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建国后上海抢劫银行第一案

2019-05-07 20:41:53 来源:法治周末

 

  徐家俊

  监狱史学者

  12月9日,法院对与于双戈一案有关的蒋佩玲和徐根宝案开庭审理,上海的媒体进行了转播,这是中国大陆第一次通过电视转播庭审过程,在全国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1987年11月16日上午10点,位于上海外国语大学(时称上海外语学院)附近的中国工商银行西体育会路储蓄所,来了一个20多岁的青年男子,在营业柜台前东张西望,但他既不存款,也不取款,不一会儿就离开了,他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中午时分,银行关门午休,工作人员轮流外出用餐。12点左右,银行内只剩下一名女员工朱亚娣。突然,银行的后门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朱亚娣以为是同事用餐归来,前去开门。只见门口站着一个男青年,一支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她,朱亚娣拉起紧急报警系统,并大声呼叫起来。同一时刻,门口的歹徒扣下手枪扳机,“砰砰”两声,被射中头部的朱亚娣当即身亡。随后,该人听到身后有人赶来,仓皇逃窜。

  不久之后,公安人员赶到现场。现场只有地上的一摊血和朱亚娣的尸体。银行内箱柜完好无损,柜面上的钱分文未动。警方迅速成立了专案组展开侦查。警方经过现场勘查,又对银行附近的单位和住户作了排摸,并找到个别目击证人。

  被害人朱亚娣平日里工作踏实、作风正派,并无情感上的瓜葛,排除了报复杀人、情杀的因素,警察初步判断这是一起精心策划的抢劫、杀人案。根据现场留下的弹头和膛线划痕,认定被害人头部的子弹系五四式手枪所射击。该案与几天前发生在上海海运局的一艘客轮上的盗枪案有关。当月13日下午,该轮乘警室内保险箱被人撬开,两支五四式、一支六四式手枪、268发子弹、6只弹夹及1副手铐等物品被盗。

  11月16日案发晚上,上海外国语学院的一位同学注意到银行附近有一辆七八成新、黑色的永久牌自行车。次日上午,他发现那辆车还在原地,他摸了摸车垫是湿的。昨晚刚下过雨,主人一夜没有骑车。当时自行车还是“奢侈品”,谁会随意地将车子弃于室外?到了中午,那辆自行车还在原地。他想起了银行的杀人案,于是向公安部门报告。

  公安人员根据车牌号很快找到了他的主人、一位姓单的退休工人,获悉该车是在案发当天上午8点多被其儿子的同学借走的。经多方调查,该父子首先被排除了作案的可能。

  公安顺藤摸瓜找到了自行车的借用人于双戈。于双戈,1963年8月22日生,时年24岁,中等个子,偏瘦。曾在上海海运管理局下属的多艘轮船当乘警,随船走南闯北。后因赌博、贩卖外烟等违规行为,1987年9月被海运局调到上海公交公司当售票员。16日那天,他正好没有上班。据调查,于双戈交际较广,生活挥霍无度,负债数千;他还有一个在东海船厂工作的女朋友,正处于谈婚论嫁的地步。

  公安人员曾在银行案案发现场获取一枚抢劫犯在门锁处留下的指纹,根据与客轮盗枪案中歹徒留下的指纹和于双戈填写的档案材料中的指纹反复比对,三枚指纹系一人所留。另一组公安人员还将于双戈的照片与其他人的照片混合在一起,让目击者辨认,结果都指向了于双戈。

  于双戈具有重大作案嫌疑,公安机关决定将其立即抓捕归案。但是,于双戈抢先一步逃之夭夭。公安部门迅速在车站、码头、机场和道口布置警力缉查,并向各地发出通缉令。

  原来11月16日中午,行凶杀人后的于双戈,慌不择路,一路绕行,来到了东海船厂叫上女友蒋佩玲,从下午3点起一直到深夜12点,他俩去了咖啡馆,又去歌舞厅潇洒了一番。尽管于双戈表面上洒脱自如,但是陪伴在旁的蒋佩玲察觉到他有些心不在焉。次日,于双戈向蒋佩玲坦白了他抢银行杀人的事情,要赶快逃跑。

  蒋佩玲听后瞠目许久,她15岁失去父亲,21岁又失去母亲,后来与其姐姐共同生活。她非但没有勇气向公安检举,反而弄来200元钱,让于双戈早早逃跑。正在这时于双戈的父母来到蒋佩玲家,原来他们发现家中有枪支,赶来要于双戈投案自首。于、蒋两人不听劝告夺门而逃。蒋佩玲慌了手脚,重重摔了一跤。爬起后于双戈已不见踪影。

  专案组除了在上海布控力量外,又迅速向外地派出三支队伍,一支扑向于双戈的原籍山东莱阳,一支飞至广东一个亲属处,另一支则前往浙江宁波蒋佩玲的祖母家。于双戈曾当过多年的乘警,也知些公安业务,他尽量避开一些人多的地方,也不敢接近亲戚朋友。一路上,风餐露宿,在外混迹了一个星期。11月23日,于双戈匆匆来到宁波,但他不敢直接去蒋佩玲祖母家,而是到邮局准备打电话到上海探听“风声”。但电话还没拨通,就被浙江的两位公安人员捕获,并当场在于双戈身上缴获了客轮上失窃的两支手枪和子弹。

  1987年12月4日,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公开审理于双戈盗窃枪支弹药、抢劫、杀人一案。于双戈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当天,于双戈被押入提篮桥监狱,并向上海市高院提起上诉。12月8日,上海高院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原判。当晚,于双戈百感交集,给自己的父母、女友蒋佩玲写了遗书,一直写到次日凌晨2点,其中给蒋佩玲的遗书长达30多页纸。于双戈在提篮桥监狱度过了人生中最后的8天,12月11日下午他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12月9日,法院对与于双戈一案有关的蒋佩玲和徐根宝案开庭审理,上海的媒体进行了转播,这是中国大陆第一次通过电视转播庭审过程,在全国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徐根宝出于江湖义气,为于双戈保管枪支弹药,丢弃羊角榔头、旋凿等作案工具,毁灭作案罪证,构成窝藏罪。于双戈作案后仓皇逃到女友蒋佩玲处,得到蒋的资助,并共同逃跑,蒋已构成包庇案。次年1月8日,徐根宝因为包庇、私藏枪支、弹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蒋佩玲犯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