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事

“战神”林伟光的本色

2019-05-21 23:08:52 来源:法治周末


原题: 中国刑警报道(九)

      “战神”林伟光的本色
 

  21世纪初,广东省佛山市经济高速发展,流动人口的剧增使得治安形势更加复杂,飞车抢夺猖獗。2004年年初,佛山市公安局为此成立了“打两抢”专业队,这也是全国第一支专业打击“两抢”犯罪的公安队伍。
 

  后来,这支队伍并入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组建成立第八大队。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刑警支队第八大队已经成为佛山警界最神勇的警队,被百姓誉为守护平安的“铁骑神鹰”。
 

  “铁骑神鹰”的领头人,佛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八大队大队长林伟光更是因为数不胜数的英勇事迹,获得了“战神”的美名。林伟光曾纵身跳下6米高的桥勇擒飞车贼,也曾在高速驾驶摩托车时,双手离开车把拔枪上膛枪击案犯,从警以来,参与抓获2500多名犯罪嫌疑人、先后30多次负伤。
 

  林伟光和他的打击“两抢”专业队,曾在佛山的滚滚红尘里,无数次上演生死时速,拼出了一条条平安的路。


广东省佛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八大队队长林伟光。


伤愈归队,林伟光(右)从佛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向百名手里接回配枪。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夏晓露
 

  在广东省佛山市,一提起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八大队,人们就会回想起21世纪初的摩托大军,回想起那段街头“两抢”(指抢夺和抢劫两种犯罪行为)犯罪案件每年高达四倍的增长率,每月最高发案达50多宗的黑暗岁月。
 

  刑警八大队的前身,“打两抢”专业队专门为打击“两抢”而成立,警队果然不辱使命,屡建奇功。其领军人物——佛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第八大队队长林伟光,则被市民们誉为“战神”。
 

  新扎巡警心中的刑警梦
 

  广东省佛山市圣堂大街4号的刑警八大队,已听不到一点昨日摩托车的轰鸣。林伟光一拐一拐地穿过窄长的走廊,走进最里头的办公室。
 

  眼前的他,已是从警后第39次受伤,最后一次大难不死,正受命接受康复治疗。据说住院期间,他还偷偷破了一宗震惊全国的特大盗窃案。
 

  现任刑警支队长向百名发话:“不恢复好身体,就不能接手任务。暂停你刑警八大队队长职务。”
 

  林伟光这次也是从医院溜出来的,右手臂上还打着绷带,黄色的药水渗在白色绷带上。
 

  他用左手将杯里的茶一饮而尽,开始讲述他的故事。
 

  那是一个炎热的9月,刚当上巡警不久的林伟光和队友郭华正在街上巡逻。看到高瘦、矮胖两个人从祖庙路往城门头下城广场走,林伟光把巡逻车隐蔽地开到附近,车速慢了下来。
 

  郭华问:“发现目标了?”“我觉得左前方一高一矮两个人眼神不对劲,很可疑。”眼里要有案子,嫌疑人自会浮出来。
 

  “这两个人神色紧张,左顾右盼,像在找什么东西又不像在找,目光游离。他们的目光触到我的眼睛,第一反应是快速躲过我的眼神。其实巡警的眼神也是到处瞟的。我们是为了发现罪犯,而盗贼是为了发现钱包。”林伟光说小偷和“飞抢”嫌疑人和普通人走路方式、眼神都是不一样的。
 

  人们都穿着短袖的时节,这两个人外面还披着长衫。林伟光的师傅说过,一般盗贼喜欢用衣服掩饰作案。而且这两人裤脚的位置鼓胀,像塞了很多东西。
 

  眼看这两人脚步加快,到一拐弯处,突然开始跟踪一名穿西装的白领女性。她快他们就快,她慢他们也慢。
 

  林伟光急忙加速,将车停在巷口拐角,围堵他们。这两人一见,先愣了一下,随后抬腿就想跑。郭华跳下车先将矮个子逮住。林伟光则将车头一甩,挡住高个子的去路,“警察,配合检查。”
 

  被困住的高个子浑身发抖。这小子真不经吓,倒给林伟光这个刚当巡警不久的新兵仔壮了胆,有了底气。林伟光顺着高个子的裤子一摸,裤脚上有一条条一串串的硬物。
 

  这时候,矮个子镇定地说:“不好意思。我们着急去火车站接人。”
 

