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书里书外的“磨难史”

2019-06-12 00:53:07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寻踪敦煌古书〈金刚经〉

——世界纪年最早的印本书籍》

著者:[英]吴芳思、马克·伯纳德

译者:袁玉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罗泱慈

  敦煌学界有一言“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海外”,大抵了解20世纪初那一场旷日许久的文物浩劫的人都会知道其中的伤情。

  敦煌是四大古文明在中国的唯一交汇处,也是佛教宗派分野与汇合的关键场所。随着佛教兴盛,敦煌迎来了成千上万个不计性命的艺术家,有的画画、有的雕塑、有的造经,他们从仿照到开创,把印度本土的造像文化发展至极为绚烂美妙——这就是敦煌,一个黄沙满天、驼铃响起的“过路之地”,一个毫不留情地吞噬虔诚者的生命,又将他们的热爱熔铸宗教艺术巅峰的“大盛之地”。

  在那场世界闻名的考古竞赛之后,几乎大半个敦煌的身子被“肢解”到英、法、俄、波等国,接着便是禁锢在暗无天日的储藏室。直至上世纪80年代,浩瀚、贵重的敦煌真迹对于中国学者、大众而言,还仅仅是从外国学者那里得到的道听途说,或经典古籍里的文字描述。

  方广锠先生引进此书时,他仍在法国国家图书馆从事整理、编目、修复敦煌文献的工作。作为亲手查阅敦煌文献最多的学者,他已经埋首30年,陆续编写着《英国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等多卷。做这些,无非是让这些遗书,离中国人更近一点。

  英国汉学家吴芳思女士与方先生约定,等到王玠《金刚经》的修复工作完成了,一定和修复部主任马克合著一本小书,把这件文物沉浮千年、重见天日的故事向大众公开。方先生欣然承诺,必定尽快引进,让中国读者知道多国专家、学者联手,为保护海外遗书作出的艰苦卓绝的努力。

  于是便有了这样一本书,它对这件国宝饱含深情。王玠《金刚经》是目前世界已知最早的印刷书籍,诞生于唐代,藏于莫高窟藏经洞(即第17窟,第16窟的影窟),涉及唐代历史、佛教文化、印刷工艺、石窟艺术等领域。对于海外汉学家而言,这是一扇窥一斑而见全豹的绝佳窗口。

  此外,由于中西方修复理念、方法的巨大差异,西方文物工作者对于如何修复中国遗书一直以来感到极为棘手。随着40年来英国国家博物馆的修复人员不断探索和尝试,针对敦煌古书的具体复原办法已经慢慢摸索了出来。这本书,就像为一古一今的传承、一东一西的交流写下的季末片尾曲。

  在后记中,方先生多次提到一个词——“情绪”。他认为,文物是有情绪的;同样,文物工作者也是有情绪的。当这两种情绪在朝朝暮暮的相处中达到共鸣,便是精彩、一流的修复。

  马克在书中重温了几十年来修复组对《金刚经》作出的不同尝试,大部分以失败告终,甚至使经卷状况变得更糟。但物品,尤其是古物,给人的浸润是漫长、沉默的。这可以解释为什么马克希望《金刚经》变得“舒服”,因为在那之前,《金刚经》太不舒服了——它不必开口,撕裂、残破的模样就已经诉说了时间流逝以及命途多舛的心迹。

  站在它面前,人们怎能不想象王玠印书时的虔诚、不安、坚定,怎能不好奇是谁、又为何将它从四川带去甘肃,怎能不关心它在战争年代遭受的轻慢对待?历任修复组成员们为这部《金刚经》投入的情绪,超乎尊重、心疼、焦急,付诸丝丝缕缕的构想和日日夜夜的冷板凳。

  “磨难”,我常想起这个词,放在王玠《金刚经》和《寻踪敦煌古书〈金刚经〉》身上合适不过。但不同于惯常的理解,“磨难”在这里采用其最简朴的含义:“磨”和“难”。多磨多难,把时间化作疤痕,疤痕化为珍珠。被历史浸泡过的物件尽如此。

  敦煌还在那里,风霜累累无声。络绎不绝的研究者、手工艺人、旅人风尘仆仆地踏上丝绸之路,以不同的方式体验敦煌的情绪。人们谈起它,依旧敬畏。敦煌像一条红线、一声低沉召唤,连结起四面八方的关心。如果你身在英国,遇到这件《金刚经》展出,不妨替大家亲眼看看吧。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