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看了《精英律师》,真律师啼笑皆非

2019-12-31 23:45:31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热播剧《精英律师》海报。 资料图

  对于专业律师而言,这部影视作品中演绎的“律政”情节,多少让人啼笑皆非
 

  冯清清

  法律圈流传着一个段子:某律所主任想招一位司机,4000元一个月,招了十来天,没见着应聘者的人影。主任于是换了个方式,3000元一个月,改招律师助理,要求有驾照会开车。一周之内,简历像雪花一样飞来。

  与“骨感”的现实不同,国内影视剧中,律师形象光鲜无比。从早些年的《何以笙箫默》到近期热播的《精英律师》,无一例外。作为男主角的律师都是金光闪闪的精英人设。

  《精英律师》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罗槟是权璟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法学院辍学生戴曦因为闺蜜的一场官司,误打误撞成为罗槟的助理。之后,罗槟、戴曦两人共同经历了一系列案件。两人从三观不同、冲突频发,到默契渐长、联手守护公平正义,最终成为一对深得业界认可的黄金搭档。

  凭借一众实力派演员强势加盟,该剧未播先火,赚足了观众的期待。开播一周后,更是凭借话题感十足的律师收费标准、劳动者工伤认定、离婚纠纷探视权等问题,频频登上热搜。

  然而,与话题的火热度相反,该剧似乎并未赢得良好口碑,豆瓣评分也从开播时的6.5下跌至5.6分(截至12月31日)。

  《精英律师》在宣传中自诩“取材于现实的案件、逻辑紧凑的情节、触动人心的情感共鸣、个性鲜明的人物、演员在线的演技”等看点,如今看来观众并不买账。

  不仅如此,不少观众可能还很困惑:律师这个职业,业内人士哭穷比惨,剧里人设高端大气,实际情况究竟如何?法条倒背如流是律师的基本功吗?一线城市的资深合伙人收费高到何种程度?而对于专业律师而言,这部影视作品中演绎的“律政”情节,就多少让人啼笑皆非了。
 

  律师技能:

  法条张口就来?
 

  《精英律师》中,戴曦作为罗槟的律师助理,虽然学历起点不高,亦未持证上岗,却是个天才律师的人设——问题对答如流,法条张口就来。

  律师能将法条背得像上了发条一样,这大概是人们对于律师最大的误解。以至于许多法律学子的亲友们,总是会向他们投来敬佩又略带心酸的眼光:“学法的啊,得背不少法律条文吧!对了,我有个问题咨询你啊……”然后,期待问题话音刚落,就能听到某品牌手机的语音助手一样的自动播报:根据某法律第多少条规定,这种情况应该如何如何。

  然而,在现实中,很少有律师是这样回答问题的。普遍的情形是,当咨询者说完了自己的问题,马上会收到一连串“追问暴击”:签协议了吗?有书面材料作为依据吗?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等。在咨询者补充回答之后,律师很可能会说:“我再查一查,确认后回复你。”

  搞清事实-明确问题-分析问题-查询法条-得出初步结论并提供建议,这才是律师的基本技能。作为一名律师,核心能力是逻辑思维力。

  什么是逻辑思维?简单说,就是建立起从A到B的抽象联系,在纷繁的事实与浩瀚的法条之间搭建一座通畅的小桥,这才是律师的工作要旨。

  事实上,背法条不仅不是律师的职业标签,反而在近年来律所对新人的考察中让位于案例分析。以国内红圈律所对新人的选拔为例,律所允许同学们携带电脑或工具书查询法条而无需背诵,其考察的重心在于你对问题的分析和研究能力。

  回到剧中,在帮助外卖小哥解答关于其父亲工伤的法律问题时,戴曦虽然法律文件名称信手拈来,却缺乏对上下班途中认定为工伤构成要件的基本分析。最终,她带着盲目自信的笑容,给了外卖小哥并不准确的回答。

  由此可见,只会记忆和背诵有什么用呢?尤其面对法律条文,真正的法律人会保持一份敬畏心,会永远字斟句酌,因为他们知道,在博大精深的汉语面前,法律条文永远常读常新。
 

  小时费率:

  动辄成千上万?
 

  作为权璟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合伙人,罗槟在剧中对自己的小时费率报价道:“我作为资深律师,一小时的收费标准在6000元到10万元之间,根据案件性质、复杂程度、工作所需耗费时间等因素(决定最终收费)。”

  影视剧中塑造的律师形象,往往年轻多金。和医生相似,律师是个注重经验和实践的行业,资历在这个行业中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性。

  资历是什么?不是自诩资深就是资历,也不是穿套高级定制服装就是资历。资历是过往业绩的沉淀,是专业研究的积累,是业界声名的加持,是长时间在某个专业领域持续深耕的丰硕收成。显然影视剧不管这些。

  不知何谓资深也就算了,毕竟没有明文规定资深律师的构成要件。但对律师服务的收费标准,国家发改委和司法部有明文通知。在通知的指导下,各省物价局和司法厅制定了律师服务收费管理的相关实施办法。以广东省为例,《广东省律师服务收费管理实施办法》明确规定,律师按计时收费方式收费的标准为200元至3000元/小时。

  需要说明的是,关于放开法律服务收费事宜,北京走在全国改革前列。2018年3月,北京市司法局和北京市律协发布了《关于全面放开我市律师法律服务收费的通知》,规定自2018年4月1日起,取消北京市律师诉讼代理服务收费政府指导价,实行市场调节价。换言之,全市律师法律服务收费全面实行市场调节价。

  这是行业利好消息,不仅为深陷脱发苦恼的律师群体打了一剂强心针,也为罗槟的奢华报价提供了法律依据。但必须看到,在放开律师法律服务收费并未推行到全国范围的前提下,剧中给出每小时10万元的惊人费用,未免太随意了。

  事实上,国内顶级律所的合伙人,小时费用一般在3000元至5000元,超过万元的都不多见。联想到罗槟办理的大多是与民生息息相关的生活类案件,前述报价更显缺乏事实支撑。

  当然,如果用积极的眼光看待剧情,这样的“想当然情节”会给律师群体带来两个好处:其一,向观众们普及了律师法律服务应当付费并且还不便宜的科学理念;其二,督促全体执业律师奋发向上,不要拖了刚向公众普及的小时费率的后腿。
 

  执业领域:

  “神仙律师”十项全能?
 

