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我的上海假日(六)LR公司陷“司法不公”质疑 抗议者包围台湾工厂大门

2019-11-05 23:35:27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陆文隽一行在W工厂负责人的陪同下查看事故情况。情况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重,供应氮气的关键纯化设备毁坏了,这直接导致上百机台受污染

前情提要

  许巍然股权案的庭审一直持续到晚上11点,其间一直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庭审结束后,如沈梦远所料,法庭将择日宣判。也是在庭审当天,文熙得知LR公司设在台湾的W工厂发生重大事故,生产线上的数万张晶圆报废,所幸十余名被紧急送医的工作人员没有生命危险,而文熙的大哥陆文隽已经前去处理此次危机。
 

【一】
 

  庭审结束后次日一早,沈梦远一行便驱车赶回上海。

  车上,程雪向沈梦远汇报了昨天的工作事项并提到LR公司台湾工厂的重大事故。沈梦远马上“哦”了一声,反应强烈。他现在对于LR公司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很关心,因为任何一件事都可能影响到华天公司与LR公司诉讼的走向。

  “今天舆论又有发酵吗?业内怎么评论?LR股价表现怎么样?”沈梦远问出一连串问题。

  “我还没注意,马上看一下。”程雪有点尴尬,马上用手机查阅。

  “我看了一下,LR公司的股票下跌接近5个点。”文熙接过话,“业内情绪比较悲观,认为数万片的损失将对全球正处于缺货的DRAM供应造成巨大冲击。但一个小时前,LR公司台湾工厂对媒体表示,事故并没有外界渲染的那么严重,他们已经恢复正常运作,产出不会有太大影响”。

  沈梦远回头看了文熙一眼,眼光中有肯定和欣赏。紧接着,他对两个助理说:“看看吧,你们要向文熙同学学习。”

  “哪里,他们太忙了,还没顾得上。我没什么事情。”文熙害羞地摇摇头,脸微红。这是文熙的心里话——她关心LR公司并非因为敬业,还害得别人挨批评。

  文熙暗暗下决心:以后不能随便说话,内敛含蓄才是中国人的美德,自己应该在中国期间好好养成这种美德。

  一路上,沈梦远都在和他们3个讨论华天与LR公司的案子,整个行程成了案例分析会,而且全程用英文。当然,有的实在表述不清、担心别人听不明白的地方就用中文了。说着说着,4人的讨论经常变成沈梦远和文熙两人的讨论甚至辩论。两个助手插不上话,只有听的份。

  沈梦远与文熙分析华天和LR美国诉讼的可能结局;讨论美国的“长臂管辖”和337调查,可谓高手过招、棋逢对手,感觉很好,尤其是文熙还能帮他学英语,说出他想说又不会表达的词句。由于沈梦远坐在副驾驶,文熙和程雪坐后排,看沈梦远老是要侧着身子扭着头,程雪提议中途和沈梦远换了座位,方便他和文熙交流。
 

【二】
 

  此时,陆文隽一行正在W工厂负责人的陪同下查看事故情况。看着眼前的情景,陆文隽一直蹙着眉头。情况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重,是供应氮气的关键纯化设备毁坏了,这直接导致上百机台受污染。

  “设备无法修理,只能更换。”两位工程师经过检查后,都给出了同样的意见,“可能需要运回美国更换。这是美国设备,但不排除台湾也能找到这种设备。”

  “那马上联系台湾的厂商,看有没有能生产这种设备的?”陆文隽斩钉截铁地交代身边工厂负责人。

  “倒是有一家能生产此类设备,但是不知道能不能与我们的机台完全匹配。我马上联系。”负责人回答,并立刻作出了安排。

  “目前造成的影响统计出来没有?直接报废的有多少片?预估报废的有多少?”陆文隽问。

  工厂负责人和美国来的专家合计了一下,报告道:“在线上的6万片全部被污染,估计有一万片左右会直接报废。剩余的还要看抢救情况,再作为次级品或报废处理。”

  “严格把好质量关。该报废就报废,能抢救就抢救,但是一定不能以次充好进入市场。”陆文隽强调。

  正在陆文隽一行要移步会议室开会的时候,有人来通报说工厂门口来了一群人抗议示威,好像是针对LR公司在台湾的诉讼。陆文隽一听,双眉锁得更紧了,本来已经忧虑焦急的双眸一下闪出怒火,心里想起了中国的两个成语——“祸不单行”和“趁火打劫”。这些人也真是,公司法务团队已经注意到网上有人在非议地检署对LR公司的离职高管提出侵犯商业秘密刑事指控,说他们司法不公,怕得罪美国,现在倒会趁火打劫,在这个时候来LR闹事。他们是想要施压吗?

