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法律人纪实写作大赛作品选登(二十一) 围 猎 (上)

2019-10-29 21:53:34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编者按

  前不久,热播电视剧《破冰行动》引起社会对广东禁毒的热切关注。纪实文学作品《飓风行动之围猎》则讲述了这部电视剧背后的真实故事。以“雷霆扫毒”行动为起点,广东警方在围剿博社村等一场场战斗中,用忠诚洗亮了南国的万里晴空。

  《飓风行动之围猎》作者丁一鹤受公安部《啄木鸟》杂志社之约,三下广东,采访了上百名禁毒干警,历时3年创作了这部长篇纪实作品。本报选发部分章节,以飨读者。

 

  ■作者简介

  丁一鹤,1970年生于山东诸城,北京某政法机关工作人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东北师范大学硕士生导师。著有《东方黑客》《东方白帽子军团》《清网行动》《死囚档案》《解密北京大案》等报告文学30余部,《清网行动》《东方黑客》等多部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获金盾文学奖等60余项文学奖。作品多次入选新中国文学大系、中国作协年度报告文学作品选等多种选本,多次入选当代中国文学作品排行榜、中国报告文学排行榜。


  丁一鹤

  引子

南粤亮剑
 

  2013年10月9日凌晨3点,广东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李春生快步走进广东省公安厅指挥中心大厅。

  凌晨3时55分,身在惠州、主管禁毒工作的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郭少波朗声向李春生汇报:“春生同志,我在惠州前线向您报告,这次收网抓捕行动,目标是三个重大制贩毒团伙、一个重点村,全省共出动2000余名警力。惠州为主战场,广州、深圳、东莞、汕尾、韶关等地为分战场,部署抓捕犯罪嫌疑人115名。行动涉及江苏、福建、江西、云南等省市。目前警力已全部到位,进入战斗状态。请您指示!”

  听完汇报,李春生一字一顿地大声宣布:“雷霆扫毒收网行动,现在开始!”

  凌晨4时整,收网战斗正式打响!近300部车辆几乎同时打开远光灯,这些暗夜里的灯柱,像一柄柄利剑,照亮了南粤的夜空!

  异地用警,同时出动2000余名警力雷霆扫毒,这在广东禁毒史上还是第一次。1个小时后,郭少波汇报初步战果:“3个团伙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已成功抓捕100人,从4个不同地点缴获K粉375公斤,捣毁制毒窝点两个。惠州民警张燕雄受伤,唆使毒贩围攻张燕雄的陆丰口音男子趁乱逃跑,此人绰号黎老大!”

  李春生叮嘱说:“全力救治张燕雄,并请你代表我向他慰问、致敬。同时,全力缉捕黎老大,给英雄一个交代。我们必须下定决心,坚决铲除广东的毒瘤。雷霆扫毒六大集群战役已经打响,无论前边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只要我们勇往直前无所畏惧,就一定会在林则徐销烟的中国南海边,为老百姓打出一片朗朗晴天!”
 

一、虎门夺冰
 

  2013年10月10日下午,广东珠江口虎门大桥东侧,收费站口堵成了一锅粥。

  一辆路虎越野车鸣着长笛,顶着前面排队过卡的车辆,一路吼叫着往前拱,生生把一路纵队排列的车龙,拱成了弯弯曲曲的蛇形。

  眼看这辆发疯的路虎就要冲过收费站,与路虎车几乎并行的一辆丰田越野车,死死抵在路虎车右侧。两车摩擦出尖利刺耳的声响,甚至飞溅出火花。

  突然,丰田车趁着收费岗亭前一辆车刚驶过的空当,迅速冲过ETC快速通道。只见司机右手一打方向盘,丰田车急转180度,将车头死死顶在左车道路虎车的前头。

  与此同时,后面另一辆丰田越野车的车头,也顶在了路虎车的车屁股上。“咣当”一声闷响之后,路虎车又往前狠狠拱了一下!

