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文运街:疯狂的结婚启事

2019-09-04 00:10:4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1913年2月16日,《长沙日报》报馆却被打砸,连招牌也被夺去,以至停刊数日。动手砸馆者的正是当时大名鼎鼎的民国女英雄唐群英。这一切要从一则结婚启事说起

  林海

  北京大学法史学博士 金融学博士后

  如果不是电影《疯狂的外星人》在此取景,恐怕就连长沙本地人都想不起来这条叫作文运街的小巷。这是一条与五一路垂直的小街。其名字由来非常直观,街的北端有一处老地名叫三角花园,这是清代贡院大门所在地。以前每逢文试之年,各地的学子们都住在此地,以佑自己能文运昌盛,街道因此得名,这也是旧时长沙的文脉之所。

  1905年,一份由官而民、日渐兴盛的《长沙日报》在这条街的聚英园内问世。这是长沙继《湘声报》《湘报》《湖南官报》之后出现的一份新报纸,实质上是一份官报。1909年农历二月增出半张副刊,是湖南报纸有副刊之始。

  然而,1913年2月16日,《长沙日报》报馆却被打砸,连招牌也被夺去,以至停刊数日。动手砸馆者的正是当时大名鼎鼎的民国女英雄唐群英。这一切要从一则结婚启事说起。当时人们时兴刊登结婚启事,如这样的:“何玉昆、陶良璆结婚启事:我俩承陈绍藩陶春林两先生之介绍并征得双方家长之同意,订于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四日长沙乐陶大厦举行结婚典礼,特此敬告诸亲友。”

  这一天,《长沙日报》刊登了一则这样的启事:“道、英在京因道义感情成婚姻之爱,已凭族友一再订盟于便宜坊。当二月四日结婚于天津日本白屋旅馆。为国步艰难,故俭礼从事。今偕湘省,拟重登花烛,以乐慈帏。因误会少生家人之变动,致启无人道、不根法律插画之诽议。殊不知儿女英雄,凡事皆出人一等,同志亮诸。郑师道、唐群英。”

  郑师道是何人呢?提起他,时人莫不啼笑皆非。他是浙江人氏,同盟会会员。曾在临时参议院的某次大会上,于胸前捆绑“鸡蛋两枚”充作炸弹,扬言欲与议员“同归于尽”。又曾因调停沈佩贞与《亚东新闻》的冲突未遂,反被殴打。在宋教仁的追悼大会上,郑还因挑动“南北感情”的激烈发言,搅得全场“秩序颇为纷乱”。故时人多将郑看做“精神失常”者。

  就是这么一位“知名人士”,却爱上巾帼英雄唐群英。1912年冬,唐群英返湘筹建“女子参政同盟会支部”时,追求唐已久的郑求得了“湖南调查盐务委员”一职,尾追来湘。不知是有意还是偶然,《长沙日报》在例行版面“新人物之面谱”上,刊登了一则“无耻委员”与“多情学士”的故事。郑师道觉得这是在影射自己。有些难堪的他,决定“主动出击”,刊登与唐结婚的广告,以挽回些许颜面。

  当时在报纸上刊登结婚启事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需要男女双方同时到场。郑师道自然无法和唐群英共同到场,但他诓骗编写结婚启事的编辑,说唐群英在总编办公室谈事,一会儿就出来。于是就这样刊登了结婚启事。消息一出,唐群英勃然大怒。她确与郑师道相识,也知晓其追求已久。但她觉得郑半疯半傻,早与其“划清界限”。

  守寡十年,翻报纸看见自己“被结婚”,这位同盟会第一位女会员、连孙中山都敬其三分的女英雄,自然不肯善罢甘休。唐群英立刻找来三十余位女伴,前往文运街讨个说法。《长沙日报》的编辑们自知理亏,立即道歉并承诺勘误,又请中间人出面调停,才劝唐暂时离开。孰料“更正启事”刊出后,唐群英却恼羞成怒——原来,不知是哪里出了差错,更正启事并未就郑、唐二人婚事进行辟谣,而是莫名其妙地更正了婚礼的日期,将二月四日改作了十二月四日。这下,倒做实了郑、唐两人的婚事。

  唐群英自小舞枪弄棒,又在枪林弹雨中肇造民国,哪受得了这气。在其女友张汉英的鼓动下,于晚间八时三十分,“统率男女三十余人来馆”。她们取去“门首招牌两块”后,“直入排字房”,将“已排成之版及一切架上铅字、铅件、盆、灯、玻璃窗等尽行捣碎”。《长沙日报》只得发出停刊通告,并“报知警署”以清理现场,且拟“提起诉讼”。唐群英发表通电,声称郑师道为“浙江极无赖之人”,与之撇清关系,又斥责报馆滥登广告,“损人名誉,毫无道德”,且请谭延闿都督“将郑拿办”及取消该报。女子参政同盟会亦来电为唐群英助威呐喊。郑师道则理直气壮地坚持请社会各界“力主公论”。

  一时间,长沙无人不知此事。

  1913年2月18日,长郡地方检察厅对《长沙日报》被毁诉讼案进行第一次预审。《长沙日报》总经理文斐、被告郑师道均到案,而被告唐群英则拒绝出庭。此时,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郑师道承认自己责任的同时,竟然在法庭上主动申请为唐进行“无罪辩护”。

  法庭最后作出裁决:一因广告为郑送予刊载,故应对唐负责,与报馆无涉。二因报馆本是“据事直书,有闻必录”,故唐应对《长沙日报》负责,并赔偿对方损失九千元。三因唐、郑婚姻关系属民事纠纷,故其不在该庭讨论范围内。消息一出,唐群英自然不服,接连“拉虎皮做大旗”。先是“以女界全体名义”召开大会。会上某两女士威胁称:“如不与唐恢复名誉,各处女学即一律停课。”后又称:“准备三手枪与文、郑二人相见于法庭。”如确有结婚证据,即以一手枪自击,另外两枪,分别给郑师道和《长沙日报》总经理文斐。

  随着案情进展,国民党湘支部决定介入。“黎君尚雯等为唐女士保护名誉起见,邀集同志从中调处”,才使双方就此罢休。最后由《长沙日报》连续两天刊登了结此案的“本报特别启事”,唐对报馆付出二千元洋银的赔偿——这笔钱由谭延闿都督热心资助。考虑唐女士自尊,报馆招牌由调停人送回——这桩风波才算是告一段落。

  当然,文运街上的疯狂,后来也被大时代的车轮吞没:唐的女子参政同盟会支部被袁世凯勒令解散,她亦从历史舞台消失;郑死于浙江军阀的乱枪之中。而重新开门的长沙日报社,也于1917年在大火中焚毁。

  尘归尘,土归土,唯有文运街市井依然。

  责编:王海坤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