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现实主义法学先锋卢埃林

2019-06-12 00:37:27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王绍喜

  卡尔·卢埃林是二十世纪美国著名法学家。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美国兴起的现实主义法学运动中,卢埃林无疑是先锋人物。卢埃林才华横溢,特立独行。他反对将法律规则作为法律学习和法学研究的中心,他质疑法学院将“像律师一样思考”作为唯一的训练方式,他主张在法律课程中增加非法律素材,他厌恶法律印证癖。美国法史学家劳伦斯·弗里德曼认为,卢埃林是美国最杰出、古怪、多产的法律思想家。
 

  耶鲁岁月
 

  1893年5月22日,卢埃林出生于美国西部华盛顿州的西雅图市。不过在父亲破产后,卢埃林举家迁往美国东部的纽约市。

  卢埃林在纽约市布鲁克林区完成小学和中学的教育。对于这段时间的学习和生活,卢埃林并没有过多的记忆或描述。卢埃林很早就有留学背景。1908年,他在德国的梅克伦堡学习了3年。1911年9月,卢埃林进入耶鲁学院学习。正是在此期间,卢埃林产生了致力于学术研究的想法。

  在耶鲁学院毕业后,卢埃林进入了耶鲁法学院。与哈佛法学院和哥伦比亚法学院相比,当时正处于转型时期的耶鲁法学院名气还不那么显赫。1916年,卢埃林凭借优秀的成绩脱颖而出,被选为《耶鲁法学杂志》的编辑。1918年,卢埃林以优等生的成绩毕业。

  在耶鲁法学院期间,有两位老师成为卢埃林的偶像,一位是法理学家霍菲尔德,他的法律概念分析理论对卢埃林产生了重要的影响。霍菲尔德的英年早逝,对卢埃林是个很大的打击。卢埃林不仅亲自写了讣告,还组织学生去接替霍菲尔德的课。 

  卢埃林的另一位偶像是合同法巨擎亚瑟·科宾教授。据研究,卢埃林没有上过科宾的合同法课,但他因为担任《耶鲁法学杂志》的主编而结识科宾教授。卢埃林和科宾亦师亦友,交往甚密,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这是美国法学界师生情谊的一段佳话。无论是在学术还是友情方面,科宾都对卢埃林产生了持续的重大影响。在毕业后,卢埃林将科宾称为他的“法律之父”。科宾在追忆卢埃林时,称卢埃林不仅仅是他的学生,也是他的儿子,并对卢埃林的学术贡献予以高度评价。

  191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使得卢埃林接替其同事讲授商法,成为法学院的正式老师。虽然在某种意义上卢埃林将商法作为其研究领域属于偶然,但考虑到他与科宾和库克等商法老师的关系,可以说是偶然中的必然。由于感觉到缺少实践经验和教学过于理论化,有两年时间卢埃林转向法务工作。1922年,卢埃林重新返回母校耶鲁法学院,担任助理教授。1923年,卢埃林被提升为副教授。


  哥大商法巨子
 

  本来,卢埃林是打算一辈子呆在耶鲁教书的。1924年,他与正在哥大读经济学研究生的女友伊丽莎白·桑福德结婚,为了满足妻子留在纽约的要求,卢埃林转到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任职,并在这里迎来了他的学术巅峰期。

  刚到哥大时,卢埃林讲授合同法和动产买卖法。买卖法是卢埃林最先关注的领域。作为授课的成果,1930年,他出版了《买卖法案例与资料》,这本教科书收集了680个案例,篇幅比以往的案例书都要庞大,同时,它增加了很多法律之外的资料。对于后者,在当时是颇有争议的。正如卢埃林自己所说,有的学者认为这是对法学院传统课程的捣乱。但也有学者高度评价此书,认为该书具有里程碑意义,是最早背离兰德尔案例教学法的教科书。

  1931年,卢埃林出版了《荆棘丛》。此书是他在哥大授课的讲义,原先由8个讲座组成,后来扩大至10个。这本书旗帜鲜明地表明了卢埃林的法律思想,影响极大。弗兰克评价道:“这本书以最为平实的用语讨论了某些最有难度和最重要的法律问题。”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斯图尔特·麦考利说:“只要是对法学院或法律感兴趣的人,都应该读一读《荆棘丛》。”与此同时,也有不少反对者对该书提出评判,其中最为经常引用的一句话是:“这些官员在处理纠纷时的所作所为,在我看来,即为法律。”在1951年《荆棘丛》再版时,卢埃林对该句话被片面引用仍然耿耿于怀,认为批评者大多是断章取义,对他在该书中的其他表述视而不见。