  路虎车司机和副驾驶上的同伴,随着惯性晃了几下脑袋,还没等两人缓过神来,路虎车司机的太阳穴,就顶在了冰冷的枪口上!

  持枪的黄脸大汉正是冲卡的丰田车司机,身材高大、板寸短发、虎目圆睁,四五十岁的样子。他叫王胜利,是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副局长。

  “黄毛”见此人气势逼人,就先怂了下来,乖乖把两手举了起来。

  两个小时前,王胜利突然接到汕尾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政委林毅的求助电话,称一辆路虎越野车从汕尾的陆丰市甲子镇博社村村口窜出来,上了沈海高速后往惠东县方向疾驰而去。据可靠消息,车上载有大量毒品。情急之下,林毅连忙向身在惠东的王胜利求助,希望王胜利安排惠州的禁毒同行进行拦截。

  此时,惠州禁毒警察们刚刚完成一次收网行动,正在将有关制贩毒人员押赴看守所,一时无法抽调堵截人员。王胜利立即带上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的战友刘鹏,开着两辆越野车,从惠东直接冲上了沈海高速。

  没想到,运毒路虎车的车速太快,已经过了惠东出口。王胜利和刘鹏一路跟踪追击,一直追到虎门大桥,才将这两个黄毛青年堵住。

  王胜利和刘鹏用手铐卡住对方手腕,动作娴熟。两个“黄毛”也很配合,满不在乎地用手指了指车屁股。打开后备厢,掀开夹层拽出一个小小的白色塑料袋,里面果然装着一小袋冰毒,一掂量,也就不足10克的样子。

  “就这么点儿?值得这么不要命地跑吗!”王胜利有些恼怒,他围着路虎车的备胎,皱着鼻翼使劲吸了几下。

  “我们不是陆丰的,也不是贩毒的,只是买了自己吸。不信你拿去称一下,9克!还不信的话,再查查俺俩的尿,看是不是阳性!”两个“黄毛”理直气壮地辩解着。看来,他们似乎很懂法,知道只要不是贩毒,自己买了吸,数量微小,罪过就不大。

  “就这么点儿,值得去陆丰买吗?”王胜利眯着眼冷冷盯着两个“黄毛”,直瞅得他们后背发冷。

  一个“黄毛”磕磕巴巴地说:“本来我们是想去惠东买的,下了惠东高速,听说这几天风头正紧,好多警察把那边围了,俺俩就干脆重新上高速,到了陆丰甲子镇上的一家夜总会里买了点儿货,准备回来试试。我们这可是头一次,天地良心!”

  “这个不用跟我说,去看守所再说吧。”王胜利转身把刘鹏拉到一边,悄声说,“一会儿林毅他们就赶过来了,你们把他们押回陆丰去审!再就是把路虎的备胎打开,里边藏着冰,数量不会少!”

  交代完毕,王胜利裤兜里的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的名字是“邱伟政委”,王胜利边接电话边走向自己的越野车。电话接通的同时,挂挡、倒车,停靠在高速进口的匝道上。

  “邱政委,有什么指示?你回到广州了吗?”接电话的王胜利问。

  电话那边传来浑厚的男中音:“胜利,你在虎门那边吧,事儿办完了吗?办完了赶紧回省厅,郭大侠要你马上回来。”

  “好,我这就回去!”王胜利清楚,既然是“郭大侠”催着回去,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挂掉手机,王胜利告别刘鹏,驾车直奔广州而去。


二、重任在肩
 

  邱伟电话里说的“郭大侠”,就是坐镇惠州前线的副总指挥郭少波。

  王胜利猜都不用猜就知道,郭少波这么着急让他赶回省厅,肯定与陆丰有关。

  最近这两年,陆丰三甲地区的禁毒形势再次严峻起来,并且呈现出家族式制毒和武装贩毒的态势,枪毒合流严重制约着当地经济的健康发展,也把社会风气搞得乌烟瘴气,极大地损害了红色圣地海陆丰的名声。

