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财经

马拉松赛事改革抢跑,运营管理落在了后面

2019-11-05 23:08:34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11月3日,2019青岛海上马拉松开跑。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虽然北京马拉松(以下简称北马)已经结束数天,但仍有不少“跑友”对刚刚结束的这场赛事话题兴趣不减。

  从起初的默默无闻,到如今的“一跑难求”,这几年,马拉松在中国正经历着高速的发展。大到北京、上海、杭州的大型赛事,小到山东莒县、河南孟州等地的乡村马拉松,各个地方似乎都意识到了马拉松的重要意义,纷纷申请马拉松指标。

  然而,在全社会“跑马”热情高涨之下,却是赛事水平参差不齐的现实。除了补给、医护、道路等滞后,高价转让名额、替跑问题也愈发突出……

  从默默无闻到“一跑难求”

  “近三四年的时间,马拉松火了。”北京市某跑步群的群主张会刚(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2000年前后,跑步的人很少。几个爱跑的朋友一起建立了QQ群,相约一起锻炼,分享跑步知识。

  “开始群里才四五个人,为了‘扩大组织’,看到有谁跑步就去搭讪,拉入跑群。”张会刚说,“到后来,随着人数的不断增加,跑群有了固定的场所、有了固定的跑步时间,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办的有声有色。”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现在进入这个跑群并不容易,不但需要管理员介绍,新人还需要做一些跑步任务才能正式入群。

  张会刚告诉记者,这样做是为了保持跑群的活跃度,给有兴趣、体能好的人,提供更为高质量的帮助。“在刚刚结束的北马中,该群有8位跑友中签,并顺利完成了比赛。”张会刚说。

  “早晨没精神、晚上睡不着就是我之前的生活状态,是跑步给了我改变。”在北京工作的刘芳(化名)也是跑步的爱好者。

  虽然逢人就自谦为“跑渣”,但刘芳成绩很不错。参加马拉松七八年的时间里,她平均一年参加四五场赛事,2017年、2018年还连续两年参赛北马。

  “跑马圈里有句话,‘没跑过北马就不算合格的跑马人’。”刘芳说,对于众多跑友来说,北马意味着荣誉。因此,北京马拉松对于跑友来说算得上是朝圣之旅。因为没有哪场比赛可以做到全程武警站岗,跑前在天安门前歌唱国歌。

  “赛事隆重,规格高,也正因为如此,近几年北马、上马等大型赛事替跑、蹭跑、买卖名额的事情层出不穷。买卖名额的事情每年都有,价格约两三千元。”刘芳告诉记者。

  “起初,转让马拉松名额主要是为了不浪费指标。”据刘芳介绍,今年的厦门马拉松,6000多人中签,但是实际上参加的人数仅有4000多人,2000多人没能参跑。一方面,中签者有事无法参赛,报名费不予退还;另外一方面有‘跑马’需求者希望参赛,不少中签者就将名额转让给他人。

  转让名额对于北京这样的朝圣之旅般的赛事来说就更为普遍,甚至成为一门生意。

  但是,对于转让名额这件事情,刘芳怎么也想不通,“替跑人即便取得了奖牌,但成绩是别人的,一旦被发现,可能会面临禁赛的风险”。

  “不仅有转让名额,还有人套用号牌、骑车参赛、穿小道等等乱象。”刘芳猜测,“这些人可能只是想在朋友圈炫耀,跑一场,可以‘牛’一年。真‘跑神’绝对不会这么干。”
 

  转让名额风险高
 

  转让“跑马”名额,有时还蕴含着法律风险。据公开报道,2016年12月10日,吴某某在厦门(海沧)国际半程马拉松赛事终点附近倒地,最终抢救无效死亡。经赛事组委会调查,吴某某并没有报名参加比赛,而是使用其他人转给他的号码。

  2017年1月,死者吴某某的妻子梁女士将赛事的主办方和参赛资格的转让者李某告上了法庭,要求双方赔偿包括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在内的损失128万元左右。

