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我的上海假日(四) 依法保护产权,许巍然股权转让案迎来再审

2019-10-08 23:01:05 来源:

    法庭上,两方律师皆是有备而来,一上场便是高潮。三对三的名律师之战就此拉开序幕 

      思璇

 

  前情提要
 

  在短短两天的时间里,文熙出色地完成了自己交代的工作任务,这让沈梦远感到惊喜。随后,文熙也见识了几位“大咖”律师的风采。沈梦远告诉文熙,不久,许愿父亲许巍然的股权案就要开庭了,她可以跟着去A省出差。
 

【一】
 

  万众瞩目下,终于迎来了许巍然股权案再审的开庭。

  这是自中央再三强调要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落实依法保护产权政策以来,A省高院主动宣布再审的第一个涉产权案。

  有恒产者有恒心。产权能否得到保护,直接关系着每一个人的财产财富安全感,尤其是企业家群体的信心,因此,走上再审程序的每一个案件都吸引着社会大众的目光,尤其是企业家群体的关注。

  在这之前,全国已经有几个案子开过庭并宣判了,无论是开庭还是宣判,每一次都上了热搜,每一次都引发了一个舆论热潮,许多企业家纷纷以惺惺相惜之态发声,庆祝冤案的改判。

  如果真应了一句民间的戏语“中国企业家不是在监狱,就是在通往监狱的路上”,那谁还有创业的激情,谁还有对“中国梦”的信心?

  许巍然的这个案子为什么如此牵动人心?为什么要再审?也是因为从这个案件能看到以前民事纠纷中时常动用公权力打击对手的典型套路之一——以涉嫌刑事犯罪抓人,之后在看守所逼迫对方认罪或签订某种协议,以表面“合法”的方式抢夺其资产。

  一般说来,在人身安全与财富面前,人一定会选择前者,许巍然当然也是。他在看守所里签字低价转让股份后随即被释放,但他出来后就开始了锲而不舍的漫长诉讼路,以受胁迫为由要求撤销这份股权转让协议。在过去7年的时间里,许巍然都败诉了,直到今天的再审。

  A省高院提前好几天便发布了开庭预告,并宣布将在中国庭审公开网和A省高院网同步直播。
 

【二】
 

  这一天终于到来,庭审将在9点10分开始。刚过8点30分,高院门口便聚集了很多记者和想要进去旁听的群众。虽然是早上,但太阳已经呈现火辣辣的威力,天气预报称当天气温会达到38度。

  沈梦远和许巍然一行人刚一现身便被手持长枪短炮的记者包围起来。“咔嚓咔嚓”的快门声、提问声随后而至。文熙连忙一闪,跳出了包围圈。虽然她戴着一副大墨镜,还是要谨防入镜,万一“被上网”了可不得了。

  “李律师,您认为即将开始的庭审会是一场恶战吗?您估计今天的庭审会持续多长时间?”

  “李律师,为什么您代理的案子多数都会反败为胜?您是怎么挑选案子的?”

  “许总,在进入法庭之前,您有什么想透过媒体说的心里话?”

  “许总,经历了这些年的法律纠纷,您有什么经验和教训可供年轻的企业家参考?”

  ……

  多数记者的问题都围绕着李明东律师和许巍然,他们都指望在法庭之外能得到点什么信息好妙笔生花。

  “感谢中央对民营企业家产权的保护,感谢A省高院把我的案件列为第一起再审的重大涉产权案件,感谢新闻媒体一直以来对这个案件的关注。期待正义到来!”许巍然激动地表达着感谢。李明东则礼貌地一一婉拒。

  此时,人群中又一阵骚动,原来是对方当事人和律师来了,记者们又是一拥而上。

  沈梦远和许巍然一行人正好趁机透透气。因为要出庭,他们都穿着长袖衬衣,这在开着空调的室内倒是没什么问题,但眼下顶着太阳,他们一个个额头冒汗,只有快速进到法院里面去才凉快。

  “你们回去吧……文熙呢?”沈梦远对程雪和文熙说,却不见了文熙,转身四处打望。

  “这儿这儿……”文熙从旁边一下冒出来,她其实是默默跟在旁边的,只是躲在包围圈之外。

  沈梦远说:“你们就回酒店看直播吧,我们进去了。”突然,他又想起了什么,“对了,程雪,你可以带文熙去逛逛附近的名胜古迹,来都来了……可能今天会审理一整天。”

