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财经

中国经济“介入的旁观者”

2019-09-18 00:56:57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吴晓波

  如果说之前的吴晓波是一个独立的旁观者,对企业家保持一种“与他们格格不入又心心相印”的状态;那么运营自媒体之后的吴晓波,则在商业探索的道路上进化成了超乎想象的“男三号”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欧家锦

  吴晓波18岁时的某个秋夜,在复旦大学的图书馆里阅读罗纳德·斯蒂尔所著的《李普曼传》时,他就已在尚未翻耕过的心土中埋下了一颗梦想的种子。这颗种子,生长出了他的“天命”。

  作为最富盛名的美国新闻评论家和作家、传播学史上具有重要影响的学者之一,沃尔特·李普曼在他长达36年的专栏写作中,写下了4000篇文章,林登·约翰逊总统在他75岁生日前授予其总统自由勋章,授勋书上写道:“他以精辟的见解和独特的洞察力,对这个国家和世界的事务进行了深刻的分析,从而开阔了人们的思想境界。”

  青年吴晓波似乎领悟了自己的“天命”,“我幻想成为一名李普曼式的记者,在一个动荡转型的大时代,用自己的思考传递出最理性的声音”。

  1989年春天的南疆考察,让吴晓波“这个天真的大学生直面了中国改革之艰难”。很多年后,他在专栏中写道,“如果没有用自己的脚去丈量过,用自己的心去接近过,你无法知道这个国家的辽阔、伟大与苦难。”

  1990年,大学毕业的吴晓波放弃保研机会,进入新华社浙江分社,分在了工业组,由此开启了他长达13年的商业记者生涯。他几乎跑遍中国的所有省份,见证并亲历着被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纳德·科斯评论为“人类行为的意外后果”之中国崛起——这恰好为吴晓波的非虚构财经写作提供了极度丰富的现实素材。
 

  中国企业界的“泰坦尼克现象”
 

  改革开放为这个曾被长期封闭的国家释放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激情,而这股“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激情,在邓小平南巡之后达到了另一个顶峰。

  这股激情革新了整个中国企业界的面貌,但也令中国企业陷入前所未有的迷惘和冲动之中。在整整20年的激情岁月中,中国企业界和企业家形成了一种非理性的市场运营模式和思维,从而也使彼时的中国市场呈现出非线性的迷乱态势。

  中国首富牟其中涉嫌信用证诈骗,南德集团沉没;最大的保健品公司三株陷入“八瓶三株喝死一条老汉”丑闻,销售体系崩塌;全国青年创业最知名的偶像史玉柱,被巨人大厦拉进资金链断裂的泥潭;甚至第一家广为人知的互联网公司瀛海威,也濒临瓦解的边缘……1997年至1998年,无数巨型企业轰然瓦解,中国企业界终于迎来了激情年代的终结。

  1998年,美国电影《泰坦尼克号》正在中国热映。吴晓波写下《中国企业界的泰坦尼克现象》一文,浙江人民出版社总编辑楼贤俊建议他:“能不能把它写成一本书?”

  《大败局》由此出版。在激情尚未褪去的2001年,它犹如一瓢浇在激情澎湃的商业大潮中的冷水,激起无限波澜。

  在成功学大行其道的彼时,《大败局》作为中国企业失败的MBA式教案横空出世,深度解读9家著名企业盛极而衰的失败原因:“标王”失败的原因是什么?数十亿资产的企业为何这般脆弱?狂热的激情是怎样成为祸根的……

  一个个“天问”,在拷问中国企业家的同时,也试图为中国企业界的发展探索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这本被誉为“影响中国商业界的二十本书”,令吴晓波一跃成为炙手可热的财经作家(此职业称呼为他首创);随着话语权的提升,李普曼式的专栏写作也开始渐入佳境。
 

