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街头涂鸦的法律争议

2019-10-15 22:13:14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罗浏虎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博士生

  人们对涂鸦的正当性存在争议。有人认为这是关乎思想表达的街头艺术,认为涂鸦有助于各方就社会、政治、环境问题展开对话。也有人说,涂鸦是承载历史的印记

  笔者在德国、荷兰等国留学时,感受比较深刻的地方是,街头涂鸦似乎像野草一样四处疯长。另类的字母、数字、怪兽、骷髅头被喷涂在墙上、邮筒上、火车车身上。当时的困惑是,就没人管管这种行为么,这跟游人在古迹上刻下“到此一游”有何区别?

  总体而言,欧美诸国对涂鸦还是采取了限制和规管的态度,诸如德国、波兰、法国、美国、新西兰等国都划定了特定的涂鸦区,禁止人们在划定区外随意涂鸦。而且,这些国家通常对非法涂鸦者课以罚款、刑事惩罚等责任。但是,这并没有能够阻止涂鸦在划定区外蔓延。

  治理效果不够理想的原因可能是,人们对涂鸦的正当性存在争议。有人认为这是关乎思想表达的街头艺术,认为涂鸦有助于各方就社会、政治、环境问题展开对话。也有人说,涂鸦是承载历史的印记。例如,在德国议会的大楼里,便仍然保留有涂鸦者在苏联统治东德时期所创作的涂鸦作品,使今人得以省思那段岁月。

  质疑者认为,在涂鸦的内容中不乏色情、人身攻击、诽谤等因素,这并非艺术,而是糟粕。更有人认为,涂鸦实质上就是毁坏他人财产的侵权行为甚至是犯罪行为。涂鸦者被指控毁坏财物的新闻并不鲜见。2017年,在瑞士便发生过此类诉讼。

  时年77岁的哈拉尔德·内格利是出了名的街头涂鸦者,人称“苏黎世喷雾器”。他年轻时便以提倡街头涂鸦艺术闻名,曾因为涂鸦被指控毁坏财物,入狱9个月。年过古稀,当地的检察机关又指控其在2012年至2013年间,通过喷涂25处涂鸦,而毁坏了价值约10000瑞士法郎的市政财物。

  检察机关认为这是对他人财产权利的藐视行为,要求其承担清除涂鸦所需的费用。内格利却认为,自己是艺术家,只不过是在先祖留下的遗产上进行描绘。在庭审中面对法官时,内格利嚷着说:“我要指控。指控你们毁坏了本该被视作艺术品的涂鸦,而不是保护涂鸦文化。”法院并没有对此进行判决,而是要求检察机关与内格利就涂鸦问题达成庭下和解协议。这样一来,外界就很难得知法院关于这一问题的立场。

  不安分的内格利在79岁那年却在德国栽了跟头。他在杜塞尔多夫市的各种建筑物上喷涂火烈鸟。德国法院判令其向房主、儿童收容所分别赔偿800欧元和500欧元。德国法院的态度之所以如此明确,这是因为德国在2005年通过了《涂鸦控制法》。在此之前,如果要想起诉涂鸦者,必须先证明涂鸦者对建筑物构成实质性的损坏,而起诉者现在仅需要证明涂鸦构成“外观上的改变”。

  涂鸦者为人诟病的原因之一是,其经常未征得房主等所有权人允许即进行涂鸦。画面可能是这样的一幕:一个蒙面人,裤兜里装着数罐自喷漆,趁着夜色,偷偷的在邻人的房子外墙上乱涂乱画。翌日,当房子主人醒来,推门一看,不禁大怒。此种情形,涂鸦者确实有侵权之嫌,需要承担赔偿损失、恢复原状等民事责任。

  在思考如何对涂鸦进行定性的问题时,不可忽略的是涂鸦的版权保护问题。如果涂鸦者未经允许在私人或公共财物上进行喷涂创作,相应的作品是否能够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果单纯考虑著作权法理论的话,似乎不存在障碍,因为著作权法评价某一作品是否值得保护的标准是作品的独创性、可复制性与合法性。有人曾未经涂鸦者允许,即将纽约市内的墙壁涂鸦内容进行收集出版,或者用来制作衣服、广告等,法院最后判定其构成侵权。

  但是,问题在于,如果房屋产权人同意涂鸦者进行创作,房东是否有权未经作者允许就自行拆除涂鸦作品?在这方面,典型的例子是5Pointz涂鸦作品被毁案。

  “5Pointz”系一处位于纽约市皇后区的老旧的废弃仓库。米尔斯·温等艺术家得到了所有权人房地产商杰里·沃尔科夫的口头许可,在仓库的墙壁上创作壁画等涂鸦作品。这实质上是民法意义上的添附行为。按照一般法理,添附人会与产权人就添附物的归属进行约定,不过在该案中,各方并没有对此进行约定。

  渐渐地,该仓库大楼成了街头艺术的圣地,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客与艺术家,并被纽约市当作文化地标列入导游手册。这也附带提升了房屋的价值。沃尔科夫嗅到了商机,在2013年11月19日的清晨突然宣布要将仓库推倒重建为高级公寓、商场和艺术工作室。

  争议之处在于,他未经涂鸦作者们同意,就火急火燎地将所有壁画和涂鸦粉刷毁坏。他对记者说,这样做是避免艺术家们在房屋被推到的过程中,亲眼目睹涂鸦作品毁于一旦。

  但是,艺术家们却不赞同他的说辞。艺术家们认为,沃尔科夫的行为是很恶毒的,并没有给他们移除、保存作品的机会。艺术家们愤而依据《视觉艺术作品权利保护法》提起诉讼,要求沃尔科夫赔偿损失。根据联邦《视觉艺术权利保护法》以及《版权法》的规定,未经作者允许,不能改变、拆除或毁坏艺术作品已然被认可的特性。联邦法官弗雷德里克·布洛克支持了艺术家们的请求,判令沃尔科夫向作者们赔偿高达670万美元的损失。布洛克并没有从沃尔科夫是否有权拆除自己拥有所有权的房子的角度进行论证,而是抓住沃尔科夫未进行事前通知所存在的过错问题。在判决书中,他写到:“一旦得知5Pointz要被拆除,游客们肯定纷至沓来,向这一著名的旅游景点进行道别,并最后一次瞻仰这些令人感到震撼的作品。这是艺术家们理应得到的褒奖。”

  讽刺的是,嘴硬的沃尔科夫在5Pointz旧址建成两栋40多层高的建筑后,在公寓的公共空间陈列了多件涂鸦作品,试图“让公寓成为高档社区与街头涂鸦艺术结合的典范”。

  街头涂鸦的争议问题具有普遍性。近些年,街头涂鸦在我国也越来越流行,而如何规范以及保护涂鸦作品,殊值重视。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