  据事后汕尾禁毒支队报告,他们从这辆路虎车的备胎里,搜出了整整10公斤冰毒。据毒贩“黄毛”供述,他们是从陆丰市博社村一个叫蔡罗的年轻制毒师手里买到的这批冰毒。

  王胜利轻车熟路地来到了省公安厅大门口。出门来接王胜利的,是一个警服褶皱还没熨烫平整的小帅哥林友江。

  交谈了几句后,王胜利把车钥匙交给林友江,径直走进办公楼。

  与郭少波简短几句寒暄后,省厅禁毒局王均科局长、邱伟政委推门进来。

  郭少波告诉王胜利:“省委主要领导同志的原话是,在我们共产党领导的广东,决不允许陆丰这样的‘制冰’毒瘤存在。下一步的攻坚战,要在重灾区陆丰打响……这次打陆丰,要发挥你情报侦查的特长,先把制贩毒品团伙的情况摸摸清楚,为领导的决策提供可靠依据。”

  王均科局长接话说:“电影《奇袭白虎团》看过吧?你的角色就是《奇袭白虎团》的侦察排长杨伟才,主要任务就是在汕尾和陆丰当地公安队伍中,秘密挑选几个业务精通、政治过硬的民警,组成侦查小分队抵近侦查,为下一步的重兵围剿陆丰提供情报支持。当然,邱伟政委也同时带一支队伍沉到陆丰去,与你一起展开两线侦查。”


三、陆丰点兵
 

  领受任务的王胜利立刻开始组织到博社村的侦查,他马不停蹄地直奔汕尾市公安局,找到了禁毒支队政委林毅。

  精明强干、英俊帅气的林毅是当地海丰人。要在汕尾用兵展开侦查,王胜利需要林毅这样熟悉禁毒和当地社情的得力助手,他邀请林毅一起来到陆丰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挑选人手。

  首先被选中的是林东进和林西岳。两人不但都姓林,而且都是陆丰最西部靠近海丰市的潭西镇人,跟三甲地区没有任何瓜葛,用起来顺手。

  接下来是长得有点儿像乡镇企业家的郑海泉。郑海泉也是陆丰本地人,对三甲地区的社情、毒情了如指掌。他的绝活儿是眼光刁毒,无论什么人只要在他面前走过,他鼻翼一动、眼光一扫,就能判断出此人是否涉毒。

  随后是外号“罗仔”的罗右江。乍一看,毫不起眼的罗右江是个后背微驼、小眼微眯的小个子。忽视他的人一交手才知道,他手劲极大,是真人不露相的那种内敛壮汉。

  最后,王胜利还特意挑选了25岁的女警察林小青。她一张大众脸,扔在人群里很难让人认出来。因为禁毒女警察太少,每次化装侦查需要扮演女朋友,她都是不二人选。因为心理素质超强,她赢得雅号“淡定妹”。

  挑完侦查人员之后,王胜利又建议陆丰市公安局,对三甲地区的派出所来一个大换血,将陆丰市最西部的潭西镇派出所副所长胡海涛调任甲西镇派出所长。胡海涛以腿快著称,是北京体育大学毕业的体育健将,百米冲刺11秒6,将来不管追捕逃犯,还是被毒贩追着跑路的时候,都能派上用场。

  被挑中的六位禁毒民警,当然知道省厅禁毒局副局长王胜利在禁毒界的名头,他们明白王胜利是在布局一场大行动。他们几乎同时向王胜利发出了同样的疑问:“我们这些人都熟悉三甲地区,都是本地人,与当地人甚至个别制毒贩毒人员,有着千丝万缕拐弯抹角的关系,你能信得过我们吗?”

