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八戒的痴愚与禅机

2019-10-15 21:10:43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蒋海松

  《西游记》中乌鸡国赏月一节,全篇以月为题,读起来也是别有禅趣与人生感悟。

  唐僧师徒到达乌鸡国,住进宝林禅寺。晚上明月在天,唐僧见此佳景,一时兴致大发,吟月赋诗,开起了全书唯一的一次师徒诗会。漫漫西行跋涉之中,这是难得的放松。前人澹漪子点评曰:“嗟乎人生仆仆鞍登,经历一十四遍寒暑,遂不得与冰轮皓魄作半晌之周旋,亦可哀也哉!然则宝林寺一夕清谈,慎勿轻易看过。”鞍马劳顿无暇赏月,只是工作狂的偏执,而一夕清谈反而更能参悟禅机。

  唐僧先是口占一首古风长篇。诗云:“皓魄当空宝镜悬,山河摇影十分全。琼楼玉宇清光满,冰鉴银盘爽气旋……今宵静玩来山寺,何日相同返故园?”

  月是故乡明。大概是唐僧怀乡情结太浓,与四大皆空的高僧形象不和,孙悟空居然教训起师傅只知月色光华,心怀故里,却不知月亮变化中蕴含乃先天采炼之意。

  悟空便赋诗一首:“前弦之后后弦前,药味平平气象全。采得归来炉里炼,志心功果即西天。”

  这与悟空“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式粗俗而霸道的惯常诗风差别太大。倒是把唐僧忽悠得差点直呼悟空为师傅,“那长老听说,一时解悟,明彻真言。满心欢喜,称谢了悟空。”

  悟空的卖弄引起了沙僧的嫉妒,他不再是那句“大师兄说得对”的口头禅,居然批评悟空,在旁笑道:“师兄此言虽当,只说的是弦前属阳,弦后属阴,阴中阳半,得水之金。”

  而后,沙僧交出他的作品:“水火相搀各有缘,全凭土母配如然。三家同会无争竞,水在长江月在天。”

  “水在长江月在天”这一句确实是妙,当是化用李翱《赠药山高僧惟俨》名句“云在青天水在瓶”。文采、意境超过了悟空和唐僧。三家相会,合为丹元,是佛道修行玄门,也符合沙僧圆融和合的性格。只是如此妙句加在大胡子沙僧身上还是有些违和的。

  历代对这些诗句更是解释得义理高深,如悟元子点评道:“三徒所言,纯是天机……批破一切旁门,直登千峰顶上,真是大法大解。”但总体上,这种套路不过也是概念化写作的典型毛病,强行把那些高深的玄门妙理加到唐僧师徒身上,如胡适批评说这部书都被这些秀才、和尚、道士评歪了。李天飞先生说《西游记》的作者善于写小说,但不善于写诗,也是一个例证。

  坦率而言,唐僧师徒的这些诗歌也只是陈词滥调,并无多大出彩之处。若《西游记》只写到此处,便是一失败之作了。

  最精彩的还在后头。别忘了,猪八戒还没登场。果然,八戒一出场,画风大变,石破天惊。八戒伸个懒觉,半睡半醒,根本无心写什么诗,更无心去寻章摘句、附会玄学,只用他一贯粗俗直白的大白话嘟嘟哝哝了一番,说师傅莫听乱讲,误了睡觉。这月啊:“缺之不久又团圆,似我生来不十全。吃饭嫌我肚子大,拿碗又说有粘涎。他都伶俐修来福,我自痴愚积下缘。我说你取经还满三涂业,摆尾摇头直上天!”

  八戒这一首才是化腐朽为神奇,解构所有装模作样者的伪装。大俗之中有大雅,真正有悟透禅机之境。这语言直白又形象,月缺月圆就像我老猪的大肚皮,饿了就扁下去,饱了就鼓起来,不过是生活场景,哪里有那么多前弦后弦、水火相济的玄理瞎说。

  而且,生活本来就是有缺陷的,一月之内,月圆只有一晚,月缺才是常态,期待什么“志心功果即西天”“山河摇影十分全”只是幻想。现实之于八戒或者平常人,确实只是“缺之不久又团圆,似我生来不十全”,不如意事常八九。八戒看得明白,也很通透,“他都伶俐修来福,我自痴愚积下缘”。这一句堪称这场诗会的点睛之笔,就是放到历代高僧大德的禅诗之中也毫不逊色。我笨我傻,颜值不高,一无是处,但我接受现实,难得糊涂。你有你的聪明技巧,我有我的傻人之福。

  《西游记》中,平顶山有两个小妖“精细鬼、伶俐虫”,大抵就是对这种聪明人的影射。他们拿着携净瓶、葫芦去收悟空,却还贪心悟空那个可以装天的宝贝,聪明反被聪明误,最终被孙悟空骗了。古人说,“机巧者造物所忌”。老子说:“我愚人之心也哉。”聪明过头的人往往不能长久。《红楼梦》中感慨,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菜根谭》也告诫:“故君子与其练达,不若朴鲁;与其曲谨,不若疏狂。”

  抱朴守拙向来是中国哲学中的最高智慧。与其八面玲珑,还不如傻呆糊涂;与其机关算尽,倒不如抱朴见素。八戒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在西天路上,唐僧忧心忡忡,一路焦灼;悟空斗狠滥杀,一路愤怒;沙僧则是沉默寡言,一路晦气脸。只有猪八戒,有饭就吃,有觉就睡,有路就走,一路欢天喜地,洒脱自然。

  很多人嫌弃八戒丑,八戒也从不否认。在女儿国中,他如是回敬那些磕碜他颜值的姑娘,“粗柳簸箕细柳斗,世上谁嫌男人丑”。编簸箕用的是粗柳条,编斗用的是细柳条,各有各的长处,谁丑谁美,有何分别?《道德经》云:“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较,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八戒的回答便是《道德经》的境界,没有丑,又哪里来的美?

  这世上,太多“精细鬼、伶俐虫”这种聪明人,太少八戒这种“我自痴愚积下缘”的糊涂虫。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