  程雪和文熙对沈梦远他们做了个成功的手势,目送他们进去安检。

  其实文熙对于去现场看庭审已经不那么期待,反正也有直播。更重要的是,她不想出示自己的护照,露出真名。不过,沈梦远跟她保证,一定要在她回国之前托法院的同学带她去法院参观一次。

  和程雪一道回到酒店后,文熙马上给许愿拨了电话,问她是不是也在线上守候直播了。文熙还告诉许愿,昨晚见到了许伯父,感觉他状态不错,比上次在美国好多了,“也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文熙说。

  许愿自己也有同样的感受,和父母视频通话,她感觉他们的状态真的是这些年以来最好的,关键是不像以前那样愁云密布了,真想马上见到他们。文熙安慰说,一定会很快见到的。

  在等待开庭的时间里,程雪和文熙随意地聊起来,程雪问文熙美国的庭审直播做得怎么样?

  文熙做了个很惊讶的表情,说道:“比中国差远了,真没想到中国的庭审直播这么普及。我昨天查了资料,3年就已经达到300多万场了,美国庭审直播虽然有近百年历史,但一直伴随争议,尤其是联邦法院还是持比较保守审慎的态度,各州法院相对较好,但是肯定不及中国。而且美国的庭审直播大都由新闻媒体发动,而中国是法院自己主动直播的,是吧?这就更难得了,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呀!”

  “是的,中国法院这些年的司法公开做得很好。虽然国际上对庭审直播是有争议,甚至有的国家绝对禁止庭审直播,但对于中国的国情来讲,这项工作是得到了国人的拥护的。”程雪笑着回答。

  “我也这么认为。”文熙认真地点点头,“中国要建设法治国家嘛,很多需求是更迫切的,这几年经常会遇到国内来美国访学的法律人士,他们对国内的司法状况还是比较满意的,都说进步很快,所以我也想亲身来感受一下。”

  “是的,其实现在执法、司法基本还是公正的,这是我们的亲身体会。像许愿父亲这样的案子并不多见,实在是很多很多的案外因素叠加在一起了,不过现在不是在纠错了吗?”程雪说。
 

【三】
 

  9点10分,庭审准时开始,文熙和程雪挤在一个凳子上盯着电脑屏幕。

  文熙感到很兴奋,虽然以前在美国也看过中国法院的庭审直播和录像,但今天的感觉完全不同,就像是自己真的在现场一样。程雪则像一个解说员,给文熙介绍该案的审判长和审判员,“审判长是高院副院长,一般重大案件都会是这样标配,审判员里面一般会有一个是庭长。”

  文熙想把各位法官看得更清楚一点,但她发现直播的几个画面是固定的,没有特写镜头。很快,沈梦远登场了,文熙和程雪立刻打起精神。

  沈梦远坐在原告席的中间。今天所有出庭的律师都穿着律师制服,打着红色领带、穿着黑色律师袍的他在法庭上显得更加英气勃勃。

  文熙觉得,沈梦远真是长了张天生适合当律师的脸,正义感爆棚,一看就值得信赖。但是,也许这种脸是有欺骗性的,这种人要是一本正经地撒起谎来,就真是太可怕了,文熙心里笑了笑。

  “我这里有证据证明该案以及与该公司江海集团相关的其他案件在S市遭遇了公权力的侵害,这里是对该市曾经的公安局长的一份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该公安局长接受了被告之一张立民的行贿,为他在案件举报事项上提供帮助……”沈梦远扬了扬手中的判决书,不疾不徐地把这个案件的幕后撕开一条口子。

  沈梦远旁边的李明东律师继续补充,拿出了江海集团所在区的区委书记、区委组织部长、区纪委副书记等官员受贿落马的证据,罪证里就有他们为被告以及其控制的江海集团提供过帮助。

  双方都作了十足的准备,一上场便是高潮。

  “胁迫要有主体,不能以‘公权力’‘第三方’等方式含混的表述。胁迫的主体、行为、时间、地点、过程都应该查明,希望法庭针对胁迫一说调查取证……许巍然侵犯公司利益在先,早已有转让股权的意思。刘星检察长去沟通股权转让事宜,是许巍然自己提出来的,因为他们是朋友。而且刘检察长当时已经告诉许巍然,他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很快可以出来。”张立民的律师反驳,并出示证人证言,证明事后许巍然到刘星办公室表示感谢。
 

【四】
 

  很快,媒体和网民纷纷发声,网上喧哗起来。开庭仅半个小时,中国庭审公开网的点击量就突破了50万。程雪和文熙抱着手机不停刷屏,看大家都是怎么评论的。

  “把你抓进去,签了协议又把你放出来,这都不是胁迫,什么才是呢?”

