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事

假茅台酒案曝自媒体广告乱象

2019-03-20 08:00:00 来源: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市民只要手里有一张连号的百元钞票,便可以凭这张钞票换取一箱“茅台系列”酒……

在收取了不法酒商600元的广告费后,湖南某微信公众号打出了这样的一则宣传广告。这些诱人的广告,果然引起了市民的关注。很多市民到处收集这种连号钞票,找商家换购“茅台系列”酒。殊不知,他们已经掉入了他人设计的陷阱。

设计这一“陷阱”的,就是一些不法商家,而他们也因此得到了法律的惩罚。

湖南省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对陈宏伟生产、销售伪劣产品,付永涛、王跃民、毛成明销售伪劣产品案,下达“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二审刑事裁定书。此前,上述4人均被湖南省南县人民法院定罪量刑。

那么,陈宏伟、付永涛、王跃民、毛成明等人,又是如何利用“茅台系列”酒牟利的?这桩假酒案又暴露出自媒体广告怎样的乱象?

 

伪劣白酒变脸贵州“茅台”

 

将自己生产的白酒打上“茅台系列”酒的标志,然后蹭“茅台”酒的名气,卖个好价钱,这是河南省黄金御泉酒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宏伟拟定的“发财计划”。

201688日,陈宏伟作为乙方河南省黄金御泉酒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与甲方贵州省怀仁市茅台镇某酒业公司签订产品委托加工合同。合同约定,由茅台镇某酒业公司提供原酒,黄金御泉酒业有限公司对原酒进行加工。加工后的产品,质量经严格检验后交给茅台镇某酒业公司,并全部由该公司负责销售。黄金御泉酒业有限公司不可自行销售被委托加工的产品。

为了方便合作,茅台镇某酒业公司向黄金御泉酒业有限公司提供了相关营业执照、资质等文书复印件。

之后,陈宏伟从茅台镇某酒业公司进回4万余元原酒,但他发现这种酱香型的白酒在河南不太好销。

于是,陈宏伟便在其酒厂内,将自己公司生产的浓香型白酒,用回收的白瓷瓶灌装,参考贵州茅台酒的外包装,设计出外观近似茅台酒的“贵州茅台镇商务接待酒”和“贵州茅台镇飞天商务酒”,并在瓶身贴纸、包装盒上面注明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某酒业有限公司的厂名、厂址等信息,同时标明酒精度52%VOL。陈宏伟还请人伪造了检验报告,以次充好进行销售。

拿货价便宜,又有“茅台系列酒”的名气,在河南省南阳市从事白酒销售的个体业主付永涛明知陈宏伟所推销的“商务接待酒”“飞天商务酒”系伪劣产品,但看到利润空间很大,他还是决定帮陈宏伟销售这种伪劣白酒。

20168月至2017330日期间,陈宏伟以40/件的价格将“贵州茅台镇商务接待酒”“贵州茅台镇飞天商务酒”销售给付永涛,共计约4000件,价值16万余元,从中获利2万余元。

为了加快销量,付永涛又将酒批发给其他酒商。20173月初至330日期间,付永涛将酒以45/件的价格销售给被告人王跃民,销售金额达18万余元,从中获利两万余元。

王跃民明知这批酒系伪劣产品,仍以300/天的工资聘请毛成明及丁某(在逃)、王某(在逃)等人在湖南省南县、临澧县、慈利县、湖北省当阳县等地销售,数量达1093件,销售金额109300元,从中获利6万余元。

 

连号钞票换酒成销售噱头

 

案发后,经中国检验认证集团湖南有限公司鉴定,这批酒多项指标不符合GB/T10781.12006《浓香型白酒》及其修改单的标准要求。

贵州茅台酒厂有限公司向法庭提供证明称,该公司从未授权茅台镇某酒业公司使用MAOTAI”“贵州茅台酒”“飞天”等注册商标,也未授权其生产上述商标的产品;毛成明等擅自在其销售的产品中使用“MAOTAI”字母,涉嫌侵犯贵州茅台酒厂公司商标专用权;“贵州茅台酒”“MAOTAI”“飞天”等商标系贵州茅台酒厂有限公司注册商标。

