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致敬消亡中的古典戏曲

2019-07-09 22:45:03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2017年2月9日,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文化局邀请邵阳市花鼓戏剧团在隆回县影剧院为市民表演传统花鼓戏《喜盈门》。 视觉中国


■《古典戏曲略说》

著者:王季思

出版社:北京出版社

      原题: 当古典传统文化沦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怎不叫人惆怅?
                     致敬消亡中的古典戏曲

  刘英团

  春秋战国时,戏剧已有记载。演戏人叫优伶,其实是文艺弄臣,娱乐帝王,出怪言怪语,遥想起来,稍似话剧。《古典戏曲略说》收录了著名文史学家、古典戏曲研究专家王季思教授关于戏曲研究的经典篇章。其中关于元杂剧的挖掘、《西厢记》的校注、关汉卿的研究及明清戏曲的梳理不但为今人后世的研究打下坚实基础,更是深入浅出地叙述中国传统戏曲之美。
 

  作为文化系统的戏曲
 

  戏曲是一个流变的、包容的文化系统,从唱腔、念白、做工等基本表现手段,到服装、化妆、布景等辅助成份,处处都经过精心设计。在长期的演变过程中,又将歌舞、仪式、杂技、魔术、武术、服饰等艺术成份吸收进来,逐渐定型为以韵律和节奏为主导、以唱曲为特征、用综合艺术手段表演的舞台样式。

  “关于我国戏曲的流派,明人已有论述”,而“关汉卿,向来被认为是元人杂剧里最早作家之一,我国戏曲史上最著名的代表人物”,他的作品所表现的进步思想既有“战斗性”,还有“浪漫主义色彩”。王季思先生认为,关汉卿的戏曲语言在本色、朴素之中又兼有泼辣的特色,这决定了作家强烈的感情和鲜明的爱憎。

  他在《古典戏曲略说》中指出:“基于关剧这种主题思想和人物性格的要求,关剧在关目处理上有它们的特点,这就是把正面人物放在对抗性的矛盾的尖端来刻画,使他们放射出惊人的反抗火花……”

  戏曲中有很不少公案戏,包括关汉卿的《窦娥冤》在内,一方面揭露封建社会的黑暗相当深刻,另一方面又希望朝廷派个清官来除暴安良,这大概就是时代的局限性。相对而言,反映广大人民要求推翻封建地主阶级统治的水浒戏就具有一定的先进性,至少它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了人民的革命性。

  所以,王季思先生在《元人杂剧的本色派和文采派》一文中得出两点结论:一者戏曲史上不同流派的形成,反映了不同阶级阶层对现实的态度和他们的美学观点;二者元人杂剧里不同流派的作家作品在戏曲史上的影响是深远的。像流行甚广的《赛琵琶》《白蛇传》以及三国、水浒、杨家将等故事戏,基本沿袭了以关汉卿为代表的元曲风格,他们写下层人民如何对敌斗争和起义领袖如何分清是非、求同存异的团结对敌,对当下也有一定的历史教育意义。
 

  如何继承与创新才是关键
 

  “一句好白而引起无限曲情”,《西厢记》里的那句“永老无离别,万古常完聚,愿普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属”想必大家都是耳熟能详。

  王骥德在《新校注古本西厢记》中赞道:“今无来者,后掩来哲,虽擅千古绝调。”徐复祚在《曲论》中说:“字字当行,言言本色,可谓南北之冠。”明朝著名文学家、评论家朱权曾赞《西厢记》:“如花间美人,铺叙委婉,深得骚人之趣。极有佳句,若玉环之浴华清,绿珠之采莲洛浦。”

  艺术有形,文化无形。正如王国维在《戏曲考原》中所言:“戏曲者,谓以歌舞演故事也。”一部中国戏曲发展史,就是歌舞手段不断综合化、戏剧化的历史。无论出于娱乐还是教化目的,都离不开歌舞这一表现方式。作为一种民间艺术,戏曲的“新”与“旧”很难有绝对性的评价,如何继承与创新才是关键。

  唐诗、宋词、元曲是我们中国古代最为知名的三种文学艺术形式。作为一种较之唐诗宋词比较通俗的语言艺术,元曲甚至戏曲都超越了中国古代韵文文学的叙事经验,把汉赋、唐诗、宋词从象牙塔里拽了出来,导入了天真率意的通俗化和浓厚的民间色彩。
 

  无所适从的传统戏曲
 

  从唐朝兴起,至元末成型,在近代繁衍成熟,中国戏曲衍生出300多种充满地域特点的剧种。戏曲也从早期的贵族乐舞到民间的草根文化,再从后来的士大夫文化、主旋律文化沦落到小众文化“化石”文化,乃至最终被新兴的文艺形式所淘汰。这是中国传统戏剧的宿命,无可逃遁。

  虽说昆曲、粤剧、藏戏、京剧、南音、花儿、呼麦、侗族大歌、西安鼓乐、蒙古族长调民歌、古琴艺术、维吾尔木卡姆艺术等中国古典传统艺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但终归是“遗产”。当古典传统文化沦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怎不叫人惆怅?

  曲终人散,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唱尽人世兴衰,最终也唱出了戏曲本身的兴衰。由于“许多人分不清戏曲里的精华和糟粕,把它一概看作封建落后的东西,全面否定”,有的地方剧种已经长期没有上演,并逐渐地从人们的记忆中淡漠下去。

  尤其当戏曲沦为电视和政治的附庸,或者与时俱进的融入英语进化成“现代戏”,就失去了大众化的基本特性,戏曲的美好就会像鲁迅先生在《社戏》里说的那样,已经和他的童年一起消亡了。

  王季思先生是学术界公认的当代最有影响力的戏曲研究专家之一,他在《古典戏曲略说》中的担忧正在成为一种现实:现代中国的断裂式发展使得传统戏曲无所适从,除了京剧在大力扶植下硕果仅存,无数的地方戏和小剧种大概只能在沉寂中消亡灭绝。当然,有的剧种兴起,有的剧种衰落甚至消亡,这大概也是戏曲发展的自然规律。

责编:王海坤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