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法律人纪实写作大赛作品选登(十九) 寻找“虐女母亲”

2019-09-04 00:50:1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视觉中国

作者简介
杨勇,杭州市公安局萧山区分局警察公共关系科科长,警察题材歌曲《眼泪与担当》的词作者。
从警12年,一直坚守内心的正义与善良,挽救过多个陷入困境的小孩。

 

      一位“脚踩女儿”的年轻母亲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关注后,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带着孩子的她去了哪儿?几位民警踏上了曲折的寻找之路

  杨勇

  2017年5月9日,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街头,一个年轻的女人坐在厚重的行李上,表情木然。她身边,一个两三岁模样的小女孩趴在地上哭泣。有路人上前想扶起小女孩,女人却将路人一把推开,并一脚踩在小女孩背上,同时大声斥责围观的人们:“我的女儿,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们管得着吗?”

  这段视频被网友拍下并上传至网络后,引发了轩然大波。数十位网友拨打110报警,要求警方立即查处视频中女子的违法行为,解救小女孩。关于女人和小女孩的关系,一时间,也是众说纷纭。有人认为,视频中的女人很可能并非小女孩的亲生母亲。

  面对这样一起受到众多网友关注的治安案件,作为事发地的公安机关,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新塘派出所马上安排人员在事发地走访调查,同时,在辖区道路上展开巡查,争取第一时间发现母女。

  然而,遗憾的是,整个辖区走遍了,都没有发现视频中女人和小孩的踪迹。

  这时,新塘派出所民警徐建宇反馈了一条线索:视频里的年轻女人在事发当天傍晚时分报过一次警。当时,她借路边小店的电话拨打了110,称自己的行李包不见了。徐建宇出警到现场后,女人说丢失的包找到了。于是,徐建宇登记了她的身份信息后返回了派出所。

  登记单上显示,女人名叫李依依,36岁,湖南省怀化市新晃侗族自治县人。通过进一步调查,民警发现她于5月10日乘坐杭州到怀化的火车,已抵达怀化。

  李依依离开了萧山,一连串的疑问也无法解开:小女孩是她的亲生女儿吗?小女孩会有危险吗?民警有必要追去怀化吗?一连串的疑问摆在民警们面前。
 

【一】
 

  经过考虑,新塘派出所作出决定,派几位民警到湖南怀化一探究竟。

  民警们在动身去湖南前,已经通过网络与李依依的前夫王家山(化名)取得了联系。王家山也是湖南怀化人,案发时,正在长沙打工。他告诉民警,5月16日,自己要回老家处理事情,那天可以与民警见面。

  5月16日,我和新塘派出所的教导员傅国庆以及民警许智光、张永发一道坐上了去怀化的高铁。到怀化南站时,已是晚上7点多。为了尽早见到王家山,我们决定连夜直奔新晃。一个多小时后,一行人终于到了王家山所在辖区的波州派出所。那时,已是晚上10点多。

  值班的年轻女警小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并给我们提供了询问室。很快,王家山在亲属的陪同下也赶到了派出所。

  我们马上开始对王家山展开了细致的询问。

  王家山是一名空调安装工人,个头不高、皮肤黝黑。他自称与李依依是网恋后结婚,曾一起在萧山打工,育有两个女儿。在小女儿8个月大的时候,两人矛盾激化,李依依坚持要与王家山离婚。当时,两人说好大女儿归王家山抚养,小女儿归李依依抚养,王家山每月支付给小女儿600元抚养费。此后,王家山一直在长沙打工。

  王家山说,李依依是一个性格非常倔犟的女子,平常自尊心很强,做事争强好胜,说话还比较冲。在生下小女儿后,不知为何一度抑郁到每天晚上要靠安眠药才能睡着。有一次,因家事不快,她大量服用安眠药自杀,好在被医生抢救了过来。

  离异后,李依依独自带着小女儿在外奔波,不定期地到王家山家里拿每月600元的抚养费。王家山告诉我们,就在5月11日傍晚,李依依带着小女儿来到王家山的老家,找王家山的母亲拿了1200元抚养费离开了。

  “那现在李依依在哪里?”我们问。

  “不知道。”王家山说。

  想了想,他又说,李依依是没有手机的,没法联系。

  “李依依会回到自己的老家吗?”

