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拒绝引渡杀人嫌犯,比利时惹上官司

2020-01-21 16:59:11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于亮

  天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比利时法院仅仅依据国际组织关于西班牙刑事司法整体情况的报告便作出拒绝引渡的决定,而未具体评估被请求人的个体情况,因而被欧洲人权法院评价为未尽到审慎评估的义务、放纵了犯罪嫌疑人,进而侵犯了受害人的生命权

  2019年岁末,笔者介绍了芬兰在没有审慎评估风险的情况下就将庇护申请者遣返、使其在遣返后被杀害的案例。在该案中,欧洲人权法院认为,缔约国有审慎评估推回庇护申请者之后该人可能遭受的风险的义务,并认定芬兰违反此义务需向受害者家属赔偿。正所谓,不该走的走了。

  本文关注的则是欧洲人权法院作出的另一类判决:该走的没走。

  2017年1月16日,五位西班牙公民(罗密欧·卡斯塔尼奥及其兄弟姐妹)将比利时诉至欧洲人权法院,认为比利时因拒绝将杀害其父亲的嫌疑犯引渡给西班牙而侵犯了其父的生命权。

  原来,五位申请人的父亲曾是西班牙陆军中校,1981年,他在西班牙毕尔巴鄂被恐怖组织杀害。随着警方持续的调查,真凶逐渐浮出水面。2004年和2005年,西班牙某法院签发了两份针对谋杀嫌疑人的欧洲逮捕令——欧盟为了方便引渡而设计的刑事司法合作机制。

  嫌疑人逃到了比利时。2013年,比利时根特市一审法院下令拘捕了嫌疑人,并认定可以执行西班牙签发的欧洲逮捕令。然而,二审法院拒绝执行逮捕令,认为有实质理由相信将嫌疑人引渡给西班牙后其基本权利将会遭到侵犯。比利时检方不服二审判决,就其中的法律问题进行上诉,法庭驳回检方的上诉,仍然认为逮捕令不可执行。2015年,西班牙法院又签发了一份新的欧洲逮捕令,但比利时当局以相同的理由拒绝执行该逮捕令。

  在人权法领域,犯罪嫌疑人主张法院地国将其引渡给外国是对其人权的侵犯的案件非常常见,因为人权条约明确规定了几种不得引渡的情形。例如,《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第3条明确规定:“如有充分理由相信任何人在另一国家将有遭受酷刑的危险,任何缔约国不得将该人驱逐、遣返或引渡至该国。”再比如,人权事务委员会将《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6条解释为,已经废除死刑的国家不能将人员驱逐、引渡或以其他方式移交到他们面临可判处死刑的刑事指控的国家,除非获得不判处死刑的可信有效保证。当然,并非任何潜在的人权损害均阻止法院地国批准引渡请求。

  然而,犯罪受害人因被申请国作出不引渡决定而与之对簿公堂的案例并不多见。因此,西班牙五位公民诉比利时的案件格外引人注目。

  此外,在西班牙犯罪的人似乎总爱往比利时跑。事实上,西班牙与比利时在引渡问题上积怨已久。比利时一直将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者视为政治犯,拒绝将其引渡给西班牙,而西班牙政府则声称上述嫌疑人实施的是普通犯罪。

  “撒尿小孩”激怒了“斗牛士”。在其公民起诉比利时后,西班牙政府申请以第三方的身份参与程序,欧洲人权法院准许其提交书面意见。此外,犯罪嫌疑人和非政府组织“恐怖主义受害者集体组织”也被允许以第三方的身份提交书面意见。

  当然,西班牙的刑事司法制度也不无问题。人权事务委员会在2015年曾批评西班牙存在禁止与外界接触的羁押制度,该制度与人权保障理念相悖。委员会建议西班牙废除该制度,保证所有被拘留者有获得医疗服务的权利和自由选择一名可完全保密地向其提供咨询并能出席审讯的律师的权利。欧洲预防酷刑委员会也曾批评上述羁押制度极易引发酷刑或其他不人道待遇。

  在本文所讨论的案件中,比利时二审法院主要以上述国际组织的报告为依据,并结合西班牙当代的政治历史,从而拒绝执行西班牙签发的逮捕令。

  受害人家属则援引了《欧洲人权公约》第2条,主张比利时拒绝引渡的决定阻碍了西班牙追诉和惩治凶手,因而侵犯了受害人的生命权。作为人权的生命权不仅要求政府不得任意剥夺个人生命,还要求政府采取措施防止个人生命被他人非法剥夺,并在侵害发生后追究加害人的法律责任。

  生命权在本案中如何发挥作用?

  虽然被请求国有义务防止将个人引渡到可能遭受酷刑的国家,但它同时也有义务将应当被引渡之人引渡到请求国,如果两国之间有相应引渡协议的话。欧洲人权法院认为,国家在不履行引渡协议放纵犯罪嫌疑人的同时,也侵犯了受害人所享有的人权。

  上述义务叠加产生了一系列程序性义务:被请求国应及时回应引渡请求国的请求,并在拒绝引渡时给出充分的理由;被请求国应当审慎地评估将被请求人引渡到请求国之后可能面临的风险。欧洲人权法院认为,被请求国在履行审慎评估义务时,不能仅仅根据请求国的一般情况作出决定,而应该评估被请求人的个案情况。

  在本案中,比利时法院仅仅依据国际组织关于西班牙刑事司法整体情况的报告便作出拒绝引渡的决定,而未具体评估被请求人的个体情况,因而被欧洲人权法院评价为未尽到审慎评估的义务、放纵了犯罪嫌疑人,进而侵犯了受害人的生命权。正所谓,该走的没走。

  欧洲人权法院最终判决比利时向本案的申请人每人赔偿5000欧元,并责令比利时向所有申请人支付诉讼成本和费用共计7260欧元。

  本案的另一个特别之处在于,它是人权法领域少有的国家被他国居民起诉的案件。人权条约通常规定国家对在其管辖下的人负有人权义务。本案的原告是长期居住在西班牙的西班牙公民,被告是比利时国家。按照人们的一般观念,原告并非在比利时管辖下的人。如果是这样,诉讼的基础就不复存在了。欧洲人权法院显然没有采纳管辖的通常含义,而是认为国家行为直接影响的个人均处于国家的管辖之下,因而对国家施加了人权义务。

  总之,不该走的走了不行,该走的没走也不行。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