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事

农民工维权愿意去宁陵法院

2019-08-14 01:03:12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农民工特邀代表和河南省宁陵县法院院长王宏伟(左二)共同为农民工维权工作室揭牌。 边丽娜 摄

宁陵县法院法官走进工地开展普法宣传。 边丽娜 摄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汪俊杰

  讨薪3年,辗转多个部门,从山东、江苏到河南,来回几十趟。“跑了几年,真觉着没啥指望了。”无奈之下,河南宁陵县华堡乡村民余建杰求助宁陵县人民法院。“只用了90天时间,俺们的血汗钱就被法院给要回来了。”

  怎样让讨薪农民工打得起官司、打得赢官司?2017年11月30日,宁陵县法院率先成立河南省法院系统首个“农民工维权工作室”。近两年来,有600多名像余建杰一样的农民工,通过农民工维权“直通车”,追回劳动报酬800余万元,有力维护了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和社会稳定。
 

  90天追回38万元工资款
 

  2017年,正月十六,年味尚未散去。

  宁陵县法院大门外,余建杰来来回回踱着步,一脸愁容。

  “怎么样?”马国强急切地问。

  “还是不接。”余建杰放下手机,无奈地摇摇头。

  马国强使劲地跺了下脚,无奈地叹了口气。余建杰前一秒还沉浸在电话终于能打通的喜悦中,后一秒就因为欠薪人不接电话而沮丧不已。

  “咋办?”马国强问。

  “还能咋办,打官司吧。别再怕打官司了,屈死不告状,那是过去的说法……”李金川在一旁小声抱怨。

  “咱们先进去吧,打听下试试,钱能不能要回来,看运气了。”话虽如此,余建杰心里其实很不甘。

  余建杰等人在法院诉讼引导员的指引下,来到法官吕春元的办公室。憋了一肚子的委屈,却不知从哪里说起,余建杰没头没脑地问:“没钱能不能打官司?”

  余建杰突然撂出这句话,让吕春元愣住了。“先坐下,慢慢说。不管打什么官司,记住一句话,共产党不会让咱老百姓吃亏。”法官的一席话让余建杰等人放下拘谨,开始诉说自己这些年遭的罪、吃的苦。

  吕春元微笑着侧耳倾听,终于弄清原委:2013年至2014年,余建杰等人跟着老乡马国英到山东省某地从事砌墙、粉墙等劳务,工程完工后,欠的38万元工钱至今没结。连续找了几年,最后欠薪人连电话也不接了。

  “案件也不复杂,先办理立案手续吧。家庭有困难,可以出具相关证明,咱们走减、免、缓交诉讼费程序。”吕春元说。

  从开庭到执行,仅用90天,余建杰等人就拿到了迟来的38万元工钱。

  “从不抱希望到喜从天降,就跟坐过山车似的,到现在还没缓过劲儿来。”余建杰看着自己的血汗钱,眼圈红润,拉着法官的手久久不松开,“打官司没掏一分钱,还让俺赢了官司。”

  “宁陵县是河南省劳务输出重点县,涉农民工案件较多。当务之急,是为农民工讨薪开辟‘高速通道’。”宁陵县人民法院院长王宏伟说,让他们少走弯路,少费时间,少花成本。
 

  开辟农民工劳动争议案件“高速通道”
 

  “为讨工钱去打官司,即便打赢了官司,实际上还是输了。”宁陵县柳河镇村民韩小伟毫不掩饰自己的观点。

  韩小伟给法治周末记者算了笔账,“为了讨回千把块钱,先搭进去几百块钱(路费、食宿、诉讼费等),来来回回往法院跑几趟,至少耽误十几天干不成活儿,又少挣千把块……”

  一场官司打下来,费心、费时又费力。“我也不知道啥维权,就知道欠了工钱就追着老板要,再不给就堵大门儿……”

  如何降低农民工的维权成本?宁陵县法院专门开辟了农民工劳动争议案件“高速通道”,做到快立、快审、快结、快执,优先立案、优先审理、优先执行,依法免除困难农民工的诉讼费、执行费。

  这条“高速通道”就是农民工维权工作室,是集引导、咨询、立案、调解、审判、执行、宣传于一体的“七位一体”综合工作室。

  “工作室采用‘1+1+1+1’模式,一名副院长带领一名法官、一名书记员和一名执行人员,专门负责涉农案件工作。”王宏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在宁陵县法院的实践中,凡涉及农民工的案件,直接从立案窗口转移到工作室。实行诉讼程序能减则减,诉讼环节能省则省,诉前调解、小额速裁、先予执行、先行判决、先行调解能用则用,用最短的时间保障农民工权益。

  “堵大门儿也没堵来工钱”的韩小伟,只好来到宁陵县法院寻求法律的支持。

  “苦点累点倒不怕,可一旦到法院打官司,这点工资根本不够折腾,真是耗不起。”韩小伟依旧顾虑重重。

  “这是涉及农民工工资案件,按照政策可以减免诉讼费。”书记员李苗苗的话,让韩小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不是免费帮我打官司嘛!”

  不到11天时间,3万元工钱就汇至韩小伟的账户。韩小伟惊喜交加,“维权工作室就是给咱农民工撑腰的,以后再也不用为讨工钱闹心了”。

  “对于5万元以下的案件,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力争在20个工作日内审结完毕,5万元以上的则尽量适用简易程序,缩短案件审理时间,尽早尽快结案。”农民工维权工作室负责人吕春元说。
 

  让农民工感受法治的温暖
 

  韩小伟亲历过的“堵门式”维权屡见不鲜。为讨工钱,农民工也是“奇招”频出——堵门、堵路、跳楼等手段层出不穷。农民工剑走偏锋的“另类讨薪”看似不懂如何维权,但这背后其实是无奈和无助。

  “破解讨薪难,法治当撑腰。”宁陵县法院农民工维权“直通车”让农民工在最短时间内拿到血汗钱,维权成本降下来的同时,让农民工敢维权、懂维权、会维权。

  遇到个别农民工有理没证据的,咋办?为确保讨薪农民工有理能赢,法官指导他们依法收集证据;对于因客观原因不能提供相关证据的,法官主动到工地看现场、调查取证。

  遇到“老赖”,咋处理?宁陵县法院打出组合拳,让“老赖”不能赖、不敢赖,织就一张密集的“受限大网”,让“老赖”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组建河南省首家公安机关派驻法院警务室,公安找人,迫使其现身;与相关职能单位联网,信息化查控、分分钟冻结,实现多种财产形式的“一网打尽”;以打促执,联合检察、公安机关集中打击拒不执行判决、裁定行为,支持申请执行人依法提起刑事自诉。

  与此同时,加大涉农普法宣传力度。增强农民工依法维权意识的同时,让用工单位明白侵权所承担的法律后果。

  相关专家认为,“农民工维权工作室”的成立,把涉农民工案件从原有普通案件中剥离出来,更专业、更快捷地实现涉农案件的快立、快审、快执,打造“精细管理、明确分工、快捷维权”的涉农维权新格局,让人民群众有更多的司法获得感。

  忙碌了一年,辛苦有所得,是农民工朴素的公平正义观。在王宏伟看来,让农民工搭上维权“直通车”,就是要让农民工感受到法治的温暖,在有尊严地劳动的同时,不再让他们在讨薪的路上“等薪来”。

  2017年12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到宁陵县法院调研工作时表示:成立“农民工维权工作室”,可以采取有力措施,通过执行工作坚决清理拖欠农民工工资,有效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这个做法很好,非常值得推广。

  责编:王海坤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