  王家山认为不会。他告诉我们,自己在前几天看到了网上流传的视频,非常心痛。他打电话给李依依的父亲,询问李依依在哪里,结果李依依的父亲说,李依依当年正月出走后,再也没有回过家,也没有和家里联系。

  王家山还向我们透露,李依依离婚后虐待年幼的女儿不是第一次了。

  有一次,在萧山的一个桥头,她踢打女儿被一个老乡看到了。女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也不理会。老乡说,看到那个场景,自己都忍不住流泪了。

  还有一次,王家山接到一个蜂蜜店老板娘的电话。老板娘说,晚上下着雨,女儿好像是发烧了,淋着雨坐在地上哭泣,李依依却坐店门口不管不顾。老板娘实在看不下去,于是问来小女孩爸爸的电话,想让王家山“管一下”。

  讲述这两件事情的时候,王家山两次眼眶发红。而我们给王家山做完询问笔录后,已经快到次日凌晨了。

  李依依会带着小女儿去哪里呢?
 

【二】
 

  第二天,我们起了个大早,来到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的侦查中心,想通过他们的帮助,查找李依依的下落。

  不巧的是,负责侦查工作的彭警官正在开会。我们等待了半个小时后,会议依旧没有结束。于是,我们留下了介绍信,决定自行去李依依的老家寻找她。

  因为当地经济比较落后,且山路较多,语言也不是很通。我们先到李依依老家所在的方家屯派出所寻求帮助。

  通过导航抵达方家屯派出所后,派出所的社区民警愿意带我们一同前往方家屯村,也就是李依依的老家。

  方家屯村座落在大山山坳里,山清水秀、空气清新,但居民不多。到达李依依老家时,已是中午,李依依的父亲正在山上干农活。得知我们来了之后,他匆匆赶回家。

  老人已经70多岁了,脸庞黝黑而苍老,身材削瘦,衣服破旧,看上去憨厚淳朴。这位憨厚的老农执意要给我们准备午饭,被我们谢绝了。

  得知我们是为了李依依而来,老人直摇头叹气。

  在老人口中,李依依从小就不听父母的话,脾气犟、说话直,自尊心很强,和亲姐妹的关系也不好。

  离婚后,李依依带着小女儿在外颠沛流离,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无奈之下,她于2016年年底回到娘家,一住就是几个月。

  老人说,他一边要照顾90多岁的老母亲,一边还要养着李依依母女,本就不富裕的家庭,经济变得越发拮据,自己不免言语间对女儿李依依有些责备。李依依哪听得了这些责备,时常与老父亲发生争吵。

  还是在正月里,李依依与父亲又发生了争吵,双方都放了狠话。

  “你这个女儿太不争气了,就当我没生你这个孩子。你走吧,就算你以后成了百万富翁,我在外面要饭,我也不会找你要一分钱。”父亲说。

  李依依咬着牙回道:“好,我走!这一辈子,你再也见不到我了!”

  这次争吵后,李依依独自背着小女儿,顶着寒风,从长长的山路走了出去,没有回头。从此母女二人杳无音讯。

  “李依依其实是很疼爱小女儿的。只是小孩不乖的时候,她会很生气,要打她。有时候,打起来确实很凶,连我看着都心疼。”李依依的老父说道。

  我仔细打量了李父的家,这是一幢两层的楼房,但第二层只建了一半,也没粉刷,很是突兀。通过这样的房屋,可以想见家中的境况。

  在房间的桌子上,我们看到了李依依的照片。这是一个面容清秀的侗族姑娘,弯弯的眉毛,笑意盈盈的眼睛里波光流动。我们实在无法相信,这个看起来善良可爱的姑娘和虐待女儿的狠心母亲竟是同一个人。

  虽然确定小女孩系妈妈亲生,可一个单亲妈妈,没有存款、没有手机、没有工作、没有住所,几乎没有任何生活来源,还要养一个两岁多的女儿,其艰难可想而知!

  我们再次来到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侦查中心。通过彭警官的查询,我们获知了李依依最近的一次住宿记录:5月11日,她住宿在新晃县汽车站对面的一家小旅馆里,但5月12日傍晚,已经退房了。

  汽车站对面的旅馆?她会不会又带着女儿坐汽车去了哪里?

