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事

苗岭守护人唐树尧

2019-05-07 22:30:06 来源:法治周末

  原题:中国刑警报道(七)

            苗岭守护人唐树尧
 

  黔东南州宛如一颗镶嵌在贵州高原的璀璨明珠,以“歌舞之州、森林之州、神奇之州、百节之乡”的独特魅力,向世人展示着她的古朴和神秘。而在世世代代生活于黔东南州的近四百万少数民族同胞中,有一位叫唐树尧的警察,则以他的质朴和传奇,告诉世人什么是对事业的执着和对祖国的忠诚
 


唐树尧(右二)对基层技术民警进行讲解指导。

贵州省黔东南州公安局刑侦支队政委唐树尧。
 

  沈雪

  在黔东南州这3万多平方公里“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土地上,几乎无处不留有贵州省黔东南州公安局刑侦支队政委唐树尧的足迹。

  刑侦工作的苦、脏、累与长期无规律性,是每一位刑侦一线民警的切身体会。而唐树尧已经在这片土地上从事刑事技术工作整整40年,“苗岭卫士”“黔东南刑事技术痕迹专家”“刑事技术上的实干家”,这些头衔之外,是唐树尧和战友们默默守护着这片土地,守护着这颗镶嵌在贵州高原的璀璨明珠的坚韧和决心。
 

  “两案”不破,决不离开刑侦
 

  “政委,比对成功了!”一名技术员冲进了贵州省黔东南州公安局刑侦支队政委唐树尧的办公室。

  “什么?”正在看指纹采集数据汇总的唐树尧立即停下了手中工作。

  “‘两案’的嫌疑人找到了!”技术员手里拿着从系统里打印出来的信息单。

  唐树尧半天没说话,紧紧盯着技术员。那神情把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技术员吓着了。唐树尧微微有些颤抖地拿起打印的信息单,一边仔细地审看,一边快速地思考。“这人身份特殊,现在案件性质还没完全清楚,你先别对外透露消息。”

  信息单上那个叫“黄德坤”的人,已在这座城市的市级政府部门混到了正科级的位置。

  多年来,唐树尧的工作内容不断发生着变化,可有一件事情却始终没变,那就是从未放弃过寻找“凯里两案”的蛛丝马迹。“‘两案’不破,我决不离开刑侦!”他坚信,这两起案件一定会有拨开云雾见天日的时候。

  这一天终于快要到来了。

  此事绝对不能有丝毫差错。唐树尧再次来到指纹采集室进行确认。四枚指纹,没有错!那指纹是他亲自提取的,全是斗型纹。这几枚指纹他已看过无数遍,指纹特征早已熟稔于心。

  时光回溯到1998年10月17日深夜,凯里市十大字派出所副所长安坤下班回住所时,在楼梯间突然被人用钝器击头,用匕首刺穿胸膛,佩带的六四手枪和子弹丢失。被袭身亡的安坤于当晚23时40分被下楼的人发现并报了警。

  唐树尧当时是刑侦支队的技术员,现场没有任何可供破案的直接证据。为什么杀人?案件如何定性?一直是专案组争论的焦点。

  由于安坤的警察身份,加上佩带的枪支丢失,此案在凯里乃至整个贵州都引起了轰动,各种猜测、议论充斥在街头小巷。

  唐树尧和专案组成员正在为尽快破案查找线索时,那支丢失的配枪在沉寂44天后,突然响了。

  住在凯里市康复路3号“四一八”医院宿舍楼的中国银行凯里分行行长乐贵建一家三口及串门的邻居刘巧云,于12月1日中午被杀害。赶到现场的民警全都震惊了。从来没见过如此残酷的杀戮,尤其是乐贵建年仅十四岁的女儿娴娴,胸部被刺十几刀,身亡后仍呈怒目圆睁状态……

  现场已经被犯罪嫌疑人蓄意破坏伪装了。唐树尧反复勘查着这起灭门惨案的现场。他心里很清楚,每一粒尘土都可能为侦查破案提供线索。幸运的是,唐树尧竟然在卧室床上的一个衣架上提取到了四枚指纹。现场还提取到射杀乐贵建的弹头、弹壳,经检验鉴定,与安坤被劫走的手枪样本统一。

