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与法

中国民营企业不重视“法治体检”

2018-12-18 16:47:50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对很多中小民营企业来说,法律服务被“束之高阁”,他们觉得,“只有惹上了诉讼才用得着”。

而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无知无畏”式的粗放型发展已经难以为继。如何能够在保证争取自身发展的同时规避风险?或许在决策时,每个企业都需要认真上一堂法治课。

 

被忽视的管理风险

 

平时风光,受人尊敬的“董监高”,却成为公司内幕交易的高危人群。经历了2013年的那场风范股份案,没有谁比风范股份董事长范建刚更能体会其中的滋味。

2013116日中午1230分,范建刚在公司五楼会议室召集董事赵煜敏等人召开会议。会上,范建刚披露了利润分配等相关内幕信息。次日,公司业绩预增以及利润分配的内幕信息形成文件,并于该日公告。范建刚没有想到,在及时的信息披露也难免有时间差,市场交易瞬息万变,给内部人留下了作案的空隙。

证监会披露的信息显示,早在2013111日下午4时许,赵煜敏就已看到财务部主办会计交上来的2012年度资产负债表以及利润表。赵煜敏选择了“贪婪”,于2013114日到16日间,利用他人账户买入了“风帆股份”14万股,并于内幕信息公告后(2103117)全部卖出,获利20余万元。虽然获利不多,但赵煜敏等人的行为因违反了证券法的相关规定,构成内幕交易,受到了没收违法所得、两倍罚款的处罚。

企业风控流于形式所导致的损失并不鲜见。

2014217日,华中数控邀请珠海市运泰利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负责人商谈并购重组事宜,双方参会人员签订了保密协议。经证监会认定,内幕信息敏感期为2014217日至2014526日。

这一内幕信息被前牛电科技创始人李一男通过朋友获得,并在20144(敏感期内),通过亲属购买华中数控等公司股票,精准选股,获利上千万元。最终,这位23岁加入华为、27岁成为华为副总裁的“天才少年”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6314日,李一男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的重要阶段,出现了许多新问题新矛盾,中国的企业将会面对更多未知的新问题,一旦处理不好,造成的损失甚至是致命的。”在1212日举办的“2018年中国民营经济法治论坛”上,北京市律师协会副会长、中银律师事务所资深高级合伙人赵曾海对中国企业的现状颇有感触,“中国的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民营企业,对创造价值有百般热情,对管理风险重视程度不高,现状让人担忧。”

赵曾海向记者谈到了他在以往的法务工作中遇到的案例:“某家企业被诉,对方要求该企业赔偿六千多万元,但经研判后发现,赔款的应该是对方。后来在诉讼的过程中,对方反复表达意愿,要求可以少赔。经过律师反诉,判决结果一出,对方反赔付了该公司三百多万元。该案例也从侧面反映出,目前很多公司的法务框架往往是形同虚设,没有真正起到作用。”

除了“反面教材”,也不乏阿里巴巴、滴滴、海底捞等公司教科书式的风险应对案例。

2000年时,正值互联网萧条时期,阿里巴巴也难逃窠臼。当时,软件银行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为阿里巴巴注资4000万美元,并要求占公司49%的股份,但阿里巴巴并没有同意。基于企业控股管理,连续两次要求孙正义降低投资,最终投资降到2000万美元。事实证明这对于阿里巴巴未来的发展格局非常有利。

“化解危机的关键得益于企业高管层听取了这法务人员的建议,在风控环节把住了关口。”赵曾海说。

 

法律手段治未病

 

“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这句出自《黄帝内经》的医理名言,用在企业治理上讲的就是,控制风险要事先进行,才能达到良好的效果。

“对于企业来说,无论是战略还是财务风险,其实最终都将以法律风险的形式爆发出来。因此,事先排查最好的方式就是法治体检。”赵曾海说。

11月初,司法部印发通知称,将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律师服务民营企业专项公益活动,为民营企业开展一次全面“法治体检”。