  在去往小旅馆的路上,我们一行人的脚步都有点沉沉的。
 

【三】
 

  县汽车站对面的这家小旅馆,与其他路边小旅馆没什么区别。窄小、光线昏暗。我们到那里时,正好是下午3点。

  坐在旅馆吧台旁的一个女人告诉我们,老板不在,自己是帮忙管店的。听我们说明来意,她说,之前确实有一位带着小女孩的年轻妈妈住在这里,看上去蛮可怜的,后来退房走了。

  我们问:“退房之后,这对母女去了哪里?”

  她用手一指,说,往对面汽车站的方向走了呀!谁知道会去哪里呢?

  “你确定她是带着孩子进了汽车站吗?你们旅馆门口有没有装监控,能不能让我们看看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她回答,监控早就坏了,一直没修。

  现场气氛有点沉寂,我们只能打算致谢后离开。

  就在这时,一名男子从里间走了出来,自称是旅馆老板,问我们什么事。

  我们出示警官证告知来意,男子想了想,很快告诉我们,说他记得这对母女。看女子很可怜,他就给母女俩介绍了一户人家,让她带着孩子过去做那户人家的媳妇。

  说出这句话时,男子似乎有些犹豫。同时,自称帮忙管店的女人神情有些尴尬。很明显,她欺骗了我们。

  我们4个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马上追问男子:“这户人家在哪里?”

  男子说:“在山里面。是我开车送过去的,要不我打个电话,让那家人把她们送过来好吗?”

  我们坚持上门去找,男子便同意带着我们一起去。我们叮嘱男子:不要惊动对方,以免打草惊蛇,让我们扑个空。

  旅馆老板坐在副驾驶指路,开过一段城区道路后,车子便驶上了山路。

  一路上,我们十分紧张,担心旅馆老板声东击西,故意转移我们视线,或者,他已经偷偷通知那户人家把李依依母女转移走。

  而旅馆老板不断重复着一句话:“我也是看她可怜,连饭也吃不上。出于好心,给她介绍了一户人家做媳妇。那户人家父母都很好的,儿子20多岁,就是有点智力残疾。”

  我心里“咯噔”一下——为了吃上一口饭,李依依居然愿意嫁给大山深处的智障青年?

  此时,车子已经驶入大山深处。这里的山路远远不止十八弯,而且山峰特别高,崖壁陡峭,唯一一条通往外界的水泥路还特别窄,基本只容一辆汽车开过。悬崖峭壁不断在车窗边闪过,让人两腿发软。
 

【四】
 

  终于,我们远远看到了一幢木屋,孤零零地躺在山腰上。车在山道上停下后,我们又沿着山坡往下走了一段山路,才到了这户人家门前。

  一名女子背着一个小女孩,正沿着木屋边的山坡往上走。女子面容憔悴、十分瘦弱,小女孩倒是面容清秀,有着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非常可爱。

  我走上前,向她微笑着说:“你好,你是李依依吧?”

  她愣了一下,看了看我们,回答:“是。”紧接着,她充满戒备地问:“找、找我有什么事?”

  “我们是杭州萧山公安局的,有个案件要来找你了解一下情况。同时,也来帮助你们母女。”

  听到对方是来帮自己的,她的表情放松了,走到木屋的门口坐下来。

  我们首先问了视频里的事。她低下头,承认是自己不对。然后,她回忆了事情的经过:离婚后很长一段时间,她没有经济来源,网友拍下那段视频时,她手上几乎没钱了,母女俩都饿着肚子。在劳务市场找了一圈工作,但没有一家单位愿意雇佣一个带着孩子上班的年轻妈妈。她心烦意乱。

  女儿饿了,管她要吃的,她从兜里剩下的最后十几元钱里,拿出两个一元硬币,给女儿买了根香肠。可没想到,女儿只咬了一口,就把嘴里的香肠吐在了地上。

  李依依一下就爆发了,把女儿骂哭后,又把她推倒在地上。

  围观的路人越来越多,有人指责她,这让她心里更是烦燥不安。这时,她看到一位大伯蹲下去碰自己的女儿,情绪一下崩溃了。她推开那位大伯,一脚踩向自己的幼女,昂头向围观的人叫嚷……

  李依依说,自己下脚并不重,她有分寸。说着,她掀起了女儿后背上的衣服。小女孩的背脊光溜溜的,确实没有任何伤痕。

  短暂的沉默后,我们试探性地问:“你是自己愿意要到这户人家做媳妇的吗?”