  从此“10·17”“12·1”两起案件串并,命名为“凯里‘两案’”。

  一个小小的凯里市连续发生两起惊天大案,时间相隔只有四十来天,这引起了百姓的极大恐慌。人们自然把揭开真相的期盼目光聚焦到了公安局。“两案”很快被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黔东南州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先后选派五百余名民警参与侦破,调查相关人员一万余人,形成卷宗七十八卷。

  然而案件却长期悬而未破。唐树尧和战友们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两案”就像一块巨石压在他们头顶,让人抬不起头来。

  由于灭门惨案的受害人身份比较特殊,发案时间又是在大白天,究竟是报复杀人?还是谋财害命?专案组争议较大。唐树尧一边勘验,一边思考:从两起案件看,凶手能够准确无误杀人抢枪,能够大白天进到小区在行长家行凶杀人,事先肯定要盯梢,这就说明其中至少有一人是凯里本地人。

  作为本土的刑事技术专家,唐树尧暗暗发誓,“两案”不破,决不离开刑侦队伍。可是,破案的突破口在哪儿?

  20多年前,没有视频监控,破案基本上是靠传统的调查走访模式。线索一条条汇集到专案组,一条条落地开展工作,又一条条被排除。那些年,指纹的采集录入比对尚未形成规模体系,采集不全,也不规范。除违法犯罪被打击处分过的人捺印过指纹存档外,对普通人的指纹采集是没有要求的,而且比对也是人工进行,耗时耗力。

  尽管如此,唐树尧始终认为那四枚指纹是破案的关键。

  多年来,唐树尧和同事带着这四枚指纹跑过全国很多地方。去过浙江的义乌、金华,去过广东的东莞、深圳,去过广西的防城港、北海,还去过新疆等地。只要是黔东南人外出打工较密集的地方,他们都去过。结果一次次满怀希望出发,一次次失望而归。

  案发后,乐贵建家的房门钥匙一直由凯里市公安局王波同志专人保管着,锁从来没有生过锈,现场还一直完整地保持着案发时的原样。唐树尧心情郁闷时,便会拿上钥匙去现场,尽管对现场早已熟稔于心,但他仍然期待每次去能有所收获。去现场,其实也是唐树尧对自己的一种鞭策,提醒自己还欠着对亡灵的交代。

  唐树尧推测,这罪恶的枪声可能还会再次响起,因此每一天,他的心都绷得紧紧的。可是自“12·1”案件发生后,枪声再也没有响过。“两案”的线索和信息全都中断了,案件只得悬了起来。

  唐树尧也从刑事技术的业务骨干,一步步成长为刑侦支队副支队长、政委。他既是技术员,又是指挥员。他主抓的刑事技术工作,尤其是指纹系统的建设走在了全省前列。

  在此期间,组织上曾多次找唐树尧谈过话,准备安排他到下面县(市)公安机关去当领导。但都被唐树尧婉拒了。他的理由非常简单,一直就是那句发过誓的话:“两案”不破,我决不离开刑侦!
 

  十八年后,正科级真凶现身
 

  2016年3月,公安部刑侦局开展疑难命案积案攻坚行动。专家们分析,既然在“凯里‘两案’”的现场提取到了犯罪嫌疑人留下的指纹,完全具备破案条件,应该把“两案”作为目标案件列入侦破工作。为此,公安部刑侦局刘忠义副局长曾先后四次到黔东南州公安局指导侦破。

  亲自到过现场察看、听取详细汇报并察看过四枚指纹的刘忠义副局长,决断地提出了要从指纹入手破案的工作思路。他明确要求,专案组应采集全州33岁至63岁(也就是案发时15岁至45岁)年龄段男性的指纹进行比对,不能漏掉一人。

  黔东南州33岁至63岁这个年龄段的男性共有一百多万人,这无异于大海捞针。唐树尧一边牵头组织安排采集录入指纹,一边把四枚指纹专程送到了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请专家对指纹进行打点,标出明显特征,挂在内网,以便于全国战友比对。

