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财经

网络众筹的另一面

2019-05-14 22:09:35 来源:法治周末

视觉中国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有房有车还筹钱,是在筹集自己的下半生。”“善良很贵,别随意浪费。”据《新京报》等多家媒体报道,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艺名,原名吴帅)突发脑出血住院救治,其家人在众筹平台“水滴筹”上发起100万元筹款。截至5月3日晚共筹得14.8万元。

  但有网友发现吴家在北京有两套房产、一辆汽车,却在众筹平台勾选了“贫困户”标签。事件持续发酵,吴鹤臣的妻子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帅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但并没有得到网友的理解,反遭到了更多的质疑。

  因为网络众筹引起舆论质疑的不止此一例,2018年,《新京报》等多家媒体报道,南宁的邓女士在水滴筹发起筹款,称女儿小黄由于病毒感染住进了ICU,却无钱治病。经过近万人捐款,7月11日,邓女士将善款25万多元提现。事后,有网友爆料称,邓女士并不缺钱,她在武鸣开有多家粉店,开奥迪车,且名下有几套房产。

  除了质疑募集资金的当事人,水滴筹、轻松筹等大病救助公益网络众筹平台也成了众矢之的。监管责任缺失、筹款目标任意定、随意改、病情及治疗方案缺乏权威助证、筹款后资金使用无人监管等指责纷至沓来。究竟谁该对事件负责?要负哪些责任?舆论亟待揭开幕后真相。
 

  “诈捐”事件频发 平台称审核严格
 

  在吴鹤臣事件发生后,众多网友感叹,众筹来钱太容易,有网友留言说:“如果事情没有发酵到现在,恐怕她们100万元的众筹已经达成了。平台究竟是如何审核通过的?目标金额又是怎么制定的?”

  5月13日,法治周末记者以众筹发起人的身份拨通了水滴筹的客服。客服人员说:“水滴筹在发起、传播等各个环节都有严格的风控。不但会对求助项目进行审核,也会提醒发起人上传真实的个人资料以及描述真实的患者情况。”

  该工作人员说:“即使通过平台初步审核之后,还需要经过社交网络的监督验证、提现公示验证等环节,在没有异议的情况下,一到两个工作日安排打款。另外,水滴筹借助熟人社交网络验证,在筹款的整个过程进行风险控制。”

  记者注意到,2018年10月,爱心筹、轻松筹和水滴筹曾联合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和《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提出平台应实行机器智能和人工“双审核”。

  根据这些倡议书,求助发起人须按平台规定,提交发起人及患者身份信息、患者所在医疗机构开具的医疗证明等真实材料,经平台审核通过后,求助项目方可上线和生成筹款链接。求助人对个人及家庭经济状况要真实、全面、客观地进行说明(主要是工资收入、房产、车辆、金融资产、医疗保险等信息),并可提供证明材料,也可邀请第三方协助佐证。

  而对于目标金额的确定,上述工作人员说道:“众筹目标金额并非按照募集者个人意愿而定,需要相应资质医院、医生开具治疗方案及花费情况确定。并且需要查看募集者的个人家庭情况,如果家庭能够承担一部分资金,则需要把承担的部分扣除掉,将剩下的一部分再去众筹。另外,病人以前治疗所借款项或未来康复后续康复的护理部分,均属于超出服务范围的,不被计入到筹集金额范围内。”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医院对于“水滴筹”平台有些抵触,因为医生所开的处方或治疗方案需要确保真实无误,一旦发生问题,医院恐怕也会担责。因此,对于一些依靠“水滴筹”的病人都会有所顾虑,有时候并不会给出确定的花费金额。
 

  信息真实性之责谁来担
 

  既然是平台方严格审核,为何“诈捐”之事屡屡发生?

