面的考量等。呼啸说,因为这次涉及到非常近的历史,具体“入账”标准还需要下一步跟专家组进行探讨。

  据了解,近现代文物藏品是指博物馆、纪念馆和其他文物收藏单位收藏的1840年以来的文物,按照历史、艺术、科学价值区分为珍贵文物和一般文物。

  那么当下征集的“战‘疫’见证物”,是否属于文物呢?对此,呼啸解释,他所说的文物,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文物,而首先是作为藏品来征集的。之前,许多博物馆征集的文物,大多是流传了数百年、上千年的物品,是否属于文物有很成熟的参考标准。但是就新近的“战‘疫’见证物”而言,目前没有统一的价值判断标准。

  重庆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也指出,在博物馆中,藏品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文物,一类是资料。“评不上文物级的,可以做资料保存,它们的编号是不一样的。按文物的经济性来看,这些疫情见证物有些可能够不上‘文物’,但是可以入资料账,也有展览的价值。”

  征集工作关乎历史与未来

  刘华彬认为,目前博物馆收集的展品或者说纪念品,不必局限于一线医院、医护人员所用的物品,“我们普通人为了这次疫情也做出了一些努力,比如被疫情‘困’在家里的孩子们跟父母一起做的画,对我们以后也是有意义的”。此外,热心市民积极参与并提供这些作品,体现出公众对公共文化事业的认可。

  这次疫情在整个国家的历史上,甚至人类历史上都是特别重大的事件,刘华彬说,收藏这些疫情相关的实证,是博物馆最基本的、最重要的功能。

  “这些抗击疫情相关的见证物,还有研究价值,也能起到一定的教育作用。”刘华彬补充道。

  呼啸同样深感这次征集活动的意义不同寻常。

  他说,在一个普通人的一生中,遇到如此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时,从个人有限的生命阅历角度出发,难免会产生各种担忧、恐慌和不满,但如果纵观历史,人类对疫情的应对总体来说是越来越好的,对人的生命与尊严也越来越重视。

  “此次活动突出了历史感对于国家、民族的重要性,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该忘记英雄,一个伟大的民族必须铭记历史。这次各家博物馆都积极加入到防疫物证征集工作中,就是要为社会保留宝贵的记忆,以启未来。”呼啸说。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