  在剧中,罗槟和戴曦代理的案件涉及版权侵权纠纷、离婚纠纷、房屋所有权纠纷、名誉侵权纠纷、商业秘密等多种类型。这让人不禁感慨,什么“神仙律师”可以如此十项全能。现实中,这类律师不仅不会被冠以“资深”,反而有另一个称谓——“万金油律师”。

  流传在法律圈的一则笑话很能说明问题。

  老婆说:“老公,我睡不着,给我讲个故事吧。”老公答:“很久以前,有个青年为了做律师决定参加司法考试。于是,他学了法理学、法制史、宪法、经济法、国际法、国际私法、国际经济法、刑法、刑事诉讼法、行政法、行政诉讼法、民法、民事诉讼法……”还没讲完,老婆睡着了。第二天,老婆又失眠了,老公于是接着说:“民法包括合同法、物权法、担保法、侵权责任法、婚姻法、继承法、收养法……”民法一科没说完,老婆又睡着了。

  这还只是法律的学科划分。实践中,行业的分工远比部门法的划分更为精细。做婚姻案件的律师不熟悉知识产权的案件,正常且常见。近年来,专业的分工不仅细化到各个律师团队,甚至细化到律师事务所。

  在一线城市,有不少定位于专业化发展的律所,有的专门做婚姻家庭案件,有的专门做娱乐法案件,有的专门做知识产权案件,有的甚至专注于案件的某个阶段,比如,专门做执行类案件。

  随着社会分工的日趋复杂,律师的专业化、产业化是行业未来发展的方向。即便融合,也是站在产业的角度,熟悉某个产业链条的法律生态,而非单个案件类型的任意切换。

  律师如果什么案件都接,看上去业务波澜壮阔,最终只会落得没有案件可做。试想一下,谁敢把案件委托给剧中那样张口就说出《中华人民共和国知识产权法》的律师呢(注:我国根本不存在这个法律名称)?
 

  剧外反思:

  什么是好的律政行业剧?
 

  《精英律师》让人遗憾的不仅在于法律硬伤,更在于脱离行业。说是律政行业剧,始终没有对法律行业的真正了解和思考。剧中对“恶棍也有请律师的权利”“善律者不讼”的价值导向诚然让人欣赏,但一部制作精良的行业剧,只有价值观是不够的。

  纵观国内行业剧,翻译、猎头、谈判专家、律师……五花八门的职场剧层出不穷,口碑却是一言难尽。什么是行业剧的“立剧之本”?是专业度。正是专业度,决定了一部行业剧是堪称硬核还是满身硬伤。

  有人说,行业剧是拍给普通观众看的,专业人士不是核心受众,那么较真儿干嘛?此言差矣。正因为每个人自身的职业经历是有限的,人们才想通过影视剧,去打探一个完全陌生的行业生活。

  正如很多人喜欢看电影,就是想要通过光影感受自己一生难以经历的别样人生。所以,行业剧并非套用几个专有名词就完成了对于行业的理解。既然是行业剧,除了要娱乐大众,更要经得起业内人士的专业检验。

  此外,这部剧名为《精英律师》,但何谓精英?每日穿梭于城市CBD,出入高端写字楼,用高配的电脑,化精致的妆容,就是精英吗?精英的内涵不会如此浅薄。

  罗伯特·N·威尔金在《法律职业的精神》一书中写道:“维护安定与秩序,一个好律师的影响经常胜过法院的裁令。与冗长的司法程序相比,律师能更为迅速和经济地实现公正。”在我看来,这是律师能够被称之为精英的注脚之一。

  书中,作者深刻地指出:“法律的宗旨在于满足不断变化的人文需求,这个职业中最优秀的成员具有广泛的同情心,对同胞的目标和抱负极为关切。他们在周而复始的琐碎小事处理中,谋划着更美丽的前程。他们的教育和经验来自过去,但他们却影响着现在和未来。”广泛的同情心,对同胞的关切,是精英概念不可或缺的内涵。它们贯穿在一名精英律师的执业生涯中,演绎在其代理的每一个案件里。

  反观剧情,剧中罗槟对待他人常常连起码的耐心和尊重都没有,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和优越。如果这样等同于精英,那么欲望等同于理想,成功等同于幸福。

  如今,影视行业深陷寒冬。《证券日报》报道,2019年前三季度,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数量比2018年同期减少27%,横店影视城的开机率同比锐减45%。

  盛夏极易浮躁,寒冬让人冷静。别想着“颜值即正义”,在影视行业遭遇冰点的大环境下,是时候沉下心来好好打磨剧本了。行业剧要想赢得观众——尤其作为专业人士的观众——的认可,离不开对行业的真实感知和对人物的扎实塑造。

  每个行业都有自身的专业属性,还有公众对其的刻板印象,保持专业度的同时打破刻板印象,摘掉人物身上的标签,让人们真正认识到这个行业的高光和黑暗、沉淀和积累、犹豫和坚持。如此,才能让一部律政行业剧真正闪光。

  (作者系广州市律师)

  责编:王海坤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