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财经

海外代购,假货泛滥依旧

2019-04-18 12:30:14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位于加拿大多伦多市的太古广场。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在拆开快递的一瞬间,何琪有点疑惑。

“正版UGG(鞋类品牌)258元特价。”3天前,何琪看到专职在澳大利亚做代购的赵雅(化名)发了一条朋友圈,简单沟通后,便下单购买了一双棕色的鞋。

赵雅告诉她,鞋子从澳洲一家折扣店发货,大概需要一至两周的时间,还让何琪将身份证号码发给她,“因为过海关需要”。

何琪也曾怀疑过正版的UGG价格不会如此便宜,为此还专门询问了赵雅。“她说是因为现在正在清仓,号码不全,还说如果碰到正好合适的一定要尽早‘剁手’,不然以后就没有这么便宜的价格了。”何琪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何琪以为自己捡到“大漏”了,满心期盼着收到新鞋。谁知,3天后,何琪接到了快递员的电话,告诉她由于家中没人,便将快递放在门外了。

“我记得那段时间并没有网购,还问快递员是从哪里寄来的,快递员告诉我是从河南省寄来的。”回到家后,何琪拆开快递,发现盒子内竟然装着一双“UGG鞋”,顿时傻眼了。

赵雅只是何琪微信好友中众多代购之一。随着微信的普及,不少人微信中的代购也随之增加,“我微信好友中光代购就有十多位,分布在香港、日韩、欧美等地”。

然而,庞大的代购市场也被不少人钻了空子,打着代购的旗号大肆销售假货,而消费者在购买到假货后,由于种种原因也难以维权,不少人只能“哑巴吃黄连”,自认倒霉。

 

海外假代购的套路

 

收到鞋子后,何琪立即联系了赵雅。

然而,赵雅对于发货地为何是河南省也并不知情,“她后来和我解释,说可能是因为购买的人数较多,为了节约国际快递成本,采取了包裹直接寄到国内,再由国内的经销商分别寄出的方式。”何琪告诉记者。

但是这个解释并不能说通为何国际包裹仅用3天时间便可从澳洲寄回国内,面对何琪的退货要求,赵雅告知她:“清仓特价的鞋子不能退换货”。

“鞋子的颜色和图片中颜色不一样,甚至两只鞋子之间还存在色差。”拿着鞋子,何琪有苦说不出,“扔了舍不得,留下来穿着又觉着别扭。最郁闷的是,买到假货后只能自认倒霉,又不知道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

时隔不久,何琪联系到一位在澳大利亚读书但并不做代购的同学苏文静,她告诉何琪,正品UGG在澳洲本地都不会卖这么便宜的价格,更何况代购本人以及国内分销还会在其中抽取一部分利润。

苏文静身边也有几名兼职做代购的同学,他们会在课余时间前往打折店拍摄一些价格合适的商品发到朋友圈中。

“我也曾经见到过有些代购在店内和顾客商量好款式和价格后,最后却并没有购买该商品。”针对此种情况,苏文静解释道,他们并不是真正的代购,而是打着“代购”旗号职业售卖假货的。

苏文静还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由于自己在澳洲读书,曾有做代购的同学找过她,希望可以以她在澳洲的便利条件,拍摄当地的服饰以及奶粉、保健品等产品,“只让我负责拍摄以及和买家交流,其余的购买、发货、售后等流程都不让我参与其中。”

苏文静一开始也很纳闷儿,因为每件商品的售卖价格均低于原标价,“后来我才得知,他们的进货渠道根本不在澳洲,我的留学生身份只是他们的‘门面’,让买家以为商品是澳洲本地购买的,但他们收到的并不是澳洲本地的产品,甚至有可能是假货。”

不仅如此,代购的同学还告诉苏文静,不用担心事情会败露,因为购买小票是澳洲店铺内的、物流信息显示是从澳洲寄出的。

还有同学向苏文静承诺,每次去实体店都会给她“跑腿费”,除此之外,每卖出一件商品,都会按照商品的价格给她15%的提成。“衣服、鞋子可能相对没有那么大的危害,但是很多人都慕名购买澳洲的保健品,这种口服类的商品,一旦出现问题,可能会危害到生命安全。”苏文静拒绝了同学的邀请。

 

代购假货的藏身地

 

代购的假货有时候还藏身国外。据加拿大媒体报道,从20184月起,有市民投诉多伦多北部万锦著名的太古广场的一家商场售卖假冒产品,警方着手调查。

加拿大多伦多约克区警方确认,警方20186月从多伦多著名的华人商场、位于万锦市的太古广场查获的数千商品,证实为假货。

约克区警方发布的声明中说:“假冒产品,无论是走私进入加拿大的,还是在加拿大本土生产的,都对合法商业造成经济损失,也对政府和纳税人造成损失。这些产品造价低廉,不符合加拿大的标准,不仅蒙骗了消费者,也同时对消费者的安全构成威胁。”

