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事

王嫣芸:从成为苏紫紫到成为母亲

2019-09-24 23:04:45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王嫣芸 生于1991

  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经过了快速出名、两次婚姻以及怀孕生子等事情后,王嫣芸改变了。

  早年的王嫣芸还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苏紫紫”,她创造了多项“离经叛道”的行为艺术,颇受争议。

  而若干年后,“苏紫紫”和她的微博名字“王嫣芸老朋友”一样,如老朋友般存在,她在微博中分享自己的生活与工作,也时常分享女儿的照片。
 

  走红
 

  一个贫穷而赤裸的女孩在这世上可能遭遇什么?这是2010年“苏紫紫”的故事。

  裸模,在2010年是一个正在浮出水面却仍十分隐秘的行业。彼时,王嫣芸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还在念大二的她在校内举行了一场人体艺术展览,展出自己的人体照片。这一前卫举动不但引起社会舆论的一片哗然,也将19岁的花季少女王嫣芸推至风口浪尖,就连母亲都认为她是个“神经病”。

  王嫣芸的举动与其孩童经历密不可分。

  1991年,王嫣芸在湖北宜昌长江边一栋阴暗的筒子楼出生。父母在她3岁时离婚,她在外婆的抚养下长大。在那个逼仄的家中,外公和舅舅都是赌徒,外婆兼具暴躁与慈爱。

  王嫣芸曾是个叛逆的孩子,打架、吸毒,成绩倒数第一。初三时离家出走逃往北京,被抓回来后,又仅用半学年时间就考入省重点。之后一直凭借努力保持优异成绩,然而在以湖北省综合排名第一的成绩考入人民大学视觉传达系后,她又因学费问题以“苏紫紫”之名做起了人体模特。

  在举办人体艺术展览后,王嫣芸开始正式扮演“苏紫紫”,并和媒体及大众展开一系列对话。2011年1月6日,不满记者一直纠结于自己的“裸模”身份,她坐到记者对面要求裸体接受采访,再次引起轩然大波。2012年,在经历了和舆论的几轮撕扯后,王嫣芸主动选择从人大退学,也不再使用“苏紫紫”这个名字。

  如此复杂的人生经历让王嫣芸长成了一个性情激烈的人,她处于极度缺乏安全感的状态,却也极度渴望一种有安全感的生活。
 

  婚姻
 

  成长在破碎的家庭,王嫣芸总以为自己是渴望婚姻的。她记得自己第一次去逛宜家时在里面哭了,因为那种暖暖的色调很舒服,她想要坐下又不敢,怕坐下了就不想起来了。

  20岁那年,王嫣芸遇到了第一任丈夫,很快就结婚了。

  婚后的王嫣芸,每天早上和老公一起吃早餐,一起健身,晚上两人一起看书。

  那时的王嫣芸很喜欢婚后的生活,“很简单的过日子,我之前想象的一切生活都实现了,有一个老公,柴米油盐,能看书,就很开心”。

  生活稳定后,王嫣芸不喜欢别人叫她“苏紫紫”,但她又对“苏紫紫”的那段经历心存感激,“在成为‘苏紫紫’的过程中,我看到了一个平衡的世界。这个对我来说很重要。”2014年,她写了一本20万字的小说《热狗》,讲自己作为社会消费品和家庭消费品的故事。

  第一段婚姻维持了5年,因为比她大22岁的艺术家丈夫不支持她外出工作,王嫣芸最终选择了离婚。
 

  “小意外”
 

  离婚后不久,25岁的王嫣芸就发现自己怀孕了,那时的她住在崔各庄,在那里认识了邻居老邹,一个留长发、胸脯宽阔的男人。老邹在俄罗斯牧场长大,爱好做皮划艇,过着简朴的嬉皮士生活。

  王嫣芸和他在一起的恋爱状态是更自由的,以前剃寸头的时候第一任丈夫会很生气,但第二任丈夫甚至亲手帮她剃光头。

  尽管有了新恋情,王嫣芸还是决定留下这个孩子,她想证明她可以把孩子养好。随后,她给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在孕期挣100万元。她在整个孕期接了3个项目,有电视导演,也有影视编剧。在片场,同事们会看到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冲过去了”。在机房通宵的时候,她睡在地板的充气床上,没有被子,穿个羽绒服,“帽子一盖就那样睡”。

  孩子出生后,王嫣芸给孩子起名“小意外”,意思是“意外之喜”。

  以前,她对于孩子一直处于排斥状态,她觉得突然来了一个“心肝宝贝”占据自己的生命是要警惕的。但突然有一天,她意识到,“母亲是一个主动选择去成为的过程,并不是说因为是女性就是母亲了。而是选择了舍弃自己的一部分去爱一个从你身体出来的小生命,并且和她一起共同成长,那一刻你才成为母亲了”。

  像许多产妇那样,当生活的重心转向孩子,王嫣芸觉得第二任丈夫看她的眼光有时候会有疏离感,双方也不时爆发一些矛盾。

  2018年1月2日上午,她和第二任丈夫老邹去了民政局,门一开就领了离婚证。

  如今在北京,王嫣芸租的房子里,客厅和走廊上都挂满了画。最大的一幅是一个女孩抱着一只鳄鱼,很果决的样子,她希望自己和女儿都是这样的人,“不要软弱”。

  “小意外”也正在显露出这样的气质。她不愿意被喂饭,如果不给她碗和勺子她宁愿不吃。带她去早教中心攀岩,姥姥想扶她,她回头发出慢悠悠又坚定的声音:“再见。”这是她仅有的会表达拒绝的词汇。家里有一盆兰草,容易划手。但她坚持要去抓兰草的叶子,王嫣芸把她抱远,她又自己走过来抓。“越不让做什么,她就越要做什么。”王嫣芸哈哈大笑,“我妈说,完了,和我一个德性!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