  “我要好好学习,懂得被抓时保留证据。”

  “万一原告就是有问题,所以达成交易呢!”

  “真有问题还敢这样,不是找死吗?同意举手。”

  “但是之前也有在看守所转让股份的案例,也称被胁迫,还是没有撤销哦。”

  “其实撤销了,拿回股份了,又有什么意思呢?今天的江海集团已经今非昔比,说不定还没有当初转让时那么值钱。”

  “是吗?这么惨!”看到这儿,文熙问程雪。

  “肯定今非昔比,但是也不至于那么差吧。而且我们这边其实也已经拿到了江海集团很多财产权利被掏空以及业务转移的证据,拿回股份之后,不排除还要启动一系列诉讼,下一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程雪平静地说。

  文熙冲程雪竖起大拇指,用欣赏的目光看着她。

  虽然相处时间并不长,但文熙是比较喜欢程雪的。程雪比她大一岁,本科学英语,硕士学法律,她的强项是英语,过了专业8级,这应该也是沈梦远选她做助理的原因。程雪性格不温不火,有种四平八稳的刻板和平静,文熙很欣赏她这一点法律人的基因,包括沈梦远和他的男助理,好像都是这样的,也许是互相影响吧。文熙觉得,自己的性格其实不太适合做法律工作,因为太情绪化、容易激动。

  “我和刘检察长并不是朋友,因为区里要他来给我们几个股东做动员工作才认识的。我被带进看守所后充满恐惧感,刘检察长的出现更使我的恐惧加剧,因为那时候我的拘留达到了35天,再过两天就可能达到37天的刑拘最后期限而必须由检察院批捕了。他让我转让全部股份,说转让了就可以无罪释放,如果不转让就会有严重的后果,他们还会再给我安上其他的罪名。他当时并没有告诉我检察院已经认定我的行为不构成刑事犯罪。我心里想,如果我不签,肯定是出不去了。”许巍然情绪激动声音哽咽。

  张立民的律师马上回击道:“股权转让在看守所进行,由区检察院检察长协调完成,都不能必然推断出股权转让协议的签订过程存在胁迫。司法实践中,看守所签订的协议被法院判决裁定为有效的很多,并非只要发生在看守所的协议就是无效的,就不是当事人的自由意志表示。许巍然签订协议时是否感到恐惧,是他个人的主观感受,外人无从知晓,他本人也难以证明。”

  在大洋彼岸的许愿看着这情景,揪心得很。这是她在真实的生活中第一次看法庭的审理,她觉得太折磨人了。她相信,父亲的每一次出庭都是一次痛苦的回忆。一次次被逼无奈之下撕开伤口,难道不疼吗?如果换成是她,估计快疯了。难怪父亲这几年得了糖尿病和高血压,这就是打官司的代价。许愿暗暗决定,这是最后一场官司了,无论输赢都不打了,有什么比父母的健康更重要?如果失去了健康,最后赢了官司,赢了股份,赢了金钱又有什么意思?
 

【五】
 

  “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胁迫主体应该仅限合同的一方,所以胁迫主体的认定是不能回避的一个基本事实。如果许巍然受到了胁迫,刚刚他自己也说了,那么该胁迫的直接来源必然是刘星,因为整个协议签订的过程只有刘星与许巍然有直接接触,那么许巍然应该找刘星赔偿损失。”张立民的又一位律师强势跟进。这边也是3个律师,也都是大腕。

  “不用着急,黑幕会慢慢揭开。”李明东接过话,气定神闲。“民法总则第一百五十条对胁迫也作了规定,‘一方或者第三人以胁迫手段,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受胁迫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撤销’,这已经明确将胁迫行为实施主体扩展至一方或者第三人……”

  文熙冲程雪抿着嘴摇摇头,一声叹气:“哎,中国法律真难……我真佩服你们大陆法系的法科生,要背那么多的条文,一个胁迫主体就有那么多规定。”

  程雪点点头,说:“不管大陆法系还是英美法系,对胁迫的判断应该是一致的吧,也都应该是重在判断对方的意思表示是否是在自由的状态下做出;是否是真实的意思表示。”