  李依依又低下了头。良久,她才轻声回答:“我真的走投无路了,带着一个女儿,没有工作,家里不能回,借钱也借不到。冬天,我抱着她睡过马路,又冷又饿。但我没有乞讨过,看着女儿饿得哭,我就乞求别人给点零工做做,换点生活费,然后继续流浪。我要养活她……”

  “我真的只想要一份工作,把孩子养大,为什么永远找不到?为什么没有好心人愿意帮我们?为什么我父亲要这样对待我们?为什么我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没人借钱给我,孩子的爸爸也没来帮我们?”言语间,她对这个社会、对亲人都充满着抱怨,“这里起码不用挨饿,起码不用睡大街,空气也蛮好的,还能养活孩子!”

  看她声音低下去,很累的样子,我们又问了一句:“既然这么艰难,为什么执意要与丈夫离婚呢?”

  “性格不合吧!”李依依猛地抬头,回答得很干脆。

  沉默了一会儿,她又告诉我们,前夫的母亲有点重男轻女。当初生下小女儿后,婆婆经常给她脸色看,导致她压力很大,产后抑郁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们想问问你,你是愿意留在这里给这户人家做媳妇,还是跟我们走?”我们小心地问。

  “我想跟你们离开!”李依依毫不犹豫地迎向我们的目光。

  “你愿意跟我们回萧山?”

  “愿意,当然愿意!”李依依眼神里满含期待,说道,“希望你们帮我找份工作。你们能帮帮我吗?”

  我们几个交换了一下眼神。

  李依依又急切地问:“你们真的会帮我找到一份工作吗?我愿意自食其力、自力更生!能帮我吗?”

  说着,她的眼睛里闪动着泪光。

  “案件我们还要调查清楚。找工作的事,我们会尽力。”尽管明知一个带着孩子的妈妈不好找工作,但我们真的很想帮助她。

  李依依起身,决定跟着我们离开。

  这时,屋里青年男子的母亲出来了。她看了看我们,又看了看李依依,冷冷地说道:“把你柜子里的衣服全部带走!”

  收拾好衣服,她回头与青年的父母告别,声音低低的:“以后,等我有空,我会回来看你们的。”看得出,这户人家对她应该还是不错的,但她说走就走,似乎感到有些对不住人家。

  当天晚上,李依依带着孩子与我们吃了一顿饭。傅教导员坐在她们母女旁边,不断地给她们夹菜。李依依先是耐心地给孩子喂饭,等孩子吃饱了,她才开始自己吃。看得出,她很爱这个孩子。也许,没有那一瞬间的情绪暴发,她就是一位平常的母亲。只是两三岁的孩子懵懂无知,又如何理解得了成人世界里的心酸不易?

  第三天,我们带着李依依母女回到了萧山。
 

【五】
 

  在查清楚李依依脚踩女儿的事情真相后,派出所依法对其作出批评教育的处理,并责令其绝不再犯。

  针对她本人的生活困境,民警们积极联系妇联、民政等部门,希望能够给予母女俩一定的救助。派出所也对外发布了寻找李依依母女的整个过程以及处理结果,给广大关心此事的网友一个交代。

  许多网友在得知李依依的遭遇后,不仅原谅了这位年轻的单身妈妈,还留言的留言、来电的来电,希望警方公布银行账号以及地址,好为李依依母女捐款捐物。不少企业也打来电话,称非常乐意为李依依提供工作岗位。

  最终,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李依依选择了在萧山一家宾馆做保洁员。宾馆附近,一家幼儿园也向她的小女儿伸出了橄榄枝,并给予其免费入园的优待。

  性格倔强的李依依,在面对帮助她的热心网友时,流泪了。

  (文中人物除民警外,均为化名)

  责编:王海坤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