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在欧美如何做到依法钓鱼

2019-09-10 21:41:22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罗浏虎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博士生

  对垂钓问题进行事无巨细的规定,这恰是体现了法治的精神。在阅读比利时的规定时,可以深深地感受到决策者保护生态环境的目的。不过,就美国的经验而言,鱼类保护法的实施情况并不理想,恶意规避法律的情形时有发生,致使一些法律变成了“死法”

  二十几年前,笔者在爷爷奶奶家上小学时,尤其喜欢划着竹排去垂钓。在那时,垂钓只是小孩子间顽皮的嬉戏,而不在于是否钓到鱼。后来前往欧洲留学,第一次知道钓鱼这件事竟体现了那么多的法治细节。

  这首先得从公众钓鱼的权利演进历史讲起。在普通法上,公众并非一开始就被授予钓鱼或捕鱼的权利。在立法者看来,在河边垂钓的权利应归属于水下土地的所有权人。就海洋以及涨潮水域而言,在该水域进行钓鱼的权利属于王室,而公众所拥有的钓鱼权无疑会成为王室权利的负担。

  为了论证公众钓鱼权的正当性,学者们使出了浑身解数。在苏格兰、英格兰及爱尔兰国王,查理一世继位之后,出现了一种所谓的“权利受托学说”。亨利·法纳姆认为:国王没有时间与意愿基于自身的利益进行钓鱼,他也不会禁止其子民进行垂钓。国王是基于民众的授权,代为持有钓鱼权。

  司法实务界也逐渐支持公众的钓鱼权。在1741年的沃德诉克雷斯韦尔一案中,法官写道:“所有英格兰的子民都有权在海里垂钓、捕鱼,这是为了国民整体的好处,关涉到王国所有子民的生计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权利并非绝对权,而是有自己的边界。在一则案例中,法院认为,在海里或涨潮的地方,公众有权捕捉他们所能接触到的所有鱼,不过所使用的方法不能导致权利在不同主体之间的失衡,不能损及他人权利与自由。实际上,这样做是为了防止竭泽而渔。

  在垂钓权变成私权利之后,立法者便需要考虑这一权利的细节问题。就垂钓的技术性细节问题而言,有一些国家进行了立法。例如,有学者说,华盛顿州保护野生鱼类的立法历史几乎跟华盛顿州的成立历史一样长。在欧洲,英国、苏格兰都出台了保护三文鱼的专门法律,而比利时更是在1954年7月1日颁行了关于在河流上垂钓的法律。违法者,会受到行政罚款等处罚。

  在荷兰马城读书时,闲暇和朋友沿着荷兰与比利时边境跑步,水面开阔,气象万千。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沿岸有许多驾车而来的垂钓者。有时,刚好遇见鱼咬钩或垂钓者钓得大鱼,我们便忍不住停下脚步,观摩半晌。朋友介绍,这些垂钓者都得先购买钓鱼许可证,并需遵守钓鱼法。我感觉很新鲜,未曾想欧洲还有这么细致的规定。

  比利时分为两个区,法语区与荷兰语区。法语区政府要求,在钓鱼前,需办理许可证。许可证有效期为一年,拥有许可证的人便可以在法语区公共水域的二级河流进行垂钓。如果想在民间钓鱼俱乐部等私人水域进行垂钓,还需要额外办理俱乐部制作的许可证。

  许可证分为A类许可证与B类许可证。持有A类许可证者最多只能在岸边同时使用两根鱼竿垂钓,而持有B类许可证者最多也只能使用两根鱼竿,不过可以选择的垂钓方式更多——可以在岸边垂钓,划着小舟垂钓,或在捕鱼平台等地方垂钓。

  例外情形是,14岁以下的孩子无须自己持有许可证,条件是监护人持有许可证并陪同垂钓。如果无人陪同,儿童需要办理青少年钓鱼许可证,这是免费的。不过,儿童需对钓到的鱼进行原地放生。

  比利时对垂钓还有时间上的规定。在鱼的繁殖期不允许垂钓。原则上,只允许在日出前或者日落后两个小时里进行垂钓,禁止在1月、2月、10月至12月钓鳟鱼。如果在禁止垂钓的时间里有渔获,垂钓者须立即小心翼翼地将鱼放回水里。无论在何时,但凡钓到海狼鱼、大西洋鲑鱼等珍稀鱼类,垂钓者都得将之放生。

  比利时对垂钓工具也进行了要求。从3月1日到5月31日,不允许使用长于2厘米的人工鱼饵,也不能使用鱼作为鱼饵。只能使用钓鱼竿和鱼标作为钓鱼工具。不允许一次使用两根以上鱼竿,而每根鱼竿不能使用3个以上独立或复合的钓钩。

  兴许是基于垂钓者身体健康的考虑,立法者禁止垂钓者在垂钓处即时烹饪或吃掉钓到的鱼。笔者曾和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院扬·斯密茨教授打趣自己将要买许可证去垂钓,他赶忙制止我,理由是河水污染严重,鱼儿不适宜成为盘中餐了。

  除却河水污染问题,另一个比较棘手的是生态环境的肆意破坏问题,这方面比较著名的是美国三文鱼的案例。当然,这已经超越了简单的钓鱼问题,而关涉到鱼类生存的总体环境。1848年颁行的《俄勒冈州宪法》明文规定,在三文鱼栖息或必经的河流与小溪,禁止建造大坝以及类似建筑物,除非此类建筑物的建造不会影响三文鱼在上下游间自由通行。华盛顿等州也存在类似立法。

  然而,尽管尔瓦河拥有丰富的三文鱼种类,加拿大裔商人托马斯·艾德威尔还是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在该河流上兴建了一座大坝。黑心的他却没有依照法律规定,给三文鱼预留迁徙鱼道。在被揭露之后,艾德威尔对大坝进行了重建,但是依旧没有执行州法。令人讶异的是,州的渔业专员不仅没有严格执法,反而给艾德威尔出点子。他建议只需在大坝旁修建三文鱼的孵卵处,以代替鱼梯。

  美国律师对此批评道:“从我过往20年的经验来看,我的最大感触是环境法实施情况令人深感失望。政府常常走到环境保护的对立面。”

  在笔者看来,对垂钓问题进行事无巨细的规定,这恰是体现了法治的精神。在阅读比利时的规定时,可以深深地感受到决策者保护生态环境的目的。不过,就美国的经验而言,鱼类保护法的实施情况并不理想,恶意规避法律的情形时有发生,致使一些法律变成了“死法”。如何切实的实现鱼类与相关生态的保护,依然是很严峻的问题。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