那么,这种各项检测指标都不合格的“茅台系列”酒,缘何又会在市场上热销呢?这还得从这些不法商家的销售手法说起。

法治周末记者调查发现,为了扩大推销这种劣质白酒的范围,他们想出了以一张连号百元钞票换取一箱“茅台系列”酒的招数。

湖南益阳市民李某称,20173月下旬的一天下午,他到“仁和超市”去买东西,看见一个男的在卖酒,他身上有一张三个六的连号钞票,于是就买了一件。

市民潘某也透露,20173月下旬的一天上午10点左右,他开车给“仁和超市”送货。送完货后,看见门口多了一个卖酒的摊位,卖酒的自称卖的是贵州茅台镇的“商务接待酒”。于是在钱包里找了一张连号的百元人民币,买了1件贵州茅台“商务接待酒”。

由于这是一种劣质白酒,不少市民喝了之后产生不适感。毛成明交待,他在湖北省当阳县卖酒的时候,有一个老人当日晚上喝了一瓶酒,第二天跑过来找麻烦,说他们卖假酒,老人说喝了这个酒后,晚上眼睛疼得都睁不开,所以毛成明只好将这箱酒作了退货处理。

 

一些公众号收钱就推广

 

为了扩大影响,这些不法商家首先想到了通过网站或者微信平台来发布广告,吸引市民购买。而这些自媒体平台运营人员并未对这些广告内容进行任何审查,往往是收到钱后就推送广告。

20173月中旬,湖北“当阳在线网”的客服收到一个叫“丁某”的微信号发来的消息,称他们现在为贵州仁怀市茅台镇某酒业有限公司做一款名为“商务接待酒”的推广活动,约定600元在微信上推广一次。内容大致为:贵州仁怀市茅台镇某酒业有限公司现正以百元连号钞票兑换“商务接待酒”一件的活动,地址就在当阳市玉阳镇长圾坡路仁和超市前。

2017319日,“当阳在线网”在微信号上进行了广告推广。第二天,被有关部门要求删除。

湖南省慈利县的卓某则证实,2017323日下午15时许,一个微信昵称为“A唐河民优特产”微信号加他微信,要他在“掌上慈利”微信公众号帮他打一个卖酒的广告。内容同样是以一张连号百元人民币兑换一件“商务接待酒”或“飞天商务酒”。“掌上慈利”微信公众号收取1200元后,进行了推广。2017326日,卓某接到质监局的电话,便把广告删除了。

湖南南县市民李某称,2017328日上午9时许,他看见“掌上南县”微信公众号上面有一个广告头条,内容为:贵州仁怀市茅台镇中正酒业有限公司现正以百元连号、百元顺子号钞票兑换“商务接待酒”一件的活动,位置位于南县南洲镇新步步高超市前。于是他就找到了一张百元顺子号的钞票,换了一件“商务接待酒”。直到2017330日,李某才知道自己买的是假酒,已经被质监局查获了。

湖北省当阳县市民佟某也是在微信当阳在线网公众号上类似的广告后,购买了一件“飞天商务酒”。

 

自媒体广告缺审核难监管

 

2017330日,涉及此案的毛成明被南县公安局传唤到案;同日,王跃民主动到南县公安局投案;同年412日,付永涛在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被公安机关抓获到案;同年830日,陈宏伟主动到南县公安局投案。

南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后,一审认定陈宏伟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8万元;付永涛、王跃民、毛成明则认定犯销售伪劣产品罪,被定罪量刑。益阳市中级法院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结果。

随着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审判决,这桩涉及湖南、湖北、河南三省的“假茅台酒”案尘埃落定。

但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近年来,随着自媒体账号暴增,违法虚假广告也逐渐增多,数量众多的自媒体广告成为违法行为的“重灾区”。在这桩销售“假茅台酒”案件中,一些自媒体平台“收钱就推广告”的乱象也逐渐暴露了出来。

此前,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发布广告需要审核,特殊广告还需要相关批复,然而自媒体缺少这样的环节。

“自媒体发布广告只需自己同意就行,约束力不大,它甚至可以在发布出现问题后随时删掉或者及时修改,这都没办法控制,监管起来很难。”朱巍说。

朱巍认为,自媒体是广告发布者,承担发布者责任。“广告法不是民法,是监管法,所以不能通过自己排除责任的方式来获取免责。”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