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事

荒滩扫赌记

2019-03-20 08:00:00 来源:


22.jpg

警方抓捕现场。 张斌 摄


虽然天寒地冻,但泾河的荒滩上却有外来人搭起棚子,聚集了不少人。多年的公安工作经验告诉张勇,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法治周末记者 孙立昊洋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张斌

211日,农历己亥年正月初七,法治周末记者新春走基层来到了陕西省西咸新区泾河新城。著名的“泾渭分明”景观区离这里不远,20179月底建成通车的茶马大道泾河特大桥已然成为当地一道新的风景线。

一个月前,就在这座桥上,陕西省西咸新区公安局泾河新城分局上演了一部抓捕“大片”。

农历戊戌年腊月初七,彻骨的河风横扫着桥面,桥上几乎没有行人,过往的汽车呼啸而过。桥西的人行步道上,一名男子正在东张西望。他时不时把目光投向桥东河滩的荒地上,然而,那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致。

突然,一辆大型“奥龙”卡车进入了男子的视线。卡车开进河滩,扬起一阵黄土。这景象,对于一座建设中的国家级新城来说,再常见不过。“没啥情况,过去个拉沙子的车。”男子掏出一部对讲机轻声说道。但就在卡车开远了,下坡的瞬间,男子猛地看到:一米多高的车厢内拉的竟然不是沙子,依稀是一群身着藏蓝色服装的人。

他惊得立刻去拿对讲机,但瞬间被悄然接近的民警牢牢地拉住了手……

 

荒滩上的大棚

 

西咸新区公安局“扫黑除恶”行动正如火如荼地开展中。泾河新城茶马路派出所代理副所长张勇在辖区唐李村走访群众、摸排线索时得知,虽然天寒地冻,但泾河的荒滩上却有外来人搭起棚子,聚集了不少人。多年的公安工作经验告诉张勇,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不出一个小时,派出所秘密侦查结果已经基本清晰,棚子里极有可能是一个在野外流动的“摇宝”场子。

“摇宝”是一种掷色子猜单双的赌博形式。从这个场子的规模来看,参赌人员不少。派出所所长任建华和张勇立即向分局领导汇报。

泾河公安分局局长王树、主管治安的副局长唐伟听了汇报后,立即决定组织警力端掉这个窝点。

“咱不能贸然行动,这种场子肯定有盯梢的,也许还不止一个。民警可能刚进村就会有人通风报信。”唐伟主管治安工作多年,打击赌博的经验很丰富,“一定要先控制盯梢放哨的”。

可大批的警力如何接近赌场仍然是个问题。河滩空旷,有人出现在一两公里外就会被发现。而一旦抓不住证据,赌徒们是不可能低头的。

“去租一辆大型拉土车,车厢高一点的,让特警藏在拉土车里。”局长王树出了个主意。

很快,一个完整的抓捕方案形成了:60名警力兵分三路展开工作,一路乘坐拉土车秘密接近,包围控制参赌人员;另一路突袭在周边为赌场盯梢放哨人员;第三路则查扣停放于数公里之外的涉案车辆。

 

神秘的1号”

 

抓捕当天,棚外河风呼嚎,气温已降至零下7摄氏度,泾河水懒懒地流动着。

棚内,百余名男男女女的目光正聚集在一名中年妇女手中的小瓷碗中,随着“色子”与瓷碗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沸腾的人声戛然而止。人们瞪着眼睛,张着的嘴巴,如果不是瓷碗的游走,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

“一、六,单赢!”一声呼喝迅速点燃了现场人们的情绪。场上一根大绳居中,一边有人欢呼着,有人擦拭着头上的汗珠;另一边,有人搓手顿足,有人似乎觉得没看清,还揉着步满血丝的眼睛……

“都别动,我们是警察!”棚外,突如其来的大喝,让棚内所有的人为之一震,现场瞬间静了下来。

“跑!”不知是谁的叫喊声打破了短暂的沉寂。顿时,一些惊慌的赌客四散奔逃除:有人慌不择路踏入水坑,有人钻进了一人高的芦苇丛,更有人一溜烟跑进了两里外的树林。没想到,特警小伙子还真执著,一路追了上去。一个赌徒气急败坏地说:“不就赌博吗,犯得着这么往死里追吗?我实在跑不动了,我跟你回去吧。”他哪里知道,最近特警小伙子们正在冬训,每天一个5公里长跑呢。

唐伟的对讲机不时地传来捷报:3名盯梢的“亮子”被控制;5公里外聚赌人员的停车场32辆涉案车辆被控制。遗憾的是,由于拉土车容量有限,只投入了18名特警,与参赌的百余人数相差悬殊,现场只抓获68人,部分参赌人员逃离。为此,带队民警张彦锋有点自责。

