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无票乘客是不是乘客

2019-11-19 23:32:56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罗浏虎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博士生

  在我国,法院通常较为重视车票之于达成或证明缔结运输合同的工具价值,这种严格的“形式主义思维”却未能妥善保障乘车者的权益。就此点而言,欧洲法院的判例对我国法院破解这种思维具有镜鉴意义

  近日,阅读欧洲法院判例,不禁感到眼前一亮,该法院就无票乘车的罚款问题进行了先行裁决。欧洲法院平素所裁决的一般都是诸如关税壁垒、环境保护等比较“高冷”的议题,很少关注这样一桩小事。然而,这种“反常”实际上是对逃票现象的一种回应。骇人听闻的是,在匈牙利曾有人逃票760次,却被法院无罪开释。那么,欧洲法院是如何裁决无票乘车问题的?

  2015年,比利时国家铁路公司发现姆布图库等三人多次逃票,其中一人甚至无票乘车11次。铁路公司认为,这违反了该公司所制定的一般准则。铁路公司主张,因为该三人未购买车票,其与该三人所达成的并非合同关系,而是一种行政管理性的关系。

  铁路公司为之提供三种选择,一是立即缴纳当程票价以及补票费,二是在14天内缴纳60欧元至75欧元补票费,三是如若未在14天内缴纳费用,则需缴纳200欧元至250欧元的费用。遗憾的是,这三人并没有缴纳任何费用,铁路公司愤而诉至安特卫普治安法院,要求法院判令该三人支付相关费用。这三个比利时人确确实实逃票了,但都没有勇气出席庭审。

  未曾想,安特卫普治安法院却感到很为难。按照比利时的司法惯例,法院在审理此类涉及消费者纠纷的案件时,需要主动依职权审查相关格式条款是否导致不公平的结果。在此情形下,法院首先需要搞清楚各主体之间存在何种法律关系,而正是这点,让安特卫普法院感到头疼。

  其一,铁路公司所制定的准则的性质引起争论。支持者认为,既然这些准则对乘客与公司之间的权利义务进行划分,那么这些准则当然构成一种合同内容。反对者认为,这些准则是一种管理性规范,制定的依据是行政法。其二,依据比利时法律,铁路公司与乘客之间的关系问题也模糊不清。有人认为,二者之间就是一种合同关系,即使是乘客不持有有效车票。其他人认为应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如果乘客持有车票,则其与铁路公司构成运输合同关系,否则便构成行政管理关系。其三,令安特卫普治安法院感到郁闷的是,比利时一些法院即使是在乘客与铁路公司构成行政管理关系时,也适用关于不公平格式条款的规定,司法界对此问题也莫衷一是。

  安特卫普治安法院便暂停审理案件,请求欧洲法院作出先行裁决。为了确保各成员国统一适用欧盟法,《欧盟运行条约》规定了先行裁决程序。在司法实践中,各国法院会遇上一些棘手的案件,尤其在涉及欧盟相关条约、欧盟法的适用问题而拿捏不准时,便请求欧洲法院予以诠释。

  欧洲法院并不会对申请国提交的案件直接作出裁判,而只对条约等文件进行解释,并由申请国按照根据欧洲法院的裁决审判案件。在此意义上,欧洲法院可以被视为欧盟法律的最终捍卫者。

  安特卫普治安法院提出的问题主要包括:依据《铁路乘客权利义务条例》,运输合同的达成是否要求乘客需购票或持有车票?

  在铁路交通领域,欧盟颁布《铁路乘客权利义务条例》。与指令需要各成员国的转化适用不同,条例具有在成员国进行直接适用的拘束力。然而,该条例并没有明确规定无票乘客与铁路公司之间的关系问题。该条例第3.8条只是笼统地规定,所谓运输合同系指铁路经营者或售票者与乘客之间所达成的有偿或无偿提供一种或多种服务的承运合同。

  欧洲法院认为,尽管上述条例没有明确规定运输合同是否涵盖无票乘客的情形,但是应从该条例的立法意图进行解释。如果不授予无票乘客成为运输合同主体的资格,势必导致其依据条例可获得的权利被剥夺。有鉴于此,乘客是否持有票,并非认定运输合同关系是否存在的关键。

  在欧洲法院看来,车票仅仅是体现合同关系的一个媒介。运输合同的存在并不以持有车票为必然,二者是独立的。在铁路公司允许乘客自由搭乘火车之时,如若乘客具有乘车的意愿,那么便在铁路公司与乘客之间达成运输合同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在欧洲,乘坐火车时,无论是进出站,一般都无需进行安检。就笔者在德国、荷兰、比利时等国的游历见闻来看,火车站通常处于比较开放的环境,乘客自主刷卡或者持票坐车。不过,这并不意味着铁路公司不重视自己的利益,铁路公司通常都会在车上检票。此前从荷兰马城乘火车去比利时列日的时候,常有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核查车票,查票的频率比荷兰铁路段要高得多。遇上来不及买票的,铁路公司也允许乘客在补票。恶意逃票者会被罚款。这就是所谓“自由搭乘火车”的语境。

  安特卫普治安法院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如果欧盟成员国法院认为承运人所制定的运输准则存在不公平的格式条款,法院可否依据关于不公平格式条款的规定,减少对无票乘客课以的罚款数额?欧洲法院认为,原则上可以由成员国自主决定。

  恰如本案欧洲法院的法律顾问所言,本案其实涉及公共利益与私人利益的交叉,乘客利益有获得保护的需要,而公共交通系统秩序有获得维持的必要,也需要惩戒恶意逃票者。因此,法院应审查各主体之间的利益是否失衡。

  在我们的惯常思维里,不持有车票就不是乘客。即使是遗失了车票,在我国的司法判例中,也不乏据此认定乘车人是无票乘车应受罚款的案例。此外,在出现人员伤亡等交通事故时,受害者是否持有车票,是否与承运人达成运输合同关系,这些因素时常左右法院对侵权责任的认定。

  在我国,法院通常较为重视车票之于达成或证明缔结运输合同的工具价值,这种严格的“形式主义思维”却未能妥善保障乘车者的权益。就此点而言,欧洲法院的判例对我国法院破解这种思维具有镜鉴意义。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