  林伟光转脸与旁边的郭华对了一下眼神。正当郭华回应时,矮个子居然拔腿就跑。郭华非常警觉,追了十几米,便把矮个子按下。
 

  林伟光这边也已经从高个子裤子里搜出一支撬门的20多公分长的铁笔,一把一字口螺旋状的螺丝刀,全用封口胶绑在腿上。腰上也绑了3把七八公分长的螺丝刀和粘了双面胶的长镊子。还搜出一张宾馆房卡。
 

  高个子说他们是去批发市场办货的,咖啡色的房卡属于外贸宾馆,矮个子交代的又不一样,说是找亲戚,正准备租房。
 

  “口供不一,有料到了。”林伟光马上用对讲机请求支援,并押着两人前往外贸宾馆。
 

  打开房门,屋里还有两个人在睡大觉。听到响动,靠窗那人伸手从枕头下掏出一把明晃晃的西瓜刀,向巡警刺来。从小学武的林伟光一个飞身猛扑过去,将那人压在身下。仔细一看,居然是林伟光抓过又因证据不足被放走的贼精阿钟,这可让吃过亏的林伟光“扬眉吐气”了。
 

  随后,林伟光和队友们在房间搜出大量“偷盗抢”作案工具,珠宝、玉器、手镯、金、玉、小叶紫檀等赃物。这回林伟光不仅抓住了阿钟,还将他的老巢连根拔起,抓捕了二十几名偷盗嫌疑人。
 

  林伟光和郭华立了三等功。
 

  那些年,能立功可是凤毛麟角,林伟光入警一年多就立了三等功。直到那时,他才感觉自己做警察真正上了道。同时,也产生了要做刑警的念头。
 

  经过一段时间巡逻和侦查,林伟光总结出一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经验:一是发现目标,从问号中找蛛丝马迹,从眼神中找目标,从问题中找漏洞;二是从穿着分析,作案嫌疑人来自东南西北哪一方,比如穿牛仔裤、波鞋的是本地居多或粤西一带,穿衬衣、外套、凉鞋的是粤东一带;第三是类型犯罪,入室盗窃的穿得光鲜,街头作案的穿得朴素,诈骗的开高档车、穿金戴银等。
 

  发现目标分析研究,最终确定对象。对象确定后,不急着抓捕,沉注气,按兵不动,必须想办法让每个事主都报案,无论被盗了多少,积累到一定数额,才能入罪。最后等证据确凿后,再下手抓捕,一网打尽。曾经因为证据不足,把小偷抓了放、放了抓的经历,让林伟光十分重视证据的收集。
 

  经过几年做巡警的训练,林伟光说他们看人的眼力,比坐在祖庙路泥模岗前算命的老头还准。
 

  搞刑侦出身的向百名比林伟光年长5岁,他说,当年就想把林伟光“收”归刑警。林伟光长得大众形象,但“入戏”感强。化装侦查时,脖子挂上手指粗的金项链,戴着大墨镜,穿着皮夹克,一跃摩托,再露出个大金表,活脱脱一黑老大;若换上工厂服、运动帽,推一破自行车出现在农贸市场,没人会多看一眼。林伟光就是扔在人堆里容易模糊嫌疑人视线的那种类型,抓捕勇猛又有经验,特别适合搞外侦。
 

  是警察都有刑警梦。从1995年,学机械专业的林伟光应招当了巡警,就一直在为实现刑警梦而奋勇向前。
 

  “车神”林伟光与嫌疑人“风之子”的较量
 

  在林伟光捉获的犯罪嫌疑人中,有个叫“风之子”的抢劫犯,为啥给嫌疑人起“风之子”这么个雅号,林伟光解释说是因为他骑摩托飚车抢劫,来如风去无影。
 

  其实,林伟光不仅是“战神”,还是“车神”,车技十分出众。碰上同样厉害的“风之子”,自然激发了斗志,想较量较量。
 

  那段时间,110接警不断:禅城发生抢劫,南海发生抢劫,桂城、高明、大沥、西江路发生抢劫……八大队每时每刻都在出警,圣堂大街4号昼夜是警队摩托进出的轰鸣声。
 

  八大队采取路面布网守候侦查,前几天都是一无所获,直到第五天下午6点多,两台摩托飞车抢夺后,超速飞奔,招摇地炫耀车技,十分嚣张。其中一台改装过的红色雅马哈摩托十分显眼,时速100公里以上,车手竟然不戴头盔。
 