但是即使检查出“病症”,企业愿不愿意接受治疗仍然是个难题。赵曾海指出,企业决策层对法律服务,特别是中小企业还是存在一些误区。

某汽车经销公司的财务经理张丽(化名)告诉记者,该公司多年前曾在另一家企业(土地出让方)手中购买某地块(土地使用权转让),付款之后,并未立即缴纳土地使用税等相关税款。年初,公司准备在该地块建厂房时,工商、税务等相关部门要求该公司补齐税款,否则该汽车经销公司可能面临巨额的罚款。但补缴所欠税款,需要提供购买地块时的相关票据。而此时,土地出让方已经改换他名,根本无法开具当初的相关票据。“公司很有可能面临巨额的罚款,现在决策层慌了神,后悔当初没有风控意识。而财务部门和律师一般无法接触到决策层,更不用说提醒了。”张丽说。

“不重视法务,无知者无畏的粗放发展越来越不能适应当前的市场。”赵曾海介绍,虽然有的企业自创业以来,管理层既没有主动学法律知识,也没有聘请法律顾问,但企业发展的一直很稳定,照样挣钱。只因为他们根本就没遇上真正的风险,遇到了肯定是“船毁人亡”。

“有时候,一些民营企业家,作了违规甚至违法的决策,却不知道自己在犯罪,结果锒铛入狱,令人惋惜。”赵曾海说。

实际上,我们国家对于企业的某些违法、违规行为留了一些“改过”的机会。逃税罪首次被罚补缴就免罪的规定就是一个案例。

1997年刑法中的偷税罪没有首次处罚补缴免罪规定,企业如果偷税达到一定比例数额,一旦被查处,不管企业是否积极补缴税款和滞纳金,都会被定罪。

“这一严格规定可能导致企业破产、工人失业,这种处理方式并不利于社会利益的最大化。”赵曾海指出,在刑法修正案()中就对此作了修改,将偷税罪改为逃税罪,同时增加逃税首次被罚,如果补缴就可以免除刑事责任的规定。

“这仅仅是个例,在对民营企业处罚时,根据实际情况,给企业一个悔过改正的机会,这样可以极大地激发企业的创新能力和创新积极性,从而推动经济的快速发展。”赵曾海表示。

 

启动纠错机制

 

“民营经济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不可或缺与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但面临的困难仍然比较多。”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会长庄聪生说。

公开数据统计显示,我国的民营经济、民营企业用40%的资源,创造了60%以上的GDP,缴纳50%的税收,贡献了70%以上的技术创新与产品开发,提供了80%以上的就业岗位。

“然而目前我国的民营经济在外部面临着市场需求不足、成本要素上涨、融资难、转型升级压力大、产权得不到有效保护等诸多难题。”庄聪生表示,企业风控管理不到位,任何一环出了问题,都可能成为压倒压倒民营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

对此,法律层面也越来越关注企业和企业家合法权益的保护。除了每年一度的法治体检。年初,最高法还成立工作小组,在130日发布了第一批保护产权和企业家合法权益典型案例。5月,最高法对物美集团张文中改判无罪。

“也有人质疑,被‘平反’的企业和企业家越来越多,是否意味着我们的法律、法院的判决有问题。实际上纠正执法行为,加大国家赔偿力度,保障民营企业和企业家人身、财产权益。反映的是我们的纠错机制的不断完善,是司法制度进步的表现。”赵曾海说。

“但归根结底,企业不能仅仅靠着被保护、被容忍生存,企业自身也需要不断的利用好法律服务。”赵曾海建议,未来企业可以从三个方面运用法律手段规避风险:一是救火式或者说止损式的法律服务,主要是企业权益受到侵害时,通过发律师函、参与谈判、提起诉讼等手段帮助企业维权;二是法律风险管控防御方面的服务,企业聘请律师团,进行深度法治体检并形成报告,分析企业法律需求和风险点,帮助查找制度漏洞和薄弱环节,并给出解决的方案。根据企业的经营领域、面临的市场环境等,精心为企业提供管理体系、合同体系、人力资源体系等法律风险体系建设,为企业建立法律风险防御墙;三是增值型的法律服务。在这个阶段,需要加强律所和所服务企业的黏合性,使律所能够更全面、深入的参与到企业工作中去,对企业的发展状况做到心中有数,并根据企业的实际发展情况,及时提供上市挂牌法律服务、股权激励法律服务、重大收购法律服务、知识产权战略法律服务等增值性服务。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