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别样文身族:在皮肤上镌刻内心

2019-06-04 21:37:19 来源:法治周末

  曾经将文身和好勇斗狠画等号的唐亮,最终成为了一名文身师并回国开了自己的工作室,用他自己的话说:除了爱好文身,他也想逐渐改变国人对文身的一些误解,“这是一门能陪伴你一生的艺术”


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日,一场“国际文身艺术嘉年华}活动在上海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文身爱好者汇聚一堂。 视觉中国

  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看着镜子中自己那有些发白的面色,贺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用右手慢慢的一层层撕掉裹在左手小臂上的保鲜膜。

  洗手池的水龙头一直开着,贺明不时把小臂凑到冰凉的水流下冲一冲,以减轻强烈的刺痛感。半个小时后,贺明终于全部撕下了保鲜膜,望着“盘”在自己小臂上那条张嘴吐着信子,色泽逼真的蛇,他觉得这点疼“挨得值”。

  这是贺明身上的第五处文身,加上这条新文的蛇,他左臂拼接的“花臂”终于彻底完成。因为自己是属蛇的,所以最后这个最重要的位置他留给了自己的生肖。

  为了这条“花臂”,贺明托朋友找了北京相当有名的一位文身师,前前后后历经了近半年才算完成,当然价格也不菲,一共6万多元。

  “又花钱又遭罪,真不知道图什么。”对于孩子选择的这种“美”,贺明的父母理解不了。

  父母一直“不待见”儿子的文身,但贺明却记着这么一件事:一次外出购物,母亲和商家起了争执,竟然要求他:“把文身露出来!”这让贺明哭笑不得——自己的文身怎么就成“吓唬人”的了?

  自从有了文身,贺明遭受过很多不理解,白眼甚至是嘲讽,但他觉得无所谓,“反正在我看来文身就是最酷的艺术!”

  谈起文身,这个玩机车的26岁大男孩脸上的表情相当认真,“可能现在还有很多人对文身有误解,也不排除有些人确实利用文身斗狠,但我真心觉得这就是一门艺术。有人是真的喜欢这门艺术,有的是为了彰显个性,文身不应被打上另类的标签。”
 

  一种怀念的方式
 

  穿上单位统一派发的短袖白衬衫,刘云波下意识地向下拽了拽右边的袖子,自从开始换上夏季这套工作服后,这个动作几乎成了刘云波的一个习惯,怕的就是露出自己右大臂上的文身。

  刘云波是某航空公司的地勤,虽然单位没有明令禁止不许员工有文身,但刘云波还是“怕领导看见”,毕竟他还没发现哪个同事平时露着文身上班。

  一只吐着舌头的大金毛犬安静地“卧”在刘云波的大臂上,这个文身是他一年前文的,他想把这只陪伴了他近十年的朋友永远留在身上,随时随地都能看看它。

  对于文身,刘云波以前一直没有什么感觉,说不上讨厌,更谈不上喜欢,总觉得这种经常出现在古惑仔电影中的“玩意”离自己挺远的。身边有朋友文身,他也就是象征性地看两眼,随口附一句“挺好的”。但有一句话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文身是一辈子的事”。

  自己的爱犬“乐乐”最终因为年纪太大只能陪伴他十年,这让刘云波一直很难释怀,一次翻看爱犬照片的时候他产生了想要把它永远文在身上,陪伴一辈子的想法。

  后来在网上,刘云波发现不少主人都在用这种方式怀念逝去的宠物。仅考虑了两天,他便在大臂上文了“乐乐”。

  “文身时真的很疼,但这样也更让我珍惜和乐乐的这段缘分。”刘云波并不后悔这次有点“冲动”的文身,他觉得有些东西是值得永远怀念的,但这却在生活中让他被打上了新的“标签”。

  “不学好!”父母知道刘云波文身后只有这个评价,他们不想去看那个图案,不想知道孩子有多怀念那只曾经每天都会在家门口迎接他的好朋友。在他们眼里,“文身的没有正经人!”