  当时,林伟光负责此系列案件的侦破,队友高比和外号“车神”的何国华负责跟踪,结果跟丢了。竟能甩掉“车神”,这还是头例。
 

  林伟光守在电脑前,查找同类案件的特征,他发现近期系列抢劫案都出现一个共同特点:连续作案三四宗后,停一二天;红色摩托一出现,报警频率就高,车手从不戴头盔;喜欢在城区区域作案,下手快,逃得快;逃跑方向往北边。事主大都反映:抢得太快,看不清。
 

  继续撒网守候,10多名队员每天装扮成搭客仔、维修工、送水工,不停地在路面“溜达”。
 

  火车站、东方广场、祖庙路……每个点都报告发现红色摩托,但一遇到红绿灯路口,遮住车牌的红色摩托就像风一样消失了。盯不住,跟不上。
 

  这天,林伟光扮成搭客佬,骑上红色“牛哥”本田摩托守候在东方广场路段。突然,红色雅马哈出现了。红色雅马哈在城区快速穿梭,遇到障碍物,一跃一绕轻松避开,开至土路地段,沙尘飞扬,没戴头盔的“风之子”竟不减速。
 

  棋逢对手,林伟光暗自惊叹,此人车技真不一般。一路上,“牛哥”和雅马哈两匹红色“赛马”不分上下。雅马哈突然提速,林伟光的车速也马上要超过时速120公里,达到失重的危险速度。林伟光勉强跟了一会儿,眼睁睁看着改装了发动机的雅马哈没了踪影。
 

  谁知,5分钟后,红色雅马哈和另一台嫌疑摩托迎面倒了回来。就在雅马哈消失的5分钟内,前方又发生了一宗抢劫案。
 

  林伟光立马掉头继续追踪,并不断向“风之子”发出警告:“我是警察,你们跑不掉了!”嫌疑犯“风之子”突然使出阴招,向林伟光和队友易康成不断地洒辣椒粉。坐在另一辆摩托车后排的嫌疑人,则抡起摩托车防盗锁向易康成砸去。刚被辣椒呛到的易康成,强忍着将车闪离一边。
 

  林伟光急中生智,双手脱离摩托车方向把,从腰间拔枪上膛,向天鸣枪警告。驾驶着时速120公里的摩托车,双手离把、鸣枪,如果不是练过,后果可想而知。
 

  “风之子”听到枪声,随即拼命逃窜。其他同伙依旧用防盗锁攻击着林伟光和易康成。林伟光再次举枪,对准嫌疑人的腿部和车射击,嫌疑人中弹后,倒地不起。
 

  这一役,抓获两个嫌疑人,但“风之子”却再一次逃得无影无踪。
 

  返回队里后,林伟光召集抓捕小分队成员集中在会议室。内勤张辉搬出磁板,三角、锐角、圆点、直线、曲线……最后,形成一张实战布防图。八大队的案件分析经常借助“思维导图”让“死案”起死回生。
 

  为了把这个犯罪团伙连根拔起,警队专门改装了几辆马力为250cc的摩托。
 

  同时,警队开始进行摸排接力棒式跟踪,发现目标后,不急于抓,以免打草惊蛇。但嫌疑人车牌一直是遮挡的,这一难点必须先攻破。
 

  这天,林伟光和队友秘密跟踪红雅马哈到一家酒店门前。林伟光趁“风之子”吃饭的时候,扮成捡垃圾的靠近雅马哈,查看车牌。队友何国华调侃连日来被风沙吹得灰头土脸、衣服脏兮兮的林伟光,不用装扮就能“上场”。
 

  最大的难题终于破解,根据车牌号信息显示,车辆登记在曾因盗窃被捕入狱的罗某辉名下,此人反侦查能力极强,经常盘踞在大沥镇一栋出租屋内。
 

  经过多日的侦查,这个团伙终于浮出水面,这是一个从打配合、放哨,到抢、销等一条龙作案的团伙,特别是还有后勤保障(摩托维修档帮改装和多个销赃窝点)。以“风之子”为首,并负责训练车技。
 

