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且警且察,一直在路上

2019-10-15 21:33:37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警察,淡化自己作为战斗者的姿态,成为我们社会、我们时代的隐形卫士,应当成为我们一种积极的职业追求,一种群体价值的成功体现

吉林省延边州和龙市中心城标。 视觉中国

  萧晓红

  旅游的意义在我,不是按图索骥去求证什么,迎取什么。我无意跟目的地有任何预约,无论风光民俗,或者饮食文化,而是要动自己的双脚去丈量,派自己的眼睛去发现,让自己的心灵去体察,企望一次摒弃前置意图的审美会晤,企望一次毫无障碍的情绪涤荡,企望一次脏腑之深的吐故纳新。

  由此,我素来不喜翻攻略,绝无心费时做太多功课。最善做超级响应者,两眼一摸黑,虚心一片清白,置换一下身心运行模式,赶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红尘百戏多,寻芳而去,总相信前方高能,一定会赏我以无限惊喜。
 

  初到和龙
 

  此次急召的采风有主题,有任务,为寻迹英雄的奋斗足迹而去。常因毫无居心的“猪队友”形象被同游者善意鄙视的我,对此难免寸心惴惴。自我调适成挑战状态后,我郑重其事地出征了。

  一路上,不见往日出游的逍遥姿态,倒像打了鸡血一样的亢奋,凝神聚气地遥想英雄的模样。偶尔神思恍惚一下,也会像有英雄来访,被他的光辉震撼到。这倒启发了我,英雄自有其闪光之处,我一定会被照拂到,做定一个忠实的记录者就好了。

  心既定,神便游。在采风地——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市,但见车行于宽敞平整的乡间道路上,耳旁身畔飘流的是清风习习,车窗两边涌来又后退的是绿波逶迤,次第往远处高蹈而去。

  随着坡高谷底、蜿蜒盘旋之路,我们徜徉在林海之间,看绿烟氤氲,看天蓝似海,看白云飞度,似有翩然成仙之幻。林间偶尔会亮出三四处红瓦白墙双层楼的院落,也有平层的或三四层的。庭前院后,是让人无法忽视的精致和整洁。吔,这可是东北呢,怎能这么美啊?!

  人间最大的尴尬在于,你分明是情难自禁了,却往往被当矫情错待。专注于前行的李警官回头看了看我,有些不屑,却又有些得意,还同时有些认真地正告道:这就算美了?春天你来试试!

  采风活动里,座谈是前奏,也是核心项。这次主家——和龙市公安局,前来座谈的阵容整齐得让人惊艳:年轻其一,帅气其二,温文尔雅其三。

  在警队这样与众不同的气质与精神面貌之前,我的提问就是我的惊讶:你们团队也太年轻了吧?朝鲜族男人都这么帅吗?

  面对我的惊讶,彬彬有礼的一众人等发出一阵克制的哈哈哈。和龙市公安局局长金晖指着身旁的同事,像是才刚发现似的,若有所思道:“也是啊,刚好他们都帅了。年轻嘛,可都是人民要求的啊。再有就是,和龙是个好地方,水土养人。”

  看大家好奇和龙作为地名的由来,金晖解释说:“和龙”在朝鲜语里是“河谷”之意。汉语里,和龙,就是龙之传人的和美之地,寓意吉祥康宁。

  了解我们来意之后,金晖笑了笑: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如你们到处走走,看看,访访。他这儿完全不按套路出牌,让大家有些意外,也感慨于他的直率、务实、诚恳与谦虚。

  从警犬中队到警犬日夜巡防的中朝边界线,再到金达莱村派出所,线路由我们随意圈定。因为对警犬很爱和有点“崇拜”,警犬中队获得了我们一行普遍的关注。

  训犬员因为爱犬有法、训犬有功,由四年前的白手起家到而今全省县级最大规模基地和沈阳区域最优基地,轻松实现连续两级跨越,解放了中朝边境近乎三分之二的警力,最重要的是实现了连续多年的零发案率,受到现场我们所有人的夸赞。