  每天都有大量的指纹采集信息录入,每天都在期待着奇迹出现。采集到六十多万人的时候,这枚大海里的针,还真让唐树尧给捞着了。2016年11月8日,关押在台江县公安局看守所涉嫌贪污、受贿、私分国有资产罪的犯罪嫌疑人黄德坤的指纹被采集,21日被录入指纹系统,26日被比对成功。

  由于嫌疑人身份特殊,家庭关系复杂,作案动机、同案犯还未确定等因素,信息还不宜公开。专案组强调了保密纪律,并把主战场转移到台江县公安局,研究部署下一步工作方案。

  很快,黄德坤的有关情况摆在了专案组成员面前。黄德坤,出生于1964年,在家中排行老四,20世纪80年代进入凯里市汽车运输总公司工作;90年代初离职经商,开过录像厅、歌舞厅、冰淇淋加工厂,但最终都因种种原因倒闭;2000年左右,成为凯里市经济开发区一名司机,给领导开车;2011年,升任凯里市经济开发区城管局局长;2015年8月调任凯里市棚户区改造办副主任,保留正科级;2016年7月5日,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他为何杀人?杀人的动机是什么?同伙是谁?现在已经认定了是黄德坤,可如何才能让他开口呢?

  唐树尧和专案组开始了周密设计。一共拟订了六次提纲,设计了三套审讯方案,预计用一个月的时间来审他。同时围绕黄德坤的外围调查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通过多次商议,唐树尧和专案组决定把第一次审讯的时间定在2016年12月1日。这是一个节点,是18年前发案的日子。

  当时,唐树尧和专案组成员对如何把黄德坤的注意力从职务犯罪引到“两案”上来,经过了反复考虑斟酌,最后决定在时间段上卡他。从1995年开始,到1999年,重点是1998年,黄德坤都做了哪些事?唐树尧叮嘱审讯人员要跟他反复磨,反复问。

  面对这个特殊的时间点,当过多年领导,气势强硬的黄德坤开始有些坐立不安了。唐树尧给审讯人员传递信息:继续加强心理攻势,就提1998年,具体到每个月,强迫他回忆。

  审讯进行到两个多小时后,黄德坤头顶开始冒汗了。他提出要见时任黔东南州公安局局长吴智贤。“我有事情想直接跟他说,这事跟检察院办的案件无关。”黄德坤真把审讯他的民警当成检察院的了。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惊动其同伙,民警并没有说明审讯的真正目的,黄德坤本以为这是检察院在审查他的职务犯罪的案件。

  “这我们得请示。你到底想跟领导说什么事?你不说,我们也不好请示。你说说原因,看领导答不答应见你。”审讯人员按既定方向拖着他。

  “那我就直说了吧!凯里‘两案’,行了吧?”黄德坤主动抛出了一句。那一刻,空气突然间凝固了。唐树尧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生怕他抛出一句后,再不往下说了。紧张、担忧、激动混织在一起。

  “什么凯里‘两案’?说细一点儿,别扯无关的事。”审讯人员装糊涂。“‘10·17’案嘛,安坤嘛。”黄德坤有点儿急。

  “好好交代,别说些乱七八糟的。”审讯人员装听不懂。“那我再说嘛,‘12·1’案,乐贵建,这样行不行嘛,我干的。”黄德坤真着急了。

  “你是说18年前的案件是你干的?”审讯人员装得很吃惊的样子。“是呀!”黄德坤似乎有一吐为快的感觉。

  随着黄德坤的交代,悬了18年的两起命案,终于水落石出。18年前,生意场上连连亏损的黄德坤邀约潘凯平弄枪搞钱,准备去抢银行或运钞车。他们盯上了派出所副所长、他俩儿时一起长大的玩伴安坤。杀害安坤抢得枪后,他们到银行去转过几圈,发现银行戒备很严,不易得手,才盯上了乐贵建家。制造了两起惊天大案后,1999年,黄德坤将作案枪支抛至了清水江。

  当天晚上,专案组将黄德坤的同伙潘凯平抓获。两人交代的作案时间、动机、过程基本吻合。

  审讯结束,唐树尧和专案组的同志们一下子全哭了。18年来,唐树尧和专案组同志们承受的太多了,压力、辛酸、无奈、委屈、失望……现在,一下子变成了激动、欣喜!

