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后花楼街5号,施律师不再来

2019-06-11 23:57:04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林海

  北京大学法史学博士 金融学博士后

  身居此处的施洋,劳工官司越胜越多。30岁那年,他被选为武夏律师公会的副会长。武昌学生遭到军警镇压杀害后,施洋出面将学生尸体送法庭勘验,并代表律师公会提起公诉,要求严惩凶手,组织商户罢市、工人罢工

  后花楼街作为武汉汉口保存时间最长的老街之一,曾经商业兴盛、鱼龙混杂。《汉口竹枝词》这样唱道:“前花楼接后花楼,直出歆生大路头。车马如梭人似织,夜深歌吹未曾休。”而在后花楼街5号(今皮业巷9号),曾经有一间律师楼。在此执业的是一名叫作施洋的律师。

  施洋出生于1889年6月13日,算起来恰好过去130年了。他原名施吉操,字伯高。生于湖北竹山的书香世家,家中出过三位进士,六位举人。定这一辈的名字时,几位长辈各在纸上写一句话,由族长抓阄。抽中的纸条是六叔施永洁所写的“操动天地日月”。族长不悦,认为“口气太大,得罪天地”。于是重新抓,谁知抽中的仍是这一张。

  无奈,长孙取名为施吉操,后来出生的孙辈依次命名。写下“操动天地日月”的施永洁自不是安分之人。他因激愤不平,到县里杀了豪强,惹下杀身之祸。施家因此败落。长孙施吉操也被取消了县学入学资格。所幸,当年郧阳府开办新式农业学堂,施吉操以总分第三名考中蚕学专业。

  然而,没学几天,农校就因辛亥革命停办。施家长孙又于1914年考入湖北警察学校,前往武汉学习刑侦专业。这一年他改名为施洋。毕业后施洋没有从警,而是入湖北私立法政学堂学习法律。

  1917年的夏天,施洋通过律师考试,成为一名在武汉执业的律师。次年,他在汉口后花楼街5号开办了自己的律师楼。开张当天就接到一桩案子。一名女工在法国人的纺纱厂工作,工头“假洋鬼子”逼她嫁给自己,否则就要开除她。女工的父亲恨得一头撞死,女工和母亲告状无门,也没有钱支付律师费,遂向施洋求助。施洋不但未收她们的律师费,也不畏惧“假洋鬼子”,出庭代理诉讼。

  据传,施洋律师当日着白西装黑领带,雄辩滔滔,只几个回合就说服了法官:女工母女胜诉,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重新安排女工上班,不许寻衅报复滋生事端。“为工人打官司不收钱的施律师”声名顿时传开。不到3个月,他就为劳工打赢了9场官司。不过,打这些劳工官司并不能保证生计。他所谓的“律师楼”既非办公楼,又非豪宅,而是一间“商住两用”的陋室。《施洋传》中曾有这样的描述:

  施洋的妻子“在乡中苦守他的贫寒家庭,因为伊帮助施洋求学,得罪了家庭,饱偿了家庭的冷眼和侮辱……家中的冷酷伊不能再忍受了,伊抱着一岁的女孩,携着施洋的幼弟到武昌寻夫”。《施洋传》写到:“伊会着伊丈夫的时候,因路上一个多月的劳顿而染病了。但施洋的住室只有污秽的破烂被帐各一件,一只木箱藏着施洋破旧的衣服,还加几张简陋的桌椅……生活状况就是如此。”

  其实,光是从地址,也能想象施洋“律师楼”的市井混乱之气。花楼街是条码头街市,曾有八大行之称。商人脚夫结帮经营,相聚成街。除了是商业街区外,还是一些“权贵”的安乐宫、销金窟。武汉警备司令部稽查处长刘有才曾集资在后花楼街口修建汉口大饭店,附设弹子房、歌舞厅,供湖北督军王占元等人享乐。

  身居此处的施洋,劳工官司越胜越多。30岁那年,他被选为武夏律师公会的副会长,兼任湖北省法政讲习所的兼职教授。吴佩孚将其奉若上宾,送他一本《华盛顿法典》以示亲近。然而,施洋终究不满足于法庭小小一方天地,“操动天地日月”的命格驱使他走上另一条路。他主动担任湖北28个工厂劳工的法律顾问,组织大规模的维权行动。武昌学生遭到军警镇压杀害后,施洋出面将学生尸体送法庭勘验,并代表律师公会提起公诉,要求严惩凶手,组织商户罢市、工人罢工。

  没多久,他作为“工人的律师”的声名传出两湖。后花楼街律师楼的门面经常紧闭,人却在长江轮渡上作演讲。1922年的一天,轮渡船舱里挤满了过江的人,施洋站在他们中间,大声演讲。这时候人群里走出一个绅士模样、头顶黑礼帽、鼻上架黑眼镜的人。他手里拄一根文明棍,挤到施洋的面前,问道:“听说先生曾经发动人民,从官僚和军阀手里要过法律的公理,没有要到,反倒还死了学生,有这回事儿吗?我想请问先生,一锅莲藕排骨汤煨好了,客人一尝味道难吃得很,厨师从锅里捞出一根排骨,换上一根排骨,汤里的味道会变得好吃吗?”施洋睁大两眼问道:“先生是何方高人?”绅士摘下黑眼镜道:“北大教授李大钊。想来跟先生商量一件换骨又换汤的事。”

  后面的故事人人都知。1922年6月,施洋接受李大钊的邀请,加入“换骨又换汤”的事业。9月9日,粤汉铁路工人举行罢工,武昌徐家棚站即由林育南、施洋领导,罢工17天,以当局被迫同意工会所提条件而获全胜。9月23日,施洋到上海参加全国司法会议,会议期间,他见到孙中山,两人讨论了对政治问题的看法,并表示赞同孙中山的民主革命。10月10日,湖北省工团联合会成立,他担任法律顾问,凡工人在法律上的有关事务,他都负责处理。

  1923年1月,汉口英国烟厂无故开除女工引起工人罢工,施洋挺身为工人说理,向英国资本家作斗争,“颇尽赞襄之力”。最终,持续30多天的罢工斗争以英方资本家同意接受工人所提条件而胜利告终。次年,2月4日,京汉铁路工人总罢工。施洋作为领导者之一,积极组织工人和学生游行示威。2月7日晚,罢工受到镇压,他亦被反动军警逮捕。法庭上,施洋律师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自己辩护。他镇定自若,一一列举军阀的恶行。法官无言反驳,只得默默地宣布休庭。

  “向军阀要法律的公理”,光靠辩护想来是不够的。两天后,施洋被判有罪,执行死刑,年仅34岁。他的尸体由码头工友冒死偷回,送其夫人收敛,柩置武昌城外江神庙。据说,汉口数千车夫在各码头设祭,跪地痛哭。一转眼,时至今日,90多年过去。汉口后花楼街仍是市井气息氤氲。不再破陋的5号院内,“未见华盖盈门、惟有人心聚拢”的律师楼依旧在,只是那翩翩主人不再归来。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