  林伟光作了“品”字跟踪部署,采取外围攻其不备的战术。由林伟光打“前锋”,先跟踪不抓捕,一是收集更多证据,二是追查销赃窝点,一举全歼了“风之子”罗某辉飞抢团伙,抓获团伙成员12人。
 

  溜出病房破大案
 

  那天早晨刚上班,林伟光就接到警讯:禅城区卫国路上发生抢劫案。
 

  林伟光开上摩托,5分钟便赶到了现场。受害的女子满身是血,见警察来了,当即瘫在地上,早已吓得说不出话来。
 

  内勤张辉打开档案柜,取出厚厚的十多本“两抢”发破案记录档案:卖鱼老人因被抢,头撞在墙上倒地身亡;一女子包被抢时,被嫌疑犯的摩托拖行20多米……
 

  仅2004年中心城区禅城接报“两抢”警情就多达9160宗。“两抢”案件不断发生,搞的人心惶惶。
 

  市公安局局长听到情况汇报,拍着桌子说道:“光天化日之下抢劫抢夺如此猖獗,把佛山的脸丢尽了,马上选调精干力量成立‘打两抢’专业队。”
 

  机不可失,林伟光终于当了刑警。到了专业队,他才明白,“打两抢”犯罪,很多时候是“肉搏”拼命。
 

  那天,“虎牙仔”抢了一个包后,准备再次寻找目标。没想到身后跟着三四台摩托,这是林伟光的绝招:“品”字形夹击追捕。从祖庙路到城门头七转八拐,整整追了九条街。
 

  眼看就要截获,不料,“虎牙仔”车头一拐,进入一条窄巷,林伟光紧咬不放。突然,巷子里开出一辆大货车,将林伟光连人带车撞飞到马路对面。林伟光大腿受伤,血从裤子的破洞里直往外冒……
 

  林伟光跛着流血的腿走进急诊室。护士见状喊道:“谷医生,有急诊。”
 

  “嘘!千万别告诉谷医生。”谷医生名叫谷婷婷,还有3天就要与林伟光举行婚礼了。她看到队友们扶着未婚夫进来,抽了一口冷气。
 

  谷婷婷定了定神,接过护士手上的针,一共缝了39针,准新娘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初次相识,也是这样的场景,林伟光受伤入院,谷婷婷是医生。
 

  她含着泪责怪道:“后天婚礼取消。”“别别,我能行的,一定如期举行。”林伟光赶紧安慰着未婚妻。
 

  得知林伟光又受了伤,向百名气得双眼冒火,又充满担忧:“你这个愣头青,咋就改不了呢?”
 

  就在最近一次受伤康复期间,已经40多岁的愣头青又溜出病房去破大案。
 

  那天,接到支队指令,要侦查、抓捕一个流窜5省市的作案盗窃团伙。此团伙作案后,几乎不留痕迹,案发地公安机关一筹莫展。怎么可能一点痕迹没有?只要作案,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林伟光在病房,像热锅上的蚂蚁。当晚就从医院偷偷溜回队里。
 

  接到报案是在11月14日早晨10点多,事主金先生的母亲早上8点多出门买菜,10点多回家发现家里被盗,被盗现金3300元人民币。
 

  数额不大,盗窃也没什么疑问,只是这个“梁上君子”团伙作案后,现场一枚指纹、一个脚印都没留下,就像隐身人作案。作案时间只有两小时,动作麻利娴熟。
 

  这时,得到支队的准确信息,是江西人作案。林伟光和同事马上走访附近可落脚的地方,没有任何痕迹。
 

  警队调出两年前发生的江西宜春籍入室盗窃案卷宗进行研判比对,手法基本一致。
 

  经过再次查看小区监控,林伟光发现一辆白色别克小车,前排的人戴着大口罩,进出时间正是案发时间段,但是看不清人的样子和车牌号。
 

  警队连夜召开案情分析会:一是通过行车轨迹现场走访排查,视频追踪,查找车牌来源;二是将作案车前后的活动轨迹,形成研判轨迹,推送相关部门协助;三是与2016年年底作案的几宗宜春籍入室盗窃案件,串并案侦查。
 