  2018年7月30日,黄德坤、潘凯平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唐树尧为侦破“两案”坚持了18年,如今“两案”破了,他要离开刑侦了吗?

  “我不会离开刑侦。我从18岁考进州公安局,就一直从事刑事技术,我很喜欢,也很留恋这份工作,就这样干到退休吧!”唐树尧发自内心地说。
 

  黔东南的全国百佳刑警
 

  唐树尧是黔东南占总人口41.57%的苗族同胞之一。他的父亲早年也在县公安局从事刑事技术工作,后调到黔东南最为偏远的黎平县人民法院当了副院长。1978年,唐树尧高中毕业,当时他还不满18岁,被招到凯里市水轮机厂当工人。第一次走出大山,唐树尧随着汽车在一山连着一山的蜿蜒公路上盘旋着、颠簸着,近三百公里的路程,走了整整两天。

  1979年10月,州公安局招警,唐树尧顺利考中。1981年,他被选派到省厅学习刑事技术。他当时怎么也想不到,刑事技术工作会成为他40年来一直没有改变过的职业。

  半年后,唐树尧回到了州公安局。领导安排他去技术室上班。报到那天,师父贺中元连正眼都没瞧他一下,也不跟他说话,只是随手丢了十多张指纹卡给他,就转身做自己的事去了。

  唐树尧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随即拿起那十多张指纹卡,开始查找。一个多小时后,他把指纹的相同特征一一标注出来,双手呈到贺中元的面前。贺中元只随便看了一眼,说了句:“马马虎虎,及格。”

  唐树尧至今仍清晰地记得报到第一天的遭遇。就是这个性情有些古怪的师父贺中元,后来成了对他鞭策最多、影响最大的人生导师,但唐树尧当时并不明白贺中元的用意。见师父说出“及格”两字后仍然没有正眼瞧他,年轻气盛的唐树尧有些生气。

  回到宿舍,心烦意乱的唐树尧随手翻起了《西游记》,师祖训诫孙悟空的段落给了他提醒:贺师父是在以他独有的方式鞭策我吗?自己刚工作,完全是一张白纸。而贺师父是经验丰富的前辈,是一本刑侦活字典,我要好好跟他学才是。

  从此,唐树尧每天都早早来到办公室,把卫生打扫干净,并主动申请跟贺师父出勘现场,晚上则加班做鉴定,比对指纹等。唐树尧渐渐发现,贺师父在刑事技术方面的知识和积累的实战经验,丰富得简直像一座取之不竭的宝藏。他对待不同的现场、不同的检材,总会有不同的方法。

  1981年8月13日凌晨一点钟左右,丹寨县中学女生宿舍发生一起团伙入室强奸案。丹寨县公安局出勘现场时,在现场提取了一段木方,送到州局刑检室要求检验木方上面是否留有指纹。

  这块木方没有上油漆,而且木质较硬,纹线不清,肉眼仅能看到一点儿手印。按技术室当时的条件,要让指纹显现和提取都十分困难。唐树尧尝试将木方放入冷箱冷冻,期望能够让霜雾把纹线显现出来。但冻了一个晚上,没有任何效果。

  手印是存在的,可如何让它清晰地显现呢?唐树尧一晚上没睡,把技术室仅有的几本资料和自己学习带回来的资料全部查阅了一遍,查到了一个茚三酮显现潜在指纹的方法。

  “贺师父,我能试试这个方法吗?”唐树尧请教贺中元。“从没有试验过,能行吗?这材料不好备哟。”贺中元看着所需的试剂和配方说。

  “没事,我去化工厂看看吧。”唐树尧跑到附近的化工厂买来了茚三酮,按照书上的方法,制成了茚三酮溶液,用脱脂棉轻刷让它漫漫渗入木方,之后将木方放在烈日下晒。

  一天过去了,木方没有动静。两天过去了,木方还是没有动静。第三天,看到唐树尧傻傻地坐在烈日下痴痴地守着木方,有同事便奚落他:怎么样?小唐,小鸡快出壳了吧?

