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财经

5年了,你的手机套餐“提速降费”了吗

2019-06-11 23:11:27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2016年9月,江苏省南京市手机用户在中国联通4G手机流量资费套餐旁使用手机上网。  视觉中国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每到月底,在北京上班的刘女士总能收到中国联通的“停机提醒”短信。5月30日,她收到的“停机提醒”短信是这样的:截至2019年5月30日,您有欠费141.05元(其中2019年4月欠费141.05元),请尽快交清欠费,逾期未交费,将影响您的正常使用……

  刘女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这几年自己的手机没有出过问题,倒是手机费一直在涨。几年前,她一直用充值卡给手机充话费,一个月花费不到50元。后来,她办了70多元的套餐发现根本不够用,于是套餐升级又办了4G全国套餐中的166元套餐。可是套餐升级了,每月的话费却经常不够用。现在她准备再次升级套餐,可是五花八门的套餐种类让她无所适从。她分辨不出哪一款能省钱,可是她清楚,她手机上网确实提速了,但提速的代价对她来说也不小。

  和刘女士有同样感受的人还有很多,不少网友在各社交媒体上吐槽,对电信行业“提速降费”落地感受不佳。此前,由国办督查室委托统计局社情民意调查中心开展的电信运营调查显示,2018年9月,受访的3400名用户中,表示月均手机资费支出上升的达45.5%,感觉基本没变化的占40.8%,感觉下降的只占13.7%。专家指出,“提速降费”需要从实际出发,一步到位有难度。

  今年是网络“提速降费”的第五个年头,“提速降费”的提法始于2015年4月的经济形势座谈会。当时在会上,一位企业家向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网络费用高居不下,给经济发展带来了很多滞阻。此后,李克强总理在多个场合提出“提网速、降网费”的要求,使得“提速降费”逐渐成为社会“热词”。2015年也被称为了网络“提速降费”元年。
 

“提速降费”被套路
 

  “查阅您的通话资费情况,推荐您450分钟通话,12G流量套餐138元。”

  “有没有再便宜些的套餐?”

  “根据您的使用情况,目前最低的套餐资费为58元,包括150分钟通话和1G流量,流量包需要30元一个G。”

  “太贵了。”在北京某电信公司营业大厅,张楠对工作人员推荐的套餐项目并不满意。随后,工作人员又向她推荐了一款流量更多、通话时间更长的套餐“××畅享套餐238元,1000分钟通话50G的流量”。张楠无奈地摇了摇头,虽有不少自由组合套餐,却仍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她最终选择原来88元的套餐。

  大学毕业后,张楠一个人在北京打拼,由于住所与工作单位距离较远,坐地铁无聊时免不了开流量上网、用追剧来打发时间,因此手机费用经常超支。今年4月,她的手机话费达到300元。虽然套餐中包含某视频APP 20G的流量,但是她发现该APP上的视频很多需要另外付费观看,并不实惠。而套餐中所赠流量也不算多,且都有时间限制,不到月底就用完了。“无形中,每个月增加了一笔开支。”

  最近,张楠从同事的口中得知,另外一家运营商的套餐不但通话时间、流量合适,而且费用仅为59元,包含500分钟国内语音通话和2G国内流量,超出部分1元1G。再增加40元可以享受1000分钟通话以及免费流量。但想要换成该电信公司的套餐,无法保留原号码。

  这种无奈的感受并不是张楠一人独有,家住北京房山区的刘娜最近也在抱怨被电信运营公司“套路”。

  2018年年底,刘娜在自家小区附近的移动营业厅门前看到买套餐免费送宽带的宣传牌。按照移动给出的套餐标准,108元以上的套餐可送200兆的宽带两年。刘娜毫不犹豫地选择升级手机资费套餐,并安装了移动宽带网络。今年以来,刘娜发现,该宽带网络不是很稳定,用网高峰期常常出现卡顿现象,有时候甚至断网。最近,刘娜想退网,但致电移动客服后才得知:“若退订协议,很可能会赔偿移动公司相应的违约金,具体情况需要到营业厅咨询。”
 

用户获得感为何不强烈
 

  “说好的让利、降费、提速,却处处设限,名实不副”“所谓优惠实际上堪比鸡肋,形式大于内容”“国家大规模降费提速,自己反而越换越贵”,法治周末记者采访了身边不少消费者,他们纷纷指出,套餐不规范、明降实涨、虚假宣传等,特别是老用户对于“降费”的获得感并不强,有的甚至花费更多……

  然而自从2015年起,电信运营商就在努力“提速降费”,动作频频。它们按照网络“提速降费”指令作出“规定动作”。这一年,在国务院连续督促下,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了网络“提速降费”的总目标,要求到2015年年底直辖市和省会城市宽带平均接入速率提至20兆,其他城市提至10兆,并将手机流量和固定宽带的平均资费水平同比下降30%左右。

  2015年5月15日,作为三大运营商中用户数量最多、市场份额占比最高的中国移动带头宣布,将推出十二大提速降费新举措,包括八大举措降网费、四大工程提网速。预计到2015年年底,流量综合资费同比下降35%以上,网络能力和网络速度将大幅度提升。