  在吴鹤臣事件持续发酵的档口,有媒体曝光,在某互联网电子商务平台上可购得医院诊断证明、检验报告单,甚至还可以雇人撰写大病众筹文案。

  5月13日,法治周末记者登录某网上商城页面,输入“病例诊断检查报告”字样就可以找到,“病历诊断定制、检查报告单”等上百条信息跃然而出,5元至10元价格不等,包邮寄送。多家店铺头像右侧标有“广告”标识。

  据媒体报道,不久前,“水滴筹文案代写及润色”也可买到,经过曝光最近已经下架了不少。

  为了检测这些假病历是否可用,有媒体人尝试用这些买来的虚假材料在水滴筹、轻松筹等平台发起众筹,全都顺利通过了审核,并提示已经可以申请提现。

  对此,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高级合伙人贾永发律师对法治周末记者指出:“对于平台来说,大病救助公益网络众筹平台有提示风险的监管义务,慈善信息应该真实、完整、及时,不得有虚假记载和误导性陈述。”

  “但是,目前很多平台实施的多为形式审查,例如,核实申请人是否患病、需要多少目标资金,家庭经济状况如何等,但实际上,这些大病救助公益网络众筹平台目前仍不具备实质性审查的能力。一旦有人利用虚假的证件、或者伪造票据等资料,除了有人举报,否则很难查出来。而一旦发现虚假的或者伪造的资料,平台有责任关闭或删除相关申请,如果没有发现,则审核通过。”贾永发律师对法治周末记者强调说。

  贾永发进一步指出:“实务中,如果平台尽了相应的监管义务,且主观没有过错,则不承担责任;但如果平台进行虚假记载和误导性陈述,甚至故意与募资人达成协议,则必须承担相应的连带责任。”

  “目前,网络众筹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者承担全部法律责任。”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对法治周末记者说,网络众筹平台的责任是,在公开募捐活动展示页面提供举报功能,并在接到举报后5个工作日内通过电话、邮件或短信等方式对举报人进行反馈,并与相关方面沟通;对涉嫌诈骗、诈捐等违法违规行为的,平台应立即冻结筹款、终止项目、启动核查,直至向法院起诉,及时向有关部门报告,积极配合有权机关进行调查。

  据了解,目前在水滴筹、轻松筹、爱心筹三家平台上,均显示有发起人承诺,“所提交的求助信息完整、真实、合理,不存在任何虚构、隐瞒和伪造的情况”“如有违背,愿承担全部法律责任,并赔偿相关方所有损失。”三个平台在项目发起页面也都有举报按钮。
 

  大病众筹实为无偿赠与
 

  有不少网友反映应该给众筹添加一个后悔键,当争议性的众筹事件出现时,平台主动向捐款人发出提醒,允许捐款人根据最新情况决定是否收回捐款。

  水滴筹平台方的工作人员向法治周末记者说:“如果申请人资料通过了审核,也经过了公示期,如果没有异议的情况下,众筹款项是一次性打入到申请人手中的。这期间是不能退换的。除非筹款人具备了经济能力,或者善款未用完,则可以联系工作人员返还。平台再按照相应比例原路退还给捐款人。网站并没有设置后悔按钮。”

  贾永发律师指出,“后悔键”实际上与众筹平台自身利益相悖。严格来说,目前,所谓的水滴筹、轻松筹等大病救助公益网络众筹平台并非经济意义上的众筹平台。

  据贾永发介绍,众筹平台的规则应该是对支持者设有相应回报的。且筹资项目必须在发起人预设的时间内达到或超过目标金额才算成功。如果项目筹资失败,那么已获资金全部退还支持者。

  “而水滴筹等平台更类似于一种赠与模式,将自己的财产无条件地转移给他人。赠与合同是单务合同,只有赠与人一方承担义务。赠与人具有任意撤销权,但须在赠与财产转移之前进行。交付后,不能再撤销,也就是说赠与行为一旦发生就不能反悔了。”

  “要防止诈捐事件的发生,最好通过完善相关法律法规的方式。”肖飒向法治周末记者说:“我们目前有慈善法,但是没有针对利用互联网众筹平台进行筹款的监管法律。应该要求互联网众筹平台按照《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和《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的规定进行运作,加强审核程序,确保信息的真实性。”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