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法官该不该是一碗“青春饭”

2019-05-14 22:00:08 来源:法治周末

  

  罗浏虎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博士生

  纳伯格勋爵、菲利浦斯勋爵的呼吁得到了一些政治家的支持。例如英国保守党党魁鲍勃·尼尔呼吁司法部长检视将高级法官退休年龄规定为70岁的合理性,他认为这种规定是与现在的经济与社会情况脱节的

  关于年华老去,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心态。常言道人生七十古来稀,曹操却说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对于英国等国家的法官而言,行年70,却活到尴尬之时。尽管依然留恋司法事业,却因为达至法律规定的退休年龄,只好黯然去职。

  有人说,他们太老了,应该退休了。但也有人说,法官的73岁就好比50岁。凡此种种,发生了许多争执与诉讼。那么,法官多老才算是太老?法律行当也是吃青春饭的吗?

  对于提倡延长法官退休年龄的人而言,长期任职甚至终身制有助于保障职位的稳定性,促进司法形成独立品格,促使法官不阿谀权贵,勇于维护公义。

  无怪乎,当波兰在2018年执意修改法律,将法官退休年龄从70岁缩减至65岁时,遭遇了民众抗议以及欧盟委员会的起诉。

  2018年,波兰突然修改《最高法院法》,将法官退休年龄从70岁降至65岁,并授予波兰总统决定是否允许法官进行超龄服务的裁量权。在没有设置过渡期的情形下,波兰最高法院有多达27名法官被解职,而该院仅有72名法官。

  欧盟委员会认为,依据《欧盟条约》,欧盟成员国负有保障司法独立与公正的义务,而波兰违反了该项义务,因而将波兰政府诉至欧洲法院。

  波兰政府认为改变退休年龄并非意味着违反《欧盟条约》,而且这次修法所影响的人群很小。不过,波兰国内对修法行为不乏批评声音。迫于压力,波兰议会最后还是通过法令,恢复了被强制退休的27名最高法院法官的职位。

  2019年4月,欧洲法院的法律顾问发表了法律意见,欧洲法院极有可能根据法律顾问的意见作出裁决。法律顾问认为,波兰政府突如其来的修法行为具有不可预见性,赋予了波兰总统难以约束的行政权力。从结果上讲,这致使法官大规模离职,损害了公众对司法的信心,欧洲法院应裁决波兰违反《欧盟条约》的规定。

  实质上,就是否延长法官任职年限而言,除了司法的独立性方面的因素,人们也得考虑人力资源优化、人均寿命变化等问题。

  英国纳伯格勋爵、最高法院主席菲利浦斯勋爵认为,应该将法官的退休年龄从70岁延长至75岁,或者学习美国,赋予最高法院的法官以终身职位。一方面,英国法院系统正面临着人手短缺的挑战。一些法官抱怨法官待遇差、社会地位低、人身安全受威胁,这造成法官队伍人才的不断流失。

  另一方面,普通法官需要耗费很多人生时光,才能“登上司法阶梯”成为高级法官。如果马上被动退休,难免有宏图大志未得展的遗憾,造成人才资源浪费。

  纳伯格勋爵、菲利浦斯勋爵的呼吁得到了一些政治家的支持。例如,英国保守党党魁鲍勃·尼尔呼吁司法部长检视将高级法官退休年龄规定为70岁的合理性,他认为这种规定是与现在的经济与社会情况是脱节的。

  美国佛罗里达州律师协会主席米歇尔·苏斯考尔亦有同感。在佛罗里达州将法官退休年龄从70岁延长至75岁后,她感叹道:“现在的人更长寿,人们工作年限更长,修法只是顺应社会变化。”

  其实,即使是在被纳伯格勋爵、菲利浦斯勋爵视作学习标本的美国,各界对是否改变法官的退休年龄也存在意见分歧。依据美国《联邦宪法》第三条,最高法院法官享有终身职位,而只在等法官存在重罪或者品行不端时才能被罢黜。值得注意的是,只有最高法院的法官才是终身制,而其他各种法院的法官都有固定退休年限。三分之二的联邦州以及哥伦比亚特区规定,普通法官的退休年龄介于70岁至75岁之间,佛蒙特州是唯一规定法官任期直至90岁的州。

  主张延长法官退休年龄的人,会面临这样的质疑——随着法官年龄增大,法官还能正常履职吗?作为美国赫赫有名的资深法官,杰德·拉科夫与理查德·波斯纳却立场各异。拉科夫认为,随着年龄的增长,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官会获得更多的知识。在其看来,这就是霍姆斯法官的名言“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所蕴含的真义之一。巧合的是,乔治城大学的法学博士约书亚·泰特尔鲍姆在实证研究中得出的结论是,法官任职年限的增加未必会导致司法效率与创造性的下降。

  理查德·波斯纳虽然赞成授予法官固定的任职期限,但是他认为不宜超过80岁。他认为,年岁大了的法官不乏表现卓越之人,但是不意味着随着年岁增长,他们的智慧就一直增加。诸如丹尼尔·克莱门茨这样急流勇退的法官便认为,自己之所以愿意提前退休,是因为深感67岁的自己已经不像50岁那样才思敏捷。克莱门茨比喻道:“如果一个人在16年的时间里只从事醉酒驾驶案件审理,思维上会僵化,而不再以合理的方式去审视法律。在这种情形下,法院无疑需要补充新鲜血液,需要那些可以带来新能量、新观点的人。”

  在密歇根州,一位叫做迈克尔·泰莱的资深法官尝试着挑战现行规定。他向州法院起诉称,自己正准备参加2020年的法官竞选,以争取连任,无奈《密歇根州宪法》等规定的法官的退休年龄是70岁,导致自己失去竞选资格。泰莱认为《密歇根州宪法》的规定并不公正,违反了美国宪法中的平等保护条款。此外,他认为时移世易,法律应随之改变。

  一审法院以及联邦第六巡回法院都驳回了他提出的对《密歇根州宪法》进行合理性审查的请求。巡回法院直言道:“尽管时下人均寿命增加、老年人在社会中的地位得以提升、社会也发生了诸多变化,然而还没有必要推翻先例而准允年逾70岁之人再出任法官。”

  从上文可见,人们对于法官多老才应退休并未达成一致意见。自余观之,一如古罗马法学家乌尔比安所言,法律是善良与公正之艺术。法官吃的不是青春饭,而是艺术饭。法官的任职问题,关乎韶华,也关乎深层次的价值追寻。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