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事

陈夏红:学术大合唱时代的行吟歌手

2019-09-24 23:38:25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陈夏红 生于1981

  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每周三晚上,陈夏红都会准时出现在中国政法大学昌平校区的教室里。不是讲座、也非读书沙龙,此时,他的身份是破产法课程的老师。

  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研究员,欧洲破产协会、国际破产协会会员,其实破产法才是陈夏红的老本行,但更多人对他的印象则是多年来记录老一辈政法学人的文章、书籍和赤诚之心。

  2006年的《百年中国法律人剪影》、2010年的《沉浮与枯荣:八十自述》、2011年的《政法往事:你可能不知道的人与事》、2013年的《出没风波里:江平和他的时代》再到2016年的《风骨——新旧时代的政法学人》、2017年的《钱端升全集》……

  正如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所说的那样:“陈夏红开启了我们国家对于法学界历史人物的研究。”
 

  开启法学界历史人物研究
 

  “辛酉岁立夏生于洮河岸边大沟寨村。1岁到4岁生病。5岁到7岁挨饿,此后在学校入队入团入党。千禧年后,落草军都山下中国政法大学至今,半工半读,非法非史。”

  1981年,陈夏红出生于甘肃省定西市岷县。尽管陈夏红已经在中国政法大学学习、工作了近20年,但不消费力仍能听出话里未变的家乡味道。这口音连同西北人的那份淳朴、执著,一直跟随着这位政法学人的打捞者。

  问及为何写这些法律人,陈夏红常常会用这样一句话回答:“就像问爬山者为什么要爬一座又一座山,他会玄妙而富有哲理地告诉你:因为山在那边。我的答案与此类似,因为法律人在往事中,因为政法往事在那边。”

  2003年,《南方周末》一篇名为《被遗忘30年的法律精英》的报道让还是中国政法大学学生的陈夏红深受震撼。潘汉典、盛振为、卢峻、王名扬……这一长串的名字,让人感到陌生,如果不是这篇报道,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他们存在过。

  作为一个本科生,陈夏红有了非常强烈的探索欲望,民国法学人物的故事太多了,驱动他的不仅有好奇心,还有同情心。当时,研究中国法律人的作品并不多,陈夏红开始在网络上发表与民国法律人相关的研究文章,当时恰逢网络兴起,BBS风靡,一些读者留言鼓励,甚至把自己了解的资料发给陈夏红,支撑着他的研究越来越深入。

  在此期间,陈夏红经历了工作调动、读研读博,尽管工作、学习繁忙,但是关于政法学人的研究一直没有放下。

  2006年,陈夏红的第一本书《百年中国法律人剪影》出版。这本书也开启了他持续十多年的法律人旁观者的身份。民国时期的法律人才总数虽然不多,但精英却不少,把这些埋没的精英传记整理出来,就是很大的贡献。江平称陈夏红就是开拓这片处女地的先锋。
 

  法律人研究不会割舍
 

  做历史研究,史料是最有力的证据。

  在陈夏红并不宽敞的办公室里,放了大大小小七八个书架,凡是有可以放下书的地方,早已被塞得满满当当。将这些书籍、史料视若珍宝的陈夏红对他们了如指掌。

  提起自己的“资料库”,一向谦虚的陈夏红难得地骄傲起来,“在我的能力范围内,能找到的都找到了”。

  提起收集资料的过程,他未加思索就准确地从书架上拿出了吴恩裕的原版图书《论中国国家的起源问题》《曹雪芹丛考》,转身又在其他书柜上拿出了钱端升的著作……简体字、繁体字、竖版、外文版,有些书已经泛黄甚至破损。这些都是他从全国乃至全世界收集来的。

  1998年,台湾《传记文学》出版光盘版,包括了36年间出版的433期杂志。该刊以发表民国人物的传记和史料为主,这让陈夏红心动不已。8000多元的售价,相当于他当时4个多月的工资,陈夏红咬咬牙,还是托人买了回来。据说,他是唯一一个以个人名义购买这个数据库的顾客。

  当时的政法学人与社会互动频繁,写文章、发时评,每一句话、每一篇文章、每一本日记都是他们为后代留下的思想财富。资料多对研究者是好事,但是对没有经费、自掏腰包的陈夏红却也是一种压力。

  陈夏红曾说:“我觉得早年比较困难是没钱,现在比较困难是没时间。到目前为止,我搜集钱端升及其他法律人物的资料,所有费用都只能靠自己承担。比如我托人从哈佛大学复印钱端升的博士论文,四五百页,花了近千美元,相当于当时我两三个月的工资。还有我这几年去各地档案馆寻找资料,各种费用都是自己承担。这都是需要面对的困难。”
 

  重回破产法,法律史初心不变
 

  2017年,《钱端升全集》出版,陈夏红曾开玩笑地说,这会是他研究法律人物的一个休止符。这几年,他的重心慢慢回归到破产法、回归了讲台,但他也想着,等自己不那么窘迫的时候,能够继续从从容地修订完善《钱端升先生年谱长编》,写一本经得住时间考验的《钱端升评传》。

  在陈夏红的学术之路上,法律史和破产法其实始终是交织在一起的。他的法律史功底让他在完成同样偏重法律史的硕士论文《近代中国的破产制度变迁》时获益匪浅。这篇论文还发表在《政法论坛》上,有学者表示,这是近年来他看到的对中国近代破产制度考述最为详备的文章。

  2007年,陈夏红被录取为高校教师序列硕士研究生。在报专业、选导师时,陈夏红特意选择李曙光教授,并因此选择经济法专业。李曙光教授是我国早期培养的法制史博士之一,他的博士学位论《晚清职官法研究》迄今仍一纸风行;李曙光教授从法律史到破产法的转型,给了陈夏红极大的鼓励。共同的志趣、爱好和话语,让师生之间的交往更有深度和广度。

  2011年,陈夏红游学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按照两个大学最初的合作协议,陈夏红要在一年的时间内完成破产法英文博士论文初稿;但同时,他还得完成后来以《风骨:新旧时代的政法学人》为名出版的书稿。他的白天属于破产法,夜晚属于政法学人,白天用英文研究跨境破产的制度,晚上则用中文写作新旧时代政法学人的故事。辛苦程度,难以想象,即使分身乏术,陈夏红也从未想过放弃。

  现在,回到破产法领域,陈夏红依旧不改“资料控”的本色,关注世界上最新的研究成果,不断斥巨资从国外购买破产法领域最新出版的书籍。得益于此,他的知识星球“破产法百家谈”已经成为国内破产法领域最前沿的资料库。

  但无论是在什么领域,陈夏红都有自己的坚持,他认为现代学术体制越来越工业化、官僚化,耗费巨大但产出平庸,表面热闹但实质空洞。他更愿意做一个学术大合唱时代的行吟歌手,哪怕很多时候不得不自言自语,哪怕有时会跑调。陈夏红说:“我早期在法律人物领域的积累,现在乃至未来在破产法领域的深耕细作,我希望都能够实现这个期许。”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