  林伟光一改往日的外侦打法,昼夜守着电脑。将近20多天,反复分析车辆轨迹,一点点从细节上比对可疑车辆,眼珠子都快看爆了。就在最艰难的时刻,车辆“特征码”出现了。仍是白色别克,坐前排的嫌疑人全程佩戴口罩,与上一案手段完全相似。
 

  经过团伙模型成效信息串并案分析比对,车辆情况和一条条重要线索逐渐浮出水面:4个嫌疑人一个市一个市的跳跃作案,作案后更换车牌,前前后后换了20多副;在非作案状态下,不投店不住宿,停留不超过三小时,吃喝睡觉都在车上,不接触任何可能暴露身份的东西,并且逆行思维,白天作案。
 

  获取有限线索后,八大队发现嫌疑人在潮汕沿线移动作案,从潮州到惠州,再到汕尾、中山、广州,最后锁定清远。
 

  当时,林伟光因身体内还带着许多钢钉和一块13公分的钢板,痛得直冒冷汗。连续工作20多个小时后,水和饼干、盒饭都没了,手机充电宝也没电了,兄弟们说:“我们已经弹尽粮绝……”
 

  可林伟光的第六感告诉他,曙光就在眼前,“再坚持半个小时,不行就撤”。
 

  半个小时不到,嫌疑人的车辆出现在清远市清城区龙塘镇朱屋村一个很隐蔽的角落。经过侦查,嫌疑人全部呆在车里。
 

  在村里抓,还是跟踪上高速后抓?对方有没有武器?种种不可预知的危险,在林伟光的脑海里旋转。最后他决定:最大限度减低伤亡,在村里秘密抓捕。
 

  林伟光挑选了队里最好的3个车手,分开3台车,前哨、中锋、冲锋队,品字形包围,关灯熄火等候。林伟光在前哨位,离嫌疑车300米左右,负责向每台车驾驶员通报嫌疑人车辆情况。
 

  3台车伺机发动,以最快的速度逼近白色别克车,当时车内4名嫌疑人还在睡大觉。
 

  当林伟光给团伙主犯袁云戴上手铐时,他惊讶地问道:“你们佛山警察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袁云作案3年,一直顺风顺水。他可能没有听说过: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拼命三郎转型新警务
 

  “阿光这小子出了名的不要命,性子烈。总这么整,身上这么多伤,我们得为他的健康负责,对他的家人负责。大勇,也要有大智。”公安局局长听完向百名的工作汇报,非常严厉地说。
 

  向百名笑咪咪地说:“阿光早年干活,是有点‘二’。可现在不比从前了,他是赵子龙上阵,百战百胜呐。刚爽豪迈,疾恶如仇。当刑警,得有性格才行。”向百名这次带着小九九,“局里马上要提拔一批干部,是不是考虑考虑……”
 

  话还没说完,向百名的手机响了。“什么,林伟光从高架桥摔下去了。”向百名顿时觉得一股热血冲上头顶。
 

  “什么情况?”局长问。向百名立即汇报:这两天林伟光带领侦查员前往肇庆抓捕特大走私烟草团伙犯罪嫌疑人,已连续两天两夜没有合眼,在追捕两名主要嫌疑犯时,摔下高架桥……
 

  “联系最好的医生,一定要抢救过来!”局长急得一拳砸在桌子上。
 

  这天,向百名到医院看望住院治疗的林伟光。林伟光曾经8次重伤住院,11处骨折,看着满身伤痕的爱徒,向百名鼻子直发酸,一阵哽咽。他心疼这个不知惜命的队友,也担心他家里整日提心吊胆的母亲、妻儿。
 

  向百名拿起林伟光全国公安一级英模的证书,一边抚摸,一边说:“我希望,以后这种本本,凝聚的是你的智慧,而不是鲜血,甚至生命。”
 

  时隔一年,身受重伤的林伟光才伤愈归队,老领导向百名亲自把配枪交还给林伟光。今年45岁的林伟光,已一头扎进智慧新警务战术的研究和运用中。
 

  那天,我与林伟光走在岭南新世界,他的脚还有些跛行,但却骄傲地比划着:当巡警第一天,就在这一片巡逻,我非常留恋这片土地。
 

  看得出,作为新上任的刑警支队副支队长,林伟光深知自己从事的职业使命光荣,任重道远。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