  观念传统的父母接受不了文身在刘云波的意料之内,可他想不到的是,身边有些同龄的朋友在看到他的文身后也对他另眼相看。“你以后也成‘社会人’了啊”“你这有文身的我们以后可不敢招了”这样的评价让他哭笑不得。

  “我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只是想用另一种方式去怀念。”相比外人的看法,刘云波更怕因此丢了工作,他笑言自己在单位穿短袖都不敢抬高手,就怕“露出不该露的”。
 

  难摆脱好勇斗狠标签
 

  “文身的没有正经人!”时至今日,刘云波父母的这种观念应该也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人的看法,一直以来,文身似乎都贴着黑社会、好勇斗狠等标签。

  黑色T恤包裹着紧实的肌肉,伴随着走路的步伐,两条黑白灰颜色的“花臂”和两条颜色鲜艳的“花腿”格外引人注目。“我像不像混社会的?”刚一见面,唐亮(化名)便迫不及待地向法治周末记者讲起了刚才坐地铁时的遭遇,“又被要求查身份证了”。他自己都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可能我这一身(文身)真的让人看起来不像好人。”说完他爽朗的哈哈大笑。

  作为一名专业文身师,唐亮其实很反感别人将文身和所谓的“社会”挂上钩,但他又没法反驳,毕竟自己当初也是因为“社会”才走上了文身这条路。

  学生时代的唐亮绝对是让老师头疼的那类学生,打架、翘课……那时的他觉得这些都是特立独行的表现,当已经不满足于染发、扎耳洞的刺激后,唐亮瞄上了文身。

  “我上学那会古惑仔电影特别火,感觉混的好的身上都有文身,他们能打又讲义气。”唐亮很迷电影里陈浩南的那条“扛肩龙”,但他也深知,自己要文了这个,先不说以后混得厉不厉害,“反正马上就会知道父亲有多厉害”。

  最终经不住诱惑的唐亮还是偷偷文了身,不敢太明显,就在脚脖子上文了朵火焰。虽然用今天专业的眼光来看,这个当初在小店的文身算是“毁皮”了,但作为身上的第一处文身,唐亮至今还留着。

  不过,对于唐亮来说,这处不大的文身一度被他视为能在学校甚至社会上“扬威”的武器。但他很快就发现,有了文身既不会让文身者变得强大,“真出事也顶不上用”。渐渐地,他对文身失去了兴趣。

  但唐亮和文身的缘分并未就此终结。

  职高毕业后,自幼便有绘画天赋的他被家长送去美国专攻美术。学习之余,他慢慢了解到西方的文身文化。“国外很多人都有文身,但与咱们这儿文完就想在外人面前显露不同,西方人的文身多是给自己看的。胸口和后背文身的人很多,文身承载着他们的故事或信仰。”

  有一张文身图给唐亮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是一个曾参与过“9·11”事件救助的消防员文身,他将美国世贸中心被客机撞击时的景象文满了背部,为的是永远铭记这段历史,并怀念在救助中失去生命的战友们。

  曾经将文身和好勇斗狠画等号的唐亮,最终成为了一名文身师并回国开了自己的工作室,用他自己的话说:除了爱好文身,他也想逐渐改变国人对文身的一些误解,“这是一门能陪伴你一生的艺术”。
 

  “确实是一门赚钱的生意”
 

  从2014年回国开办文身工作室至今已有近5年的时间,唐亮发现国人对文身的接纳程度越来越高。到了夏季,大街上的“文身族”越来越多,各类文身工作室也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

