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事

精准抗诉,杀警察共犯“无罪”改有罪

2019-05-07 22:20:36 来源:法治周末

  原题:湖北检察机关5年抗诉件数和被采纳意见率均位全国前列

            精准抗诉,杀警察共犯“无罪”改有罪

2018年10月11日,该案在湖北恩施二审公开开庭,湖北省检察院出庭支持抗诉。
 

  法治周末记者 答 笛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戴小巍

  “这起拒捕杀警案社会影响极为恶劣,如果站脚助威的都不用承担刑事责任,将会出现什么样的社会示范效应?”5月6日,承办拒捕杀警案的湖北省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检察官董丽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2016年,湖北省“西大门”恩施州来凤县发生一起吸毒、贩毒人员拒捕杀警案,年仅41岁的派出所所长向雪飞不幸牺牲。该案被告之一姚行由于全程并未动手,一审被判无罪。但检察机关坚持抗诉,最终使二审获改判。

  日前,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二审判决,采纳了检察机关的抗诉意见,将一审宣告无罪的被告人姚行改判为有期徒刑3年。

  “我们要通过‘精准抗诉’来促进司法公正,弘扬正气。”湖北省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负责人赵慧表示。

  记者从湖北省人民检察院了解到,近5年来,湖北省检察机关对认为确有错误的刑事裁判提出抗诉2376件,抗诉件数和采纳意见率均位于全国前列。
 

  抓毒贩遭遇袭击,英雄所长不幸牺牲
 

  2016年7月11日,根据湖北省公安厅统一部署,来凤县公安局开展了“荆楚平安使命2016”和夏季严打整治专项行动,拟对黄、赌、毒等违法犯罪活动进行摸排、查处。

  警情就是命令,7月13日凌晨,本在家中休息的时任来凤县漫水乡派出所所长向雪飞赶到刑警大队增援。他和一名同事,着便装到某宾馆抓捕吸毒、贩毒人员。

  凌晨3时许,两名吸毒人员被顺利抓获。随后,向雪飞将配枪交给同事,便于其将两名吸毒者控制在宾馆,自己下楼抓捕贩毒者张玉真。

  在向雪飞将张玉真制服时,张大声呼喊其同伴帮忙。正在附近吸毒的同伙杨顺海、姚行、杨龙听到呼喊后,尽管同屋的田某提醒他们楼下是警察在抓人,三人仍冲下楼去“搭救”。

  二审判决书中对这段关键情节进行了还原。到现场后,杨顺海抄起路边的砖头猛砸向雪飞头部、肩部,张玉真趁机挣脱。随后,杨顺海掏出身上的弹簧刀,捅刺向雪飞的右胸部和手臂,与此同时,张玉真持小刀、杨龙持菜刀追赶和围堵躲避攻击的向雪飞。搏斗中,向雪飞的右胸部和手臂被杨顺海的弹簧刀刺中,张玉真也用小刀刺中向雪飞臂部。

  姚行也跟随杨顺海、张玉真等人参与了追赶和围堵,对向雪飞呈半包围之势围堵,但全程未动手。记者注意到,二审判决书中提到,事后四人一起逃匿,其间姚行搀扶、背负受伤的张玉真到酒店休息,建议其他三人将手机关闭,并亲自将张玉真的手机卡取出丢弃。

  当晚,寡不敌众的向雪飞身中数刀,失血过多,不幸英勇牺牲。

  承办检察官董丽告诉记者,向雪飞上有年迈父母,下有年幼女儿,他母亲在其牺牲后不久,也因伤心过度离开了人世。

  2016年10月,向雪飞被追授“二级英模”称号。

  四名嫌疑人到案后,2017年1月4日,来凤县公安局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向检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

  2017年5月8日,恩施州人民检察院以杨顺海、张玉真、杨龙、姚行涉嫌故意杀人罪,杨顺海、张玉真涉嫌贩卖毒品罪,杨龙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向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8月9日,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2017年11月8日,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杨顺海犯故意杀人罪、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死刑;被告人张玉真犯故意杀人罪、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无期徒刑;被告人杨龙犯故意杀人罪、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以上三人都被并处罚金;被告人姚行无罪。

  一审判决认为:杨顺海、杨龙、姚行三人下楼前没有商量,相互间没有共同犯罪的意思联络,不能证明姚行主观上有杀人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杀人行为,指控其构成故意杀人罪的证据不足,因此判决姚行无罪。
 

  检察机关坚持抗诉,二审无罪改判有罪
 

  认真审查了一审判决后,恩施州人民检察院认为,以姚行等人下楼前未共谋、姚行未携带工具、未砍人为由否定其共犯的地位,宣告其无罪,属于定性错误,应依法改判。2017年11月17日,恩施州人民检察院以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为由,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要做到精准抗诉,必须讲事实、讲证据、讲法律。”赵慧告诉记者,省检察院对恩施州检察院提出的抗诉理由予以支持,为确保抗诉效果,承办检察官做了大量工作。