“抓紧审查,查处组织者才是重点。”局长王树指示,“从掌握情况来看,这个流动赌场组织严密、分工明确,一定有专业从事组织赌博的人员,肯定构成犯罪。”而这个场子参赌人员众多,规模之大,在当地公安机关看来也是不多见的。

很快,又一场战斗拉开了序幕。和大多数情况一样,被带回来的人们都显得很“无辜”——“我没有赌,只是去看个热闹”“我是在场子上卖饮料的,什么也不知道”“朋友叫我去,还没来得及下注你们就来了”“我真的是第一次”“千万不要让我老公知道了,他会和我离婚的”……

然而,经验丰富的民警还是很快打开了缺口。很多赌客包括“亮子”在内的违法嫌疑人交代,赌场是由一个中年男子组的,但不知道他的姓名,只知道叫“1号”。

一番较量,1号”终于浮出水面,装作赌客的党某某被“捋”了出来。

“我交代,大家把我叫个‘1号’,其实我只是搞外围的,我不是‘把子’啊!”

1号”交代,自己只负责寻找、搭建场地,组织外围警戒和赌场安全。至于组织赌博的“把子”却另有其人,何为“把子”?就是赌博的直接组织者。

这个人是谁呢?一查之下,“宝姐”也在被抓获的68人中。

 

“宝姐”其人

 

“宝姐”,女,真名周某某,44岁。看似柔弱普通的外貌下却有着不平常的经历。十几年前,刚刚结婚的“宝姐”在朋友的拉拢下,参与了“摇宝”赌博,之后深陷其中,甚至生孩子不久就多次参与赌博,丈夫苦劝无用,婚姻走到了尽头。

即使这样,沉溺于赌博的“宝姐”仍然没有一丝悔改之意,最后干脆自己直接参与开设赌场。

“我就爱玩这,没办法。”面对民警的讯问,“宝姐”如是回答。2011年,“宝姐”在外地开设赌场期间,由于场子上的组织者和赌客发生纠纷,赌客被打死,“宝姐”也因此被判刑9年,锒铛入狱。

20189月,提前出狱的“宝姐”没有想着如何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而是迫不及待地找人合作“搞场子”。

很快,臭味相投者来了。“宝姐”“山哥”“羊娃”“1号”等人凑在了一起。他们在西安、咸阳周边等地开设流动赌场,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场子上有负责收费的“打水”者;有负责登记赌注输赢的“监注”人;有负责利用微信等通讯方式招揽赌客的“揽客”;有负责外围安全的“亮子”;还有专门负责从停车场运送赌客至现场的“摆渡”。

“你坐了这么多年牢,难道就没有吸取教训,想去走一条正路,照顾好孩子吗?”民警质问“宝姐”。

面对质询,“宝姐”一次次回避:“我不想提这些,你就说什么时候能放我走,只要放了我这次,以后坚决不赌了……”

 

智擒“供台子”

 

随着审查工作的逐步深入,这个赌博组织的脉络渐渐清晰,二十余人的组织架构图不断在专案组副组长唐伟的脑中浮现。应该说这场仗打得还是很漂亮的,从“把子”到“亮子”组织者的每一个“单元”都被拿下,然而一个叫“老杜”的却逃脱了。

“老杜”何许人也?

据嫌疑人交代:“老杜”是这个赌场“供台子”,就是为赌场出资的人员,每次“开宝”前,“老杜”会拿出数万元作为赌场台面上的运转资金,结束后会按比例从中抽取份额。

夜很深了。泾河公安分局楼顶上“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的十六个发光字和灯火通明的办公室相映成辉。院内,办案民警都在忙碌着。

治安大队的民警罗雨,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个加班之夜了。他向副局长唐伟汇报了“供台子”的事,唐伟边听汇报边向分局大门外望去。远处路边,昏暗的角落闪过几条人影。

“外面是些什么人,这么晚了,在局门口干什么?”唐伟警觉地问。

“刚才我让特警队员出去看了,是赌客们的家属来问情况、等候处理意见的。”罗雨答。

“身份证核查了没有?”唐伟追问。

“这个……没有。”罗雨有些为难,“这些人主要是家属,就没检查证件。”

“派人出去查查他们的身份,说不定就有赌场的组织者在外面观察我们的动向。”不仅仅是直觉,更是二十多年公安工作经验告诉唐伟,很多犯罪嫌疑人都会按捺不住性子,仗着没有被现场抓住,妄想化身成为无辜者打探消息。

一查之下,“供台子”老杜果真就在其中。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供台子”真名杜某某,曾因贩毒被判有期徒刑。或是感觉“毒路”风险太大,抑或是想扩大“经营范围”,老杜转行“赌路”,每次赌场“开宝”前,他出资为场子提供运转资金,过后按比例抽成。他自以为这个钱挣得轻松快捷,没想到这么快就栽在泾河警方手中。

自此,这个赌博团伙基本覆灭。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深挖中。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