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三省吾身”之朋友之信

2019-10-15 22:14:16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董彦斌

  法学学者

  有意思的是,这个“省”,却不是“知识”的范畴了,省不在诗书礼易春秋乐当中,只需要“自己问自己”“自己询问自己”和“自己告诉自己”,这样来看,孔子学堂的确不仅学习知识,还包含学习做一个受人尊敬的人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假如“忠”是从平等的朋友关系拓展到了对于国家、个人与组织的一种忠诚感,则平等朋友之间的“信”是曾子专门为朋友们打造的理念,“朋友”和“信”就是这里的关键词。

  结合孔子在开讲辞里所讲的“有朋自远方来”,曾子这里的朋友可以理解为首先指的是学友,也就是当代社会所讲的“同学”。然而,这只是朋友的一种,曾子讲的是一个人怎样度过一生,总还要走出校园,甚至走出邦国,走在尽自己责任的路上。这样,朋友就将伴随一个人的一生。

  厌倦了父子君臣之“不平等”的谭嗣同引佛教之理谈论说:“尽率其君若臣与夫父母妻子兄弟眷属天亲,一一出家受戒,会于法会,是又普化彼四伦者,同为朋友矣。无所谓国,如一国;无所谓家,如一家;无所谓身,如一身。夫唯朋友之伦独尊,然后彼四伦不废自废。”这当然是一种理论和属于他的理想境界,他倡导把人与人的关系都化为朋友关系。应该说这是一种较为偏激的见解,但也是一种当头棒喝和指引人们看朋友的新视角。事实上,民法上的平等理论和家庭法制度,就算是综合了谭嗣同与儒门或社会的一般见解。一方面,平等把形形色色的人抽象为平等,另一方面,家庭法制度还是顾及了父母等特定关系。

  假若不是那种先秦的世家大族,则父母是温暖的,但却并没有把一整套子女不劳而获的家业交给子女,提及看上去有特定身份关系的孝和忠之后,孔子和曾子都无例外地提到友。孝发生在血亲之间,关系是天然的,忠是尽己曰忠;朋友,是一个人在人生当中最大范围遇到的人群,这当中有生友,有死友,有管鲍之交和高山流水,有另一个自己,有互补的对象,当然也有辜负、背叛和渐行渐远。

  曾子以“信”为朋友之交的关键词,这就是朋友之交的初心和永恒之道。信,才让对方感到踏实。说文解字说“信,诚也,从人从言”。内心真诚,说出来的话要兑现,这就是信。于是,信函也有了信的内涵。甚至送信的人也有了信的内涵。口头交流的承诺要做到,远方来信的承诺要做到,送信的人也要靠谱,这都是信。这样来看,信的范围早已超越了熟悉的朋友,即使是最遥远的陌生人,只要有信,都让人感到放心。

  “传不习乎?”这是曾子话语中的学园特色。老师传授的内容学生就要温习。朝益暮习,这是一朝一夕的事。先做学生,后做老师,代代相传,这是一辈子和世世代代的事。假如放到今天,恐怕不仅要讲“习”,还要讲继往开来和开拓创新,然而,只讲习,这恰好是曾子的朴诚之处。很难判断被曾子学生记录的这句话,到底是以老师身份的曾子所言,还是以学生身份的曾子所言。其实,师或者生倒不重要了,习到一定程度时,创新自来。

  在曾子这句名言里,最重要的当然是“省”。“省”的前提是“做”,在省之前,他已经忠过,已经信过,已经习过,他只是反思、复盘,看看做得怎么样,做得好不好,够不够,或许还包括该如何改进等。省之后,当然还要继续做。省是安静的、寂静的,甚至是寂寞的,但同时是充实的,是自己和自己的对话,是自己和景仰对象的对话。当然也包括自己对自己的鼓励。

  有意思的是,这个“省”,却不是“知识”的范畴了,省不在诗书礼易春秋乐当中,不需要背诗,不需要研习尧舜的话,不需要学习易学本领,不需要读春秋和学习乐理,只需要“自己问自己”“自己询问自己”和“自己告诉自己”,这样来看,孔子学堂的确不仅学习知识,还包含学习做一个受人尊敬的人。

  孔子的时代当然没有公民的概念,而曾子所讲的三省吾身,却可以说就是那时的公民教育了。但是,曾子版的教育似又不仅仅表现为公民教育。在现代公民教育的范畴当中——至少在尚未完成的阶段性的公民教育中,人与人的感觉似乎有点冷意。就像在一个城市当中,人与人之间有种孤岛之感,看似热情的表面,背后是彬彬有礼的客气和疏远。而曾子版的是热的,要忠诚、要信用、要传习,要问自己做到没有。这样,对方无法不以真诚作为回馈。这就不仅有了城市之间的空间尊重,还有了从心出发的热度传导。

  进一步说,曾子的三省吾身,未尝不是华人经济学家杨小凯之“先信后法”的一种先知表达。杨小凯因为个人信仰的原因,体会到了“信”的重要性,由此认为“信”是制定制度和守法的基础:“在制定游戏规则的时候,他不是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他要考虑自己的对手,要去照顾他们的利益。这个怎么能做得到?第一个你要有爱敌人的想法。第二个你要有害怕下地狱的恐惧。你怎么才会有恐惧呢?你一定要信。这是没有理性的信。只有信的人才会在有权制定游戏规则的时候不是只替自己去着想,而是替敌人去着想。”

  归纳杨小凯的意思,有两条对制定规则和执行规则、对防止人无限地利益最大化都异常重要,一是要爱敌人,不爱敌人就无法建立普遍适用的良好规则,二是要担心下地狱,没有这样的恐惧,人总是容易轻易放弃诺言。然而,这两条在杨小凯看来不是知识,是信仰。

  曾子的“三省吾身”不是信仰,但却是对自己的追问,而这份追问当中,有责任、有信任和诚恳。事实上,一位杨小凯所倡导的典型的信徒,也未必就不会失约,而一位曾子式的真正“三省吾身”的人,也未必就会失约。在建立曾子与杨小凯的共识的基础上,或许能有一条通往“信”的中国之路。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