  “为什么要下楼?下楼都干了什么?每个人站在什么位置?过程中距离被害人多远?逃离现场后做了什么?”董丽和同事们从现场模糊的监控录像入手,反复观看比对,拿出一套详细的讯问提纲和工作预案。

  由于一审判决以“被告人相互之间无共同故意犯罪的意思联络、未携带工具”为由,未认定姚行参与杀害向雪飞的事实,在提审中,董丽和同事们重点针对姚行等人在该案中的行为,进行了强化讯问。她们还与该案的侦查人员反复沟通,多次到案发现场查看,进一步核实具体细节。

  2018年10月11日,该案在恩施二审公开开庭。旁听席座无虚席,100多名干警和群众参与了旁听。

  “我国刑法规定的共同犯罪仅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无需事前通谋。姚行属于承继的共犯,他明知犯罪正在发生还积极参与,参与围堵,提供帮助,主观上已具有了共同犯罪故意。”检察员的出庭意见直指姚行主观上的杀人故意。

  “承继的共同犯罪是事前无通谋的共同犯罪的一类表现方式。”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刑法学博士研究生潘超告诉记者,“承继共犯”是指前行为人已经实施一部分正犯行为后,后行为人以共同实施的意思参与犯罪,并对结果的发生起重要作用。

  “这种犯意联络不仅可以通过明确的语言表示,也能通过肢体语言、表情等暗示的方式表示。”董丽对记者解释说,杨顺海、姚行等人下楼的过程,高度一致的行为,就是犯意连接意思的联络过程。

  “张玉真、杨顺海、姚行等人在被害人对面呈大三角形站立,对向雪飞形成半包围的围堵之势,使其孤立无援,客观上给向造成心理上的压力,甚至让路过的群众因心理震慑而不敢施救。”在法庭上,检察员运用多媒体示证还原了案发现场,指出姚行虽然没有直接动手,但他的行为无疑起到了坚定同案犯意志,鼓励同案犯行为的心理支持作用。

  “姚行事前无视劝阻坚持下楼‘帮忙’,事中参与了追赶、围堵。”检察员在庭上指出,事后姚行也没有对向雪飞予以施救,而是与其他三人迅速逃离,到酒店商量对策,综合事前、事中、事后三个阶段来看,姚行应作为故意杀人罪的共犯。

  “未动手不等于未帮助。”潘超分析说,帮助行为可以是有形的,也可以是无形的;可以是直接的,也可以是间接的;可以是物质性的,也可以是精神上的。姚行虽未像其他人那样采取直接的伤害行为,仅仅发挥了围堵的“人墙”功能,但其围堵行为实质上为共同犯罪行为起到了心理上的助威作用,这无疑强化了同案人的犯罪意志,助长其嚣张气焰。

  “如果这个案子不改判,是不是只要不动手,站脚助威的都不用承担刑事责任?”检察员在法庭上总结道,“我们支持抗诉和出庭就是要告诉大家,面对朋友求助应当客观面对,不该有求必应,不顾是非。”

  2019年4月,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未动手的“漏网之鱼”姚行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本案被害人是国家二级英模,是在抓捕贩毒分子过程中被残忍杀害,我们司法机关不仅要践行正确的法律理念,还要传导正确的社会价值观念,正义一定要伸张,法不能向不法让步!”湖北省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检察长郑青表示。
 

  我们就像法治的啄木鸟
 

  “抗诉是为了促进司法公正,我们对抗诉权的运用很谨慎,一般不出手,出手多有收获。”在采访中,赵慧多次强调“精准抗诉”的理念。

  他告诉记者,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后,湖北省检察机关刑检部门顺应时势积极探索,通过开展实训演练、庭审观摩、精品案件、优秀文书评选等活动,不断强化队伍素质能力建设,努力适应庭审实质化的重大影响和挑战,有4件刑事抗诉案件曾在全国检察机关“优秀刑事抗诉案件”评选活动中获奖。

  在过去的2018年,湖北省检察机关对认为确有错误的刑事裁判提出抗诉501件,采纳意见率超过80%,抗诉件数和采纳意见率继续保持全国前列,筑牢了冤假错案的“检察防线”。

  赵慧举例说,除本案外,在湖北省检察机关近年来办理的抗诉案中,既有喻少林故意杀人案、尤大明故意杀人案这种经检察机关二审抗诉后,由无罪改判死缓、由无罪改判十五年有期徒刑的案件,也有鄢某某故意毁坏财物案、张某职务侵占案等通过抗诉或建议,由有罪改判无罪的情形。

  “我们就像法治的啄木鸟,让法治大树越来越健康。”赵慧认为,依法抗诉、精准监督是检察机关履行宪法职责、维护法律统一正确实施的重要方式。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