  “是的,主要是这个判断标准……”文熙还想多和程雪交流几句,看到沈梦远站起来发言了,连忙打住。

  “从2010年到2017年,张立民一直在诬告陷害胁迫许巍然,其中民事案件7起,刑事案件2起,但法院均未确认许巍然的犯罪行为和侵权行为。2010年,对许巍然的商标侵权举报致使其羁押看守所,举报人就是张立民和王林,2016年,张立民再度向H省报案称许巍然侵权,导致其被关押153天,最终许巍然被无罪释放。所以说二人对许巍然的胁迫是持续性的、全面性的……”沈梦远说着说着有些激动,音调也提得很高。

  文熙把画面放到最大还不过瘾,对程雪说,没想到沈律师也会激动,感觉他永远都是不温不火、心如止水的样子,不会大喜不会大悲,不会激动也不会发火。程雪说,他多数时候的确是这样,但有时发起火来也不得了,脸红脖子粗,连手都涨红了,锋利的目光像刀一样刺向你,让人根本不敢抬头。

  说完,程雪又补充一句:“看看你当实习生的这段时间能不能碰得上?”

  “我还是不要碰上吧!”文熙摇摇头,冲程雪做了个鬼脸。

  “而且二人还要求区委、区政府介入其中,以区里在协调此事为由阻拦其他股东发起的公司董事会的召开,刘星也在笔录中多次提到‘区里多次派我处理此事’‘书记打电话给我要我处理好此事’等等。这些足以证明,区里已经介入到了看守所中的这场股权转让大戏。这难道不是公权力的介入?”肖利平进一步反驳,之后请求合议庭下达禁令,禁止张立民将案涉的股权用作其他。

  “既然提到动用公权力胁迫问题,那么本案就不再是简单的民事胁迫,而可能是刑事胁迫,那么就必须以刑事诉讼对公权力是否涉嫌刑事问题的查明和认定为前置条件,只有查清后,才能在民事诉讼中解决股权转让协议应不应该撤销的问题。”对方律师又发起了新一轮进攻。

  在双方激烈的交锋中,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12点多。合议庭宣布休庭用餐,一小时之后继续开庭。
 

【六】
 

  程雪真是一位合格的助理,马上打电话给餐厅叫他们准备上菜。昨天她就已经安排好了今天中午的餐食,都是相对简单的菜式,电话通知就上菜,从法院走回来就可以马上吃饭了。

  沈梦远一行人回到酒店,个个都是满头大汗,纷纷去洗手间洗脸。饭菜陆续上桌了,李明东招呼大家多吃点,说按照上午这个节奏,可能要晚上很晚才能结束。

  许巍然和沈梦远让文熙和程雪别管大家晚饭了,建议她们自己出去找好吃的。

  “A省有许多著名小吃,都是许愿特别喜欢的。你第一次来,一定不要错过,叫程雪带你去尝尝。”许巍然特别跟文熙交代。

  “谢谢许叔叔,这都是小事,你们的庭审才是大事。”文熙不好意思地说。

  “你们下午出去玩玩吧,听一听庭审,知道怎么回事就可以了。”沈梦远临走时又说了一遍,并叫王冬阳把车钥匙给程雪。如果不是因为文熙和许愿是好朋友,他根本不会带她来A省,她是美国人嘛,这案子应该跟她八竿子都打不上关系。

  其实,上午程雪和文熙也是这么商量的,决定中午等他们一起吃了午饭就出去。

  女孩们在一起,永恒的共同语言就是“逛街”。程雪说,外面太热,就在室内逛怎么样?文熙欣然答应,说好啊,看看博物馆,逛逛书店、服装店。到每一个地方,她最喜欢游览博物馆了,然后是享受美食。

  两人一拍即合,先做功课设计线路,结果得知博物馆正在整修不对外开放,于是就决定先去本市最大的商业综合体恒隆广场。反正自己有车方便,买了东西可以随时放车上。

  到了恒隆广场附近,她们发现气氛热闹异常,前方很多地方围起来了,人声鼎沸,还有很多人从四面八方往人群中涌去。

  程雪和文熙很快停好车,随着人群跑了起来,一边跑一边听大家议论:“好像里面电视台在录制什么节目,搞什么快闪。”随后,她们听到了音乐声、歌声……

  责编:王海坤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