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家暴引发的酱园弄杀夫案

2019-06-05 00:19:10 来源:法治周末

  徐家俊

  监狱史学者

  在一片寻求妇女解放的同情声中,詹周氏一改等待执行死刑的想法,开始进行上诉。上海的知名女作家苏青为此还写了《为杀夫者辩》的文章刊登在杂志上,呼吁同情詹周氏的遭遇。女作家关露也发表了《詹周氏与潘金莲》的文章,对“淫妇可杀”的论调进行反驳

  新昌路是上海国际饭店边上的一条马路,马路内有一条名叫“酱园弄”普通的弄堂,曾因有清光绪年间一家特色老店张振新酱园而得名。1945年,这条弄堂发生了一桩杀夫血案,让酱园弄这条安静的小弄堂闻名上海滩。

  事情发生在1945年3月20日清晨,酱园弄85号二楼的女人詹周氏,用菜刀把被人称为“詹大块头”的丈夫詹云影砍死,并碎尸16块装在皮箱内。血水顺着地板滴到了一楼的王瞎子家里。王瞎子其实眼睛不瞎,不过视力较差,鼻头蛮灵,一闻到血腥气,他便喊老婆上楼去看,只见詹周氏浑身鲜血披头散发坐在地上,说:“詹大块头已经被我杀了,斩成16块装在皮箱里……”经人报案后,詹周氏被警察局带走了。当时上海的大小报纸铺天盖地予以报道,把詹周氏说成荡妇淫女,背后还有奸夫帮忙。

  杀人者詹周氏,江苏丹阳人,时年30岁。自小是个孤儿,原姓杜,后由周姓人家抚养,名叫周春兰,9岁被养父带到上海,后被人卖到上海一家典当行当丫头。后又由老板娘作主将21岁的周春兰许配给该典当行的伙计詹云影为妻。典当行的伙计,时称“朝奉”,在当时是一个体面的职业。婚后,他们租住在酱园弄85号二楼的后楼。婚后,詹云影沉迷于赌博,常常夜不归家,结婚才两个月,就有了外遇。不仅如此,詹云影在外面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往往回家里对妻子发泄,詹周氏常常遭受家庭暴力。

  为了维持家中生计,她经邻居介绍去香烟厂工作,早出晚归,赚一点血汗钱。但是詹云影却认为她在外面勾搭男人,坚决不让詹周氏外出打工。家中一贫如洗,值钱的东西该当的当了,该卖的卖了。

  3月20日凌晨,酒足饭饱的詹云影回到家里,詹周氏对他说起家里的境况,准备变卖家中仅有的大衣柜,摆一小摊维持生计。詹云影一顿臭骂后倒头就睡。此时,詹周氏一股怨气涌起,结婚9年来的种种遭遇涌上心头。她拿起厨房间的菜刀,对准詹云影狠命砍去,共碎尸16块。

  法庭及社会各界以女子自古“无奸不成杀”的思维,推断“案”中有“案”。一个弱女子怎能杀死一个大男人?背后一定是奸夫淫妇共同作案。詹周氏住二楼的后楼,前楼的住户黄包车夫、人称“贺大麻子”的贺惠贤,以及詹云影的酒肉朋友、人称“小宁波”的何宝玉极有作案的可能,是共同作案的嫌疑人。

  平日贺惠贤也接济帮助过詹周氏,詹周氏却常常有借无还。她供认,有一年春节,贺惠贤的妻子带了儿女回娘家,她半是还情、半是还债和他发生过多次关系。“小宁波”过去也常到家中喝酒,煽动詹云影去赌场。但是詹周氏杀人碎尸那天,经多方证明他们两人都在他处,没有作案可能。

  同年5月3日,上海地方法院一审判处詹周氏死刑。轰动一时的杀夫分尸案原以为可以告一段落,但案件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

  当时,社会上对詹周氏杀夫分尸案,议论纷纷,主要形成两种看法:一是认为詹周氏凶残无比,罪大恶极,死有余辜,杀人偿命,自古公道;另一种意见则认为詹周氏值得同情,詹云影劣迹斑斑,杀夫案事出有因,不过是处理方法不妥。最初,更多的人持第一种意见,但是随着詹周氏家庭情况的客观揭露,社会舆论慢慢地倾向于后一种意见。在一片寻求妇女解放的同情声中,詹周氏一改等待执行死刑的想法,开始进行上诉。上海的知名女作家苏青为此还写了《为杀夫者辩》等文章刊登在杂志上,呼吁同情詹周氏的遭遇。女作家关露也发表了《詹周氏与潘金莲》的文章,对“淫妇可杀”的论调进行反驳。

  正巧这时候社会动荡,当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汪伪政府随之垮台,詹周氏杀夫案处在上诉期间,死刑判决没有执行。国民政府接管政权以后,又把酱园弄碎尸案提上司法审理的日程,詹周氏在律师及热心人的帮助下继续上诉。同时,该案受到国民政府妇女界的高度关注,要求法院体恤民情,从宽处理。当时有一位天主教的嬷嬷出庭作证,说詹周氏目前怀有身孕,肚子中的孩子是无辜的,等待孩子生下以后,再处死刑也不晚(其实詹周氏并未怀孕)。

  经过社会各界的努力,1948年2月,法院终于把詹周氏由死刑改判为有期徒刑15年。结案后,詹周氏关押在提篮桥监狱女监服刑。当时女监中设有绣花、缝纫、糊盒等劳作,詹周氏被安置在绣花组,她的手很巧,绣花又好又快,为女犯中的佼佼者。

  1949年,随着上海解放,新中国的诞生,詹周氏被移送到江苏大丰的上海农场服刑。该处系上海的飞地,女犯的关押人数一度大大超出提篮桥女监。几年后,詹周氏刑满释放,被安置在上海农场川东分场就业,改名周惠珍。开始她在大田劳动,后来长期在托儿所工作,直到1981年退休。1959年,经人介绍,她与担任炊事员的严少华结婚成家,农场为他们分配了住房,过上了和睦幸福的生活。她非常珍惜第二次迟到的婚姻,两人相敬如宾。尽管周惠珍一生没有生育,但她十分喜欢孩子,在她家中的玻璃台版及镜框中放置了许多托儿所孩童的照片。后来,老伴严少华因病去世,周惠珍一人安度晚年。

  70多年前的“酱园弄杀夫案”是上海审判史一个不可遗忘的段落,詹周氏曲折离奇的一人生轨迹也长期受到人们的关注。《酱园弄杀夫案》近年来也一直在准备搬上大荧幕,再现当年的这起家庭暴力引发的杀人案。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