  漫长的等待,无异于煎熬。终于,到了第四天快中午的时候,唐树尧欣喜地发现,木方上的掌纹开始显现了,并且越来越清晰。

  “贺师父!出来了!出来了!”他一溜烟儿跑进办公室,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连声喊叫。贺中元来到木方旁边,真的看到了一枚清晰的掌纹。两人连忙用相机拍照固定,进行提取。后来警方就是根据这枚掌纹认定了犯罪嫌疑人,一举破获了这起当时影响极为恶劣的团伙入室强奸案。

  这起案件的成功破获,对年轻的唐树尧触动很大,也坚定了他要把刑事技术研究进行到底的决心,更注定了他奔波忙碌的人生。

  唐树尧说,他出勘现场破案,最多的一年有173起。那些年,人口流动量小,信息封闭,人见的世面少,思想也比较单纯,犯罪分子一般不会有意识地破坏留在现场的痕迹物证,所以指纹破案相对容易。

  2004年3月14日,岑巩县公安局杨副局长在家中被杀害。由于身份特殊,一时间舆论四起。报复、仇杀、情杀……各种猜测充斥街头巷尾。

  当时已是刑侦支队副支队长的唐树尧凌晨三点接到电话后,连夜带队赶赴了现场。

  遇害的杨副局长生前分管刑侦,唐树尧很熟悉,也很敬重他。一定要抓到杀人凶手,告慰他的在天之灵。

  通过仔细反复勘查,唐树尧在厨房的窗户边发现并提取了三枚指纹。具有丰富现场勘查和破案经验的唐树尧,此时心里已经有了底,这是一起入室盗窃杀人案件。

  召开案情分析会时,唐树尧从现场勘查情况出发,作出由盗窃转化为杀人案件的推断,遭到了大家的质疑和反对。大部分人的观点趋向于报复杀人,提出侦查方向应该从排查受害人的社会关系入手。

  由于被害人身份特殊,社会影响大,领导高度重视,各种传言猜测已走在了尚待揭晓的真相前面,唐树尧明白,侦破此案必须慎之又慎,一定要用事实和证据说话。

  作为专案组组长,唐树尧心里很清楚,这起案件的侦破,要从同类型的案件中去寻找突破口,不能浪费时间和有限的警力。

  唐树尧发现那一段时间,该县发生的入室盗窃案件非常多。其中,几天前乡镇企业局的一名职工家被盗,其作案手法跟杨副局长被杀案件有相似之处,都是翻窗入室。可查看了当时的现场勘查记录后,唐树尧发现技术人员没有提取到有价值的痕迹物证。

  唐树尧果断决定:重新勘查现场。功夫不负有心人。唐树尧在现场提取到了清晰的指纹和脚印。通过指纹比对,他发现两个现场的指纹确系同一人所留。

  很快,技术人员根据指纹找到了因盗窃被关押过的吴应刚。通过排查分析,唐树尧带队将逃到镇远的吴应刚抓获。接着根据他的交代,其逃到云南的同伙“大吴”也被追捕组抓获归案。

  经审讯查明:14日晚,两名犯罪嫌疑人游荡在县城寻找盗窃目标,见被害人家厨房窗户没关,便从后窗爬进室内盗窃。正在翻找东西时,被害人惊醒了,双方随即发生打斗,穷凶极恶的歹徒便用随身携带的刀子将被害人杀害。

  此案从发案,到案件成功破获,只花了四天时间。这四天中,唐树尧和专案组成员可以说是马不停蹄,顶着巨大的压力负重前行。

  2017年,唐树尧被推荐并当选为全国“百佳刑警”,人们终于明白,苗岭明珠黔东南之所以那样美丽,是因为有许多像唐树尧这样的警察,用一辈子的真情和执着,和战友们忠诚地守护着。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