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事

致敬李步云:从战场上走下来的法学家

2019-09-29 11:26:47 来源: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马贤兴

  2019年9月10日,我国第35个教师节。

  但对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来说,其意义更非寻常。今年教师节的主题是:庆祝新中国七十华诞,弘扬新时代尊师风尚。

  这一天,我们雨花区检察院邀请我国著名法学家、“依法治国和人权保障”首倡者、86岁高龄的辩证法学家李步云教授,来到雨花区检察院主讲《人权保障的理论与实践》。
 


 

  李步云教授不是一般的法律学者,而是一位从抗美援朝战场走下来的法学家,因而他尤其深谙战争与和平、人权与法治之至理和真谛。

  我有幸主持这个具有特别意义的讲座。在对李步云教授作了介绍以后,我打破惯常做法,提议全体起立,对这位从战场上走下来的抗美援朝老战士、奋战负伤荣立战功的战斗英雄、具有现代法治精神的法学家、依法治国与保障人权的首倡者和已经86岁高龄仍在孜孜不倦弘扬法治精神、传播法治理念、培育法治人才的一代法学宗师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我和大家齐声祝福“李步云教授健康长寿”!
 

  文武双全:从战场英雄到著名法学家
 

  何谓文武双全?1933年出生的李步云以他特别的经历诠释了“文武双全”、“文武兼备”的丰富内涵。

  李步云10多岁就参加革命。1948年,15岁的李步云协助中共地下党组织“湖南济世学会”娄底分会,秘密印刷、散发《新民主主义论》。1949年11月,16岁的李步云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次年10月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扛枪上战场,荣立战功。一次战争中,他不幸负伤,左手功能几乎丧失。

  1957年,24岁的李步云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学习,攻读本科、研究生,师从著名法学家张友渔先生;10年后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工作,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又过了10年,45岁的李步云在《人民日报》发表了《坚持公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一文,这是一篇突破思想理论禁锢、具有现代法治启蒙意义、散发现代法治思想光芒的雄文!

  李步云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首批荣誉学部委员,获中国法学会“全国资深法学家”称号。
 

  一字之功:推动从“法制”到“法治”
 

  改革开放的40年也是法治中国建设的40年,李步云教授开了中国法治“第一腔”,有推动从“法制”到“法治”的一字之功。

  早在40年前,李步云于1978、1979年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发表文章,最先倡导和论证我国应实行依法治国方略和保障人权,并形成了他关于依法治国和人权保障的理论体系。

  1978年12月6日,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即将召开之际,如前文所述,《人民日报》刊发了李步云连夜撰写的文章《坚持公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这篇文章在国内外引起较大反响,被视为法学界突破以往思想理论禁区的第一篇文章,也被评价为法学界解放思想、倡导法治的“第一腔”。

  李老在讲座中娓娓道来:“我们走上建设依法治国的道路,起点应该是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李步云教授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将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作出了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也正是在这次会议上,中央明确提出,法律要具有稳定性、连续性和极大的权威,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虽然没有明确写出“法治”这两个字,但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的思想已经体现出来了。

  1995年12月,中央领导班子决定举行第三次法制讲座,题目定为“关于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制国家的理论与实践问题”。李步云教授说,他当时作为法制讲座课题组成员,他因此建议将“制”改为“治”。

  李步云教授在讲座中说,现在普遍接受的理念是,“法制”只是法律制度的简称,而“法治”则是与“人治”对应的,任何国家都有法律制度,但不一定实行法治。然而,在当时“法制”与“法治”曾是理论界争论的焦点。

  1996年2月,法制讲座课题组为中共中央政治局讲课,明确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

  正是在这一次讲座的总结讲话中,中央领导提出了依法治国方略,并对依法治国的重大意义进行了全面而深刻地阐述。

  1997年9月,党的十五大召开,报告中明确地指出,“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依法治国,是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

  “从‘制’到‘治’,二十年改一字。”李步云教授深情地说,“这可真是来之不易啊!”
 