  工厂立刻启动公关处置紧急预案,派人出去维持秩序。陆文隽一行则找了个能看到外面的地方静静观察。外面聚集的人群显然是被指控者的亲属、律师和相关人士。他们打着横幅,上面写着“美国司法部干涉办案”“LR公司仗势欺人”“LR设计陷害竞争对手”之类,还有人举着喇叭喊着:“司法不能被国外大厂的政治力所影响,要保护本土自主研发芯片投入的心血”“有那么笨的窃贼吗?把剽窃的商业秘密近1000个文档上传到Google云端和个人笔电公告周知大家,保留犯罪证据……”


【三】
 

  这其实是华天公司与LR公司诉讼的一个关联案件。

  华天公司与台湾时代电子公司是技术合作关系,台地检署对时代电子挖来的原LR公司台湾工厂的高管王逸,和时代电子公司以违反营业秘密法起诉,指控他们将偷窃的LR公司的商业秘密给了华天公司。

  这次陆文隽来台湾也要检讨这个问题,芯片行业从一开始就存在抢夺人才大战,这就不可避免地面临知识产权窃取和商业秘密泄露的问题。LR公司和美国、韩国等国的其他芯片巨头也有类似诉讼。

  如今,人才流失的问题在台湾更是突出。中国大陆近年来芯片业蓬勃发展,百凤来巢,台湾成了最大的人才输出地。世界芯片巨头韩国更是频频在台湾挖人。据说,台湾芯片行业已经被挖走了几千人,有的甚至是“一锅端”,连看门的保安都一起走了。

  LR公司台湾工厂也损失惨重,一次就被挖走500人。这固然怨不得别人,芯片行业诞生之日起就是这样。想当初,台湾和韩国的发展不也是这样吗,不惜一切代价从美国、日本挖人。不过,需要反思的是:为什么这一次规模如此之大?以及,如何才能在企业内部筑起避免商业秘密泄露的防火墙?

  当然,这也是马上要开会研讨的问题之一,陆文隽要求工厂负责人通知相关人员都去会议室。


【四】
 

  沈梦远一行回到上海后,兵分三路,各忙各的工作。

  沈梦远带着文熙回到律所,他要将给上海某区做的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方案修改后尽快交给对方,正好可以叫文熙提提建议。

  沈梦远给文熙搬来一把椅子,好让她并排坐在电脑前。又给她摆上一瓶矿泉水,两人就开始工作了。 “现在中国政府推行知识产权战略力度真大呀!每个地方都在这么做吗?”文熙匆匆扫了一遍大标题感叹道。

  “也不是每个地方。先从创新资源集聚度高、辐射带动作用强、知识产权支撑需求迫切的城市做起吧。”沈梦远说。

  “这里写得特别好,要做好高价值专利培育工作,设立专门用于高价值专利创制与收储的专项基金,围绕重点领域以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的方式,通过联合研发、外部购买、获得许可等手段快速积累高价值专利,特别是涉及对产业发展和国际竞争有重要作用的专利。”文熙用笔指着这一部分称赞,“你看高通公司,还有很多大公司,不就是通过几千个高价值专利扼住了整个行业的咽喉吗?全球整个行业几乎都得向它缴纳专利费。”

  “是的,不能像以前那样只重数量不重质量。低价值的专利再多都毫无意义,还是只能被别人卡脖子。”沈梦远说。

  “而且毕竟中国还属于赶超的阶段,不可能所有的都自主研发,你提到的联合研发、外部购买、获得许可等手段是很有必要的,快速积累很重要。”文熙扭头看着沈梦远,相视一笑。她觉得,虽然和沈梦远认识不久,两人也在不同的国度、不同的环境中成长,但感觉很懂得对方的想法,不用作太多的解释。

  “这部分也很好……”

  “别再说好了。”还没等文熙说出来,沈梦远连忙打住,“想听你提提意见和建议,不是请你给我唱赞歌的。”

  文熙呵呵地笑了起来,沈梦远也笑了。文熙说:“你这个要求可真高啊,我又不是知识产权专家。”

  “不是只有专家才能提意见的。”沈梦远冲文熙眨眨眼。

  “打造知识产权防御体系这部分是不是可以强化一些?是不是可以有具体的制度设计?比如重大科技项目的立项决策必须要首先通过知识产权的评议,规避知识产权陷阱?”文熙提出。从近年来中国的一些科技公司与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纠纷来看,中国很多企业在知识产权的风险防御上似乎做得不太好。

  “嗯,你提的这个建议很好!”沈梦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事实上,他不是没想到过这一点,但转念又想这毕竟是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方案而不是风险防御方案,所以就略写了。

  “我觉得防御是基础。风险防范都没有做好,何来运营?现在国际上大企业的知识产权战略都把风险防御放在首位,这可能首先是一个观念问题。”文熙的话启发了沈梦远。是的,现在很多地方确实还没有对此引起足够重视。投资项目涉嫌专利侵权、引进技术存在专利瑕疵、低水平重复研发等问题屡见不鲜,政府部门更应该首先在运营服务中植入这个防御为首的观念。

  沈梦远立刻在电脑上修改起来。文熙坐在旁边看着,和他讨论用语,很有成就感。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