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石松草书“五字真言”

2019-08-14 00:27:01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石松作品

  林木

  年近花甲的石松,给笔者的印象是睿智、沉稳和谦逊。表面看似文静儒雅的他,思想情感和艺术世界却波澜壮阔、丰富多彩。

  石松从艺多年,出道甚早。4岁起便练习书法,几十年如一日,手不辍笔,白首穷书,半个世纪的勤耕苦练,炼就他炉火纯青的书法艺术。

  石松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对篆刻等也颇有研究,尤其酷爱书法艺术,各种书体无不涉猎。篆、隶、楷、行、草样样在行。特别是其狂草,备受各界人士的喜爱。

  笔走龙蛇的草书,最初只是为了写得快,能认识就可以,“草”字含有草率的意思。后来,在使用中诞生了草书艺术,草书成为中国五大书体之一。

  其实,草书是书法艺术各体之最难,其冲破了其他各种书体的局限和束缚,把篆、隶、楷、行书体熔为一炉,以高度的概括和变化多端的技巧,形成了独特的书法形式。石松的书法艺术可谓博采众长、借古开今,其书风雄健挺拔、苍劲有力,草书热情豪放、气势磅礴、浑然一体、潇洒酣畅。特点可以概括为5个字,即“情、气、度、神、韵”。

  情,即石松书法艺术的合情、入情,情理相融以及他的情注艺术。草书的章草、今草和狂草三种中,狂草是比今草更加狂放的书体,又是书写难度较高的。石松的狂草虽然看起来狂放不羁、挥洒自如、信手写来,但他始终遵循着草书的规律,可谓功在字外,情在字中。石松崇拜古代大书法家张旭和怀素的草书,像《千字文》《自叙帖》等狂草典型的代表名作,他用心注情,研习多年,形成了书法家自己的艺术风格。

  石松的《中国历代书法家》《前赤壁赋》《毛泽东诗词》等作品,用笔奔放、大气磅礴,笔势连绵,纵横开阖,变幻无穷,观其作品,真好似一首雄壮的交响乐,自然流畅、行云流水、气度非凡,给人一种美的艺术享受,更重要的是石松之书,通篇容情于字,汇情于章,意在笔前,情贯其里。

  气,是石松书法艺术的显著特点,五十年的艺术生涯,练就了其气度、气场和气功。古人书法尤讲气势,气出丹田,行贯周身,观赏石松的书法,你会为先生的用气、运笔、书势所陶醉,也会被大师的功力所感染,一幅作品完成,他往往是大汗淋淋,全身通透。他的狂草,笔势狂放,笔画省简,书形多变,字字相连。有的笔断意连,上下呼应;有的左右顾盼,行于所当行,止于所当止;有的则万毫齐力,毫毫皆不落空,给人一种大气、豪气和霸气、内气相连、气贯长虹的意境。

  度,是法度、内在规律的把握和运用。石松的狂草,狂得入法,草得入体。用笔讲究中锋,逆入平出,无垂不宿;点画圆满平稳,结构匀称,章法疏密有致,错落多变,开合自如,驰骋有度。如石松的《苏东坡·念奴娇赤壁怀古》《唐杜牧诗词》《马致远·天净沙秋思》等作品,结体优美,整篇贯通,饱满圆峻,气势流转,观后令人拍手叫绝。

  神,即出神入化、神采飞扬。石松少年时师法柳公权、欧阳修之结字,青年时研习王羲之、岳飞、米芾之笔意,中年崇尚张旭、怀素、黄庭坚之墨韵,时下首推王铎之书风。石松的草书艺术,既有古代名家的“颜筋柳骨”,又有自成一体的“石派书风”。其悬针书艺,堪称一绝,无论是运笔渐收,还是出锋如针之倒悬,正如冯武《书法正传》所言:“将欲缩锋,引而伸之,须要首尾相等,但锋尖耳。”笔画气力沧满,含蓄圆实,修长美观。纵观石松的书法作品,无论是整篇结构,或是分行布白,大小参差,左右呼应,通篇和谐,自然流畅,神韵十足,神气充盈,并给人以神游物外之感,充分体现了扎实功力和对中国书法艺术真谛的至深领悟。

  韵,即韵味、韵律、节奏和美感。石松的书法,不管是执笔与用笔,还是字的点画,间架结构与通篇的章法,都非常讲究字的神韵和气度,彰显出作品的灵动之美。石松以其深厚的艺术功力和娴熟的书法技巧,善用收笔出锋,笔画的长短、粗细、繁简,偏旁部首的宽窄、高低、攲正等,都运用得自然顺畅,纵逸雄健,时如莺歌燕舞,时如龙腾虎跃。如作品《李白·早发白帝城诗》《岳飞·满江红》《李白·行路难》等,疏密相间、浓淡相宜、富有神韵、一气呵成,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无限的艺术享受,正如一位书法名家所言:石松书法作品的字里行间都是跳动的黑色音符。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石松从中原大地上成长起来,仍在继续奋力拼搏,追求永无尽头的艺术境界。

责编:王海坤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