  借调中央书记处:为委员长起草修宪讲话稿
 

  李步云教授在讲座中回忆道:1980年7月,他被借调到中央书记处研究室工作。他是当时研究室里唯一学法律出身的工作人员。报到第一天,他就接到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为叶剑英委员长起草《在宪法修改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的讲话》。叶剑英任同志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同时兼任宪法修改委员会主任委员。

  李老说,叶剑英的讲话实际上是代表中央对宪法修改定下总基调。讲话稿由他和陈进玉共同起草,他自己负责法律部分,陈进玉负责经济部分。

  “法制的民主原则、平等原则、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检察权原则应当得到更加充分的实现。”李老说他将这几个原则写进讲话稿,这在当时来看是比较先进的法治理念,为中央领导所接受并贯穿于宪法修改工作之中,他感到十分欣慰和自豪。

  当时,还有一个我国法制建设的标志性事件,就是对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由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提起公诉,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公开开庭审判。

  为了总结审判经验,中央领导要求书记处研究室负责写一篇文章。这个任务自然就落到了借调到中央书记处研究室工作的自己头上,李步云教授在讲座中回忆了这件事。

  1980年11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的题为《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的里程碑》的特约评论员文章,就出自李步云教授的手笔。文中,他对这次历史性审判总结了若干条现代法律原则:实事求是、人道主义、法律平等、司法民主等。这篇文章后来收录进李步云教授的学术著作《论法治》中。

  李老对自己撰写的这篇“特约评论员”文章情有独钟,“它充分体现了以法治国的精神,坚决维护了法律的权威,认真贯彻了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的各项原则,在国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具有除旧布新的重大意义。”

  这也是改革开放以来最早提“以法治国”的中央重要文献。借调结束之后,李步云教授回到法学研究所继续从事研究工作。
      此后,李步云教授对改革开放后中国法治建设的思考一刻未停。相继撰写并在《人民日报》发表一系列文章,其中包括为“八二宪法”献计献策,绝大多数建议被采纳。这些文章大部分用“黎青”这个笔名发表的。“《人民日报》理论部说不能老是发‘李步云’的文章,人家会有意见。”,李老风趣地说。

  1999年3月15日,九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审议通过宪法修正案,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
 

  八条标准:依法治国必须是具体的
 

  立法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社会主义法治必须是良法之治。法治国家,它必须具体,而不能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李老在讲座中这样说。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已经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定性阶段,全面改革也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全面深化改革需要法治作为保障,全面深化改革也需要纳入法治轨道,同时,需要运用法律手段来巩固、发展改革成果。

  在此背景下,2014年10月20日至23日,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这是我国改革开放40年来法治建设的第二个里程碑。”李步云教授说。

  十八届四中全会前夕,中央办公厅法规局、全国人大法工委、国务院法制办、中央军委法制局4家机构派人向李步云教授征求意见。李步云提了3条建议,后被以“要报”的形式向中央领导作了汇报。

  他的三条建议是:1、立法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如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建议,就需要中央和地方立法机关通过民主程序修改宪法或制定新的法律法规,使党的主张上升为国家意志。2、社会主义法治必须是良法之治。3、什么是法治国家,它必须具体,而不能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

  李老在讲座中一口气说出了“法治国家”的8条标准:即人大民主科学立法、执政党依宪执政、政府依法行政、社会依法自治、法院依法独立公正司法、完善法律监督体系、健全法律服务体系、弘扬法治文化。

  “后来我发现,十八届四中全会的决议里面,我的建议基本上都被采纳了。”李步云教授说到这里,感到十分自豪。大家对86岁高龄的李老有着如此敏捷连贯的思维和清晰流畅的表达,更是叹服不已。
 

  人权入宪:“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
 

  2003年6月13日,中央召开修宪专家座谈会,有5位法学家参加。李步云教授极力主张把保障人权写进宪法。当时有人提出,世界上很多国家宪法都没有这一条,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写?“我说,人家没有,我们有,是有意义的,表明我们对人权的尊重,有利于消除西方国家对我们的误解,有利于转变人们的观念,有利于我们人权状况的改善。” 李步云教授在讲座中说。

  2004年3月14日,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宪法修正案,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 庄严写入宪法。

  李步云教授是我国最早关注人权的学者之一,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他就开始研究人权,经历了我国对人权认识逐步深化的过程。“我始终相信,保障人权,实现人的尊严和价值,是社会进步的必然趋势。” 他说道。