  王胜利回答:“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四、堡垒博社
 

  兵贵精而不贵多。王胜利在陆丰秘密搭建侦查小分队,对手直指甲西镇博社村的护村队伍“狼队”,还有“狼队”庇护下数不清的制毒窝点和绝命毒师们。

  在甲西镇博社村,除了娶进村的外姓媳妇,村里男丁和后代全部姓蔡。博社村在册户籍人口1.4万人,常住人口却接近两万人。

  这多出来的几千人,是怎么来的呢?除了本村超生的没有上户口的娃娃之外,还有一部分外来人口。博社村一没有大型工业园区,二不是港口物流集散地,流动人口为什么会大量聚集在博社村呢?原因只有一个:博社村是制毒堡垒村,在这里可以安全制毒。

  博社村里的房屋虽然看起来破败不堪、拥挤散乱,但这样的破房子每个月的租金却动辄数万元。租房的人在里面做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海陆丰制毒的核心,在以甲子港为中心的三甲地区,三甲地区的制毒核心又在博社村,所以博社村被警方称为“制毒堡垒村”。

  在警方的调查过程中,博社制毒的源头来自于本村的两个人,其中头号人物就是村支书蔡东家,他同时也是博社宗族中的核心人物,在村民中威望颇高。后来,蔡东家一个在外地闯荡的本家堂弟带回来了制毒技术,这个人叫蔡良火。

  蔡良火与蔡东家一拍即合,蔡东家出资金,蔡良火出技术,兄弟俩成为博社村制贩毒品的“开山鼻祖”。
 

五、狼队
 

  正在王胜利挑选精兵强将准备抵近侦查的同时,2013年10月17日,广东省公安厅成立“雷霆扫毒”行动指挥部,广东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李春生担任总指挥,副厅长郭少波任副总指挥,省厅禁毒局主要领导为指挥组成员。

  与此同时,“雷霆扫毒”汕尾统一行动前线指挥小组成立,王胜利和林毅作为核心成员,直接参与策划指挥这场行动。

  首先出场的,是民警郑海泉和他的女搭档林小青。虽然林小青对三甲地区的毒情早有耳闻,但她对三甲地区尤其是博社村的情况并不熟悉。所以,在两人开车从陆丰到甲西镇的路上,郑海泉向林小青作了详细的介绍。

  两人说话间,甲西镇派出所到了。郑海泉到了派出所,却不急着去侦查,而是来到甲西镇派出所所长胡海涛简陋的办公室里,泡上一壶凤凰单枞,慢悠悠闲聊起来。3个人一直从下午两点喝到太阳西下,眼看快要太阳落山了,郑海泉才带着林小青出门。

  摩托车上大街奔小道,郑海泉载着林小青出了甲西镇往海边的博社村奔去。林小青紧紧搂着郑海泉的腰,把半边脸紧贴在郑海泉后背上,一副陶醉的样子,但眼神却不停地搜索着路边的稻田、荔枝和龙眼树林。

  这时候,林小青发现远处树林里升腾着几柱白色烟雾,却并不像小时候看到的袅袅炊烟,而是浓烟滚滚弥散在荔枝树林里,同时,还伴有强烈的浓硫酸的刺鼻味道。

  她连忙提醒郑海泉说:“老郑,你看右边的荔枝林里,那是干什么的?怎么这么呛啊?”

  郑海泉说:“你心里默记下来吧,看看树林里有几个地方有烟。这是造冰毒化学反应产生的烟雾,因为毒性太大、味道太重,谁也不敢在村里做,都是等下午天擦黑的时候才开工,知道我为什么现在才带你来了吧?来早了根本看不到。”

  说话间,郑海泉驾驶摩托车七拐八拐来到了博社村。刚进村口,立即有两三辆摩托车尾随而来。

  博社村内村道狭窄,拐弯众多,第一次进入很容易迷路。郑海泉开着摩托车,按预定的侦查方向,准备秘密接近蔡良火的制毒老宅,但被尾追而来的摩托车打乱了计划。

  刚到博社村委会门前,郑海泉就被一群人拦住了。拦在郑海泉面前的,还有一群龇牙咧嘴的恶狗,闻见生人的味道,此起彼伏地狂吠着。

  带队的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小青年,他是博社村的治安员,大名蔡罗,绰号罗子,既是“狼队”的头儿,也是博社青年一代的制毒高手。之前,“黄毛”就是从他手里买的毒品。

  蔡罗追上来把摩托车横在郑海泉面前,冷冷地问:“你找谁?”