  “这确实是一门赚钱的生意。”唐亮直言,文身器具和墨水的成本并不高,主要是文身师手艺的价值。像他这种获得过国际奖项的资深文身师,文一块巴掌大小的肖像就要近万元。

  在利益的驱使下,很多文身店也存在用料劣质、无底线无原则等问题,唐亮认为这些都不利于文身行业的发展。

  圈内的知名度使得找唐亮文身的客户很多,但他一直坚持着自己的原则。其中之一就是,坚决不给未成年人文身。

  唐亮的第一个文身就来自未成年时期,所以他深知那个年纪来文身的孩子十有八九都抱着“有文身很‘社会’”这种想法。而他们一旦有了文身,很有可能真的会误入歧途甚至犯罪。

  另外,文身在中国目前还是相对“边缘”的一种文化,有些职业不允许有文身,未成年人冲动文身很可能给以后就业带来麻烦。

  “想好了吗?”这是唐亮对每一位咨询者的开场白。他说,成年人文身一要有自己想文的图片,二要讲出来为什么想文这张图。

  之所以会有如此要求,是因为唐亮发现国内很多人文身还处在“跟风”阶段。“朋友文了我也要文”“我喜欢的明星有文身,我也来一个”,唐亮经常听到这样的理由。

  唐亮听说,有位年轻女歌手,为了鼓励先天性唇腭裂的妹妹,也选择从下颚到脖子文了条黑线。他觉得,类似这样的文身才是有价值的。“跟风必然后悔,文身不同于买东西。你会一辈子都无法抹去,就算洗了也会有疤。而如果没有意义,不如不文。”

  国内某网站曾做过一个调查,称有六成以上文身者会后悔。在唐亮看来,这其中绝大多数人都存在跟风的问题。

  唐亮还记得他以前接待过的一个男孩。男孩在网上找了一张般若(日本传说中的一种鬼怪)的图,让唐亮给他文个半甲文身(在胸及肩和上手臂区域文身,并形成一个整体图型),理由竟是看到很多网友分享的半甲文身都是般若,感觉很酷。

  短暂交流后,唐亮发现对方既不懂何为般若,有何寓意,也不知作为日式传统的半甲文身的含义,只是不断重复半甲文身看着“很有样”。“等过了新鲜劲儿,他一定会后悔。”唐亮最后没有选择挣这份钱,尽管他知道去其他店依然可以文,“但至少在我这,我不想他后悔”。
 

  呼唤尊重与包容的文身者
 

  “不能否认,在国内文身和金链子已经成为一些‘社会人’充门面的工具。事实上在日本,文身也确实与黑社会有紧密的联系。”但唐亮觉得,中国的文身行业尚属于起步阶段,应该让更多人真正了解这门艺术,也给那些真正的文身爱好者一定的尊重和包容——人们并不一定了解那些文身背后的含义和故事。

  李慧(化名)不爱说话,两手总是环抱在一起。一年前在给一位客户文身的时候,陪着一起来的这个小姑娘引起了唐亮的注意。

  “很不自信,感觉有故事。”在唐亮多次主动交谈下,李慧渐渐打开了话匣子,高中时父母离婚的打击让她一度患上了双相情感障碍,时而抑郁,时而狂躁。尽管后来病情得到控制,但当时用刀子在右手臂上刮出的一道道伤痕,如今已变成了泛白凸起的刀疤。它们仿佛在时刻提醒着李慧的过去。她怕别人看到,更怕自己看到。

  “没有考虑过用文身盖上吗?”对于唐亮的提议,李慧开始有些抵触,在她看来,相较于男性,女孩有文身好像更不被人接受。

  唐亮根据她手臂伤疤的位置为她设计了一副手稿。手稿上是一枝绽放的玫瑰花,手臂上的每一处刀疤都巧妙地用叶子的文样进行了遮盖。“我相信,拥有这个文身会让你更有自信。”这句话打动了李慧。唐亮因此帮她做了至今唯一的一次免费文身。

  此后,唐亮发现这个曾经总是环抱自己,想藏住手臂的女孩不会再刻意地去做这个动作,也不担心在别人面前露出手臂上的文身。

  其实,李慧依然不喜欢文身,她告诉唐亮:自己不会再文了。但她说,这处让她重拾自信的文身会陪伴自己一辈子。

  “这就足够了。”唐亮说。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