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盗放“天火”:大连版的普罗米修斯

2019-11-26 22:51:5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林海

  北京大学法史学博士 金融学博士后

  从1935年到1940年,仅在大连一地,放火团就实施放火57次,给日军造成的损失达3000万日元,足够关东军两个师团一年的军费开支。神秘的大火在日本侵略者的工厂、仓库接二连三地烧了起来,没有人知道起因,人们就把这些火称作“天火”

  过去旅顺与大连并称“旅大”。从顺序上就可知道,旅顺地位之重。随着时日变迁,旅顺已经成为大连市的一个辖区。今天要讲的“关东法院”旧址,就坐落在旅顺口区黄河路北一巷33号——旅顺口区人民医院院内。

  这座建筑由沙俄始建于1902年,作为俄军工兵营营部使用。1905年,日俄战争结束后,日本侵占“旅大”。1906年,日本设计师前田松韵利用俄军兵营的中间空地,巧妙设计,插建成一座具有希腊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欧式建筑。其主体为二层砖石木框架结构。该楼外形简洁明快,错落有致,楼顶有三组形似天秤的装饰物。

  这里,即是旧时的“关东州”高等法院和地方法院。两院在此楼合署办公,合称“关东法院”。当年在这里受审的不仅有中国人,还有一些反对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朝鲜人、日本人、俄罗斯人、埃及人、土耳其人等。1910年2月14日,朝鲜爱国志士安重根即是在此楼中,由地方法院判处死刑。1923年8月,地方法院迁走后,高等法院继续在此办公,直至日本投降。

  由于楼体坚固、典雅气派,日本投降后,此楼一度作为大连市政府办公楼使用。1948年,转为中苏友谊医院;1962年,该医院更名为旅顺口区人民医院。2006年5月,作为旧址陈列馆对外开放。馆内除保持完整的内部设施外,还设有法院沿革历史照片展、英烈事迹展、刑具实物展以及首次向社会公开的抗日放火团案的法庭审判纪实片。

  抗日放火团是一个由苏军领导的国际情报组织。根据档案统计,从1935年到1940年,仅在大连一地,放火团就实施放火57次,给日军造成的损失达3000万日元,足够关东军两个师团一年的军费开支。神秘的大火在日本侵略者的工厂、仓库接二连三地烧了起来,没有人知道起因,人们就把这些火称作“天火”。传言四起:“火神爷来惩罚小鬼子了。”

  然而,以火灾发生的密集程度和失火地点明确指向军事或准军事设施的特点来推断,日本警方已经认定,人为纵火的可能性极大,但又找不到半点人为纵火的痕迹。原来,放火团都是“专业人士”,其成员是由苏联红军参谋部秘密培训并送回东北的。他们擅长情报、爆破、射击、无线电等技能。

  其中代表人物为纪守先。他原名姬兴国,吉林人,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经“北满国际情报组”负责人杨佐青考察推荐,到莫斯科学习。返回东北后,纪守先迅速发展了多名成员,形成了抗日放火团的核心班底。放火团发展的第一名本地特工叫邹立升,后来,他将妻子包玉侠也发展成了成员。

  包玉侠曾经看到过邹立升制造引火装置,她这样描述:“大概是肥皂大小的一块,中间挖个洞,弄个小药瓶放在洞里,小药瓶里装的是镪水,外面再盖一层药。说几点着就能几点着。”几十年后,包玉侠依旧不清楚引火装置的原理。如何制造引火装置是放火团的核心机密。

  多年后,包玉侠还记得1938年4月10日那一晚的情景。邹立升兴高采烈地回到家,一进门就让她切肉、和面、包饺子。包玉侠还埋怨了一句:“这么晚了,还想吃饺子。”邹立升说:“高兴。一定要吃!”

  当时的日伪报纸《大连日日新闻》对那晚作了这样的报道:“10日晚10时,从大连市甘井子油厂空地上堆积的石油桶发火……火势极凶、黑烟弥漫,大连湾上空呈现一片凶恶光景……”

  可惜,日本军警最终还是找到了破绽。在一次行动中,起火装置没有点燃,被日本军警抓住了线索。赵国文等成员未能扛住严刑,放火团成员悉数被捕。被捕的人员共有155人,经审讯后确认抗日放火团成员51人。1941年10月,当案件交由“关东州地方法院”进行所谓“审判”时,站在被告席上的只剩33人。另外18人未及审判,已在狱中被虐待致死。

  不过,更多的成员视死如归。例如放火次数最多的于守安,手、脚皆被打断,仍没有丝毫畏惧,最后在监狱中被活活打死。另一名骨干秋世显被刑讯数十次,从未透露丁点线索。警察问他:“你为什么要放火?”秋世显反问:“你们为什么侵略中国?”旋即招致更猛烈的暴打。而日本军警心目中最活跃的骨干人物,当属邹立升。他更是遭受了加倍的虐打,甚至被剥掉手指上的皮肤,然而他从未屈服。

  令日本军警没想到的是,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邹立升,后来竟然成功越狱。邹立升把监狱发的刷牙用的食盐攒起来,用水化开,每天浇在牢房的铁窗栏杆根部,并时不时地摇晃栏杆。用了3个多月的时间,终于将铁栏杆锈蚀掰断,逃了出去。

  他先是躲在一个爱国教师家中,后又伺机逃出。可是因为身体已被整垮,未能远逃就被抓回,并被打断了双腿。后来,他与纪守先等人被“关东州地方法院”宣判死刑。

  据载,执刑当日,旅顺监狱监狱长十河竹次郎进行了临刑讯问。他问“首犯”纪守先:“你们放火团总共来了多少人?”纪守先答道:“那数不过来。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中国遍地都是。”十河又问他对日本已经占领了大半个中国的时局怎么看,纪守先说:“日本侵略中国,你们必然灭亡!”在给“关东州警察部”传达的通报中,十河这样写到:“纪守先在执行前面无惧色,态度很镇静,还高呼口号。”

  这群在大连盗放“天火”的人们,大多没有看到胜利的一天。纪守先、邹立升在内的12名骨干被绞死,18名成员被折磨致死。连包玉侠等人也因为“提供帮助”而被判处7年至10年监禁,直到1945年才被解救。

  幸运的是,包玉侠老人至今仍健在。不过,97岁的她已经是这群盗放“天火”者留在世上的最后一人了。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