  郑海泉也不拿正眼看他,斜睨着蔡罗,准备凭经验赌一把。他随口说:“你不认识我啊?我是甲子镇的黎腾龙,你说我找谁?”

  蔡罗一听“黎腾龙”的名头,心头一震,虽然黎腾龙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可是在当地黑道上是有江湖地位的,一跺脚整个甲子镇都乱颤。黎腾龙在甲子镇白道黑道都吃得开,他的哥哥黎腾蛟是甲子镇有名的富豪,黎腾龙的大嫂也就是黎腾蛟的妻子蔡东梦就是博社村人,是蔡东家的堂妹。

  蔡罗再看郑海泉摩托车后面坐着一个花枝招展的女子,会心一笑说:“叔啊,久仰您的大名,您跟小婶是来找蔡书记的吧?他今天到惠东去了,过两天才能回来,要不您到村委会喝个茶?”

  郑海泉一看拿着黎腾龙的名头,竟然唬住了蔡罗,便扭头对林小青说:“哎呀,也怪我没提前给东家表哥打电话,白跑了一趟,那咱回去吧。”

  林小青搂着郑海泉的腰,趴在郑海泉背上,头也不抬娇滴滴地说:“都说博社有名,来都来了,你带我转转呗。”

  蔡罗他们正想礼送郑海泉离开,听林小青这么一说,连忙岔开说:“这都黑天了,我们这边没什么可看的啊。”

  郑海泉对蔡罗说:“既然来了,你们谁带我去大祖公祠堂,我去祠堂给老祖宗上炷香!”

  “前边就是,我带你过去。”刚才还有些迟疑的蔡罗,听了此话变得无比热情起来。

  大祖公祠堂是博社人的内部称呼,在外界和所有文字记载中,这个蔡氏宗祠被称作源远堂。如果不是了解博社村内情的自己人,根本不知道“大祖公”是谁。

  短暂的祠堂之行后,郑海泉驾车离开了。

  趁林小青不注意的时候,郑海泉摸清楚了蔡良火家的位置。他还提醒林小青:“看看谁家的臭水沟往外冒脏水,谁家门口堆着拆空的康泰克外包装,还有谁家门口垛着麻黄草,你用心记下来就行。”

  两人赶到甲西镇派出所后,才算松了一口气。这趟侦查总算有惊无险,平稳过去了。在甲西镇派出所找胡海涛换了车,两人顾不上吃晚饭就赶回了陆丰。

  第二天一早,两人分别把侦查到的情况详细向指挥部作了汇报,并在王胜利早已准备好的博社村地图上,对重点目标一一做了标记。


六、猎手
 

  接下来,轮到“二黑子”林西岳出场了。

  林西岳的任务是侦查博社村西北角靠近新饶村的大片林地。这里的山名叫地灵山,取人杰地灵的意思,博社当地人习惯叫后山。

  据郑海泉和林小青的前期侦查,起码有五六处以上的野外制毒窝点藏匿在这片人杰地灵的山野丛林里。而且按照卫星地图上的信息,如果对博社动手,熟悉地形的人可以穿过地灵山逃到附近的新饶村,神不知鬼不觉地冲出包围圈。

  而博社村的东南角到西南角这片靠海的区域,是大片一览无余的水网稻田,一旦收网,只要堵住博社村通往外边的几个村口道路,即可将这里团团围住。唯一有可能漏网的地方,就是村北的地灵山。连绵起伏的山岳丛林,足以掩盖一切人员的活动。

  林西岳的任务有两个,一是摸清制毒窝点的位置,二是查清地灵山丛林里的道路。只要是能走人的小道,都要查清楚。

  在搭档罗右江的建议下,林西岳从刑侦大队那边借来了两把收缴上来的双管霰弹猎枪,还有几十发蓝色外壳的霰弹,这都是法律上认定的管制枪支。另外,他还准备了一辆四驱越野车,遵照罗右江的嘱咐“车顶上带探照灯的那种,越张扬越好”。

