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说儒(七)

2019-07-09 22:38:21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这次画像,当然更有实质上的意义,这就是建立了以孔子思想为中心、以儒家典籍为依据的一套理解社会和历史的社会规范系统。如果说,先秦只是因为阅读公共典籍而半只脚进入儒家世界,此时,当然具有了全部进入儒家世界的前提,而这个时代,正在乘着汉武帝和董仲舒的马车到来
 

  董彦斌

  法学学者

  当儒家被明确认定为学术之一大宗派时,还带来了一个问题,这就是儒家经典的归属问题。

  儒家经典首先归属于儒家,这自然不是问题。但是,儒家是否垄断了这些经典?当然不是。在《左传》当中,我们能多次读到各邦国政治家对诗经和尚书的引用,可知这些经过孔子校订的经典,确乎成为政治家们的公共话语。

  一来,这是一群接受了博雅教育的政治家;二来,在尚古而尚文的氛围当中,引用古语,颇能赢得认同,而且说服力也强;三来,假如《左传》的文字可靠,而孔子编订的经典是当时通行的经典,则当时的文化传播之迅速亦可想见;四来,在周天子权威下坠甚至周天子系统消亡时,不同邦国的政治家仍能因为他们对经典的引用而共同营造一种华夏文化氛围,可知邦国之间虽然利益对立,但是文化共识却是存在的——显然,尊重传统的文化才是华夏的核心命题,才让华夏面对四邻有了优胜心和凝聚力,即使周天子消亡,文化依然维持着华夏作为一个文明体的存在。

  正是基于这种各邦国政治家都认同经典的状况,故《礼记·经解》当中才有这样以孔子之名而道出的总结:“入其国,其教可知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疏通知远,书教也;广博易良,乐教也;絜静精微,易教也;恭俭庄敬,礼教也;属辞比事,春秋教也。故诗之失愚,书之失诬,乐之失奢,易之失贼,礼之失烦,春秋之失乱。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而不愚,则深于诗者也;疏通知远而不诬,则深于书者也;广博易良而不奢,则深于乐者也;絜静精微而不贼,则深于易者也;恭俭庄敬而不烦,则深于礼者也;属辞比事而不乱,则深于春秋者也。”

  《礼记·经解》中的这段话,非常规范完整,未知其是否确切出自孔子,但是,作为汉代归纳的儒家经典,即使非孔子之原话,也应具有意思上的相当可靠性。“入其国,其教可知”,这表明,在孔子的时代,文化教养成为一种竞争力和评判指标——这确乎不同于一般史书所见的杀伐世界。诗教,教人温柔敦厚,也就是养成性格;书教,教人疏通知远,也就是思维的见多而宏大;易教,教人絜静精微,也就是思维的精准细密;礼教,教人恭俭庄敬,也就是如何与人相处;春秋,教人属辞比事,也就是如何行文叙事。入其国,其教可知,并不是说国与国要整齐划一,但是,以上的五教总的来说是文化上的公约数,也正因此,作为经典编订者的孔子受到广泛尊重。

  当“儒家”还没有被公认时,这些典籍也就不算是“儒家经典”,而是公共经典。《汉书·艺文志》说:“昔仲尼没而微言绝,七十子丧而大义乖。故《春秋》分为五,《诗》分为四,《易》有数家之传。战国从衡,真伪分争,诸子之言,纷然淆乱。”班固这个分析,只能说对了一半。当孔子离开人世,对典籍的研究立刻分解为不同的门派,这是事实,但是,在班固看来,似乎这是一种乱象,好像孔门就得一以贯之,有一个整体而丝毫不乱的体系,这怎么可能呢?事实上,正因为分了不同门派,才让接受者有了选择权,借以从中看到什么是基本典籍当中的真知。至于战国时期的“真伪分争,诸子之言,纷然淆乱”,这更是事实,但也是言论与文化开放时期的基本样态。以整齐划一的视角看,这是“乱”,以开放自由的视角看,这是活跃。

  显然,孔子讲的这五教,也就是这五部作为文化共识和公共文化资源的典籍,还不能构成各邦国之文化教育的全部,例如,各国都有国防的需要,就需要读兵书。所以,显然各邦国的政治家还要广泛阅读其他典籍。但是,五部经典的基础性作用不可忽视,在此意义上,当“儒家”还没有成为人们的共识时,早就型塑了秦之前的文化世界。所不同者,仅仅在于由于儒家没有被厘清和确定为一种意识形态,所以各邦国的阅读更自由开放一些,但是其真诚毋庸置疑。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是周礼之推广,还是公共文化典籍之风行,在儒家从汉代统摄中国人的心灵之前,先秦已经半只脚踏入了“儒家”的世界。

  如我们所言,秦火之后,汉初进行了第一期关于儒家的整理工作。《汉书·艺文志》说:“至秦患之,乃燔灭文章,以愚黔首。汉兴,改秦之败,大收篇籍,广开献书之路。迄孝武世,书缺简脱,礼坏乐崩,圣上喟然而称曰:‘朕甚闵焉!’于是建藏书之策,置写书之官。下及诸子传说,皆充秘府。”这次整理,抢救了秦火未能烧尽的文化,避免了华夏整体上的文化断层;厘清了各家,也厘清了儒家典籍。

  当此时也,像其他各家一样,儒家被正式地画出了肖像。

  这次画像,有形式上的意义,这便是整理出宗派脉络、宗派典籍。那些之前已经在传承、经过孔子整理更具科学性和系统性、经由孔门不断传承的经典,正式被确立为“儒家经典”——它们从公共文化经典变为“儒家经典”,这的确让儒家的地位迥然不同于别的派别,儒家成为了经典的守护者、“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这也让历史上的儒家地位不同其他,作为一直以来的经典守护者,儒家被厘清之后的整体脉络都充满了文化感,是一个真正的读书人群体。

  这次画像,当然更有实质上的意义,这就是建立了以孔子思想为中心、以儒家典籍为依据的一套理解社会和历史的社会规范系统。如果说,先秦只是因为阅读公共典籍而半只脚进入儒家世界,此时,当然具有了全部进入儒家世界的前提,而这个时代,正在乘着汉武帝和董仲舒的马车到来。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