  在哥大期间,卢埃林对法理学的思考得以深化。1930年,卢埃林发表了著名的论文《现实主义法理学:下一步》,为现实主义法学摇旗呐喊。这是现实主义法学的纲领性文件,它首次提出了现实主义法学是一种方法,并对这一阵营的学者的理论进行了梳理。1931年,卢埃林在《哈佛法律评论》上发表《对于现实主义的现实主义》,与当时的法学泰斗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罗斯科·庞德教授进行论战,提出了现实主义法学的9个特征。卢埃林和庞德的论战为当时美国法学界的重要学术争论。

  除了授课和法学研究,卢埃林在哥大期间还有一项重大的贡献,即主持美国《统一商法典》的编撰。作为《统一商法典》的主报告人,卢埃林参与了该法典的规划、设计和统稿。特文宁教授认为卢埃林不仅贡献了他的整体思想,他的贡献还表现在他善于组建团队,灵活地对待各种提案并进行整合。科宾教授认为卢埃林撰写的275页的意见为《统一商法典》奠定了基础。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卢埃林因为主持该法典的起草而在美国立法史上留下了浓厚的一笔。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认为卢埃林在推动哥大成为美国商法研究重镇方面功不可没。


  在芝加哥大学的最后日子
 

  在主持美国编撰《统一商法典》期间,卢埃林与助手索娅·门希科夫相互支持,并于1946年结为伉俪。这是卢埃林的第3段婚姻。作为卢埃林的助手和副主报告人,索娅在商法方面也颇有造诣,成为第一个被聘请到哈佛大学法学院访学的女性(当时法学院尚未允许招收女生)。1951年,卢埃林辞去哥大的职务,与索娅接受芝加哥大学的联合任命,开始在芝加哥法学院任教。

  卢埃林转向芝加哥法学院,可能与他仰慕爱德华·列维教授有关,列维时任法学院院长,他的目标是让芝加哥法学院成为中西部地区第一个敢于与美国东部地区法学院叫板的法学院,并为此而招募各路英才。特文宁教授认为,卢埃林转往芝加哥法学院是成功的,因为卢埃林得以将主要精力放在法理学研究上,而这是他一直想做的。

  在芝加哥法学院期间,卢埃林出版了《普通法传统》,这是卢埃林30年研究的结晶,奠定了他在美国上诉案件研究领域的权威地位。1960年,《普通法传统》获得美国哲学学会颁发的亨利·M·菲利普斯奖。晚年的卢埃林孜孜不倦,还在研究社会法学。令人遗憾的是,卢埃林的著作《我们社会中的法律》未能最终完成。此外,卢埃林未写完的著作还有《规则理论》。1962年,卢埃林病逝于芝加哥,享年69岁。


  志趣与才华
 

  在特文宁教授看来,卢埃林是同时代最多产和最有创造力的法律学者,是少有的法律诗人,卢埃林的法律理论个性鲜明,其写作风格犹如具有异国情调的散文。

  卢埃林的志趣和才华在《荆棘丛》一书中有着充分的体现。他的才华之一体现在文学方面。在《荆棘丛》中,我们不仅能看到卢埃林如数家珍般地引用莎士比亚的作品,他还频繁地引用美国“爵士时代”代言人、著名作家菲茨杰拉德的作品。卢埃林喜欢写诗,出版过一本诗集。他创作了一首名为《普通法传统》的民谣(后来卢埃林以其作为书名)。在《荆棘丛》一开始,卢埃林借用《鹅妈妈童谣》作为全书的寓意,提示法律学习要披荆斩棘,克服各种困难。

  卢埃林的另一个才华体现在他对于社会学的应用。他对韦伯和埃尔利希的社会学思想相当了解。直到去世之前,他还在构思他的大作《我们社会中的法律》。而他与人类学者霍贝尔合著的《夏立安人之道》开创了法律学者和社会学者合作研究的典范。他的《买卖法案例和资料》也体现了他从法律之外的素材观察法律的思路。

  卢埃林还热衷于戏剧。在《荆棘丛》中,他劝告学生不仅要学习法律,还要欣赏戏剧、音乐和美术。对于哲学,卢埃林也极为关注。卢埃林的偶像之一是哥大哲学系的约翰·杜威教授(也是胡适先生的业师),当时美国实用哲学的权威。据说,当年在哥大时,卢埃林认为对他的最高表扬是称他为“小杜威”。或许,正是集多种志趣与才华于一身,才造就了特立独行的卢埃林,而这种特立独行为美国法学带来了一笔丰厚的法律遗产。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博士研究生)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