  但移动“新举措”中的一些方案,遭到了众多网友的吐槽。“这叫降价吗?66元的套餐,基本流量没降,难道说上网还需要等到半夜、等节假日?还要单独买卡?”“移动降价没觉得便宜”。不少网友指出,十二项措施中的“10元1GB夜间流量套餐”和“闲时流量套餐”都是针对夜间11点到第二天早晨7点时段使用较多的用户,对于原本不享受闲时流量套餐的地区来说,中国移动全面推广夜间流量套餐,只让夜猫族得到实惠。

  受到指摘的还不仅仅是夜间流量,不少用户发现不限流量套餐也暗藏“玄机”。

  2018年,曾有不少移动用户接到过客服电话,被推荐一款4G网络不限流量套餐,改套餐每个月78元,预订一年,每月返30元,相当于每月仅需要48元就可以流量免费用。但办理的用户发现,当每个月超出10G流量后,速度则降至3G网络,超出100G后,流量速度则降为2G网络。

  在相关媒体报道中,不少用户发现,当每个月超出一定流量后,网速开始下降,有时候手机打开网页非常卡顿。“中招”的用户纷纷表示早知是2G水平,肯定不会选择该套餐。

  提速降费好政策出了不少,为啥一些群众感觉不强烈?2018年,国务院大督查发起“邀请你与三大电信运营商面对面”活动,征集网友意见,并从8000多人中选出10名网友代表,同时外地不能到现场的网友纷纷寄来视频,提出诉求。

  2018年9月20日,国务院第八督查组在北京举行的网友与三大电信运营商面对面活动现场,一边是网友们发问,一边是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相关负责人答疑。

  见面会上,网友反映最强烈的问题就是,手机套餐套路、陷阱多,资费不降反升。从事IT行业的网友徐涛说,他办理移动推出的78元不限量套餐,使用10G后开始限速,难以满足手机上网需求。套餐名称只突出“无限量”,却不说明限速,对消费者产生了误导。“应该少点套路,多点真诚,让大家切身感受到便利。”来自北京的律师刘思锐说。

  对此,当时的中国移动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简勤说,在业务宣传推广上,将进一步简化规则,明明白白宣传,让消费者放心消费。针对不同层次群体,精准施策,精准降费。2018年年内实现月度流量平均单价降至每兆1分钱以内,持续推动流量单价下降,希望用户有更多获得感。

  一年过去,面对电信运营商的种种质疑并没有消失,5月21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资委财务监管局局长邬红兵表示,去年国务院对电信企业提速降费情况进行了专项督察。针对消费者集中反映的运营商强制消费、杀熟、虚假宣传、明降实涨等几大问题,约谈了相关企业,并下发了整改函。经过多方努力,去年第四季度用户的投诉量显著下降,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2.5%。
 

提速降费任务压力也越来越大

 

  “虽然套餐数量多、规则复杂难以选择,有时候老用户流量偏贵,但这两年的电信资费确实便宜了不少。”在张楠的记忆中,“刚上大学时,漫游费、长途费、月租费等每个月就需要花费20元左右。如今,这些费用全部都没有了,而且同样的花费,通话和上网时间更长了。”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中国宽带发展白皮书(2018)》显示,我国每GB移动流量资费占人均国民总收入比例为1.1%,显著低于全球6.8%的平均水平,宽带发展联盟最新发布的2019年1季度我国固定宽带和4G移动宽带网速分别达到了31.34Mb/s和23.01Mb/s,比2018年同期分别提高了55.53%和20.35%。

  “我国当前网络平均资费水平远低于其他国家。也意味着在用户增长空间较小的情况下,电信运营商的利润空间在逐渐缩小。”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曾剑秋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在5G时代即将全面到来之前,巨大的基础设施投资、技术的更新换代又给电信运营商增加了不少的成本。要积极吸引用户、留住用户,又要保持盈利,这对于传统电信运营商来说挑战不小。

  “电信基础设施的建设需要投入大量的成本,以往一次投入可能带来的10年获得20年的收益,但是随着互联网科技的高速发展,一次投入很可能维持不了10年、甚至是5年的收益。”对于传统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近年来发展速度放缓,通信行业观察家项立刚对法治周末记者进一步表示,仅基站建设一项就是一笔不菲的成本支出,不仅技术更迭加速,而且4G或5G网络需要更密集的基站覆盖,毕竟没有信号的覆盖,4G、5G都将会成为空谈。但另一方面,在进入一些小区、写字楼时,电信运营商们时常遭遇物业、业主漫天要价,进一步增加了运营商的成本。

  “随着成本不断增加,提速降费任务压力也越来越大,薪水不涨反降,近几年不少传统电信行业的人才流向了上下游公司(与以华为、中兴、烽火通信等为代表的上游设备商和以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这势必造成整个行业的不景气,反过来会影响到整个行业的发展。”项立刚对法治周末记者强调。

  “实际上我们近几年的电信行业还是有很大的提高。”曾剑秋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以前话费需要300多元一个月,如今仅100多元,而且通话、流量时间和质量也有了极大的改善,这是显而易见的。我们在考虑效率的同时也要兼顾公平,这个公平不仅仅是对消费者的公平,对于企业也同样重要,企业没有利润,或者利润过低,很可能会带来人员的流失、服务质量的下降,而这一切可能最终不利于百姓的生活。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