  2017年9月,福建省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家属不服提起上诉。2018年,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于作出二审宣判,维持一审判决结果,驳回替跑猝死者家属方的赔偿诉讼请求。

  对上述案例,上海通力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吴炜建议,未来应建立黑名单制度,对于一些长期违规的组织或个人的组织、参赛资格予以限制。

  “此外,未来还应加强保护参赛者的权利。”吴炜律师进一步表示。

  “马拉松和篮球、足球等体育项目不同,参赛者和组织者并不存在直接雇佣关系。其责任归属方面显得较为复杂。”吴炜举例指出,“像‘上马’这样的比赛,上海体育局是首要的组织方,而其他地方的赛事地方体育局可能不是实际主办方,不承担所有的责任。此外,还有民间投资人、赛事运营商主导的赛事等情况。”

  “因此,一旦出现侵害参赛者合法权益的情况,参赛者应该积极主张自己的权利。赛事的组织方、承办方等需要尽全力保护参赛者权益,如果没有尽到责任,行业协会(中国田径协会)有监督责任,可对于组织方、承办方进行处罚。”吴炜说。
 

  亟需专业运营团队
 

  “其实名额转让只是冰山一角。”张会刚说,“一些城市马拉松赛事纷纷上马,由于运营团队准备不足、缺乏经验、不专业等原因,造成补给不足,甚至带来安全风险。”

  “内蒙古某市全马的经历才叫一个惨。”刘芳回忆,“其官宣做的非常好,主推‘首个星空主题马拉松’,尤其‘在清凉的空气里,不用担心晒黑,从草原日落、到灯火阑珊、到繁星满天’这些语句极具吸引力。等开跑之后,才发现实在是难以忍受。”

  “工作人员是经验不足的学生,‘官宣’中的草原成了郊区,蚊虫非常多,一路跑一路被咬,供给缺乏,没有驱虫药。”刘芳对那场比赛的记忆可谓是“刻骨铭心”。

  “草原最起码比较凉爽,最虐的一次是东北某市的马拉松。”“遭遇”过内蒙古的赛事,刘芳又“转战”东北,但没想到遇到了更大的麻烦。

  “以前该市的马拉松在跑友群中口碑不错。号称补给最好的城市,跑友能一路吃到撑,群众热情。但今年的表现不如往年,最要命的是补给不到位。”刘芳说,“跑到36公里的时候,到了撞墙期,在这个最要紧的时段,比赛居然‘断水断粮’。比赛工作人员举着两个黄瓜告诉我,‘姐后面没水了,两个黄瓜你解解渴。’”

  “听到这话时,我都快崩溃了,”刘芳说,“跑马不是很轻松的。补给不上,就可能脱盐,脱水,甚至昏厥。当时,我后面还有几千个跑友,这意味着他们都没有水喝。”

  “前半场暴晒,后半场暴雨。”据刘芳回忆,在那场比赛中,现场救护车,不停地往回拉中暑的参赛者。

  刘芳们后来才得知,该市马拉松解约了以前的运营商,又改签其他公司,新进公司经验不足,最终导致较低的完赛率。

  “目前,马拉松市场的火热程度源自改革节奏的加快,导致一些监督管理方面出现滞后。”吴炜说。

  据吴炜介绍,从2015年开始,中国田径协会贯彻国务院“放、管、服”行业管理精神,废除了马拉松的审批制度,降低赛事准入条件,简化了立项手续。激发了社会参与办赛的积极性,马拉松赛事数量和参跑人数均迅速增长。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在中国田径协会注册备案的马拉松及相关运动赛事达134场,较2014年增加83场,增幅超过160%。而据统计2018年,中国境内举办马拉松及相关运动规模赛事共计1581场。

  “但未来,企业应该投入多少,政府方具体应该作出哪些规则,都面临着未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市场呼唤更为专业的马拉松运营团队。”吴炜说。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