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与法

玩具业为何成为侵权高发地?

2020-03-12 09:14:28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真假玩具积木对比。 图片来自《新民晚报》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乐高被侵权、小猪佩奇被侵权……近年来,玩具业侵权纠纷频现,成为了继影视剧和艺术品之后,又一侵权“重灾区”。

  2月26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三分院对一起侵犯“乐高”玩具著作权的特大案件提起了公诉。据悉,此案相关权利单位是丹麦的L.E.G.O公司(乐高是其中文名称),涉嫌侵犯乐高玩具著作权的,是一个名为“乐拼”的玩具品牌。

  检方通报显示,“乐拼”复制了百万盒乐高玩具,其相关涉案人员在2017年9月11日至2019年4月23日期间,非法经营数额人民币三亿余元。

  知名玩具企业官司缠身

  创立于1932年的L.E.G.O公司(以下简称乐高公司)系国际知名玩具企业,公司位于丹麦,其旗下“乐高”品牌入围2018年世界品牌500强,在中国有着广泛的受众群体。

  记者注意到,除了此次侵犯“乐高”玩具著作权案,“乐高”进入中国市场的这些年,一直官司不断。

  公开资料显示,1999年,乐高曾起诉天津某玩具有限公司构成对其著作权的侵犯。

  在2016年,乐高起诉“乐拼”胜诉,“乐拼”赔偿乐高人民币1500万元。

  在2017年9月,广东省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博乐(BELA)产品侵犯了乐高的著作权,其在生产和销售这些产品的同时构成了对乐高集团的不正当竞争。

  2018年11月6日,丹麦《今日新闻》报道,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裁定4家生产和销售“乐拼(LEPIN)”积木的公司侵犯了乐高集团的多项著作权并实施了不正当竞争行为,要求其立即停止生产、销售、展览或以任何方式推销侵权产品的行为,并赔偿乐高集团损失约人民币450万元。报道指出,这是乐高在中国赢得的一起针对仿冒品的重要知识产权诉讼。

  无独有偶,由英国人阿斯特利(Astley)、贝克(Baker)、戴维斯(Davis)创作、导演和制作的学前动画片小猪佩奇也面临着侵权纠纷不断的状况。

  据了解,2015年9月,小猪佩奇进入中国,其通过电视台,网络视频平台播放,一年播放量超过100亿人次。

  随着动画片的热播,不断有小猪佩奇的假冒产品曝光。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娱乐壹(小猪佩奇版权所有公司之一娱乐壹英国有限公司)在淘宝上发现违法使用小猪佩奇名称和形象的厨房玩具套装,后将侵权公司告至杭州互联网法院。

  2018年8月,杭州互联网法院判娱乐壹胜诉,侵权公司被责令停止生产和销售带有小猪佩奇字样和形象的产品,并需赔偿版权方共15万元。

  2019年,北京互联网法院针对某共享汽车品牌使用“小猪佩奇”形象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共享汽车公司侵犯二原告复制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判决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50万元。

  除了对簿公堂,2017年1月,娱乐壹还联合中国警方在广东汕头、东莞两地查获了逾1.3万件小猪佩奇的假冒产品。当年11月,中国警方在扬州查获大量山寨的小猪佩奇周边产品。

  但是,仿冒仍未能停止。印有小猪佩奇头像的儿童手表玩具、纹身贴、T恤、陶瓷杯等等大量出现在电商平台……

  侵权纠纷案件“井喷式”增长

  然而,“官司缠身”的不只是知名玩具品牌,有资料显示,从2012年至今,我国玩具行业侵权纠纷案件呈现出“井喷式”增长。

  广东哲力知识产权集团知识产权律师高玉光、许书音撰写的相关报告显示,2004年至2011年,玩具行业知识产权纠纷案件数量较少。但自2012年开始,纠纷案件数量骤然上升。

  “究其原因,与互联网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密不可分。”高玉光在文章中指出,2008年伊始,电子商务在中国迎来爆发式发展。阿里巴巴和亚马逊以及后来的京东商城、苏宁易购等逐步占据了互联网电子商务的主要流量资源。众多商家纷纷在上述平台设立网店。玩具业也赶上了这一波互联网热潮,产品销售由线下转为线上。

  线上渠道的公开竞争性和透明性,打破了传统线下渠道的相对垄断性及隐蔽性,侵权方只要看中了同行的某款产品,网购过来进行开模复制几乎可以在顷刻间完成,其预支侵权成本大幅降低。所以,从侵权者的角度看,侵权行为变得简单易行,线上侵权商品泛滥,而权利人的维权行动势必展开。玩具业知识产权纠纷数量也呈现出“几何级”上升。

  对于互联网的推动作用,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也表示认同:“假如模仿制作对方玩具只供自己使用,则被对方告上法庭的机会并不多,但是当其销售范围和规模在互联网经济的带动下急速扩张,涉及到巨大利益冲突,则难免对簿公堂。”

  “另外,玩具业侵权纠纷激增和行业自身发展有关系。”魏鹏举进一步指出,“长期以来,我们是按照制造业的思路来做玩具,对于玩具版权的保护意识比较薄弱,代加工、贴牌现象比较突出。随着人口红利日渐消退,劳动力成本逐年增加,提高附加值、增加品牌内涵、降低成本的需求越来越明确,在这个转型升级过程中,从业者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逐渐增强。与此同时,知识产权案件也会相应增加。”

  “最后,中国玩具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吸引了很多国外知名品牌。知识产权诉讼成为了企业进行市场竞争的主要手段之一。”魏鹏举说。

  记者注意到,为了争夺国内的玩具市场,原被告均为外国企业的现象也逐渐增多。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4·26”知识产权宣传周期间,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针对日本永福有限公司起诉驼鹿玩具有限公司、上海慕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杨某君、皮某伟侵犯发明专利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驼鹿公司和慕莎公司立即停止专利侵权行为,驼鹿公司赔偿永福公司经济损失和合理开支80万元。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相关负责人表示该案原告和被告分别为注册在日本、澳大利亚的外国企业。

  知识产权诉讼面临挑战

  玩具行业侵权纠纷增长迅速,当事人想要维护自己的权益,仍需要面对很大的挑战。

  “挑战最大的是玩具界定。由于玩具的特殊属性,有时候难以明确归入著作权法所列明的作品种类。”一位业内人士指出,“有些玩具既体现了设计者的独特创意,有一定的艺术性;又因为其工业流程制作生产,同时也具备一定的实用性,这将会给法院认定其为侵犯著作权时带来一些困难。与此同时,如果不进入到著作权所列出的作品种类范畴,则品牌玩具权利人的权益无法受到保护。”

  对此,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钵律师指出:“参照典型案例,一般来说可以将玩具界定为法定作品中的美术作品或模型作品。”

  他认为:“玩具作为具有长、宽、高的属性,占据一定物理空间的实物,是根据物体的形状和结构,按照一定比例制作的,其具有艺术之美,体现了设计者独具匠心的智慧,是一种可表达的智力成果,应该属于作品。”

  张钵建议:“如果想要更好地保护品牌玩具,品牌玩具权利人可以申请外观设计专利,并在符合专利法授予外观设计专利的条件时获得专利权。这时对于权利人来说,可以受到专利权和著作权两种权利的保护。”

  “中国玩具生产体量非常大,全球约90%的玩具都在中国生产,但是权利人多是国外知的名品牌,未来玩具市场转型升级是必然趋势。另外,相关法律体系仍需完备,让违法成本‘加码’,使一些想违法的人望而却步。”张钵说。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