  车子在新饶新村停下,罗右江引导着林西岳来到村口东南方向,他指着往东的一条路说:“看着没,这条路过去就是地灵山,直线距离不到一公里就是博社村。我们只要在新饶新村这边设个卡,那就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什么人都别想跑出去。你在地图上给这地方做好标记。当然,南边还有一条路,我们一会儿装作打猎的游客,穿过这片树林,步行过去踩点。车留在这里,咱俩不要走远,万一有点儿事,咱俩上车也好跑……”

  两人悄悄走进山里,查清楚了博社村和新饶村连通的村路。对周边的环境侦查过后,两人又重新钻进树林,目测着与博社村的距离,沿着离博社村500米左右的距离搜索前进,很快发现几处制毒留下的痕迹……

  正当两人紧张地一边往右侧望着博社村,一边往北走的时候,前方十几米远的地方,一个小伙子从一块巨石后提着个白铁桶突然站了起来,大喊一声:“干什么的?”

  看来,这个年轻的制毒师是被突如其来的陌生人惊着了。

  而这个正在制毒的年轻人,就是博社村“狼队”的首领蔡罗!因为林西岳和罗右江并不认识他,所以并没有感到身处险境。

  冷不防的遭遇,令双方都措手不及。见林西岳和罗右江都拿着猎枪,蔡罗连忙往腰间去摸。说时迟那时快,林西岳抬手朝着自己右边头顶的树梢开了一枪,“砰”的一声,再次把孤身一人的蔡罗惊得打了个寒战。

  也真是凑巧,林西岳的一枪果然惊起几只飞鸟,罗右江连忙埋怨说:“你看你,毛手毛脚的,鸟都让你吓跑了,白白浪费了一发子弹,咱还不赶紧追啊?看看有没有打下鸟来,别让猎物跑了。”

  正在蔡罗愣神的时候,罗右江连忙持枪回头,边退边说:“不好意思啊,我这小兄弟吓着你了。也怪你,你一嗓子把我们到手的猎物给吓跑了。你忙你的,我俩追鸟去了。”

  说着,罗右江抓起林西岳的胳膊,倒退着就往北撤去。

  曾经多次与毒贩持枪对峙甚至持枪对射的林西岳,当然清楚蔡罗刚才摸后腰的动作意味着什么。他必须在蔡罗回过神来之前消失,也必须在博社村那边闻风而动的亡命徒们到来之前,回到新饶新村村口的越野车上。

  果然,当蔡罗打电话召唤“狼队”赶到新饶新村村口时,林西岳和罗右江早已绝尘而去。

  一连几天的摸排,林西岳和罗右江终于摸清了博社村险象环生的毒品交易通道。每一批冰毒制好后,蔡东家就催促着村里几个负责外销的毒贩,尽快把冰毒卖出去。蔡东家生性多疑,当有外地人慕名到村里购买冰毒时,蔡东家都是指示人先假意拒绝,但当买主失望地离开后,蔡东家就会采用兵不厌诈的伎俩,叫人马上追上去,留下来人的联系方式,随后与之交易。


七、有惊无险
 

  在抵近侦查的过程中,最难的是针对主要制毒目标,进行一对一的位置锁定,为警方的精确打击提供准确情报。

  为了查实新生代毒枭蔡镇海老屋的情况,经验丰富的郑海泉信心百倍、自告奋勇地说:“我对博社那边轻车熟路,已经去过很多次了。有几个重点毒贩的家我也摸得差不多了。这次去探蔡镇海祖屋,我单枪匹马试一下,我就不信他们是龙潭虎穴。”

  郑海泉已经十几次到博社村踩过点,他当然明白深入虎穴没有伙伴没有支援的危险程度。一旦侦查员的身份暴露,非死即伤,因为对方干的是刀头舔血的生意。郑海泉脑子里有这根弦绷着,他不敢有任何大意。

  到甲西镇胡海涛那里换了摩托车后,郑海泉换了一条进村的道路,独自一人骑着摩托车,从博社村东边的西山村,沿着瀛江边的乡间道路穿过一片片稻田,从东北角进了博社村。

  不出所料,刚拐进村里不久,七八辆摩托车立即围了过来,挡住了他的去路。摩托车的后边,还跟着龇牙咧嘴的恶狗。

  带头的小伙子问:“干吗的?找谁啊?”