  面对面地圈粉无数,小伙子们很高兴,但又不约而同地强调说,“我们能有警犬中队,警犬中队能有今天,都是因为我们金晖局长,他有眼光,有魄力,他才是真正的训犬专家”。
 

  边境往事
 

  从小伙子们由衷的赞叹里,我们了解到,金晖到任之后,边境重归于平静。看得出来,轻易不愿服人的“90后”小伙子们很服气他,还忘不了给我们补充点关于他的小道消息。

  一个说:知道吗,金晖局长本人就是个超级警犬粉。所以,警犬给他解了困,为他立了头功,带来了好运,也是算是报答了他的知遇之恩吧。另一个说:金晖局长就是个下先手棋的高手,你跟他下一盘就知道了——拘着你,让你有劲没处使。还有一个说:你看他踢足球就知道,他不用满场跑,却总能在任何地方先你半步,恰好截停你,轻松断了你的念想——贼得很。说完觉得不妥,偷偷吐了一下舌头。

  从警犬中心出来,大家随意成伴,继续聊着各自感兴趣的话题。我更是野马脱缰,不再挂碍于任务,全然一副逍遥姿态。有惊喜,有发现,不仅自己赚着了,还要现场分享和微信放送。

  我们随意走进马路不远处的一个农家院落,享受了朝鲜族大妈地道的大麦茶和精美的打糕,听老爹讲曾经的痛心之事。

  近两百公里的边境地带山高林密,那些饿急了的来犯者不怕人,却怕凶狠的警犬的无死角追踪、搜捕和无可抗拒的致命撕咬。警犬巡边的威胁力很快就显示出来了。频繁出没的“野狼”很快就销声匿迹了。边境山林重归寂静,边民也得重回安康生活。

  现在的和龙,是难得的清净之地,高枕无忧。“有了警犬中队的日夜巡逻,大家都能夜不闭户了。听说犯罪团伙都在传,和龙不能去,警犬巡逻死厉害了,不好干。”说到这里,老爹有些解气地笑了。

  在扑面而来的边境风光面前,我发现大家都有些安静下来了。而金晖警官,就是刚才警犬基地小伙子们的兴奋剂,而今成了一行人的镇静剂。准确地说,有关他的种种传闻,渐渐让他浮出水面,锁定了我们的注意力。
 

  英雄的价值
 

  在金达莱民俗村的英雄墙前,我们看到了匆匆赶来的金晖。跟大家打过招呼后,他当起了解说员。末了,我隐约听到他在说,和龙是一片英雄的土地,但英雄的土地上最好不要再产生太多的英雄。英雄的价值,就在于让他所热爱和为之奉献的土地回归正常,永享秩序、安康、自由和美好。

  这是我头次从一个警察口里论起此类话题,也是头次听到这个话题不同流俗的观点。不由得移步过去,好听个分明。他没有警察职业惯有的那种咄咄逼人的语气,倒是显得格外的平缓,低沉。

  我一直在想,英雄梦,是我们警察的精神追求,不一定要成为警察的职业追求。新时代的警察,要修习的是英雄的品质和英雄的精神。在任何社会和时代,警察的终极价值在于,最大限度地防治犯罪,最终零犯罪,把法律意识、公序良俗、文明精神最大限度地植根于人心,最大限度地降低社会对于警察这个职业的需求度,最大限度地培养其他领域的英雄,培养生活的英雄。

  警察,在我的理解里,警,就是警戒;察,就是察觉。察是前手,警是后手。警察的必备素质是智勇双全,警更多关乎勇,察更多关乎智。我认为,警察要学会多用前手,那就能少用后手,甚至能免于后手。不战而能屈人之兵,就是最高境界。警察,淡化自己作为战斗者的姿态,成为我们社会、我们时代的隐形卫士,应当成为我们一种积极的职业追求,一种群体价值的成功体现。

  看着安静下来的大家,金晖说:“我今天有些话多了,不过,我们虽然初次相见,却觉着亲切,备不住端出了心里话,可能尽是些奇谈怪论,大家多多包涵。”一旁的警队同事忍不住打趣道,跟平时没两样,直率,喜欢坦诚相见。

  一路喧嚣的我们,变得有些严肃起来。临行之时,竟觉有些意犹未尽。我暗自在想,这家伙,这不是一场小型演讲吗?不得不承认的是,总在微笑、说话慢慢悠悠的警官,还真有平静人心之力。

  警队一再表示,临时接到通知,未尽地主之谊。但在当时的我们心里,和龙警队连续多年的零发案率,金晖的坦诚相见,就是他们给予的最高礼遇。而我们此行收获的意外与惊喜,一切都在攻略外。

  且警且察,我们一直在路上。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