  记录中国企业的光荣与梦想
 

  2004年,机缘巧合之下吴晓波成为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访问学者。他发现所有研究者均对中国近30年的经济奇迹充满好奇,但是却没有一本能够让他们整体了解这段变革历程的著作。因此,他与肯尼迪学院达成了创作中国企业史的研究项目意向,并决定以编年体的方式完成对中国公司变革的描述。

  这就是《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诞生的背景。想法有了,但在创作中却困难重重。从框架的设立到资料的收集整理,从逻辑的梳理到艰辛的写作,吴晓波仿佛“在大雾中一寸一寸地匍匐前行”。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整理出了一条主脉络:30年的改革史,其实就是国有资本、跨国资本和民营资本三种力量的角逐。

  他把人物和事件放在一个国际和国内的政策、社会和当时的现实大背景中,以真切而激扬的写作手法描绘了中国企业在改革开放年代走向市场、走向世界的成长与发展之路。改革开放初期汹涌的商品大潮;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外资企业这三种力量此消彼长、互相博弈的曲折发展;整个社会的躁动和不安……这些在整部书稿中都体现得极为真切和实在。

  这本书出版时,恰逢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很快广受赞誉,获评“2007年度中国最佳商业图书”。自此之后,吴晓波相继写出《跌荡一百年:中国企业1870-1977》《浩荡两千年:中国企业公元前7世纪-1869年》,凭借一己之力完成了“为中国企业作史”的宏愿。在这三本书的基础上,他又创作了《历代经济变革得失》,为长达两千多年的中国经济演进梳理出一个大致的发展逻辑,中国企业史的写作至此完结。
 

  活成想象之外的“男三号”
 

  日渐盛名的吴晓波实现了“以文字为生”的人生规划,他的时间被划分为三大块:一是运营蓝狮子财经出版中心。这是成立于2002年10月,针对快速成长中的中国财经阅读市场而构建的独立图书策划出版机构,致力于发掘并培育中国本土财经出版资源,整理并传播中国本土公司思想。二是坚持每周写作6000字以上,为国内各大媒体撰写专栏,输出自己对中国企业界发展的认知。三是云游四方,与家人好友享受生活。

  但这种生活节奏在2014年戛然而止。在某个深夜,他给复旦师兄写了一份邮件,告知从下周起不能为FT中文网写专栏了,从此所有的文章都会发在一个叫“吴晓波频道”的自媒体里。“此去祸福,天亦未知”。

  他为自媒体写的第一篇专栏是《骑到新世界的背上》。文中写道,“天变得比想象得快,纸质媒体及传统新闻门户正在迅速地式微,我所依赖的传播平台在塌陷,而新的世界露出了它锋利的牙齿,要么被它吞噬,要么骑到它的背上。”

  从此,他从一位李普曼式的专栏(财经)作家,转型为“男三号”。“在主流的历史学家眼中,推动社会前行的进程里,政治家是男一号,知识分子是男二号,企业家是男三号。”吴晓波如是说。

  如果说之前的吴晓波是一个独立的旁观者,对企业家保持一种“与他们格格不入又心心相印”的状态;那么运营自媒体之后的吴晓波,则在商业探索的道路上进化成了超乎想象的“男三号”:构建了国内规模最大的泛财经自媒体平台,拥有了自媒体矩阵的投资,开设了大头频道与电商平台,发起了思想食堂和百匠大集以及“每天听见吴晓波”与企投会……

  “今天的吴晓波,还是当年那个写书的吴晓波吗?”无数的惋惜与质疑声随之而来,但他并不后悔。

  在吴晓波频道上线五周年之际,他写了一篇文章回应,“商业在‘伤害’写作,也正为我供给前所未有的原料,金钱在挑衅底线,也让我对人性有更切肤的认识。”

  中国经济是如此鲜活。在今日中国,一个合格的财经作家,或许根本无法在书斋里安静地指点江山,他应该是一个如彼得·德鲁克所谓的“介入的旁观者”。

  吴晓波亦如是。

  责编:王海坤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