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财经

共享住宿,让人欢喜让人忧

2019-07-09 22:19:11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浙江嘉兴的一户民宿。 视觉中国

  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离放暑假还有一周,在校大学生周伟就提前在网络短租平台上预定了一家海景房,他要与好友结伴出行,“这种方式很适合我们年轻人。”周伟解释道,“首先,民宿的价格相对便宜,我们还没有工作,外出旅行肯定是以省钱为主。其次,住在民宿可以融入当地的生活,与住在酒店里的体验感是完全不同的。”

  周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一般会选择临近景点的民宿,不仅位置佳、价格低,而且周边环境宜人。有些民宿还可以买菜做饭,“以海南三亚为例,有些菜市场是外地人去的比较多,而有些菜市场是本地人去的比较多,二者相比价格就差很多。我们提前在网上订好民宿后,和当地人一样,早上到市场买新鲜的海鲜和水果,自己做饭,就好像自己也是本地人”。

  除此之外,每个城市的风格也不同,而许多民宿的建筑风格、装修主题都源自本地文化,“如果运气好的话,碰到热情好客的房东,还会介绍很多网上并不热门但很好的景点,给出许多当地人才知道的出游建议,会给行程添加很多美好的色彩。”周伟兴冲冲地介绍。

  近几年,我国经济水平的提高带动了旅游市场的高速发展,旅游已经成为国人休闲娱乐的一种方式。作为外出旅行重要载体的共享民宿满足了时下年轻人的个性化需求,也开始日渐走红。
 

  遍地开花的共享住宿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共享成为一个关键词,而共享经济与旅游的融合也为人们出行提供了更多选择。通过共享住宿,人们得到的不仅是一个住处,看到的不仅是一地风景,更是不一样的人生体验的相互交换。共享住宿是指利用当地闲置资源,住宿主人参与接待,为游客提供体验当地自然、文化与生产生活方式的小型住宿设施。

  7月2日,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在京发布《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2019》(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指出,随着国家对全域旅游、乡村旅游政策扶持力度的不断加大,移动互联网技术发展持续提升民宿用户体验,公众对共享住宿的接受度和消费意愿越来越高。

  据了解,这是自2017年首次发布以来的第三份年度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主要共享住宿平台房源量约350万个,较上年增长16.7%,覆盖国内近500座城市;共享住宿服务提供者人数超过400万人,房客数为7945万人,在网民中的占比约9.9%,较上年略有增长。2018年,我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额为165亿元,同比增37.5%,继续保持快速发展态势。

  除了生活便利与文化体验,不同于传统酒店单间对于人数的限制,不少整租的共享民宿能够容纳一家人或多个好友同行,这种居住上的宽松自由也成了不少人选择的理由。

  因其具有成本低、利润高等特点,很多人也愿意选择这种方式处理自己闲置的房屋。目前,这种在线短租业务已经在北京、广州、深圳等多个城市悄然兴起。《报告》显示,2018年,房源量排名前十位的城市是:北京、上海、广州、成都、厦门、重庆、杭州、青岛、西安、深圳。此外,二三线城市共享住宿市场在加速崛起。丽江、秦皇岛、桂林等特色旅游城市爆发式增长。

  《报告》认为,共享住宿发展水平是反映一个城市全方位发展重要的风向标。发展共享住宿对城市基础设施和硬件投资有一定的拉动作用,带来了出行、住宿、餐饮、管家等服务消费需求的快速增长,也激发了特色旅游、文化体验等方面的消费,有助于提升城市经济总量。2015年至2018年我国共享住宿新业态的发展对住宿服务业年均增长的拉动作用为2.1个百分点。
 

  年轻人的选择
 

  《报告》还显示,参与共享住宿的房东具有年轻化、高学历等特点。房客主要是学生、上班族、自由职业者,18岁至30岁的房客占比超过70%。与传统酒店相比,共享住宿的供给主体更加多元化、服务内容更加多样化、用户体验更加社交化,通过共享平台可以降低房东、房客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和交易风险,为房客提供更好的体验。

  从参与人群看,主要共享住宿平台上“80后”和“90后”房东数占比约70%。女性房东数量逐年升高,占比接近60%,女性房东收入也在不断提高。房客中,18岁至35岁群体占比超过70%。

  北京市民王慧妍(化名)就是其中一员,她经常带着父母与孩子一起出去旅行,因为出行人员较多,住酒店的价格较高,她就会选择在网上整租一套民宿,不仅价格适中,生活上也更加方便,“最主要的是,有家的感觉”。

  王慧妍不仅是一名共享住宿的体验者,同时也是房屋提供者。由于孩子的学校与家的距离较远,为了孩子上学,她在学校附近买了一所面积只有50平方米左右的一室一厅。临近寒暑假,王慧妍就将房屋信息发布到网络短租平台上,“这种模式不仅可以缓解我们的经济压力,还可以结识到五湖四海的背包客。去年寒假就曾有一名来自浙江的背包客住了进来,我们还相约今年假期到他所在的城市游玩”。

  据了解,一些受访的房主表示,他们为游客提供住处,传递了“共享的精神”。生活中闲置的资源随处可见,通过共享,将其充分利用起来,不仅盘活了社会资源,更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社会变得更加开放、包容。“如果让出自家空置的房间给他人,去往对方的城市时,同样会被热情招待。”
 

  担忧声音仍在
 

  “以后不会再选择短租了。”李木子平日工作比较忙碌,但每年都会在假期的时候外出旅行,在共享住宿还未兴起之时,她都是提前预定好酒店入住。从事互联网工作的李木子经常接触新鲜事物,“我应该算是第一批选择在线短租的住客”。

  但频繁糟糕的入住体验让她无奈地放弃了这种住宿模式,“虽然价格相对酒店要便宜很多,但是我经常会遇到网上照片拍得非常棒,而实际入住时却是天差地别,不仅如此,有些房间的卫生环境实在是不敢恭维。”此外,安全问题也是她的担忧。

  谈起自己的短租经验,李木子有些郁闷,虽然也曾有过很愉快的住宿体验,但不愉快的次数要更多。

  此种遭遇并不止李木子一人遇到过。据报道,共享住宿的问题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一些平台上的房源图片与实际不符,而房客又只能通过网络获取信息,导致了信息鸿沟的存在。二是共享民宿的卫生问题令人担心,有人反映许多民宿的床上用品没有经过消毒、房间没经过清理;有人入住才发现是新装修房间,推门就闻到刺鼻的气味,担心有害身体健康。三是共享民宿居住安全也是一个重要问题。有人质疑一些普通民房的消防设施不健全,有人担心住在这类民宿里可能泄露个人隐私,还有人觉得不少共享民宿分布在居民区中,容易存在扰民的现象。

  同样,《报告》也指出了当前我国共享住宿发展面临五大问题:多头监管问题突出、市场准入要求未能充分反应新业态特征、数据共享机制不畅、社区关系问题开始凸显、缺乏长效化监管机制。

  面对发展迅速但问题颇多的共享住宿,广东省给出了“教科书”般的管理办法。6月21日,《广东省民宿管理暂行办法》出台,对开办民宿的要求和程序、经营规范、民宿经营管理的法律责任作了明确规定:民宿经营者提供的民宿服务信息应当客观、真实,广告宣传必须真实、合法,不得做虚假宣传,不得欺骗和误导消费者;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为民宿经营者提供交易服务的,应当对其实名登记,审查民宿信息的真实性。发现存在虚假信息或者违法行为的,应当停止提供服务。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