  “这是一个从来没有探讨过的问题,如果研究一下我国罪犯的法律地位,阐明他们被判刑后,还有什么权利应受保护,还有什么义务应当履行,这对于人权保障制度的完善,会起重要作用。” 李步云教授说。

  李步云教授撰写了《论我国罪犯的法律地位》一文,从理论上阐述了罪犯的公民地位,首次提出了对罪犯合法权益的保护问题。1979年10月31日,该文在《人民日报》发表,在理论界和司法实务部门引发了激烈争论。他因此收到大量来信,有表示支持的,也有坚决反对的。还有学者撰文,认为罪犯不是公民。

  李步云教授说,如果罪犯不是公民,那么宪法关于“公民的基本权利与义务”这一规定对他们就不适用,就要另搞一套法律来规范他们。这是做不到,也没必要的。“但是当时政治压力确实不小,可我内心十分坦然与平静。因为我相信,自己的观点没有错。” 李老说。“当然,这篇文章的影响主要还是促进了法学界的思想解放,推动了全社会对人权认识的深化。”

  的确,后来的发展证明他的观点没有错。他关于“罪犯也是公民”等观点,已经为社会所普遍认可,并为1982年宪法以及1994年12月新颁布的监狱法采纳了。

  李步云教授是从1991年开始了对人权理论的系统研究。当年,他参与组建我国第一个人权研究中心,即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近30年来,他率领中心研究人员在学术研究、给中央提出政策建议、对外交流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李步云在1992年发表的《社会主义人权的基本理论与实践》一文,是国内第一次肯定人权存在普遍性的文章。1993年6月,我国正式承认人权的普遍性。他认为,人权的普遍性和特殊性各有自己的理论基础和根据,两者应当是统一的。

  2000年起,李步云教授先后在湖南大学、广州大学和广东财经大学组建了一个人权研究中心。由他主编的《人权法学》是教育部迄今为止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本和唯一一本有关人权法学的统编教材。

  李步云教授认为,“社会主义要高举人权旗帜,社会主义者应当是最进步的人道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应当是最彻底的人权主义者。建立起社会主义的人权理论体系,是摆在中国法学家面前的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众所周知,2012年9月26日, “全国杰出资深法学家”表彰大会在人民大会堂召开,李步云走上主席台,接受了“全国杰出资深法学家”奖状。这是中国法学界最高荣誉,是对李步云为我国社会主义法学理论体系建设和人权理论建设所做出的杰出贡献的最高表彰。

  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刑法学者孙谦曾评论道:“李先生从上个世纪60年代投身法理学、宪法学、人权理论研究以来,几十年如一日,先生总是站在法学的最前沿,反映时代的强音,许多理论研究成果具有独到的建树,为我国法学理论的繁荣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法哲学思想:法学研究全新的价值观和方法论
 

  在讲座最后的互动阶段,我提出李步云教授是我国最早提出法哲学思想的法学家之一,产生了深刻影响,希望李老介绍一下有关法哲学思想的精义。

  李步云教授十分高兴地回应了这一提议,他特别强调研究法学需要用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作指导。李步云总结自己的治学经验,强调自己的法学研究主要受益于哲学,是用哲学的眼光来洞察法律和法学问题。他回忆自己早在40年前就在全国法学规划会议上,发出建设中国法哲学的呼吁,并开始了对法哲学基本问题和体系架构的深入思考和具体研究。他陆续发表了一系列相关论文,初步形成了自己的颇富特色的法哲学体系。在步入晚年生活后,他更是集中心思于法哲学,专注于纯粹法哲学问题的思考和写作。今年第一期《现代法学》刊发了李老的《法哲学的体系和基本范畴》这一鸿篇巨论。

  我们注意到,李步云教授在这篇具有开创意义的重磅雄文中,展开了对法的唯物认识论、法的辩证方法论、法的科学发展观等科学体系和二十二个基本范畴的论述。截至目前,这是国内外一个全新的法哲学体系和基本范畴,充分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即在法、法律制度、法律思想中的辩证唯物论和唯物辨证法问题。在李步云教授的法哲学思想中,唯物论、辩证法成了研究对象本身,而不仅仅是方法论。
       (作者系长沙市雨花区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