  郑海泉回答:“我西山村的,儿子在博社村小学读书,他放学了,我来接儿子的。”

  带头的小伙子立即反驳说:“胡扯,看你老成那样子,你接孙子吧?”

  郑海泉一口咬定:“说什么呢?就是接儿子,这不快放学了嘛。”

  带头的小伙子又问:“孩子叫什么?几年级几班的?”

  郑海泉淡定地瞎编了一个名字:“五年级一班,叫郑桂圆!”

  带头的小伙子说:“那行,看你面生,我们带你去!”

  “行,你们前面带路。”郑海泉不会把自己的后背留给对方,这是警察自我保护的本能。但郑海泉刚刚说完,危险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前面又有几辆摩托车围了过来。

  原来,听到有外村人进村,蔡罗带着十几辆摩托车闻讯赶来。

  郑海泉回头一眼就发现冲在最前面的,是他上次冒充黎腾龙时,带他去祠堂的蔡罗。

  显然,蔡罗也认出了郑海泉,他大喊一声:“这个黎腾龙是假的!赶紧堵住他。”

  此时,郑海泉周围有十多辆摩托车围着,蔡罗喊这一嗓子,很可能让郑海泉把命撂在这里。

  老谋深算的郑海泉是何等身手?还没等蔡罗声音落地,猛地调转摩托车头,把油门儿踩到底,一脚踢开身边的一辆摩托车,从摩托群中冲开一条出路,往西山村方向疾驰而去。等蔡罗他们反应过来,郑海泉已经开出去足足200米了。

  20多辆摩托车狼群一样尾追而来,摩托车队后边,跟着嗷嗷叫的恶狗。静谧的乡村道路上腾起滚滚烟尘。尽管这些摩托车奋力追赶,却被训练有素、发疯一样逃命的郑海泉远远甩在后边。一直追到西山村的村口,他们才停止追击返回博社。

  其实,郑海泉第一次带着林小青侦查时并没有暴露身份。但蔡东家第二天回到博社后,蔡罗就及时向蔡东家作了汇报。蔡东家一听就不大对味,他虽然有个堂妹蔡东梦嫁给了甲子镇的黎老大,但黎腾龙只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江湖人士,根本进不了蔡东家的法眼,平素也没什么来往,怎么会突然来博社造访呢?

  蔡东家抓起电话打给了黎腾龙,黎腾龙矢口否认到过博社。蔡东家顿生狐疑,就对蔡罗说:“要是再有人冒充黎腾龙来博社,先给我扣住。要是跑,就往死里打!多长个心眼儿,最近对外来人,只要不认识的,都要严查。”

  眼看郑海泉逃走了,蔡罗也没有追得太远。但蔡罗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看似狼狈逃窜的郑海泉并没有真的逃走,而是趁着夜色从西山村转了个圈儿又折返回来,就近冲入茂密的荔枝林。

  郑海泉把摩托车藏好之后,又在夜色掩护下,在荔枝林里潜行了两公里,杀了个回马枪回到博社村,顺着墙边摸到了蔡镇海的老屋,对周围地形地貌查看了一番,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制毒的迹象,甚至屋里连灯光都没有,黑黢黢一片。

  郑海泉准备返回局里,发动摩托车的时候,他哼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小兔崽子们,跟老子斗心眼儿,你们还嫩着点儿。”

  (文中涉及民警,除广东省公安厅主要领导外,其余均为化名)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