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与法

现实下,并非举起“不可抗力”牌子就管用

2020-03-26 07:50:49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王海坤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近期,不少人的微信朋友圈被“贸促会为企业出具疫情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书”的消息刷屏。

  据了解,2月初,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贸促会)向浙江湖州某汽配制造企业出具了全国首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书。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份证明可为企业挽回240万元直接损失和3000万元的间接损失。

  为企业排忧解难、挽回巨大损失,不可抗力证明是否能成为违约方的“免责金牌”?其法律效力如何?就这些热点问题,法治周末记者采访了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主任黄海光。

  为企业纾解疫情之难

  本该在2月3日开工生产,却被新冠疫情打断。

  浙江湖州某汽配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十分焦急。一旦无法按时向境外客户交付产品,企业不仅要承担价值240万元人民币的直接合同损失,还有可能面临巨额的间接损失。

  “产品不能及时交付将使得客户停产2周,由此带来的损失约为3000万元人民币。如果不能及时提供无法履行合同原因的合法证明,这部分损失也将全部由我们来承担。”该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

  2月1日,上述汽配制造企业辗转联系到了湖州市贸促会。经过湖州市贸促会一系列严谨的审核工作,2月2日上午,这份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书及时地交到了上述企业负责人手中。

  据了解,为了减少疫情带来的损失,目前不少企业已向中国贸促会申请出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书”。浙江、山东、河北等多地贸促会,相继为企业开出了一批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书。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3月11日,全国贸促系统共计103家商事证明授权机构累计出具了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5637件,涉及合同金额约5035亿元。

  黄海光表示,贸促会所开具的不可抗力证明可为企业减少损失,但需要注意的是,贸促会出具的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只适用于履行出现障碍的国际贸易合同。

  “目前,因疫情而生的纠纷不断进入司法程序中,如何依法证明不可抗力以减少损失,才是企业需要关注的。”黄海光说。

  当合同履约遭遇“不可抗力”

  对于不可抗力的认定,目前,已成为各地各级法院的普遍共识。但哪些违约行为可以援引不可抗力条款,违约方能否因不可抗力的确认而免除所有责任等问题仍是司法实践中的难点。

  2月1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就疫情防控有关法律问题答记者问时指出,当前我国发生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这一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于因此不能履行合同的当事人来说,属于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对于新冠疫情的态度,为处理因新冠疫情引发的纠纷提供了重要指引。但并不意味着,所有违约都可以援引不可抗力条款。”黄海光指出。

  “在本次疫情事件构成不可抗力的情形下,企业能否在个案中适用不可抗力条款来减轻或者免除自身的法律责任,需要考虑如下因素:

  首先,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不可预见本次疫情事件,若是在疫情形势明朗、防控措施实施后订立的合同,一般认为当事人已有相当预期,在无其他因素情形下仍应承担相应责任,不适用不可抗力条款。

  其次,一些间接造成合同履行不能或者其他履行障碍的情形,则不适用不可抗力条款。

  另外,还应当注意,根据合同法规定:“当事人迟延履行后发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责任。”

  “有了‘不可抗力’,也不意味着违约方拿到了‘免责金牌’。”黄海光进一步指出,“还需要看疫情及其防控措施与企业无法正常履行合同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考察疫情及其防控措施是否必然导致合同免责解除。”

  2月18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推选的,以疫情为不可抗力要求解除租赁合同的一宗判例值得关注:

  原告孙某是宁波市海曙区某楼盘一间公寓的房主,被告王某是网约房经营者。2018年11月,孙某将房屋租赁给被告王某用作网约房。双方约定房屋租赁期间为5年,租金支付方式为押一付三,每月租金2750元。

  2019年11月24日,被告按期支付了3个月的房租。随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被告称因出于社会责任,已经全部取消春节订单并全额退款。

  1月底,被告曾与原告协商租金减免事宜,原告未及时回复。2月2日,涉案房屋所在的楼房采取全封闭式管理。被告认为案涉房屋已无法正常使用,符合不可抗力情形,要求与原告解除合同。

  原告于2月5日联系被告,表示愿意减免半个月房租,后期租金减免情况视疫情发展再协商,但被告坚持解除合同。

  2月15日,原告向海曙法院提交诉状,诉称原、被告双方之间的合同长达5年,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不足以影响合同的继续履行,被告解除合同系违约行为,要求被告支付10000元违约金。

  经过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解除合同,被告同意支付2750元违约金,且不要求原告退还尚未到期的租金。双方约定等解除封闭后再行腾挪房屋。

  对此案件,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新冠疫情对该案的合同履行产生一定影响,但尚未达到令合同不能实现的程度,疫情结束后合同可以继续履行,合同目的可以实现,故承租人无权以不可抗力为由要求解除合同。

  未构成不可抗力如何应对

  “疫情期间,不可抗力并非直接造成合同履行不能,而是间接造成合同履行不能或给合同的履行带来阻碍,这种情形较为普遍。”黄海光指出。

  “例如,在某些连锁交易中,产业链上游企业因不可抗力违约,从而导致下游相关企业违约的情况,或者政府征用医用防护材料企业的生产线,导致企业无法履行之前的买卖合同。在这些合同纠纷中,无法以新冠疫情作为不可抗力要求免除责任。”黄海光介绍。

  那么,由非不可抗力引发的合同纠纷应该如何处理?

  黄海光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首先可以通过协商签订补充协议或者解除协议。其次,如果个案符合情势变更条件,也可以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合同法第七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变更合同。法律、

  行政法规规定变更合同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的,依照其规定。”据此,受新冠疫情影响的双方,可以在诚信、友好协商的情形下,对原合同进行合理的变更,以更适应目前的形势。

  另外,也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六条规定:“合同成立以后客观情况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公平原则,并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是否变更或者解除”,因此,如果符合该条规定的情势变更情形,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