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引试与“妙判”

2020-01-07 23:30:08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夏芒

  宋代,可以称得上是士人阶层的黄金时代。那时广义的士人,不仅包括经科举考试取得功名的士宦阶层成员,包括在各级官办学庠享有学籍的学子,也同样包括那些既无功名又无学籍,却隐于民间、以耕读自处、有一定水准的读书人。这种人,也是《蔡提刑书判》中所说的“真士人”。正所谓“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这种儒家传统的价值标准一直延续到后世,以致清代大学士纪晓岚都要以此自榜。

  有关对“真士人”进行“引试”或“契勘”的内容,除《名公书判清明集》所载蔡杭案例,某些讼师传习秘本也有记载。比如《刀笔菁华》的“老吏批判菁华”一编,收录南宋另一名公尹谷所作“风流雅贼之妙判”,记述了尹谷做县令时审理一起书生“窃花”案。其中涉及引试细节,比蔡杭对胡大发一案书判所载更加详尽。

  尹谷字耕叟,湖南长沙人,《宋史》有传。他与蔡杭是同时代人。“风流雅贼”一判,应当是他“中年登进士第”后“调常德推官,知崇阳县”时经办的一起案件。崇阳县位于湖北省南陲,居湘、鄂、赣三省交界处,今属咸宁市管辖。据该案所述,“崇阳某园产名花,其种特异,人不能得”。该园还有一大特异之处,就是“无论桃李寻常之本”,只要是世上有的花草,生在别处并无不同,但一入其园,则“其花必颇可观”,立即变得光彩夺目。

  同样是私家园囿,主人格局却有差别。传说,清代才子袁枚购得一随园,将其墙垣拆去,任人入园参观。每逢佳日,游人如织,袁枚亦任其往来,更在门联上写道:“放鹤去寻山鸟客,任人来看四时花。”而位于崇阳的这所奇园,主人虽也允许人们参观,想法却与袁枚相反。据说该园主“得异人术艺”,掌握某种养花秘技,所以他开放园子的目的,是想让人们来买他的花。一开始,他的花十分畅销,“崇阳人争购之”。可是后来人们发现,该园主的花“购来时花固美,然一至明年复萌,迥非昔比”。由于他的花养不到一年就发生变异,人们只得再来购买;而园主则将花的价格抬得很高,购买者“恒非重金不克得”。园主的做法引起人们的愤恨,一些人干脆变买为偷,于是一到天黑,园中“乘宵分窃者甚众”。该园主“颇惜其花”而又“恨人之伤”,整天像“护其肢体”一样看守着他的园子。

  园主“日夜戚戚自防”,仍不能避免园中花枝被人攀折,于是心中生一计,决定暗中埋伏,抓一两个“现行”者送到官府,以便吓退其余的人。某日,园主“夜静侦之”,终于 “获其一”,将某窃花者逮个正着。然而定睛一看,窃花贼竟然是个书生!园主“怒甚”,当即“执之而之官府”,将这位窃花的书生控至县衙公堂之上。

  不日,县衙开堂审理此案。令人意外的是,当窃花贼被押上公堂时,坐堂问案的县官老爷尹耕叟非但没有大声喝斥,反倒显得极为平和淡定。原来,尹谷刚到崇阳任职,便对该园园主其人其事有所耳闻,心中颇不以为然。及见到窃花者本人,发现他举止斯文、谈吐风雅,全不似园主那般市侩模样。便知他八成是个书生,多半出于爱美之心折花清赏,并非贪恶之徒。但以园主控告,该生毕竟事涉偷窃,须得有所交待,于是笑而质问:“秀才不折蟾桂而偷园花耶?”你一个读书人,尚未蟾宫折桂登科及第,怎么先倒偷折起人家园中的花来?随即,尹前辈又换上一副较为严肃的表情,告诉面前这个年轻人,此案如何论处,将视他对上述问题回答得是否圆满而定:“将有以解之,勿责,否则当如律。”

  且说那窃花的书生,对当时士人犯罪“引试”的规矩自是有所了解,也久闻本县青天老爷尹谷名满天下,其词赋“体裁务为典雅”,独领“湘赋”风潮,“每一篇出,士争学之”。便连忙使出浑身解数“作诗以自解”。其诗如下:

  “为慕东家艳,深宵逾竹笆。聊伸攀桂手,先试小园花。移玉因偿爱,怜香岂狭邪?偷葩原戏事,不比搂邻娃。”

  在“以词赋取士”的唐宋时代,士子可以凭借即兴赋诗本领平步政坛,又何谈为其“偶犯小过”而赎罪。“雅贼”所作五律,一来表示认罪,二来字面可圆其说,格律也中规中矩,尹谷暗中认可。于是作判如下:

  “关得满园之春色,焉知一枝已出墙。阻游人之遨徘,任蝶蜂之闹扰,于物何厚?于人何亏?致望梅止渴,睹垣内而兴嗟;使折节徇花,变秀才为宵小。不折蟾宫之桂,聊偷邻院之花。越过竹笆,焉知入法网?丢却书馆,竟尔效穿窬。深宵被获,精皮肤,焉禁棒抽?县令怜才,试诗题,欣读佳句。故从宽原宥,尔初犯,宜罚其三年之读,再折蟾华。并公彼一园之花,许人游赏,是判。”

  尹前辈所作“妙判”,对秀才的窃花行为予以适当训诫,至于“三年之读”,名为“惩罚”,实为激励。与此同时,却更多地对园主“关得满园之春色”“阻游人之遨徘”的自私、非善意、“熬风景”的做法提出批评,出于维护公益的理由,判他“并公彼一园之花,许人游赏”,大快人心。

  上述“名判”对士子“越线”行为的宽宥,以及所体现的司法价值取向,无疑为当时及后世讼师所乐见,以至录入秘本,代代传习标榜。《刀笔菁华》中,甚至还可以看到清代名士缪艮(缪莲仙)模仿尹谷“雅贼”案而“戏作”的一组“偷花诉辩”状词,也被讼师们当成了砺笔的教材。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