“在太古,你根本不用担心买到假货,因为那里根本就没有真货。”在加拿大留学的罗子楠(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太古的商品从包包,首饰,化妆品到服装,应有尽有。

虽然那里曾遭遇过警方的严查,但如今依旧有很多售卖假货的代购活跃于此。罗子楠曾慕名前往太古广场,在广场内,他看到有很多华裔卖家,也有很多代购与卖家讨价还价。

“买高仿找对人很重要。”罗子楠的微信朋友圈中也有一名常年活跃的代购,他们曾经多次交谈。

“这名代购直截了当地承认自己卖的是假货,也有好几名代购虽然说自己卖的是正品,但是价格却可以做到5折至8折。”罗子楠曾为了购买一双新款球鞋跑遍了多伦多的鞋店都没有买到,而他微信中的几名代购却以折扣价售卖此款球鞋,“那款鞋都断货了,他们怎么可能有货?价格还这么便宜?”

后来他才得知,代购们所售卖的球鞋都是“高仿”,也就是假货。

类似于太古广场的假货售卖集中地,国内也屡见不鲜。

近日,《新京报》报道,因为售假者众多,广州白云区皮具城商圈已经成了有名的A(在外贸行业,A货是仿冒产品的统称,通常为服装皮包鞋等用品,仿冒对象一般为著名的高档奢侈品牌)集散地”。

据报道,这样提供假“海淘”的商家,聚集在广州白云世界皮具城及相邻的民宅里,通过“微商”“海淘客”,将大量的高仿奢侈品卖到各地,在这个售假环节中,负责拉客的“马仔”、商家、售假微商、快递公司等分工明确,形成了“假海外代购”一条龙的服务链条。

 

小票、快递信息造假一条龙

 

多数网购达人鉴别海外代购是否为正品有三招:查询快递单号、索要购物小票、让代购拍摄购买视频。

然而,这三样对于造假者简直“易如反掌”。

快递信息造假,早前便有过报道。2017年,央视就曝光了一些知名快递公司集体造假,快递代收点建“假网站”帮国内厂商虚开海外发货信息。之后,涉事快递公司也进行了回应,并表示要配合有关部门进行打击。但时隔两年之后,快递信息造假仍然逍遥法外,一些快递公司俨然成为商户售假的“帮凶”,也说明这种违法行为并未从根本上得到根治。

某高仿代理商称,品牌众多,基本渠道都是通过代购平台售卖。香港直邮就是香港物流,香港物流是可以做出来的。从广州寄出的化妆品,物流信息能显示发货地为香港。

甚至有快递方表示,前段时间造假香港物流信息每月两万件以上。

“任何国家、任何时间、任何商品,只要你能说出来,我就能给你打出来。”对于假货行业,购物小票就是一张纸。

罗子楠的一位朋友开了一家打印店,副业为售卖发票。据他介绍,海外代购的小票价格很实惠,根据不同地区、品牌价格不一,低至几元,最高不超过50元。

 

短期内难以做到监管完善

 

由于“海淘”、海外代购商品不同于国内生产和销售的商品,其货品来源比较广,一般涉及多个国家、多个产地以及多个渠道,货源的复杂必然会带来风险的增加。再加上传统“海淘”模式要经过海外购物网站、转运公司、仓库、快递公司等多个环节,环节的复杂也会增加风险。

据报道,跨境商品的假货问题存在三种现象:一是假物流卖假货;二是真物流卖假货;三是假物流卖真货。

假物流卖假货是指部分商品未经正规渠道生产,在没有获得品牌方授权的情况下,通过一些黑工厂、小作坊生产,之后贴上伪造的商标,并在网上标榜正品出售,而后通过虚假物流的方式,显示从国外发货。

假物流卖真货即常说的走私。在跨境进口领域的走私一般是指在进出口过程中,不缴或少缴应该缴纳的关税等进口税金。

在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助理分析师蒙慧欣看来,海外代购买到假货后维权难有三点原因:维权凭证少,无法举证;主体登记尚未完善,工商部门介入难;售后服务不完善。

不同于跨境电商平台,海外代购没有办理主体登记,很多只是业余兼职。在这种情形下,很难认定代购者就是经营者,双方属于私下交易,工商等部门很难介入。蒙慧欣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当下的情况发生了变化,电子商务法实施后,海外代购要办理主体登记及纳税,这对海外代购者的监管起了一定的作用,但就目前而言,短期内做到监管完善还是有一定难度的,这也是为什么消费者在购买到假货之后维权难的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购买中出现消费纠纷时,消费者都只是“单枪匹马”与代购者周旋,没有像电商平台售后服务体系作为支撑,在与代购者沟通中还出现被“拉黑”行为,最终导致投诉无门。因此,蒙慧欣建议消费者还是要在正规的电商平台或者专柜购买商品。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