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探寻古罗马人的文化焦虑

2020-01-07 22:25:52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古罗马斗兽场外景 资料图

  我们能否重建得到普通古罗马人认可的他们自己的生活画面,方法又是什么?如果现存文学作品提供的是这种鄙夷夸张的讽刺描绘,那么我们还能把目光投向何处呢


■《罗马元老院与人民》

作者:【英】玛丽·比尔德

译者:王晨

出版社: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刘英团

  “古罗马是重要的。”

  英国著名古典学家,剑桥大学古典学教授玛丽·比尔德在其著作《罗马元老院与人民》的开篇即指出:罗马原是个小民族,却经600余年筚路蓝缕、艰苦奋斗发展成一个横跨三洲、水兼四海的超级帝国。他们也有过好几次亡国之险,却都化险为夷。所以,“忽视古罗马人不仅只是对遥远的过去视而不见”。

  美国范德堡大学古典学教授刘津瑜也认为:“无论我们将罗马人英雄化抑或妖魔化,都是在伤害他们。但如果没能认真对待他们,或者终止与他们进行的长期对话,那么我们就会伤害自己。”因此,他希望本书不仅是古罗马史,也是和“罗马元老院与人民”的对话。


  “最好的政体”
 

  作为一个经历了王制、共和制、帝制三种政体并持续存在超过千年的国家,古罗马的历史始终吸引着后世诸国史学家的思考和研究。

  第一个研究古罗马及古罗马政体的人是古罗马著名史学家波利比乌斯。“历史之父”希罗多德也曾在史学名著《历史》一书中借波斯人之口探讨了君主制、贵族制度和民主政治的优缺点。古希腊著名史家、雅典十将军之修昔底德还进一步指出“雅典和斯巴达的矛盾代表了民主政治原则和贵族政治原则的冲突”。

  他们认为,古罗马有着“最好的政体”,“古罗马政治制度成为人们表达自己见解的重要媒介”。以古鉴今,英国上议院、美国参议院不但与“元老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名称极有可能是从“元老院”一词转化而来,其职能、作用、人员遴选等也多有相通之处。
 

  “远不如想象的那般优雅”
 

  玛丽·比尔德把国家的产生和政体的更替视为一个合乎规律的过程,其中所有的“正常政体”都以特有的方式蜕变成“变态政体”,直到一个政治衰败的顶点。

  在《罗马元老院与人民》中,她以古罗马的政治枢纽“元老院与古罗马人民”为切入点,巧妙而深刻地以公元前63年西塞罗对垒喀提林的事件开篇,充满热情地向读者讲述了古罗马的故事。

  她认为:“西塞罗和喀提林在元老院中的对峙是整个故事的决定性时刻。”“这肯定(也)是罗马历史上的一个决定性场合……就像罗马的许多东西一样,它实际上远不如我们乐于想象的那般优雅。”

  当时,罗马人民还没有扮演特别突出的角色,女性则根本就没有正式的政治权利。人民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通过最新的考古学、钱币学、铭文学研究成果,玛丽·比尔德教授以平实而幽默的笔触讲述了许多故事的另一面,使得我们对古罗马有了一些全新、有意思的认识。

  “如果人们能够通览全局,明白一种政体是如何自然而然发生变化的,他们就能够预测该种政体将在何时、何地、通过何种方式(或者关系)进一步生长、兴盛、蜕变,直至走向终点。”波利比乌斯把这种政体演变的过程视为一个完整的“政体循环或自然的管理模式,在它的支配下,一种政体的结构发展、变化,并再次返回原初状态”。
 

  古罗马人如何看待自己
 

  在《罗马元老院与人民》中,玛丽·比尔德不仅探讨了古罗马帝国的形成,还揭示了古罗马人是如何看待自己和他们取得的成就。

  “在这些故事表面之下不深的地方,隐藏着某些后来的罗马历史中最重要的主题,以及某些处于罗马人内心最深处的文化焦虑。”玛丽·比尔德认为,“现代史学家给出了各种答案……我们已经看到西塞罗如何掩饰雷姆斯的被害,而艾格纳提乌斯更是对其全盘否定……两者无疑都不正确。”

  “由于君主惧怕人民不满,就要约束自己,防止变得傲慢。人民由于敬畏长老,也不敢怠慢君主。而元老又要永远使自己坚持正义的做法。这样,如果君主一方由于坚持传统而趋于衰弱,元老就要施加影响力,让他变得强大和重要起来。”玛丽·比尔德写道,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罗马元老院有着不同的使命。最初的元老院不过是“贵族氏族酋长会议”的副牌,所谓的“元老”大抵都是氏族酋长充任,元老院充其量就是“各个氏族酋长的联席会议”。

  王政时期,罗马元老院从属于王权,这种从属关系到老塔克文时期甚至成为一个忠于国王的毫不动摇的党派,最终引发了反对王政的革命。

  有研究称,这是一场“由古罗马元老中核心人物发动和领导的,以贵族为主体、联合广大人民参加的政制革命”。由于这些卓著的功勋,罗马元老院成了古罗马共和国当之无愧的精神支柱和传统的道德监护者,乃至古罗马共和国的实际领导者。

  “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宏大的人类故事中扮演角色。”正如当今国际考古学界的领军人物罗伯特·凯利所言,罗马元老院作为古罗马权力的一种富有想象力的象征而保留下来。这使得人们不时追忆古罗马辉煌的过去:古罗马人民拥有和代表国家的一切权力,而元老院则是附属于人民的。

  “我们能否重建得到普通罗马人认可的他们自己的生活画面,方法又是什么?如果现存文学作品提供的是这种鄙夷夸张的讽刺描绘,那么我们还能把目光投向何处呢?”在《罗马元老院与人民》中,玛丽·比尔德教授不但同时从外部视角和内部视角描述古罗马历史的各个阶段,还以悲天悯人的情怀讨论着古罗马的军事扩张、民主、移民、宗教冲突、社会流动、公民权和剥削等问题,为读者呈现了一个生动迷人而又真实残酷的古罗马。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