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徐连勇:吐出胸中灼热的雪

2019-09-04 00:40:5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画会说话。阅读徐连勇的画,你会看到他不是一个安分的人。他的画笔,总是指向大景观、大气魄、大氛围,但他又不是一个不顾及细节的人,他画笔下的艺术细节,都是包容在这份宽广的艺术视野里。

  在《写生见性——徐连勇作品展》展览的作品中更能体会到徐连勇的这种艺术风格。此次展览由中俄油画协会、中匈油画协会等主办,展览的作品均为这位油画艺术家近年的新作,其中还包括他的一部分水墨作品。这体现了他在艺术手法和中西艺术融合上的不断探索。

  对此,徐连勇说:“国画和油画之间,除了题材和语言上的区别之外,还有趣味和格调上的不同。油画在中国的本土化,会让她焕发新的生机,就像佛教在印度的衰微,之后以禅宗的形式在中国获得新生一样,要体现中国式的审美趣味和格调。”

  徐连勇是喜欢海的,也喜欢画大海。此次展览中,有很多是徐连勇的“海上事物”。“画大海,感觉大海和我的生命深处能呼应起来,大海包含着我的生命冲动在里面。”徐连勇说。

  徐连勇从不拘泥于对小情趣、小景致的孤芳自赏状态的描摹和把玩,换句话说,他是有艺术雄心的画家。后来徐连勇生命中发生了一次重要的美学转移——将情感投注到西北的大漠胡杨。

  徐连勇爱胡杨,更爱画胡杨。在他看来,金色是胡杨灵魂的颜色,也是他自己内心深处接近永恒的颜色。在画胡杨时,徐连勇喜欢用纯黑、纯白、纯黄、纯蓝的单色调,并将这种单色调画出了它的厚重、丰富和饱满。

  此刻,调和出来的色彩已经不能满足他对胡杨的表达了,他从复杂退回到了单纯。这是他经过许多次实践之后的选择,在他看来,只有用单调而明快的色彩才能表达出胡杨充满光感的、灿烂而深沉的独特之美。

  而他的平面、几何、构成、肌理等一些现代观念的运用,则让他的画提升了很多看点。油画作品《大漠之魂》,胡杨林缝隙里,作为远景的那一片沙山以及近景的那一片沙地,圆形、尖形、弧形、方形、条形以及不规则几何符号的交替运用,共同塑造起一种丰富的构成感,给人一种恍兮惚兮如梦如幻的艺术感受。

  作品《胡杨颂》是一幅中国画,画中大漠浩瀚,天高地迥,三棵胡杨,最右边的那一棵,已枯死多年,但它依然屹立在大漠长风之中、骄阳之下,灰黑色的躯干,深沉、饱满、结实,屈曲盘旋,指向深邃的苍穹,沉默中凝聚着一种庞然的力量。

  相比较而言,左边两棵胡杨,躯干稍细一点,正是满树金黄的好年华,它们与右侧纪念碑式的胡杨形成鲜明对比。而这两棵胡杨又形成了一层对比:一直立,一斜躺;一粗壮,一柔和;一沧桑,一青春。多层对比的使用,营造出了一种荡气回肠的悲壮感的艺术力量。

  徐连勇善于运用对比的艺术手法来表达他对艺术的理解。世界之精彩,无不来自于自然界丰富的对比,一切美,无不来自于对比:死亡与新生的对比,黑色与金黄的对比,运动与静止的对比,沧桑与鲜活的对比,壮美与优美的对比……而这正是成就艺术自由的所在。

  徐连勇画笔下的骆驼永远没有缰绳,有着“沙漠之舟”称号的它们,伟岸的身影或在红柳丛中,或在胡杨深处,或在天地之间,或休憩,或觅食,或倾听,或交流,无忧无虑,天真自然,象征着生命的自由。胡杨,以及与胡杨有关的沙漠生命,凝聚着徐连勇对天地自然和人的生命之间的观照与思索。

  “作品追求风格壮丽雄健、气势流畅充盈着昂扬而优美的情韵,是我在这些系列中探索和实践的,很多时候都带着一种狠劲,我觉得,这些系列能表达出我的内心,吐出胸中的灼热的雪、滚烫的石头、长驱的大风,那大约就是生命精神吧。”徐连勇说。

  (大凤)

  责编:王海坤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